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周巨川:“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是解决当下中国一切问题的基础(第一部分)
 2006-02-02

按:不赞同他对共产主义的推崇,但是对其思想的内核表示赞赏。


第一部分目录
  一、前言
  二、人类社会进化到共产主义时代全过程概述
  (一)进入“无胜阶段”
  (二)全人类主流信仰诞生在中国
  (三)“欧盟模式”扩展到全球
  (四)去“诸界”,全人类融为一体


  一、前言

  问:“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是什么意思?
  答:开门见山说吧,马克思是以“辩证唯物论”为核心思想推导出了他的共产主义理论;我是以“辩证法”为核心思想推导出了我的共产主义理论,由于本质上已有区别,所以我的共产主义理论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是新创。

  问:为何要新创?有这个必要吗?
  答:在我们今天这个时代,已能清晰地辨别出唯物论是一种片面的思想,即使马克思将它与辩证法作了组合,也不能完全纠正其片面性,反而把辩证法也扭曲了,马克思主义学说中的一切缺陷,无不是由这个“病根”衍生出来,如果我们今天仍以辩证唯物论作为核心思想,就无法克服马克思主义学说中的缺陷,所做出的努力也将付之东流。

  问:你的意思是“继承辩证法,扬弃唯物论”,对吗?
  答:是的。

  问:能具体说说理由吗?
  答:辩证-唯物组合(即辩证唯物论)与辩证法,和唯物论、唯心论、有神论、无神论这类概念一样,各自都含着庞大的思想系统,追究这类概念孰是孰非,表面看是一个观点之争,实则是思想系统与思想系统之争,或者说是无数个观点与无数个观点之争,短期极难达成共识,因考虑到不可能有结果,所以本文不打算就此展开讨论。

  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答:按理说,核心思想应首先澄清,因它是一切思想的源头,决定着整个学说体系的“质量”,但如开局便以它为争论焦点,就会因久久达不成共识而造成一种“瓶颈”,妨碍着整体的思想交流。为克服这一弊端,我拟定了一个办法:从最后结果倒着阐述。究竟效果如何不得而知,试试看吧。

  问:何谓“从最后结果倒着阐述”?
  答:打个比喻,我们把一个理论体系比作一棵果树,核心思想就是果树的种子,由种子中生长出树干,由树干中生长出树枝,由树枝中结出果实,如果我们从树种开始,一步步推演出树干、树枝、果实,属于正着阐述;如果开始就从果实谈起,便是倒着阐述。

  问:你的意思是说,暂时避开辩证-唯物组合和辩证法孰是孰非问题,直接把你用辩证法推导出的果实——共产主义理论展示出来,是这样吗?
  答:是的。

  问:那你新创这种共产主义理论是想解决什么问题?
  答:一方面是想解决目前我国“主流信仰”缺失问题。

  问:何谓主流信仰?
  答:指一种为大多数人所乐于接受的信仰。一个社会缺少了主流信仰,也就缺少了能够控制社会稳定的主流群体,成了一盘散沙,目前我国的情况已近乎如此。

  问:有了主流信仰除能保持社会稳定外,还有什么意义?
  答:我国即将到来的政体改革也需以此为基础。

  问:为什么政体改革一定要有信仰作基础?
  答:信仰是“灯塔”,给人们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问:灯塔远在前面,如何帮助人们解决“起脚”问题?
  答:有了灯塔就有了方向,也就有了鉴别对错的标准,凡改革措施,只要能使人们越来越接近灯塔,就表明对了,否则便错了,有了这样一个前提,还愁无法起脚么?

  问:那倒也是。另方面你还想解决什么问题?
  答:我认为,一个真正先进的思想,必须具有“最大包容性”,必须能使持各种信仰的人都觉得合理、满意,只有达到这种境界,才足以证明确实已超越了诸信仰,走在了时代的前面,因此我所新创的共产主义理论,不是单纯讲给信仰共产主义的人听的,也不是单纯讲给中国人听的,而是讲给世界上持各种信仰的全体人类听的;或者直言不讳地说,我想同时解决全人类的主流信仰问题。

  问:话说得太大,我暂且这样听吧。不过提醒你一点,近些年来,世界各地的共产主义运动已日渐式微,共产主义这个概念在很多人心中已大打折扣,既然你的思想根基已和马克思主义不同,何不给未来社会另起一名,趟这个浑水干什么?
  答:一方面,我推导的共产主义理论和马克思主义的结论大同小异,延用这个名不算牵强;另方面,我考虑换不换名没什么意义,如有一百个人创立了一百种学说,都给未来社会起个新名,岂不自乱家门?

