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吴雷川: 从儒学到革命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吴雷川(1870—1944年),本名吴震春,中国近代著名的教育家和中国基督教激进思想家,中国本色神学的开拓者之一。他是清朝(1644—1911)末年著名的文人,曾经获得过科举考试的最高功名。

出生于江苏省,1905—1910年期间,在地方从事教育活动。1911年后,曾担任杭州市的市长。1925年到著名教会大学燕京大学担任教授。1915年他接受圣公会的洗礼,开始积极参与基督教活动。

20世纪20年代以后,他的基督教思想开始发生转变。特别由于他接受的是传统的中国儒家教育,所以在思想方面有独特的经历。从1922年开始,他结合中国的儒家传统,联系社会现实,致力于基督教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沟通,以探索使基督教在中国扎根,同时改革中国社会的道路。

为此,他发表了大量学术著作,他的观点也与传统的基督教正统派产生了冲突。但是,作为具有开拓性的思想创新者,吴雷川可以说在近代中国知识分子中是很有代表意义的。

一段被抹杀的教会历史
一段被抹杀的教会历史
 
2003 / 3 / 31 常爱清
……

家父常小川,早在1920年前于北京汇文学校上学时就信主得救,信主后就在教会热心事奉。1920年代留美期间,也热心参加教会活动,写了二十四本灵修日记,在圣经上苦下工夫。

1928-1937年间,父亲虽身任政府高职,但他一直在天津市美以美会卫斯理堂服事主,长达二十多年。教会无论是需要经费,需要同工,他都全力以赴。从1928年蒋介石定都南京到1937年抗日战争以前,当时政府对基督教是友好的,那是中国本土基督教会第一次的复兴浪潮。

当时日人在沦陷区组织伪政府的基督教联合会,到处迫使教会参加,企图控制教会。然而上海的基督徒聚会处不仅不参加此伪组织,还把主日崇拜分散到十几个家庭继续聚会。天津卫斯理堂是最大的美国差会教会,一时也无经济来源,王锡之牧师等生活很苦,许多信徒暗暗投奔内地抗战,人数减少,福音事工只好沉寂下来。

父亲昼夜在神面前为「还我河山和教会复兴」祷告,求神再一次为教会开门并赐异象。神光照他读《使徒行传》,在主升天以后,初期教会人数不多,但都凭信心在家里同心合一地祷告聚会。因此我家就开始了主日的崇拜和祷告、查经、擘饼等聚会。客厅、饭厅、走廊经常挤满了人。

当时日本人怕美国飞机轰炸,实行灯火管制,命令各家晚上窗外不准透漏灯光,否则格杀毋论。因此各家窗户都用外黑内红的两层窗帘严密遮住,室内所有的照明电灯也都用黑灯罩蒙上,这样一来,家里的聚会显得更很神秘了!而抗战前约十年的中国教会大复兴,也就这样趋缓了下来。

量虽减少,但质却增进

当时信徒的增长虽因环境的艰难、危险,而颇为迟缓,但生命却反倒成长。在天津,这样的家庭聚会还有多处,外面虽有日本人的压迫,家庭聚会中信徒们灵里的交通却更加亲密,愈加火热爱主,忠心向主的程度远超过以往自由时期,聚会常延至深夜。为了躲避日本宪兵队的巡视监察,信徒们采取了不定期的聚会。主给父亲的话是:「你们要使软弱的手坚壮,无力的膝稳固。对胆怯的人说,你们要刚强,不要惧怕。看哪,你们的神必来报仇,必来施行极大的报应,他必来拯救你们。那时瞎子的眼必睁开,聋子的耳必开通。那时瘸子必跳跃像鹿,哑吧的舌头必能歌唱。在旷野必有水发出,在沙漠必有河涌流。发光的沙要变为水池,干渴之地要变为泉源。」(以赛亚三十五:3-7)

