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汪维藩:身体只有一个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身体只有一个

(原载于1999年《金陵神学志》第一期)  

汪维藩

基督教新教宗派之产生,始于16世纪初宗教改革运动中各国先后摆脱罗马天主教控制,民族教会出现之时。尔后,因教义或礼仪等等分歧,又出现了更多宗派。相对于天主教的一统天下,基督教新教在体制上则以其宗派林立为特征,并在19世纪以后的传教运动中将福音和宗派一并带到亚非各地。以致20世纪40年代末,中国基督教新教的宗派竟达72种之多。

中国基督教于1958年实行各宗派信徒的联合礼拜,从而进入宗派后时期,成为路德改教后400年来世界上第一处不再有宗派林立的地方。除个别省份、个别地区仍保留少数宗派名称以外,中国基督教在总体上已经跨越了新教历史的宗派时期,尽管某些教义、礼仪、神学上的区别和差异仍然存在。促使中国基督教教会走上宗派后联合崇拜的因素是多种多样的,重要因素之一是中国人的齐物观(1)和思维逻辑上“一与多的统一”及“殊与同的统一”(2)。

用齐物观看待实际存在于教会内部教义、礼仪、神学上的差异,就能把这些差异看为相对的差异,就能排除那种自以为是,惟我独尊,把自己的领受看为绝对真理的狭隘眼界和徘他心理,并从而进入一种宽容心态尊重差异,视一切不同的领受均出自于上帝,且统一于上帝。用“一与多的统一”及“殊与同的统一”思维逻辑看待教会内部教义、礼仪、神学上的不同与多样,则能正确理解“一中有多,多中有一,同中有殊,殊中有同”这样一个被造之宇宙,被赎之教会的“原本生态”,从而进入《圣经》启示中有关教会合一方面的真理。教会像是七个金灯台,但行走在七灯台之间的却是同一位人子耶稣基督。每一个教会都像是一颗明星,但这七星却又操之于同一位人子耶稣基督之手,(3)归结于“道”,归结于“真实”(4)。

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

“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5)肢体,也就是身体上的各种器官,或身体上的各个部分。人的身体是由许多不同部分和不同器官,有机地组成的,这正是“一与多的统一”,一中有多,多中有一。作为基督身体的教会,同样如此。基督的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

人与人之间有许多不同和差异。就民族而言,保罗当时有犹太人和希腊人(希利尼人,即外邦人或异教徒)的差别,就社会地位而言,有奴隶(为奴的)和自由民(自由人,罗马籍公

)的差别。但因着受了同一位圣灵的洗,被同一位圣灵洗净了良心,便都成了基督身体的

一部分,有机地组成了一个身体。并在成为基督身体的一部分之后,又被同一位圣灵所滋

养、所供应,正像人体的各部分受血液所滋养、所供应那样。这就是“饮于()一位圣灵”。(6

不同的人虽然是因同一位圣灵的洗成为基督身体的一部分,但又无不带着他原有的民族文化背景,无不带着他原有的文化水平,原有的气质、性格、天赋和才能。这就使他们虽然同在一个身体上,却又处于不同的部位,成为不同的器官,在身体上发挥不同的功能和作用。所以说,“身体原不是一个肢体,乃是许多肢体”,(7)这里所强调的是“一中有多”。没有“多”,也就没有“一”,剩下的只是混沌一团。正由于“一中有多”,任何一个肢体不能因为自己和别人不同而自外于身体,而游离于整体之外。保罗指出,设若脚说:“我不是手,所以不属乎身子”,它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设若耳说:“我不是眼,所以不属乎身子”,它也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8)如果只认同和自己相同的器官而排斥和自己不同的器官,那就无身子可言,无身子的各种功能和作用可言。“若全身是眼,从哪里听声呢?若全身是耳,从哪里闻味呢?”(9)正像上帝创造人时设计并安排了各种器官那样,他也设计并安排了各种肢体在基督的身子——教会里面。如果人体上全都是一种器官,那就不成其为身子;同样,如果教会里面都是同一种肢体,同一种民族和文化背景以及同一种性格、天赋和才能,那基督的“身子在哪里呢”?10)“一中有多”,“一”中若不包含“多”,“一”本身也就不存在了。