  问:假定共产主义如期实现,可那时的人们给社会另起了名,比如叫共共主义、产产主义,或者别的什么,如之奈何?
  答:世上的一切原本无名,所有名都是人后来起的。我们今天探讨未来社会,是为找到前进的方向、行动的依据,至于到时人们叫什么名,大可不必考虑。

  问:既然都认定未来社会是共产主义,为何你的看法还和马克思主义不同?
  答:还是借助比喻说明一下。我们把未来共产主义比作模特,各个时代探讨共产主义的人都是画家,其中马克思是离共产主义模特最远的一位,只恍恍惚惚看到了一点影子,他描绘的共产主义必然偏差较大,而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代,离共产主义模特越来越近,必然看得越来越真切,画得也会越来越像,不是吗?所以,各个时代的人对共产主义的认识必然不一样。从理论上说,越接近共产主义时代,人们对她的认识也就越接近正确,一般是这样。

  问:我再提个问题,假如全人类都坚决否定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还能如期实现吗?
  答:“正确”应是这么“一种东西”,即使所有人都赌咒发誓抵制它,但最终回过头来一看,才发现自己仍一步一个脚印地在实践它,并验证着它的正确性。假如我的共产主义理论是正确的,那么就应无论有多少人反对,她都将会如期实现,这就是“历史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本意。

  问:好了,我暂时想不出还有什么疑问了,下面我想具体了解一下你的共产主义构想,请你介绍一下。
  答:好吧,不过介绍之前我再说一点,可能是国人受马克思主义教育时间太长了,形成了一些思维习惯一时难以更改,有意无意就往马克思主义那边靠,我以前曾多次被误解,说我“歪曲了马克思主义”、“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常识”等等之类,所以我在这里提前声明: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如对我的共产主义理论有疑义,由我来解释;如对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理论有疑义,请到马克思主义的著作中寻找答案,别和我纠缠,不要搞混了。

二、人类社会进化到共产主义时代全过程概述
  (一)进入“无胜阶段”

  问:未来共产主义社会奠基在一个什么样的基础之上?
  答:奠基在“全球统一”的基础之上。

  问:全球统一?我觉得挺难,就说目前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吧,双方打起来没完没了,怎么统一?
  答:如按以往的惯例,打得越凶,说明他们越接近成为“一家人”。

  问:这话怎么讲?
  答:其实这话不用讲,人类从古至今的历史一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回想一下我们中国人的历史,也回想一下世界各国人的历史,有那些亲如一家的人们当初不是打得死去活来?炎、黄是打成一家人的;汉、藏、回、蒙、满等中国56个民族,如果不是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又如何能成为今天的一家人?再说世界上吧,欧盟诸国又快成为一家人了,可当初他们争斗的激烈程度丝毫也不亚于我们。近来,美国攻打了伊拉克,说明在不久的将来,美国人和伊拉克人成为一家人的时间表,一定会排在美国人和中东其他国家人成为一家人之前,不是吗?历史的规律始终是这样:先是争斗,无论其中谁征服谁,结果总是合为一体,再后就是融合,语言融合、文化融合、血脉融合等等吧,最后就成为名副其实的一家人了。

  问:按你的意思,巴、以应再次大打出手了?
  答: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还是先探究一下为什么人间总要打仗,而后再论今天的事。
  地球上各个地方的人们,最初都曾有过一段相安无事的美好时光。就说我们中国,历史上就有明确记载,最初的两千多年间,先人们一直是比较祥和的,很少凶杀恶斗,原因是什么?是否古人天生就道德高尚?其实,古人的和睦源于少有利害冲突,当时生产力那么低,人的活动能量那么小,人又那么少,有一小块儿地盘就够维持生存了,再多了也没用,在这种情况下,谁愿没事找事非和他人争斗?后来情况变了,人越来越多,生产力越来越发展,人的活动能量也越来越大,于是原有的地盘不够用了,必须向外扩张。你这个家族向外扩张,他那个部落向外扩张,大家都需要向外扩张,而地球又不能同步变大,最终,“生存空间争夺战”也就不可避免发生了。

  问:你是否认为,人类古往今来的一切战争都是为争夺生存空间?或者换句话说,为争夺利益?
  答:一点没错,都是为这一目的。

  问:难道其中没有善与恶、正义与非正义之分?
  答:我先打个比喻。比如在角斗场中,有若干角斗士要举行角斗,规则规定,战到最后只能活一人,在这种场合下,是先动手者为善或正义,还是后发招者为善或正义?人类群体间也一样,由于没有一个凌驾于所有群体之上的“总裁”,情形就和角斗士间的关系一样,如不设法战胜对方,就有可能被对方消灭,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所谓善与恶、正义与非正义不过是口头说辞而已。

  问:这样说来,二战中日本侵略我国,也算不上非正义?
  答:日本不趁强侵略我们,我们强了就会侵略他们,在历史上,每当我们强时也从未老实过,谁说谁有什么意义?