他领悟到:「除以色列是选民外,我们都是外邦人,得救是靠神的恩典,神是各民族的神,为什么中国的信徒崇拜、讲道只仿照西方的样式?」父亲于是重新回想小时所学的汉字源由,比较它和圣经的关系,因此发掘了中国文字中许多有关神的信息,就连一、二、三、四、五、六、七,原来的象形图画中都有神如何创造宇宙、创造人的启示。此外,像是「羊」字家族的奇妙,「主」字原来的图像就是灯、就是光等等。我记得家父每天或在房里跪着祷告,或踱步自语时,每当发现神在中国某个字上的启示和奥妙时,都会禁不住笑起来喊着说:「主啊,你好奇妙!」

他的眼都发亮了,赶紧写下他所发现的,并说给我听。可惜我那时太小,记不得许多,但却是他唯一的听众。后来他与老友吴玉如先生经常一起研讨,吴玉如是汉文专家,曾任天津市津沽大学中文系主任,其长子吴小如曾任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以后父亲写成了《中国文字的奥秘》,却不幸在文革中被红卫兵烧毁了。父亲极力鼓励中国教会本土化,具体的本土化事工就从手抄中文圣经开始。他聘请了国学家前清翰林吴雷川先生用柳体手抄圣经,从创世记抄到启示录。吴雷川死后又有王镇牧师接替。藉着这项用毛笔手抄圣经的工程,资助供养了十几位教会牧师。当时盛传:常小川、江长川、吴雷川「三川」创办了国体圣经出版小组。父亲常说:「佛教是由印度传入中国的。为什么和尚不向印度人化缘(求资助)。今天,中国信徒为何离不开美援?外国人可以手抄圣经书卷,中国人为什么不行?」

圣灵的催逼和教会的需要,使他并不满足小规模的「自立、自养、自传」,于是1943年开始酝酿成立「中华基督教『自立、自养、自传』百万基金委办会」。号召整个华北地区,无论过去是差会教会,还是原来乡村本土教会,都联合起来,在日本侵略、蹂躏中华的沦陷期间,坚持真道,广传福音。


吴雷川: 从儒学到革命

         
            作者 - 林慈信

          

            1922 年 至 1927 年 间 , 生 命 社 的 任 务 是 为 自 身 辩 护 , 以 回 应 非 基 督 教 运 动 的 指
            责 。 但 自 1927 年 起 , 问 题 日 趋 复 杂 。 1928 年 国 民 政 府 成 立 并 定 都 南 京 后 , 中
            国 开 始 了 抗 日战 争 ( 1937 — 1945 ) 爆 发 前 相 对 比 较 安 定 的 十 年 。 北 伐 接 近 尾
            声 的 时 候 , 蒋介 石 开 始 “ 清 党 ” ,历 时 一 年 之 久 , 大 批 共 产 党 员 或 被 杀 害 , 或 被
            迫 转 入 地 下 。政 府 督 促 学 生 安 心 读 书 , 不 再 过 问 政 治 。 在 思 想 意 识 形 态 上 , 国
            民 党 重 新 推 出传 统 儒 家 思 想 。 1934 年 , 蒋 介 石 以 清 末 儒 将 曾 国 藩 为 楷 模 , 掀 起
            “ 新 生 活 运 动 ” , 旨 在 帮 助 国 民 确 立 生 活 目 标 , 树 立 责 任 感 。 此 时 , 革 命 已 经
            走 向 了 反 面 。在 蒋 介 石 和 国 民 党 的 领 导 下 , 中 国 的 国 民 意 识 又 回 到 了 同 治 中 兴
            ( 1862 — 1874 ) 的 时 代 。 然 而 , 南 京 十 年 ( 1927 — 1937 ) 期 间 , 在 中 国 文
            人 和 学 生 中 ,却 引 起 了 一 股 激 进 的 思 想 暗 流 , 这 股 暗 流 稳 固 而 急 速 地 趋 向 马 克
            思 主 义 。 1931 年 , 左 翼 作 家 联 盟 成 立 。 对 南 京 政 府 失 望 了 的 学 生 们 开 始 转 向 共
            产 主 义 寻 找 答案 。 1927 年 后 , 中 国历 史 处 在 何 去 何 从 的 危 急 关 头 , 每 一 个 人 都
            面 临 着 抉 择 。部 分 美 国 宣 教 士 和 中 国 基 督 徒 在 某 些 改 革 方 案 上 与 国 民 党 政 府 合
            作 ; 学 生 们 开始 转 向 马 克 思 主 义 思 想 ; 生 命 社 成 员 们 也 力 图 追 随 时 代 精 神 。 面
            临 一 系 列 的 政治 和 社 会 问 题 , 他 们 在 问 : 基 督 教 应 该 为 国 家 的 重 建 做 出 什 幺 样
            的 具 体 贡 献 ?又 能 够 做 出 什 幺 贡 献 ?