肢体是多的,身体却是一个

“但如今,肢体是多的,身子却是一个。”(11)这里保罗所强调的,是“多中有一”,“多”统一于“一”,从属于“一”,“多”存在于“一”里面。众多的器官和肢体,没有一个能以排斥其他的器官和肢体。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12)不同的器官与器官之间,不同的部分与部分之间,不同的肢体与肢体之间,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是一种相互为用的关系。没有这种以“一”为前提的相互依存和相互为用,一个身体就无法存在,而相互排斥的各个器官和肢体本身,也就随之而无法存在。

“不但如此,身上肢体,人以为软弱的,更是不可少的。”(13)软弱的肢体,是指脑和内脏说的,脑需要坚固颅骨的保护,内脏需要肋骨的保护。表面看来,这都是一些远不如手脚坚强的软弱的器官,但对人体来说,对一个人的生存来说,它们却更是不可少的。还有一些被看为不体面的、不俊美的、有缺欠的器官,人往往要给予更多的装饰,更多的照顾。(14)对一个人的身体如此,对基督的身子,对教会及其所有肢体,当然也是如此,或更是如此。  

这样,一个身体上的肢体之间,不仅不能“分门别类”,相互排斥,也不只是一般的相互为用,相互依存,更深一层的要求是“彼此相顾”,(15)彼此关心,彼此体贴,彼此照顾,同甘共苦。“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16

保罗说:“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17)“你们”,就是指当时哥林多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因受圣灵洗净的洗礼和圣灵的滋养和哺育,有机地组成了或构成了基督的身子;作为一个身子上的各不相同的器官与肢体,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各自作肢体的关系”,也就是相互依存,相互为用,相互照顾和顾念的关系。

身上有好些肢体,肢体又不是一样的用处

“正如我们一个身子上有好些肢体,肢体也不都是一样的用处。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互相联络作肢体,也是如此。”(18)这里牵涉到“殊与同的统一”范畴,殊也就是不同,但“不同”与“同”却又是统一的,同中有殊,殊中有同。“同”是同在都属于基督的身子,“殊”则殊在肢体之间各不相同。特别是属灵恩赐的不同。所谓属灵的恩赐,是指圣灵赐给各人的不同才干,不同才能,有些是归主之后圣灵所赐的,有些是原来就有的才干和才能,经圣灵圣化而为上帝所用,为教会所用。

正由于各种才干和才能都是上帝所赐的恩,同一类才干和才能可能又有大有小,有多有少,蒙神恩赐的人就不应自视过高,不能把某一恩赐看为高于另一恩赐,也不能自恃某一恩赐较多、较大而轻视另一恩赐较少、较小的肢体。所以保罗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上帝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19)所谓“合乎中道”,原义是存着一颗清醒的心,理智地看待自己,而不要自视过高,“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至于“各人信心的大小”,实际上是指各人从上帝所接受的恩赐的程度。

恩赐各有不同,从上帝所接受的恩赐的程度各有不同,但有几点要求是相同的。一是“照着信心的程度”,如“说预言”(20)也就是讲道,不要勉强讲那些自己也不懂的道理,不要讲那些自己也做不到、还没有经历过的真理。二是“专一”,即专心致志,一心一意。如“或作执事(为大家服务的),就当专一执事;或作教导的(讲解《圣经》和真道的),就当专一教导;或作劝化的(劝勉安慰人的),就当专一劝化。”(21)除此之外,“施舍的(为教会周济贫苦弟兄姊妹的),就当诚实(在经济上诚诚实实);“治理的(为首的、带头的)就当殷勤(勤勉、勤奋、孜孜不倦)”;“怜悯人的(同情人的、对人怀有怜恤之心的、对人满有恩慈的)就当甘心(甘心乐意地去做),爱(一种牺牲自己的舍己的爱)不可虚假(不可停留在口头上,不可弄虚作

