博客网 >

俄罗斯东正教神学思想研究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张百春 北京石油大学人文及社会科学部教授
              
               
              
              
                从信仰实践上看,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仿佛是三种不同的宗教,但从宗教理论上看,它们则是同一种宗教的三个不同派别。对基督教自身而言,信仰实践和理论言说同样重要。但从文化学角度,我们更多地是从宗教理论上关注和研究基督教。作为一种言说方式,东正教神学具有鲜明的特色,和天主教神学、新教神学一样,都是基督教神学体系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份。

                东正教神学主要由希腊语的拜占庭神学和俄语的俄罗斯东正教神学构成。俄罗斯东正教来自拜占庭,其许多方面都保留著拜占庭的特色,但在一千年的发展中,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传统,其中包括神学传统(值得注意的是,这里也有天主教神学和新教神学的影响)。俄罗斯民族的精神本质与东正教融合在了一起:东正教改变并塑造了俄罗斯民族精神;俄罗斯民族本性也在东正教里留下了深刻印记。这一点突出地表现在宗教思想理论──俄罗斯东正教神学里。俄罗斯东正教神学(以下简称俄罗斯神学)从总体上包括两大系统,教会神学系统和世俗神学系统。世俗神学是教会外平信徒神学思考的结果。俄罗斯哲学和文学里的神学探讨主要地都属於世俗神学系统。

                相对独立的俄罗斯神学在19世纪初产生,至今经历了两百年短暂而曲折的发展历程。在十月革命前,俄国教会神学在教义学、教父学、礼拜学、教会史(教会通史,特别是俄国教会史)、灵修神学等方面,都进行了大量而深入的研究,取得了丰富的成果,这些成果是俄罗斯神学传统的基础。十月革命後,这个传统在俄国彻底中断,但却被保留在流亡的俄罗斯侨民中间,主要基地是法国圣谢尔基神学院(即所谓的巴黎学派)和美国圣弗拉基米尔神学院,这就是所谓的流亡神学,其著名代表有布尔加科夫,津科夫斯基,凯林,弗.洛斯基,弗洛罗夫斯基,什梅曼,梅延多夫等。俄罗斯流亡神学在教父学(特别是帕拉马主义研究)、礼拜学和教会论等方面,成就显著。俄罗斯教会神学(其主体是十月革命前的神学和流亡神学)有其特别关注的主题:圣像神学、礼拜神学、新教父综合神学、民族弥赛亚论和索菲亚论等,是最具俄罗斯特色的神学主题,此外,比较神学,灵修神学,复活论,赞名派(与耶稣祷文相关的神学流派),神学现代化等,都是俄罗斯神学所偏重的主题或领域。特殊的发展道路,与西方基督教神学不同的视角和研究方法,独特的研究主题,决定了俄罗斯教会神学具有这样一些基本倾向:神秘主义倾向,存在主义的倾向,末世论倾向,与宗教体验结合的倾向,伦理学倾向,回归传统(以教父学为主)的倾向等等。俄罗斯教会神学的弱点也很明显,它缺乏体系性,比较保守,许多神学主题和领域研究十分薄弱,比如俄罗斯东正教神学不重视《圣经》的研究,因此没有成熟的圣经学,没有与《圣经》直接相关的圣经神学研究。与西方神学相比,俄罗斯教会神学明显缺乏神学流派和著名神学家,其主要原因是一直没有形成独特的和强大的神学教育传统。比如,20世纪俄罗斯神学家,新教父综合神学主要代表弗洛罗夫斯基在神学领域竟然是个自学成才者,他毕业於世俗大学,始终没有经过正规的神学训练。

                具有独创性的俄罗斯神学思想更多地表现在哲学和文学领域。在信仰实践和宗教体验方面,俄罗斯的哲学家和文学家是个完全独特的团体,在世界哲学和文学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在俄罗斯思想中,神学与哲学、文学密切地联系在一起。

