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未知圣爱的自爱者--约拿书解读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未知圣爱的自爱者--约拿书解读
            作者: 镜天

              古今中外许多的信徒似乎对约拿书特别“情有独钟”,我便是其中的一位。主要的原因乃因从约拿的侍奉历程里看见了自己的身影,自己何尝不是当今的约拿?常与神的旨意背道而弛,却为这种违背寻找不是理由的理由来为自己辩护。每每读到约拿书或听见有关约拿的讲论时,都会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里面审视一番,是不是又成了约拿部队的“先遣兵”?这次又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以下将从约拿书的史实性和约拿的侍奉历程两大方面来思想约拿。
              壹、约拿书的史实性。
              约拿书在十二小先知书中有其独特的一面。就其内容而言,别的先知书都以神的话语为主要内容,常常充满了一连串的信息,而约拿书论及神的信息只有一句:“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城必倾覆。”(
              原文只有五个字)①.同时,在写作风格上也是别具一格,其他先知书都以诗歌体、散文体的形式出现,而约拿书则主要用叙事体的手法。其他先知书的信息的主要目的是为百姓提供一条正路,而约拿书的藉者约拿独特的使命来向世人显明神广博的慈爱。除了以上约拿书的独特之外,最让人惊奇的便是书中记载了约拿被大鱼吞进腹中三天三夜居然平安无恙。正因为约拿书中有那么多的不同之处,此卷书的史实性常受到诸多的质疑。应此,首先维护及肯定涉及约拿侍奉的主要资料依据的历史性是相当有必要的。
              一、 正面的论证
              1、旧约的证明。
              列王记下14:25节说:“他(耶罗波安)收回以色列边界之地从哈马口直到亚拉巴海,正如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藉他仆人迦特希弗人亚米太的儿子先知约拿所说的。”把此节经文与约拿书1:1作个比较就肯定两个约拿为同一个人。因为都提到约拿是亚米太的儿子。从中可以看到约拿的确是在历史上存在的人物。可见那些因为“约拿”的意思是“鸽子”就把他单作为是以色列代表的寓意讲法与以上的经文是多么的不符。就算是退一万步讲,约拿果真是寓意上的代表而已,那么耶罗波安又怎么去解释呢?他在宗教及道德上比起南国的诸王来虽是望尘莫及,但若是把他放到北国的诸王中一决高低的话可谓是“出类拔萃”了。从来没有人会怀疑耶罗波安是否在历史上真有其人。所以,要肯定约拿只是寓意的代表,必先要有足够的理由来说明耶罗波安也是一个在历史上不存在的人。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此外,近代考古学家一发现约拿的家乡迦特希弗就在拿撒勒城以北数哩的一个名叫亚玛撒的小村( EL.
              MESHED)。根据传统,约拿的坟墓在耶柔米的时代仍然存在。②
              2、新约的证明。
              在马太福音12:39-41中耶稣讲道:
              39耶稣回答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除了先知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当审判的时候,尼尼微人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尼尼微人听了约拿所传的,就悔改了;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约拿更大。”
              在耶稣的讲论中很清楚地可以看到他对约拿其人其事的历史性没有任何的质疑,更以约拿的经历作为自己受死、复活的预表。可见耶稣对约拿书的史实性是多么的肯定。有人曾反对说:“耶稣引用约拿的事,并不一定表明他就非常地相信约拿书的真实性。耶稣只是引用一个比方来说明属灵的道理,就如今天的传道人引用《天路历程》事例、或莎士比亚剧中的人物来证道一样”
              ③。但是这种说法实在令人无法相信真实无谎言的主耶稣会以一个虚构的寓言故事作为他真实的救赎行动的预表,更使人无法接受一位实实在在神的儿子会跟一个不存在的虚构人物对比着说:“看哪!这里有一人比约拿更大。”
              3、教会的传统。