  问:就没有办法让人们不打仗吗?
  答:除非人类停止发展。只要发展,就需要扩张,只要扩张,就避免不了争斗,直到剩下最后一个“总霸主”才能终止,如同剩下最后一个角斗士决斗才能终止一样。由于人类不可能停止发展,因此也就不可能停止争斗。当年老子曾有“小国寡民”说,幻想退回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年代,以求避免战火,但这种想法“开历史倒车”,成不了现实。

  问:看来历史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被事先安排好的,谁也改变不了。
  答:确是如此。安排历史“剧目”的是“规则”,而规则是由“总导演”制定的,至于这总导演(前言中说的“核心思想”所要表达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我在前面已说过,本文不打算在这里展开讨论。
  总结以往的历史,大致情形如下。
  人类群体的凝聚方式,除通过战争外,还有一种是主动联合。主动联合可由各种原因促成,或为共同对抗强敌(据说当年黄帝为战蚩尤联合了六个部落);或是寻求某种共同利益(比如二战后为结束仇恨共谋发展而成立的欧盟),总之,无论战争还是联合,最终的结果总是群体“合而为一”。
  伴随着人类群体的凝聚,进一步融合便不可避免了,婚姻使血脉合为一体;交流使知识、信仰合为一体;人员往来混居使生存区域合为一体等。人类群体的凝聚、融合使原有的界限归于消失,为新的界限所取代,原本不是一个家族的成为了一个家族;原本不是一个部落的成为了一个部落;原本不是一个国家的成为了一个国家......。
  原有界限的消失使相应的争斗得以终止,然而人类群体在每一层次上的争斗终结后,都将立即面临着高一层次的争斗,从而也就面临着高一层次的凝聚。发展导致产生拓展生存空间的欲望——欲望导致战争或联合——战争、联合的结果是群体合而为一——群体合而为一后的再发展导致再拓展生存空间的欲望——欲望导致高一层次的战争或联合——结果合成更大的群体——再发展......。这一模式周而复始的不断循环,使得原始大家庭变为部落——部落变为小国——小国变为大国 ——大国变为更大的国......。可以这么说,当今世界上的240多个国家基本都是这样形成的。
  自二战结束后,人们总结了经验教训,成立了联合国,相当于设立了一个“世界总裁”,试图以此来终止传统的无序争斗格局。
  话题回到目前的巴、以之战。由于联合国的干预,双方都受到了制约,不料这样一来,使双方成为一家人的时间表无限期地向后推迟了。

  问:如果联合国不干预会怎样?
  答:无非还是传统的那套模式,双方大打出手,结果不是以征服了巴,就是巴征服了以,两国合成了一国,再后就是融合,最终,一个新的民族又诞生了,或者叫做巴以族,或者叫做以巴族,或是叫做别的什么,这和我们中国人随着民族成份的增多,先前叫做华夏族,后来叫做汉族,现在又叫中华民族是一样的。

  问:我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缩短了合并过程的痛苦,你说呢?
  答:不可,如果联合国不再干预,传统的无序争斗势必再起,巴以合成的国家将立即面临要和伊朗、埃及、叙利亚等中东其他国家争斗,以至没完没了。
不仅如此,世界失去了约束,中国和日本开战了,美国和朝鲜交火了,越南和老挝冲突了……,等等吧,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不可逆转成为现实,谁也挡不住了。

  问:第三次世界大战能打起来吗?
  答:如果人类没发明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者假定从现在起人们始终用大刀、长矛、弓箭一类的武器打仗,那么别说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都会准时打起来,全球统一过程可以说一目了然,无非是有某国统一了亚洲,某国统一了欧洲,某国统一了非洲等等吧,结果世界形成了七强或八强一类的局面,而后他们之间再斗,最终一方获胜,成了世界霸主,整个过程将会和秦始皇统一六国一模一样,不会再出什么别的新鲜事。
  用低杀伤性武器打仗,能使战争双方或至少一方,确切知道有获胜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若想阻止战争发生,别说联合国,上帝来了也不顶用,以往的历史就是证明。战争能有胜者的人类历史阶段,我暂且称之为“有胜阶段”。
  如今人类有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且越到以后发明的武器杀伤性越强,以至终究会有那么一天,世界上各个相互对立的群体都拥有了这类武器,到了那时,战争将会成为人类无法承受之物,实力强弱也将失去意义。到了无论多弱的对手,也能将强者毁灭之时,人类也就进入了“无胜阶段”。

  问:你能预测人类何时进入无胜阶段吗?
  答:我不是算卦的,不能确切知道日期,我只是预测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目前的世界,已到了有胜阶段末期,未来没几仗好打了。