)”(22)……

各人从主所得的属灵恩赐各不相同,但赐给不同恩赐的却是同一位圣灵。各人的职务和分工各不相同,但在同一位主的指挥之下,事奉的是同一位主。各人所能起的作用不同,但使人能起作用的又是同一位上帝。这里又是“殊与同的统一”,各人的恩赐不同,分工不同,所能起的作用不同,但所事奉的却又是同一位“三位一体的上帝”。所以保罗说:“恩赐原有分别,圣灵却是一位;职事(职务、分工)也有分别,主却是一位;功用(作用)也有分别,上帝却是一位,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使每一个人能起作用)。”(23

吃的人是为主吃的,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

在教会里还有另一类的“不同”,这就是在基本信仰相同的前提下,对教义的讲释,礼仪的形式,某些事可不可以做等等方面存在着分歧。例如,祭过偶像的牲畜的肉能不能吃,在初期的外邦教会中就有分歧。在外邦各地的偶像庙里,地方官按规定要按时献祭,献过的

肉吃不完时就拿到市场上去卖。老百姓办喜事也要把牲畜拿到偶像庙里去宰杀,并留给偶  像祭司一部分,然后带回家办酒。祭司吃不完又是拿到市场上去卖。这就给外邦信徒带来了许多难题:市场上的肉分不清哪些是献过祭的,哪些是没有献过祭的,到底能不能买?能不能吃?非信徒亲戚朋友家办喜事端上来的肉,明明是献过祭的,到底能不能吃?对这些问题,信徒们往往看法不同,各有各的作法。一部分信徒认为,偶像根本不是神,不过是一座泥塑,一座木雕,献过祭的肉和没有献过祭的肉根本没有区别,完全可以吃。但另一些过去拜惯偶像现在信了主的信徒则认为,偶像确实是一种神明,既然归了主,就不能再吃祭过偶像的肉了。由于弄不清市场的肉到底有没有祭过偶像,他们干脆不吃肉。正像保罗所说的那样:罗马教会里“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吃蔬菜”。(24)这里所谓的“软弱”,是指谨小慎微。

保罗对这一类问题的根本态度是“无可无不可”,并且肯定双方都是对主负责,对上帝负责:“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上帝;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上帝。”(25)吃与不吃是“不同”,是“殊”;但都是为主,都感谢上帝,这又是“同”。这里出现了一个大同小异“殊中有同”的思维模式,解决问题的办法则是求同存异,相互尊重,如保罗所说:“吃的人不可轻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论断(判定为有罪)吃的人;因为上帝已经收纳他了。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26)保罗颇有点动感情的几句话中,又包含了一连串殊中有同:吃的人和不吃的人是“殊”,但都被上帝所收纳是“同”,都是主的仆人是“同”,他们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主负责是“同”,主必能使每一个在教义上大同小异的人站住又是“同”。

同样的问题也反映在保罗当时的信徒在“守日”问题上的不同或分歧。所谓守日的分歧,可能类似今天守主日和守安息日的分歧。也可能是守或不守某些节期、节日的分歧,类似今天有人主张在1225日纪念主的圣诞,要在每年春分后第一次月圆(农历十五日)后的第一个主日纪念主的复活,而另一些弟兄姊妹则认为,每天都应该纪念主的降生、受死与复活而不必拘泥于某一天。在守日问题上,保罗的态度同样是求同存异,“殊中求同”。他说:“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27)这里“守日”,包括守主日或守安息日,也包括守某一节日或不守任何节日,这都是不同和差异,即“殊”。但在这所有的“殊”中,有一个根本的“同”,那就是“为主”。

在处理这一类分歧或大同小异时,保罗给信徒提出了几点原则性要求:

其—,“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28)也就是说守日或不守日,吃肉或不吃肉,都应该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有对这类问题的明确的看法和见解,而不是随大流,被环境和他人所影响、所左右。和这一原则相类似的,是“你有信心,就当在上帝面前守着,人在自己以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责,就有福了。”(29)这里的信心,实际上是指信仰,只不过是在基本信仰之外加上的一些细微末节,把诸如能否吃肉,要不要守日等问题也作为不可改变的信仰的一部分。不同的人对不同的问题有不同的看法,但如果是作为信仰的一部分,那就当在上帝面前加以持守,而不受环境或别人的影响。这样,吃或不吃,守或不守,都同样不会受到良心的责备。