              约拿书的正典地位是比较早就被确立的。生活在主后第一、二世纪的犹太史学家约瑟弗确信该书的历史性。一些著名的古教父如:爱任纽、耶柔米、奥古斯丁和屈梭多摸等都在他们的作品均表示接受约拿书的可靠性。再如宗教改革时期的神学家加尔文、马丁路德等亦如教父一样深信此书的可靠④。
              二、 反面的论证。
              在约拿书里所记载的事件中引起最多质疑的是约拿在大鱼腹中三天三夜而未窒息死亡。对这个疑问首先要说明的是,这事件绝对是一个神迹,既然是神迹,人自然就无法按着常理来想通。因神迹乃是神超自然的手直接介入到自然界中。再者,在一些罕见的事件报道中的确有类似的事件发生。
              也有人怀疑约拿书第三章中说尼尼微城是个大城且有三天的路程。而近代考古学的结果是该城根本就没有这么大。对于这个疑问的解释并不困难。这里三日的路程并不是指尼尼微主城,
              “
              很有可能包括附近的个各城在内,如创世记10:11-12中提到的利河伯、迦拉和利鲜三城。这三城和尼尼微连成一片,圆周达90公里⑤。”
              除了以上两种主要的质疑外,尚有许多的人提出众多不同的疑问来否定约拿书的历史性。如:约拿书中有亚兰文的用法;约拿的时代不可能有博爱的思想;亚述的历史中没有该城悔改的记录,等等。事实上这些理由都不足以威胁约拿书的历史性和权威性。
              贰、约拿的侍奉年代。
              根据列王记下14:25节的记载,约拿乃是在耶罗波安二世即B.C793—753期间作先知。这样就与阿摩司、何西阿同时期。
              叁、约拿的侍奉背景、
             
              耶罗波安二世执政期间乃是以色列历史上军事强国之一。在他统治之下,以色列的国力强盛,疆土辽阔,东、北方的疆界甚至和大卫与所罗门时期的疆土不相上下。圣经明说他扩展以色列北方的地界至“哈马口”。与形容所罗门的北方边界的话语相同(王上8:65)。又说:“他收回大马色和先前属犹大的哈马”(王下14:28)。“先前”显然是指大卫和所罗门的时代。以上是
              以色列本国的背景,同时我们把目光转向亚述这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国家,因这与约拿的违命很有关系。
             
              早在公元前9世纪亚述便开始不断地强大,并向两河流域扩展。到了公元前8世纪提革拉毗列色三世统治时,国力更是到了空前的强盛⑥。在期间征服了亚兰人、北方的乌拉图国。并且对犹大、以色列、推罗和叙利亚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也终于在公元前722年灭了北国以色列。所以。当得知这一背景时,就不再特别奇怪于为什么约拿违命不去亚述的尼尼微传悔改的信息了。
              肆、约拿的侍奉历程。
              一、违命时的约拿——宁死不屈耐我何?
              作为一个先知,最大的可喜之事莫过于耶和华的话临到他。然而,当耶和华的话临到亚米太的儿子约拿时,他不但没有因此欢呼雀跃,反而深感厌烦进而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居然与神唱起了对头戏——逃往他施去。此时的约拿已是个彻头彻尾的违命先知。“他施在今天西班牙南岸,是当时世界所知道在西方可以到达最远的地方,他施和尼尼微二城,一在巴勒斯坦西3200公里,一在巴勒斯坦东800公里,犹若两极⑦。”
              我们不但可以从两地的距离看出约拿的违命程度之深,更可以从约拿书第一章的一些经文中看出称为“鸽子”的约拿的违背之心是多么的刚硬。1:45节下说:
              “约拿已下到舱底,躺卧沉睡。”一个人在大风浪中沉睡并非是一件绝顶稀奇的事,但令人不可理喻的是,当一个属神的人违背神很清楚的指示时,躺卧沉睡谈何容易?通常的情况下都是焦虑不安。更何况约拿是个先知啊!当他奉献己身作先知时难道没有立过志向:“主差何往,我必前往。”“主命何言,我必此言”吗?不知当他立定心意前往他施,“登上船,付船价,下底舱……”时,会否想到阿摩司为传讲神公义的信息早把个人的安危、得失置之度外;也不知他会否想到何西阿为传扬神慈爱的信息,而放弃个人的情债重新接纳出卖他的淫荡之妻。倘若他能想想起初的立志,比比周围的先知,与心何安?又怎能躺卧沉睡?他所以能有如此“惊人之举”,乃始终以为他施之行是天经地义的事。
              当水手们掣签得知是约拿引起这次罕见的风浪时就问他是何许人也?想不到约拿说:“我是希伯来人,我敬畏耶和华。”“敬畏”是分词,有继续不断的意思⑧。换言之,约拿的言下之意便是:到现在自己还是敬畏耶和华。当他口中说这话时,难道他不知自己正行在悖逆之旅途上?有古谚说:“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身为一个先知,最大的自知应该是属灵的自知,此时约拿的属灵敏感度竟迟钝到如此的地步,实在是令人痛惜!归根结底还是他自以为是的信念在作梗。当再往下看第一章时,一些经文更是把约拿的顽固表露无疑。他对水手们说,把他扔进大海里,就可以平息风浪,他知道风浪的兴起是他悖逆所至,另一面,却在表明他就是死也不屈服神的差遣。所以,用:“宁死不屈耐我何?”来形容此时的约拿一点也不过份。