  问:所谓无胜阶段,是否指:谁也不敢再发动战争的阶段?
  答:是的,因为没有胜者,所以谁也不愿打了。

  问:到了无胜阶段,世界是否从此就安宁了?
  答:否。只要导致争斗的因素还在,世界就无法安宁,人们只是不再发动正规战,会变换出新的花样,比如现在就已频繁出现的“恐怖袭击”、“网络黑客”等,将来人们会想出更多、更“好”的办法来让敌方痛不欲生。

  问:那样一来岂不更糟,打又不能打,合又合不成,原来大火煮,变成小火炖了。
  答:是的,将来人类会有一段空前黑暗的日子过,大火在四处燃烧;爆炸声不时传来;哭喊声、呻吟声此起彼伏;今天在家品美味,明天可能暴街头,看不到希望、看不到结束、看不到明天,仿佛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无止无休的灾难,将使越来越多的人陷入痛苦的反思,我们究竟怎么了?人类究竟怎么了?怎样才能使生活秩序恢复正常?相信人类最终会普遍意识到,只有统一了全人类的信仰,或者至少建立起能被大多数人接受的主流信仰,世界才能变得有序,苦难才能得以终结。

  问:你是根据人类先天智力水平做出这个预测的吧?
  答:是的,人类有足够高的智力,到一定时候准会“悟”出的。

  问:话又说回来了,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人一定要有信仰,以及信仰究竟能起什么作用,请你说说。
  答:地球上的一切动物(也包括早期的人类),不需要谁教,以生俱来就有维护自己利益的本能。如果人类都单凭本能行事,就会始终生活在混乱之中,因为被本能驱使的人没有“约束感”,没有确定的价值取向,随时可能根据利害得失而发生任何形式的变化,比方说,你新交了一位朋友,头天见面他态度和蔼,令你感到温馨;转天再见时情形大变,他横眉竖目,动不动就想拿刀杀了你,这样的人岂不可怕!
  现实中不乏此例,比如三国时的吕布,认为他人有用就叫爹,觉得无用时顺手就把爹杀死,如果人人都和他一样,世道怎能安生?关羽是个比较典型的有信仰的人,说话办事有确定原则,能使人产生信任感,所以他受到人们普遍尊重、喜爱。
  再回想一下现实世界盛行的各种宗教,如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无论哪一种都是劝人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可以说是专门管人的,一个人不缺吃、不少穿凭什么要受这种约束?但事实证明人们是心甘情愿乐于接受这种约束,因为一旦接受了信仰的约束,并且融入了愿意接受同样信仰约束的人群之中,就会产生出由“无序世界”走入了“有序世界”的感觉。在有序世界中,人们能够较好地把握自己以及外界,知道怎样行的通,怎样行不通;怎样做对,怎样做不对;怎样做是安全的,怎样做不安全,等等吧,总之,生活在有序世界比在无序世界要好得多、惬意得多,所以人们才觉得需要有信仰,需要接受信仰对自己的约束,这就是宗教的魅力经久不衰的根源所在。
  一个社会有统一的信仰,就可根据这个信仰所提供的原则建立相应的秩序,这个社会就能祥和、稳定;但,如果在一个社会中,所有人都有信仰却不一致,而且持各种信仰的人数量还相差不多,或者说没有主流信仰,也近乎等于没有信仰,只是比纯粹没有信仰多少好一些,由于价值取向不一致,无论建立何种秩序,总会有许多人不满意,这类社会通常会表现为“不太和谐”。
  总之,社会最理想的状态是信仰高度统一;如不能达到,至少需要有一种大多数人认可的主流信仰,以便形成主流群体,适当约束着少数“信仰异端”,求得建立一种“次稳定”的社会秩序。

  问:你是说,到了一定阶段,全人类也需要统一信仰,或至少有一种主流信仰,否则就无法建立起“全球秩序”,对吗?
  答:是的。只有建立起全球秩序,才能结束无止休的动乱,为人类进一步凝聚、融合并最终成为一家人奠定基础。

  问:且不谈统一全人类信仰,就说建立全人类主流信仰吧,如何才能得以实现?
  答:我们在下一章——全人类主流信仰诞生在中国——接着谈。

  二、人类社会进化到共产主义时代全过程概述
  (二)全人类主流信仰诞生在中国

  问:你为什么这么坚信人类主流信仰一定会诞生在中国?
  答:我是根据几方面因素做出的判断,下面先说第一种。
  当今世界上盛行的信仰可大致归为六类: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儒学、道学、马克思主义。至于这六类信仰各自的信奉者人数多寡,我这里不做精确统计(也很难精确统计),仅从大体上看,其中没有那一类占大比例绝对优势。再看我国,自古以来就有儒、道两家;大约东汉时传来了印度佛教;唐朝时传来了伊斯兰教;近代又有了马克思主义的广泛普及;现今,基督教又在我国呈不断发展之势。我国先前一段时期,马克思主义信仰占绝对优势,其它都相对弱小,但随近年来马克思主义的衰落,其它各派迅速膨胀,这么一来,我国的各种信仰成分比例恰好成了世界的缩影,相当于“小世界”了。

  问:这能有什么特别意义?
  答:意义重大。我打个比喻,假如有两个家族,一个家族实行“内婚制”;另一家族实行“外婚制”,其后代哪一方会更强?