所以说,人在自己以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责就有福了。

其二,“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30)“所疑惑的事”,即不同的看法。这就是说,不要就细微

末节的事进行辩论,进行争辩。这种辩论或争辩,往往是徒劳无益,反而会引起隔阂甚而造

成分裂教会的不良效果。正确的态度是要相互接纳,而不要相互论断、相互轻看。

其三,对信心软弱或良心软弱的弟兄,更要加以接纳,(31)加以爱护。所谓“信心软弱”,是指把一些较为次要的细微末节也当作基本信仰持守。而所谓“良心软弱”,则指在上述较为次要的细微末节的事上,一旦违背就会感到良心受责备,感到内疚,不得平安。爱护的重要办法之一是,主张可以吃祭过偶像之物的弟兄,尽管自己的信仰是“地和其中的都属乎主”,(32)但为了在场或在座的良心软弱的弟兄,宁可限制自己的自由,宁可不吃,以免被人论断,被人毁谤,甚而伤害了软弱弟兄的良心,使他在信仰上没有弄清楚之前,误认为可以和偶像继续发生关系,甚而可以回到偶像庙里去大吃大喝,从而陷入罪中。(33)保罗认为,这样伤了他们软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34)其所以说“得罪基督”,是因为那曾经拜偶像,在偶像庙吃喝、淫乱的人既然已被基督从罪中拯救出来,而今却又回到罪恶之中,岂不是使基督的救赎归于徒然,从而与基督作对,得罪基督么?所以保罗说:“如果食物叫我弟兄跌倒,我就永远不吃肉。”(35

其四,自以为刚强,“自己以为站立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36)当时,外邦的偶像庙里有一批娼妓(神祭)}美称为“女祭司”,如哥林多的神庙里,最盛时神妓竟有千人之多。拜偶像的人往往在庙里大吃大喝一通之后便与“神妓”发生淫乱。对一些自以为祭偶像之肉可以吃的,有知识,有见解的弟兄,保罗告诫他们要谨慎,要警惕,不得到偶像庙里去吃喝。一方面在教会里领圣餐,“喝主的杯”;一方面又到偶像庙里去吃祭鬼的筵席,“喝鬼的杯”,这是主所憎恶的,是要“惹主的愤恨”的,是要受主惩治的。自恃刚强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比主更有能力。(37

在上列四点原则中,仍旧包括着一个“殊与同的统一”问题。要承认在某些问题上的

“殊”,尊重不同于自己的观点和主张的“殊”,其前提都在于保护、维护基督身体的“同”。同时,要适当淡化自己的“殊”,适当淡化自己的主张和观点,以防止对弟兄的伤害,更为了防止自己走向极端,甚而走向“异化”变质,其前提又都在于保持、维护基督身体的“同”。

保守合而为一的心,在爱中建立身体

《以弗所书》的主题是“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38)其中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合而为一”,“归为一体”,被“造成一个新人”(39),以及教会里众多不同肢体之间如何“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40)“在爱中建立自己(基督的身体)”。(41

基督的身体是“殊与同的统一”,但在这一对统一范畴中,“同”是主要侧面,“大同”远远高于“小异”,远远重于“小异”。保罗列举的“大同”共7点:1所有的肢体同属于教会这一个身体;2给予生命之滋养与供应的,是同一位圣灵;3蒙上帝所召是为了同一个属天的指望;4所敬拜、所事奉的是同一位主基督;5所持守的是同一个基本信仰,尽管在某些细微末节上存有差异;6所受的归人基督的洗,是同一个洗礼,尽管在方式与仪节上略有不同;7大家所信奉、所敬拜的,是同一位上帝,他是众人的父,他既超越于众人之上,且贯穿于众人之中,又居住在众人之内。(42)对上帝的超在与内在,研究神学的人谈论过很多。教会不能很好地合而为一,从神学上说,恰恰是由于忽略了上帝的“贯乎众人之中”。上帝不只超乎众人之上,也不只住在众人之中,他还贯穿于众人之中或众人之间。如果说