              在惊叹约拿不屈之心如此刚硬的同时,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有这样的心态呢?总而言之,乃在于他个人固执的特性和狭隘的民族情感。尼尼微乃是一个恶贯满盈、充满血腥强暴的民族。诚如西斯教授(PROFESSOR
              SAYCE)所说:“亚述人攻陷一城之后所行的残暴,实在叫人不敢相信,他们若不是把这些刻在石碑或墙上,我们简直难以想象有这样的暴行⑨。”同样在那鸿书3:1-4节所记尼尼微人的暴行也是不堪入目的。在约拿的心目中,始终固执地认为这样的民族除了惩罚、毁灭之外绝没有第二条路可走。约拿也明白,不断强盛的亚述的“拿手好戏”就是不断地扩张,如果这国不灭亡的话,总有一天亚述的军队要兵临城下摧毁自己所爱的民族,屠杀血脉相连的同胞……想到这可怕的将来,约拿就很自然地逃往他施,期盼尼尼微被神毁灭从而使本民族得以存留。
              约拿的固执乃源于对本国执深的民族情感所至,实属情有可原,但他最大的缺陷便是对神圣爱的无知。耶和华说:“恶人死亡,岂是我喜悦的吗?不是喜悦他回头离开所行的道存活吗?”(结18:23)约拿先假设自己的的理想、动机是正确的,便在神的面前不愿放弃自己的情感立场。一个人不愿意为神的缘故放弃有形的、可见的东西,这是明显的自爱。而一个人不愿意为神的缘故放弃个人不全的信念或立场,便是至深的自爱。而约拿就是后者最典型的实例。
              二、鱼腹中的约拿——身陷囹圄呜呼哉!
              不论约拿有多么的精明,决不会想到耶和华戏剧性地把他放在一大鱼的腹中。这一种史无前例的遭遇让约拿深感惊恐。无怪乎他用“阴间的深处”(拿2:1)来形容当时的处境。虽然身处无人能体会的艰难处镜中,但他难能可贵的地方是在“遭遇患难时求告耶和华”(那2:7),“我心在我里面发昏的时候,我就想念耶和华”(那2:7)。约拿此时的祷告决非像某些有不测之遇的人绝望无助的呐喊,事实上他的祷告是一首洋溢着喜乐、充满信心的赞歌。“我下到山根,地的门将我永远关住。耶和华我的神啊,你却将我的性命从坑中救出来
              。”(2:6)
              约拿这个时候心中的惊恐荡然无存,早已被对神的颂赞所替代。他在鱼腹中心镜的改变从惊恐到赞美,不但如此,他又进入了第二步的转变,从赞美到顺服。“但我必用感谢的声音献祭与你。我所许的愿,我必偿还,救恩出于耶和华(2:9)。”然而严格地说,约拿的的顺服并非是完全放下自己的顺服,乃是还有很明显的自爱的成分。这从以下第三点就可以看出来。
              三、 传道时的约拿——敷衍塞责主仆乎?
              耶和华吩咐鱼把约拿吐在旱地上后,紧接着第二次向约拿指示同样的命令,经过一番不寻常经历后的约拿欣然前往。然而很令人费解的是圣经中用以描述约拿传道的经文只用了短短的一句话:“约拿进城走了一天,宣告说:‘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哪怕约拿有“飞毛腿”之功或“草上飞”之能,也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走遍整个尼尼微城,敷衍之态跃然纸上。说到这里就很容易联想到以西节为传神的信息向左侧卧三百九十日(结4:4-7)。以西节之所以顺服不单是因为这信息是关乎以色列子民的,更重要的是对神的命令有绝对顺服的心志。若把二位先知放在同一天平的两端,不知约拿的托盘要加多少的砝码才能达到平衡状态。倘若耶和华要约拿把同样的信息传达给以色列,恐怕他会反过来,一日的小城走三日。此时,约拿心中狭隘的民族情感再一次暴露无疑。
              再从约拿传达的信息中也可以看出,他未尽上一个先知要传达全面信息的责任。约拿只讲:“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城就要倾覆了。”字里行间只有审判的信息,却没有提供一丝悔改得出路的信息。作为先知的约拿,难道不知在斥责信息之后,要有应许、希望的信息相随吗?他应该知道却只字未提。这岂不是约拿自以为是的再一次的体现吗?与其说这是一句传道的信息还不如说(若不过分的话)是约拿对尼尼微人痛恨之心灵深处发出来的幸灾之言。至少是很难让人同意在他的宣词中有爱的成分。也许,约拿在鱼腹中的时候,的确毅然决然地要按主的话传达,但当他一到尼尼微城目睹该城铜墙铁壁的繁荣景象,和百姓纵情放荡的糜烂生活时,使他刚谈化下去的狭隘的民族情感和固执的自爱情绪死灰复燃。不管原因何在,已经迈出顺命步伐的约拿又一次进入了自爱的光景中。
              四、 发怒时的约拿——冲冠一怒为那般?