  问:我知道了,你是说,信仰单一的国家有近亲繁殖的弊端?
  答:是的。任何一种信仰,难免都有这样那样不足,如果一个国家的学者,只能和与自己有同样弱点的学者交流,久而久之思维能力就会退化。

  问:其他国家信仰成分比例并非绝对单一呀?
  答:但要差多了。比如美国,熟悉儒、道学说的人在比例上以及领悟的深刻程度上能和我国相比吗?再如印度,熟悉马克思主义的人能有多少?俄罗斯,有多少人懂得佛教?这些大国尚且如此,小国就更不用说了。

  问:这么说来,信仰的多元化虽使我国暂时成了一盘散沙,却也有它的好处,成了酝酿新思想的最佳之地?
  答:确是如此,文化的多元化,是生成先进思想的土壤,因为只有不同思想间发生碰撞,才能较好地感受他人的长处并发现自己的短处,有利于思想的不断更新。

  问:那么第二种因素是什么?
  答:我国的人才优势也比较明显。由于我国人口众多,在我们这里,深通各家各派精髓的学者大有人在,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学者群相比,即使不占绝对优势,也算得上占相对优势;尤其在传统的儒学、道学、易学方面,优势更为巨大。

  问:还有别的因素吗?
  答:再有更关键的因素是,我国面临着社会转型的巨大压力,对理论创新、建立主流信仰的需求远比世界任何其他国家都迫切得多,在这种环境下,会大批地产生出那种淡泊名利、为国为民苦苦沉思的思想者,久而久之,能集百家精华于一身的人物必将从中脱颖而出。

  问:你确定无疑了?
  答:我认为基本可以确定无疑,因为我国各方面条件比其他国家优越不是一星半点,是许多,而思想家的诞生对客观大环境的要求是很苛刻的,这方面的偶然性其实不大。我确信会有那么一天,在中国将出现一个人,他(她)的思想空前深刻,超越于各种信仰之上;他(她)的名声将越出国界,飘过山川、陆地和海洋,远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全人类都将因接受他(她)的思想而受益;逐渐,他(她)的思想成了全人类的主流信仰,并最终转化为“全球秩序”,使人类历史从此迈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问:听你说得这么热闹,仿佛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家即将要在我国诞生了?!
  答:最伟大远远谈不上,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家只能诞生于“人类生命”末期,也就是人类在地球上行将灭亡之时,那时的思想家才能完整地看到人类在地球上生存的全过程,才能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做出最深刻的描述。今天人类经历的过程,和人类即将要在地球上经历的全过程相比,很可能还属童年,因此,无论今天的人们怎样努力,也无论有多高的天赋,最多也只能做个比较好的“人类童年思想家”,摆脱不了被人类末期思想家嘲笑的命运,这是铁定的结局,谁也改变不了。我们只能寻求“比以往更正确一些”,能指导今天的人类实践就够了。

  问:那就请你详细讲讲预想的他(她)以及他(她)的思想,好吗?
  答:他(她)的思想应是一个庞大、完整的思想体系,方方面面内容都有,在这里展不开。

  问:那就介绍一下大致内容是什么?
  答:我刚说过,应是一种集百家精华于一身的理论。

  问:怎么个集法?是不是充分肯定了各家的优点,并对各家的缺点展开批判?
  答:我想不会,那是一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行为,因为所有这些信仰体系,在各自的国家或区域都起着稳定社会、稳定人心的作用,岂容他人搞乱!有谁不信试试,准会落个“体无完肤”的下场。他(她)只是把各家的长处提炼了出来,归纳到了一起;各家的短处应基本未提及(除非不提不足以说清问题),让各家自己去揣摩。

  问: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比如怎样才能知道哪些是各家的长处?又怎样才能把它们归纳到一起?比方说,把佛教中的某些长处和马克思主义学说中的某些长处归到一起,二者从选词用词上、语言结构上以及阐述问题的方法上有诸多不同,怎么归纳?
  答:那就要看能力了,只有真正站在“顶尖位置”上的人,才能对一切“一览无余”,才能深刻领悟出各家各派观点的实质,并把它们“汇”成一个整体;或者换句话说,各家各派的观点,在他(她)那里是“贯通”的,是“一种思想”。