                和俄罗斯神学一样,独立的俄罗斯哲学也产生於19世纪初,它一开始就具有了宗教的特徵,无论是其产生的根源,发展的背景,还是其所关切的主题,都与东正教思想有密切关系。霍米雅科夫,索洛维约夫,费奥多罗夫,以及20世纪的别尔嘉耶夫,舍斯托夫,弗兰克,尼.洛斯基等人的哲学创造都以自己的宗教体验为基础,都从哲学角度关注东正教问题(更不用说有浓厚哲学背景的弗洛连斯基和布尔加科夫了)。在他们的哲学著述中,所讨论的常常是神学问题。霍米雅科夫是虔诚的东正教徒,但他主要是个哲学家,而不是教会作家。霍米雅科夫提出的「聚和性」概念最能表达东正教传统对教会本质的理解,这是东正教神学中教会论的核心思想。俄国著名哲学家索洛维约夫建立的「一切统一」理论有许多追随者,影响很大,这也是俄国神学中的一个基本思想,另外他还开创了俄国神学中的一个神学学派,即「索菲亚」学派,其後继者有弗洛连斯基,布尔加科夫等(该派的神学思想遭到以弗.洛斯基和弗洛罗夫斯基为代表的相对比较正统的神学家们的批判)。东正教信仰实践最注重「复活」的观念,俄罗斯东正教最重大的节日是复活节,而不是圣诞节。但在神学理论上对这个观念进行深入探讨的仍然是个世俗神学家──费奥多罗夫,他所建立的「复活论」被别尔嘉耶夫看作是基督教思想史上的一个进步。二十世纪俄国哲学家延续了十九世纪的传统,别尔嘉耶夫的大部份著作都直接论述神学问题,他的「创造理论」是对基督教的新理解,也是他所提倡的「新宗教意识(新基督教意识)」的主要标志。舍斯托夫具有不亚於教会神学家的宗教热情,他特别关注理性和信仰的问题(《雅典与雅典与耶路撒冷》),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为信仰辩护和证明的事业。弗兰克和尼.洛斯基被誉为「纯哲学家」,其哲学体系是俄罗斯哲学在体系化方面的一个顶峰。这两位纯哲学家都是虔诚的东正教徒,都有深刻的宗教体验,独特的宗教体验使他们的哲学著述不但具有宗教哲学的特徵,更具有神学色彩,他们所探讨的哲学问题与基督教神学有密切关系。霍米雅科夫的《教会只有一个》,索洛维约夫的《神人类讲座》,别尔嘉耶夫的《论人的使命》和《神与人的生存辩证法》,尼.洛斯基的《上帝与世界之恶:神正论基础》等,完全可以看作是神学著作。俄罗斯哲学家们在自己的哲学著作中随处涉及和评论神学问题。这些俄国哲学家们在神学方面的贡献,甚至获得了俄国东正教教会神学界多数人的认可。俄罗斯宗教哲学不仅可以归到西方哲学传统,作为其中的一个独特分支,而且它也是俄罗斯东正教神学的重要组成部份。因此,俄罗斯宗教哲学与一般意义上的宗教哲学有原则区别,如果说一般的宗教哲学是哲学的一个领域,那么俄罗斯宗教哲学更接近神学。