众肢体是一粒粒珍珠,他就是把粒粒珍珠穿起来的金线;如果说众肢体是一个个可以分辨的部分,他便是把这各部分组成一个机体的血脉。

惟其如此,既然蒙召归于基督这同一个身体、同一个新造的人,“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43)而所谓“相称”,意味着巩固这个身体,而不是分裂这个身体,建立这个身体,而不是摧残这个身体,保护这个身体,而不是败坏这个身体。在处理肢体之间的关系上,要“凡事谦虚、温柔、忍耐”,要“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更重要的,是要“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44)人每每缺乏群体意识,而倾向于“单顾自己的事”,(45)只求“自己的益处”。(46)“合而为一的心”只能来自于圣灵的恩赐。这种能以联络全体的合而为一的心,不只要保守、保持、持守,而且要竭尽全力地、热切地加以保守,加以保持,加以持守。

教会的建立与成长,需要两个方面的努力。一是藉使徒、先知、传道人、牧师和教师的造就与成全,使众信徒“在真道上同归于一(有统一的基本信仰),认识神的儿子(耶稣基督)

得以长大成人”(47);二是各个肢体都“连”于元首基督,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适,百节(每一部分)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基督的身体)。(48

中国教会在1958年之前,曾经有过全国的和地方的基督教协进会的组织,但那是以各宗派为基础的“协会”。从1980年起,中国教会有了中国基督教协会和各地基督教协会的

教务组织,但已经不是各宗派之间的“协会”,而是实行联合礼拜之后的各教会的“协会”。

而今,以联合礼拜的教会为基础的各地协会和全国协会,已经成功地存在了将近20年,并在办好教会方面作出了诸多贡献,所以,不妨考虑将这一“协”字去掉。实际上,人们已经习惯地将上海市基督教协会简称为上海教会,将南京市基督教协会简称为南京教会,将中国全国基督教协会简称为中国教会。而在各地基层,早已只有某地教会而无某地协会。

当然,在拿掉这一“协”字的时候,至少有两点是必须考虑的。其一,必须容许某些教会不参加去掉“协”字的中国基督教会,或与中国基督教会保持不同模式的关系,正像和目前的基督教协会的关系那样。其二,必须认真探索一个适合于中国教会的管理体制,既要继承或博采原有各宗派传统中的长处,又要适合于中国的国情。

而更重要的是,如何务本,如何建立中国教会的自我。这也就是上面提到的两点:如何在真道和灵性上提高信徒素质;如何培育并发扬信徒之间,各教会之间的合而为一精神,好

在整体上使中国教会得以成长,得以建立。这是按三自原则办好中国教会的重心所在,实质

所在,根本所在。

注:

1)齐物,见《庄子.齐物论》。“齐”是齐同、相同的意思。庄子认为客观事物本来就不分彼此,只是由于人的认识,看法、见解不同,才有所谓的是非、然否。然而,这些是与非,肯

定与否定,都是相对的,且都齐同统一在“道”(真君、真宰)那里。

2)“一与多的统一”,“殊(不同)与同的统一”,是《周易》12对范畴中的两对,见周继旨《周易与中国传统思维模式》,《易经应用大百科》,东南大学出版杜,1994年。

3)参(启示录)12章。

4)同①

5)(6)(7)《哥林多前书》121214节。

8)(9)(10)同上121519节。

11)(12)(13)(14)(15)(16)(17)同上122027节。

18)(19)《罗马书》1235节。

20)(21)(22)同上1269节。

23)《哥林多前书》1246节。

24)(25)(26)(27)(28)《罗马书》1426节。

29)同上1422节。

30)(31)同上141节。

32)(33)(34)(35)《哥林多前书》8913节。

36)(37)同上101222节。

38)《以弗所书》1812节。

39)同上21322节。

40)同上4l3节。

41)同上41516节。

42)同上446节。

43)(44)同(40)。

45)《腓立比书》24节。

46)《哥林多前书》102433节。

47)(48)《以弗所书》41116节。

 

 

 

<< 建设新农村应该推广基督教 / 天皇制与日本人的“守”和“变”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