  问:那可真够难的,这样的人会出现吗?
  答:我确信会的,历史终将会把他(她)推上舞台。

  问:那么我再问,人类未来的主流信仰大概应是一种什么理论?
  答:应是一种共产主义理论;即使不是,也应是一种类似的学说,只是起了别的名称。

  问:听话音,你别在说自己吧?
  答:我是属于居中的人,不张狂也不自卑,实事求是。我不否认曾想过有可能是自己,因我看到了这一层,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但究竟是谁要由历史说了算,如同一个运动员,坚信自己能当冠军,而最终要由比赛结果来确定一样。

  问:人类有了主流信仰,下一步当如何?
  答:我们在下一章——“欧盟模式”扩展到全球——接着说。

  二、人类社会进化到共产主义时代全过程概述
  (三)“欧盟模式”扩展到全球

  问:说起欧盟,确是个奇迹,不知怎么这些国家就合为一体了?
  答:理解欧盟,可从三方面入手:轮回、共同利益和信仰相对统一。

  问:轮回?你是说佛教中的那个概念吗?
  答:不错。轮回讲的是:万物运动都是“圆”。如按辩证法的语言,是:来与去的辩证统一。世间一切事物的运动,莫不在能量耗尽之后,便向自己的反面转化,转回当初开始的起点,无有例外。比如,一个人屡次犯某种错,即使再笨的人,也会有一天醒悟过来,开始不犯这种错,而且犯错次数越多,教训越深刻,以后不犯这种错的时间也就越长,二者基本成正比;股市大盘牛气冲天,一路狂涨,总有一天会能量耗尽跌落下来,向着自己原始的起点回归,涨得越疯,跌得越惨,大涨大跌,小涨小跌,从总体上论,基本成正比;一个人活动了一天,累了,需要休息恢复体力,休息好了,又需要活动消耗体力,消耗和恢复基本成正比;地球上四季轮回,热天能量耗尽了,渐渐转化为寒冷的冬天,冷天能量耗尽了,渐渐又转回炎热的夏天,二者经历时间大致相等。好了,仅举这几例。
  还有一点需要着重说明,即是:从总体上论(这里,特别要注意这个“总体”概念,不要理解成局部),事物正反两面是绝对相等的,否则事物便不能存在。比如,若世界上男孩出生率永远多于女孩,人类便不能存在,反之也一样;事物的往返轮回运动,若螺旋上升的能量永远大于螺旋下降的能量,事物就会升得无影无踪,反之也一样;宇宙中的物质,若膨胀的能量永远大于收缩的能量,宇宙便会无止无休地膨胀,直至彻底消失,反之也一样。总之,只有事物正反两面绝对相等,事物才能“保持”存在,我们这个世界才能存在,这就是在我们先人绘的太极图中阴阳两面“绝对相等”的深意所在。这……

  问:先等等吧,你啰里啰唆说这些和欧盟有什么关系?
  答:当然有关系啦,我的意思是说,在经历了漫长的、无止无休的互相争斗之后,欧洲人终于感到厌倦了,也醒悟了,希望过几天和平的日子了……

  问:你是说,欧洲人今天的和平是以往长期争斗的轮回?
  答:是的,争斗的能量耗尽了,和平也就到来了。中国也一样,我们已不知疲倦地争斗了大约两千五百年,时至今日,已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继续争斗是没有前景的,我们的和平时代也快到来了。欧盟只是先于我们开始回转,相信我们会紧随其后,将来全球各个地区的国家、民族也都会如此,所有这些局部的轮回,都是整个人类历史大轮回的组成部分,将来势必有那么一天,全人类都厌倦了争斗,全球和平的时代就会到来了。

  问:好了,你又说得这么热闹,算我服了你,下面请你说说理解欧盟的第二个因素,成立欧盟的共同利益是什么?
  答:二战结束后,西欧成了一片瓦砾,经济衰败,凭一国力量难再崛起;另方面,美国在二战中获利最大,成了世界霸主,又出现了强大的苏联以及东欧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所有这些,都使西欧诸国倍感失落以及威胁,为了能在强手如林的外部环境中找到平衡,有必要联起手来合力应付,以便更好地维护自身利益,于是成立了欧共体,后改称欧盟。这种主动联合,是除战争外人类群体的另一凝聚方式,前面已讲过,在此不多赘述。

  问:为什么欧盟的成立还需得益于信仰的相对统一?
  答:信仰是对世界的理解,而理解提供原则,原则又通过宪法、法律以及伦理道德观念来具体体现,这些构成了规范人类群体行为的系统。
  最早欧共体有6个成员国,后经5次扩大,现欧盟有成员国25个,最近又有些国家要求加入,正在谈判中。欧盟的成立以及发展壮大,得益于信仰基本一致,虽然这些国家有的主要信仰基督教(新教),有的主要信仰天主教,但二者均属于信上帝系列,差别不算太大。
  信仰差异有个“度”的问题,这个度是“相容”与“不相容”的分水岭,度内差异可以相容,若差异之大超过了度,就会像油和水一样难以相容了,比如很早就申请入盟的土耳其,就因主流信仰是伊斯兰教,谈判进行得异常艰苦,至今也未见有成功的迹象。

