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yuelai2000 发表于:2006-3-26 10:13:49

基督教干政的两难——社会福音的佯谬
我们知道作为基督徒,关怀社会是基督徒做光做盐、爱邻人并以此见证基督、传扬基督和福音的必不可少的义务,即便是单纯的关怀社会也不为过,否则基督徒除了自私自利连一个好撒玛利亚人都不如,又如何见证神的良善、公义、荣耀神?身教重于言教,然而,这并不是要基督徒丢弃福音性实质而走社会福音的极端。客观来看,天主教实际上不存在社会福音的问题,中世纪以降的许多天主教徒确实是以苦行苦修的方式服务社会的,但均是看成被神呼招的,而许多时候往往是通过关怀社会与民生实施潜移默化地传扬福音的间接策略,从总体上看传福音与关怀社会是平衡的,即便如特雷莎修女亦显然是把服务社会当成自己的苦修过程(抛弃舒适的物资生活保障、过最低层次的生活并献身于社会与他人,以效仿耶稣为门徒的舍命与世上的罪人的赎罪牺牲——姑不论其是否正确),这种饿瘦肉体增长灵魂的中世纪做法我们可能不甚赞成了,但我们需要反省的是,在反对天主教的苦修苦行之极端的同时,我们是不是正在逐步地步欧美富裕国家的很多基督徒的后尘、在过着无忧无愁的优越生活时心安理得地挥霍着神托付给我们的财富,而对邻人们的穷困苦难置若罔闻,甚至从圣经里寻章谪句论证其被“预定”之必然性?这种极端比之于苦修苦行的极端不是错得更可怕吗?并且这种情形在更大的范围内不正典型的表现在如美国这种世俗物质主义文化的国家一方面说拜神、一方面更拜玛门的伪善和丑陋吗?社会福音派主要兴起于美国到不是无缘无故的,当然是针对传统的基要派只关心个人灵魂拯救漠视基督教的社会关怀责任的偏颇而导致的反动,有其可取之处,但以后却发展成为一种对社会政治全方位的主动参与干涉,用基督教改造社会,为社会立法,则背离了圣经的基本精神,逐渐丢弃了基督教的福音性,和世俗文化难分难舍的纠缠了一起,确实走了极端,须知,基督教不能用于改造社会,而只能用于拯救灵魂,基督徒只能抵抗谴责社会的罪恶与不公义,而不能大规模地主动去消除社会的罪恶与不公义,等等。我们基督徒在传福音拯救灵魂与用福音影响社会(不是改造社会,这里遇到了语义问题,改造一词的常义是使一个事物从根本上的改变,即彻底的质变,影响则是一定程度或部分的改变事物,但不能从根本改变事物)的关系上必须寻求平衡,亦持守中道,即不能像基要派专注于拯救灵魂忽视社会责任(注:今天的美国基要派与以往不同,已合流于福音派中,走向了社会福音的道路),亦不能像社会福音派一味地专着于社会责任而忽视个人的灵魂拯救,两者都要有,但是两者的平衡亦不是半斤对八两,是有重点的平衡,即以传福音为重,兼顾社会责任;一般来说,对此大家都不会有大的疑义,主要是在社会责任的具体范围内容上会有不同的理解,在圣经中,社会慈善责任见诸于经文,是无可置疑的,客观来看,天主教大致是在这个范围内履行基督教的社会责任的,同时又不脱离传福音,相对比较平衡;但将这种社会责任扩展到政治领域,未见诸与经文,旧约中确有先知废王立王的事件,但那是在神权体制下的情形,不能效仿;而在以后君主制(被神所许可)情形下先知主要是谴责抨击社会的罪恶不公正、传扬神的旨意要全体君王与百姓人人悔改、生命更新,没有主动干政现象(而这似应成为现代社会中基督教关怀社会的样板),之所以如此,在于神只交付给基督徒所当能担负的,毫无疑问政治是个罪恶的大染缸,即便基督徒涉身其间亦难免其咎,这有两种情形,一是中世纪的教权政治(包括加尔文在日内瓦的实验),有着明确的改造社会的目的与规划,但错误乃至腐败亦不可避免;另一种是今天大多欧美基督徒以个人名义参与政治,这在美国最明显,但结局亦很明显,政治是多方利益的博弈与调和,从政必须代表选民的意愿与利益要求,基督徒在从政的过程中不得不陷入利益的旋涡中难以自拔,只在一定的程度上影响社会的同时,却要在相当程度上受整个社会及政治格局的影响与制约,甚至在很多情况下要代表民意取悦民意作神所不喜悦的事、乃至违反神的诫命的事,而为了使基督徒的良知得到安慰,又往往自觉不自觉的曲解和强解圣经,为自己不得不做的丑行辩护,甚至杜撰某种神学理论来辩护,这尤为可怕,里面已有撒旦作工的鬼影了,比如美国侵略格列纳达和巴拿马、打南斯拉夫打伊拉克诸如此类纯属是为了完全实现美国的国家利益,作决策的都是基督徒总统,你看不到有任何爱邻人和宽恕的基督教精神,同时却要打着神圣的幌子去杀人放火!