              虽约拿的传讲是那么的敷衍,但当信息一传倒尼尼微人的耳中时,高到君王,低至乞丐都是披上麻布禁食并切切地求告神,离开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于是神就“后悔”不把所说的在祸降与他们。出现如此喜人的好结局本该是每个先知所盼望的,但出乎意料的是约拿大大不悦,且甚发怒。向神求死说:“耶和华啊!你取我的命吧!因为我死了比活着还好。”约拿生气乃是因他的观念被证明是与上帝的饶恕相冲突。他只知道上帝爱以色列民并向他的选民施怜悯,以为这种特别的爱是不可以给任何的外邦人。尤其是像尼尼微这样作恶的民族,根本就不配享受神的恩典、怜悯和丰盛的慈爱。约拿的这种不允许有慈爱来平衡的公义之心在神问他‘你这样发怒合乎情理吗’之后还是没有放弃。反而出到城外要看那城究竟如何?这时的约拿还是耐心地等待着尼尼微城的彻底毁灭。他只知道尼尼微人眼中的刺,却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他只知像尼尼微这样罪大恶极的民族应该立刻倾覆于神的愤怒,却不知自己刚被神饶恕免去了愤怒。殊不知若是照他悖逆神就要遭受严刑的观念来看的话,他也是其中的一员啊!约拿的光景就如耶稣对要求从天降火烧灭撒玛利亚人的雅各、约翰的回答一样:“你们的心如何你们不知道。”约拿总以为自己的发怒是合情合理,却不知是合自己的情,合自己的理。发怒时的他再一次地把自己内心的自爱显露得淋漓尽致。
              五、 受教时的约拿——神圣纯爱我知也!
              约拿逃往他施的违命之举,进到尼尼微城中的敷衍之行,以及向上帝的无理之怒,都是跟他心中的狭隘、固执(即自爱)有着直接的联系。若是按着约拿的逻辑,他应该被处于“极刑”才是。然神就是神,他要按着自己一贯的原则来饶恕约拿,不仅如此,神更要约拿脱离这种自爱的光景,从而明白上帝的神圣纯爱。于是,神就安排一棵蓖麻;安排一条小虫;安排炎热的东风,上演了使约拿永不会忘记的一幕。当他受日头曝晒发昏时又一次向神发怒,耶和华却回答他:“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也不是你培养的,一夜发生,一夜干死,你尚且爱惜;何况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这话是上帝神圣纯爱最好的注释。神对悖逆先知的忍耐和对罪恶滔天的尼尼微城的慈爱,二者构成了一幅神大爱美丽的图画。“看他对离恶悔改的人的恩典,对无知小孩的怜爱,连那些牲畜也没有忘记!不错!神的慈爱真是普及众生,他不喜欢刑罚,却喜欢恶人回头好蒙恩怜”⑩。
              约拿书以神的反问为结束,对于约拿的反应只字未提,但完全可以推测约拿定在这件事中明白了神的圣爱,约拿书的写成便是最好的证明。神虽特别眷顾以色列人,但不等于对异邦只有罚没有爱;一个国家蒙拣选,也不是等于万国就被丢弃了。神爱世人,爱所有他手所造的人。
              六、 结语。
              纵而观之,约拿的侍奉乃是建立在自爱的基础之上,且受限于自己的狭隘观念,这就决定了他的传讲无法表达神属性的丰富,侍奉也因此大打折扣。侍奉神不是出于个人的立场,也不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顺服神。乃是以神的心为心,让自己的爱恨、意志、情感完全地归依神。不是以旧我的生命来侍奉神,乃以神新的生命来侍奉神。想想伟大的使徒和腐败的教皇;比比坚贞不屈的殉道士和贪婪不堪的修士;看看振兴人心的牧人们和平庸无力的宣讲者。他们倒空多少,神就充满多少;谦卑多少,神就高举多少。什么时候太爱惜、顾念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为神信息的拦阻。唯愿约拿从违命到最后顺服的侍奉历程能提醒更多的自爱者,也愿今天的教会从约拿固执自爱到圣爱的转变中深得教训。因此而多几个从“约拿部队”中退伍的兵。

              注:①唐佑之:《十二小先知》 天道书楼 1992年二版 P222。
              ②巴斯德:《圣经研究5》 种子出版社 1982年4月三版 P205。
              ③同上:P205。
              ④同上:P206—207。
              ⑤余也鲁编: 〈〈启导本〉〉海天书楼 P1256。
              ⑥布赖特:〈〈以色列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 1986年四版 P278—279。
              ⑦同① P255。
              ⑧同① P251。
              ⑨同③ P219—220。
              ⑩同③ P242—243。
              2003/3/26


<< 姜赞东:权力拜物教略论——兼析前... / 汉字如此伟大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