  问:为什么信仰差距大了就难相容?
  答:信仰差距大,派生出的宪法、法律以及伦理道德观念差距也就大,使人们难以生活在同一空间下。比如,按伊斯兰教规,妇女出门需全身裹纱,只露双眼,而基督或天主教国家的妇女,可以穿三点式甚至裸露在海滩嬉戏,高兴了没准还要上街溜达溜达,这在伊斯兰世界实在没法想象。

  问:大家都睁一眼闭一眼不就行了吗?
  答:不行。比如在伊斯兰国家,警察看到妇女裸露上街不管,就会使他们的信仰体系乱套,而信仰体系乱了,人心跟着也就乱了,社会就会动荡不安。

  问:这也真够麻烦!这下我明白巴勒斯坦以及中东诸国为什么看以色列死活不顺眼了,原来他们的信仰差距太大,在一起互相干扰。那么问题怎么解决?
  答:土耳其为了能够加入欧盟,多年来对法律作了一系列修改,就这样仍然不行,差异仍使双方难以相容。土……

  问:如再加大一些修法力度呢?
  答:恐怕很难,因到一定程度就会和伊斯兰的宗教信仰相对立了。信仰一旦和体现信仰的法律系统相对立,这个国家会乱套,除非改变信仰,别无他途,可这又极难办到,这就是问题的结症所在。

  问:改变信仰真有那么难吗?
  答:很难,因为各种宗教都有上千年历史,根基极深,经历代先贤大哲严密论证、修改或补充,几近天衣无缝,若没有超越前人者提出更有力的见解,别指望会有所改动。莫说宗教,就连历史很短的马克思主义学说,改变也相当不易,除非有比马克思天赋更高的人出现。

  问:就没办法解决了吗?
  答:解决之法就是前一章讲的——建立全人类主流信仰。只有新创一种信仰体系,这种信仰体系汇集了各家各派的优点而无其缺点,能使各家各派觉得虽与自己不同但可以勉强接受,最终,由这种新信仰来完成把各家各派凝聚到一起的历史使命。打个比方说,有几人脾气各异,优缺点都有,在一起总吵架,结果又来一人,这人只知他们优点而不知缺点(或者知道也不说),那么几人就会愿意和他接近,并通过他而团结在一起。

  问:你是说,新信仰在其间充当了调和剂的作用?
  答:是的,有了这种共同的新信仰,各家各派信众的“不相容度”就会缩小。

  问:在现有的几种信仰中,就没有哪一种能最终成为全人类的主流信仰吗?
  答:从目前看希望渺茫,但我对此不妄加猜测,让历史来作定论,我现在的说法,是建立在否定这种可能的前提之下。

  问:目前这几种信仰始终无法改变总是个问题吧?
  答:目前的各种宗教、我国传统的各派学说以及马克思主义理论,总有一天也会融合,这个问题我在下一章——去“诸界”,全人类融为一体——中讨论,这里暂不多说。
  总之,在未来,全人类主流信仰的确立以及广泛传播,使世界各地的人们有了更多共同语言;根据其提供的原则而建立起的国际宪法、国际法律以及国际伦理道德体系,也被世界各地的人们在一定程度上接受,这样一来,缩小了人们相互间的不相容度,改变了以往争斗不止的局面,从此揭开了人类历史长期持久和平的新篇章。
  伴随着和平的到来,欧盟模式得以在全球迅速扩展,终于使世界各地的人们凝聚到了一起。这是人类未来将要发生的动人心魄的一幕。

  问:人类和平凝聚到一起之后又会怎样?
  答:我在下一章——去“诸界”,全人类融为一体——接着讲。

  二、人类社会进化到共产主义时代全过程概述
  (四)“去诸界”,全人类融为一体

  问:康有为早就在《大同书》中提过 “去九界”概念,你这里提 “去诸界”,不觉有抄袭之嫌吗?
  答:要说抄袭,我的理论本来就是“抄袭”了各家各派的长处(至少是我认为),并把它们汇集到一起形成的。

  问:去界和大同两概念是什么关系?
  答:说的是:只有去掉一切界限,才能实现大同。

  问:为什么大同才好?
  答:因为不同(有界限)会分出我们、你们和他们,从而派生出我们的利益、你们的利益和他们的利益,人间就会争斗不止。

  问:这么说来,人世间争斗了几千年,仅仅因为没能领悟大同思想以至没能尽快去掉各种界限?
  答:这么说不恰当,因为整个人类社会发展史,也就是一部不断去掉各种界限史,无论人们意识到与否,都没法使其迅速改变。

  问:为什么界限不能迅速去掉?
答:因为太多了,需要一步步来。

  问:能举个例子吗?
  答:就说去掉国家界限吧,掐头去尾,从春秋战国论起,当时我们这里有七个国家,就是七个界限,秦始皇统一了六国,只剩一个界限了,可周边还有众多国家,怎能同时去掉?后来我们又和周边各国不断打来打去,终于又去掉了这些界限,成了由56个民族组成的目前中国,可当今世界上还有二百多个国家怎能同时去掉?这…….