                从宗教角度讨论俄国文学,与其说是文学研究的一个独特角度,不如说是俄国文学自身特性使然。普希金,果戈理,陀思妥耶夫斯基,康.列昂季耶夫,托尔斯泰,罗赞诺夫,特别是20世纪的梅列日科夫斯基和安.别雷等,都把文学创作看作是自己宗教探索的道路。普希金文学创作中的自由思想,特别是其早期带有无神论色彩的诗作,掩盖了他的宗教世界观。但是,在生命最後十年,宗教主题出现在普希金的诗作里,其宗教意识得到了充份表露。经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索洛维约夫,特别是弗兰克的论述,普希金复杂的宗教世界观逐渐地获得揭示。果戈理一生与罪恶斗争,无情地嘲讽社会上的丑恶。然而,他不但渴望陷入到罪恶之中的社会获得拯救,而且也渴望自己获得拯救。晚年的宗教悲剧,足以见证果戈理的宗教体验之深刻。不过,在果戈理的作品里,占统治地位的是罪恶和对罪恶的揭露,而不是拯救。只是在《与友人书信选》里,读者才能领悟到果戈理的拯救思想。陀思妥耶夫斯基克服了果戈理宗教观上的不和谐,因为在他的文学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拯救的思想,至少是拯救的希望。《罪与罚》的主人公拉斯科利尼科夫是个杀人犯,最终他走上了拯救之路(在《福音书》和索尼娅的帮助下)。《白痴》里的梅什金公爵自身就是罪恶世界获得拯救的希望。在《群魔》里,陀思妥耶夫斯基表达的主题是,丧失信仰後,俄罗斯民族将走向毁灭(与《罪与罚》的「尾声」中拉斯科利尼科夫的梦遥相呼应),作为唯一「体现上帝意志」的民族,俄罗斯的希望是抛弃无神论,坚持东正教信仰(以吉洪为典范,参见小说第一版被删除的一章「在吉洪的修道室里」)。《卡拉马佐夫兄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最後一部力作,也是其思想发展的顶峰,佐西马长老,阿辽沙是拯救之路上的路标。「宗教大法官」一章被看作是人类文学史上的杰作,在这里,陀思妥耶夫斯基揭露了敌基督的本来面目,同时以一种独特的方式颂扬了基督的精神(别尔嘉耶夫自称接受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这里揭示的基督)。托尔斯泰被东正教会开除教籍,但这不是因为无神论,相反,是因为其过份的宗教热情。他对基督教有自己独特的理解,亲自重新编写过《福音书》,晚年把主要精力都用在宗教探索上。在《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托尔斯泰》(1903年)一书里,梅列日科夫斯基系统地揭示了两位伟大作家的宗教观。用文学形式探索宗教问题是梅列日科夫斯基一生的事业,文学是他建立自己新宗教意识的主要手段。《基督与敌基督》是梅列日科夫斯基三个三部曲(均涉及宗教主题)中最有影响的一个,在这里基督与敌基督的主题获得了具体的、历史性的揭示。值得注意的是,梅列日科夫斯基没有完全站在护教的立场上,他始终对多神教思想怀有同情的态度。总之,俄国文学里蕴藏著深刻的宗教探索,和俄国哲学家一样,俄国文学家也都有浓厚的宗教情感,对信仰的强烈渴望。

                在教会神学之外发展出强大的世俗神学系统,这是俄语神学的一大特色。那么,两大系统的关系如何?两大系统在多大程度上是一致的?这就是所谓的神学认同问题。在当今俄国神学界,对这个问题没有一致的意见。教会神学对待世俗神学有两种典型和极端观点:一是认为二者完全一致,都属於俄罗斯东正教神学传统;另外一个极端观点认为,世俗神学是异端邪说,应排除在俄罗斯东正教神学之外。在这两种极端观点之间还存在著众多不同意见。同样,世俗神学对待教会神学的态度也很不一致,绝大多数宗教哲学家作为平信徒一生留在教会之外,有人则接受神职,走上为教会献身的道路。

                教会神学和世俗神学主要分歧出现在对待宗教经验的态度上。宗教经验可以分为两大层次,一个是个人的宗教经验,一个是教会的宗教经验。教会神学强调神学的基础是教会的宗教经验,个人的宗教经验应该从属於教会的宗教经验。世俗神学则主要以个人的宗教经验为基础,教会的宗教经验被放在次要地位。无论教会神学,还是世俗神学,都把宗教体验放在首要位置。在这一点上,俄国神学和希腊神学也是一致的。至於什么是宗教经验,个人宗教经验与教会宗教经验的区别等问题,俄罗斯神学界并没有一致的意见。此外,宗教经验也是理解个体信仰和民族宗教之间关系的关键。

              
              

<< 俄国与西方:俄罗斯观念的历史考察 / 进化论,一个错误的信仰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