可见基督徒主动参与其间一个不能忽视的结果必须是要向世俗世界妥协,按世俗世界的法则行事,这是身不由己的,国际政治已然如此,已使得一些所谓的基督徒的行为不自觉的沾染了一定的邪恶性了,这是深引以为戒的。相形之下,国内政治似乎好些,但一个两难在等着我们:基督教作为政治实体力量要么作为政坛上的政治力量之一象其它政治力量一样必须向选民负责,一旦执政,就不能不考虑各方的利益并进行妥协调和,这势必迫使你在世俗利益与福音真道上进行妥协,也就是说要在福音真道的实现上打折扣,如此那就没有什么不可以妥协和折扣的了;要么作为唯一的政治力量治理全社会,这样同样难逃中世纪之天主教之迷误;当我们基督徒怀着热情主动地全面的改造社会时(这必然要涉入政治领域)显然很容易把我们人的意念视为当然了,实际上低估了撒旦的罪恶权势,并无视神对我们的保守。另应看到,关怀社会的作用是有限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缓社会上的罪恶和不公正,但不能根除罪恶和不公义(除非完全归信基督,即便我们建立了比较成熟的法规制度,也只是使得某方面的罪恶或某种类型的罪恶有所抑制,但另一方面或另一种类型的罪恶却会有所增长,比如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有些罪恶很典型,而在资本主义国家其它类型的罪恶很彰显),只能使人类的生存景况变得好些,而不可能真正拯救人类,使人获得永生。自然关怀社会的功用的有限性并不构成基督徒逃避社会责任的任何借口,而强调干政的两难并不是要否定基督徒参政的必要性,一般而言,基督教作为整个体制不应轻易参与政治,而基督徒可以作为个体甚或作为一种普通的政党组织参与政治,只是应对作为复杂系统(复杂系统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各要素会会聚出一种凌驾于各要素之上、并影响或控制各要素的力量)的政治体系中蕴涵的罪恶需有着充分的估计并保持高度的警惕,尤其禁绝像一些所谓的基督徒政治家假冒为善或打着神的幌子干尽违反神和败坏神的丑恶之事的现象,同时在坚持圣经真道的前提下妥当地解决和处理具体处境中的问题(似可借鉴儒家的经权原则?);当然,如果神赐予我们智慧和力量能有效地解决基督教参与政治生活的两难问题,大规模的影响甚至是改造社会亦未不可尝试,毕竟能更多更好地荣神益人。总之,在使世人获得神的普世之爱的普遍恩典的同时更能领受到神的救赎的特殊恩典,这才是人类历史和宇宙的终极目的与意义之所在。

基督兵 发表于:2006-3-26 12:09:04 2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yuelai2000 的话:
尤其禁绝像一些所谓的基督徒政治家假冒为善或打着神的幌子干尽违反神和败坏神的丑恶之事的现象,同时在坚持圣经真道的前提下妥当地解决和处理具体处境中的问题...
比较符合中庸原则。
  
基督兵 发表于:2006-3-26 12:11:03 3
既不能漠视社会苦难,又不能伤害社会。我们基督徒还需要在理论上继续深入探讨。
<< 基督教“中国化”随想 / 2008年后在联合国使用的中文将...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