  问:你是说,不仅是国家界限,其它界限都算上,人类群体在每一层次上的凝聚、融合,仅相当于实现了“局部小同”,只有全球统一了、融合了,才能实现最高层次的大同,是这样吗?
  答:是的,只有到了再无“可同”对象时,大同才能实现。

  问:这么说来,仅仅实现了“全球欧盟化”,还远不足以算是大同,因为内部还有很多界限需要去掉,是这样吗?
  答:不错,全球欧盟化只是实现大同的开端,后面的过程还很长。

  问:最先应去掉的恐怕是国家界限,是否命令各国取消“番号”?
  答:命令不行,再说由谁来命令?

  问:由联合国呀?
  答:只要人们觉得“自己国”和“他国”还有区别,谁说也不顶用。

  问:你是说,只有等各国人都觉得这方面差异渐渐消失了才行?
  答:是的,实现了全球欧盟化,国与国之间的交流渠道畅通了,美国人可以随随便便到中国来办企业,中国人可以随随便便到日本去疗养,日本人可以随随便便到朝鲜去旅游,朝鲜人可以随随便便到以色列找工作,以色列人可以随随便便到巴勒斯坦做买卖,巴……,这样久而久之,人们渐渐感觉国家这个界限已经没有了存在价值,慢慢也就淡忘了,或者说国家界限“自行消亡了”。这个过程应不会太短。

  问:那么民族界限怎么去掉?
  答:民族概念和国家概念一样,从来就是随人类群体凝聚、融合状况的变化而变化,比如我们中国内部,究竟谁能算是“纯粹的”汉族?所谓汉族,无非是许多“原民族”的血脉融合到了一起,直至再也分不清究竟谁是那族时,就给自己起了个新名:汉族。不是吗?现今中国内部之所以还区分为汉、满、蒙、回、藏等各族,只是因为多少还能分得清,随着各民族血脉不断融合,直至有一天同样分不清到底谁是那族时,照例会给自己起个新名,或许就是现在已提前“忽悠”着的名——中华民族,也或许叫中国族,或是叫别的什么,现各民族的名照例会被后人遗忘。
  世界各民族的消亡也是同样道理,经过漫长的各民族血脉不断交融,等到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再也分不清自己是那族时,就会感觉自己就是自己,不属哪个族,那时民族界限也就消亡了。
  总之,族群概念只会随着血脉的交融而趋于消失,不会反向增强,这是毫无疑义的,因此,世界各民族界限终有一天会消失,只是经历的时间估计要比国家界限消失长很多。

  问:这样看来,人种界限迟早也会消失啰?
  答:那是自然,道理和民族界限消失一样,随着不同人种的血脉交融,总会有一天人们都再不知自己究竟属于哪个种了,这个概念在人们脑子里也会慢慢淡化,直至消失。

  问:我想起来了,还有个“老大难”问题,信仰界限如何消亡?
  答:说难其实也不难。所谓难,无非是通过从学理上辨识的途径绝大多数人做不到,因为各派圣贤创立的学说都很严谨,一般人挑不出毛病,或者说没有能力挑出毛病,而不知缺陷所在,也就无从否定;说不难,指的是通过“感情变迁”很容易做到。比如,在全球实现欧盟化后,借助于人类主流信仰的确立,缩小了人们间的不相容度,某基督徒和某伊斯兰教徒结了婚,所生后代即使有一千个、一万个想不通,仅凭对双亲的感情,他(她)也断不会对两教肯定一个否定一个,而会千方百计将两教合一,即便做不到也会尽力淡化两教的差异,并把经他(她)淡化的思想传授给下一代,这样一代代的淡化下去,总有一天就“两教合一”了。
  这是一般规律,将来各家各派的信众,通过血脉交融的途径,其思想也会随之交融到一起,最终人们普遍信奉的,应是一种包括主流信仰在内的、将各家各派“融为一炉”的学说(或曰理论体系),至此,人类信仰的界限也将宣告消亡。

  问:国家、民族、人种、信仰界限都消失了,能算实现大同了吗?
  答:还不能算,这些只是最基本的,或者说是最基础的,有了这个基础,其它就会“水到渠成”,由于涉及内容还很多,这里一下也讲不完,留到第二部分再接着谈。
<< 基督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 美国要当拿着屠刀的牧师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