            现 在 看 来 ,当 时 生 命 社 所 提 出 的 任 务 答 案 都 是 注 定 要 失 败 的 。 然 而 当 1926 年
            << 生 命月 刊 >> 与 << 真 理 与 生 命 >> 合 刊 , 赵 紫 宸 到 燕 大 执 教 时 , 生 命 社 成 员
            并 没 有 气 馁 和放 弃 , 他 们 仍 然 从 不 同 的 途 径 努 力 寻 找 基 督 教 重 建 中 国 的 模 式 。
            赵 紫 宸 依 然 研究 他 的 “ 意 识 ” 神 学 , 依 然 执 着 于 他 的 中 国 人 民 的 “ 精 神 重 建 ”
            的 梦 想 ; 作 为教 育 家 和 教 会 领 袖 的 刘 延 芳 , 则 赴 南 京 出 任 立 法 委 员 ; 至 于 吴 雷
            川 和 徐 宝 谦 二人 , 一 同 走 过 了 那 种 模 糊 无 形 的 “ 意 识 ” , 却 各 自 到 达了 不 同 的 彼
            岸 : 吴 雷 川 于 1936 年 得 出 了 暴 力 革 命 的 结 论 , 而 徐 宝 谦 在 1935 年 持 和 平 主 义
            观 点 , 并 以 实际 行 动 参 与 乡 村 建 设 。 南 京 十 年 的 末 期 , 生 命 社 成 员 各 持 不 同 观
            点 , 这 表 明 基督 教 自 由 派 在 中 国 的 失 败 : 他 们 无 法 为 中 国 提 供 一 个 统 一 的 有 生
            命 力 的 选 择 。 1937 年 << 真 理 与 生 命 >> 停 刊 , 基 督 教 新 文 化 运 动 从 此 泥 牛 入 海
            , 不 复 存 在 了。 本 章 将 着 重 探 讨 吴 雷 川 在 生 命 社 后 十 年 的 思 想 发 展 与 转 变 。

             (一) 从 清 末 翰 林 到 基 督 门 徒

            纵 观 中 国 基督 教历 史 , 人 们 会 发 现 , 吴 雷 川 这 个 人 物 及 其 生 平 既 引 人 注 意 , 且 富
            有 意 义 。 首 先, 吴 雷 川 出 身 于 儒 家 书 香 门 第 , 经 科 举 考 试 获 翰 林 。 一 般 人 的 观
            念 是 当 时 的 中国 士 大 夫 阶 层 ( 常 常 是 反 基 督 教 的 带 头 人 ) 对 基 督 教 毫 不 感 兴 趣
            , 而 吴 雷 川 的皈 依 基 督 教 的 经 历 虽 不 足 以 推 翻 这 个 传 统 观 念 , 却 也 能 提 供 几 个
            问 题 , 发 人 深思 。 首 先 吴 雷 川 的 生 活 本 身 象 是 一 个 连 结 儒 家 思 想 和 基 督 教 信 仰
            的 纽 带 。 那 幺他 是 如 何 处 理 这 二 者 之 间 的 关 系 呢 ? 这 是 一 个 极 有 现 实 意 义 的 问
            题 。 其 次 , 因为 吴 雷 川 在 五 四 期 间 及 五 四 后 的 数 年 中 , 在 中 国 教 会 占 有 重 要 位
            置 。 他 曾 在 北京 教 育 部 任 检 事 和 参 事 多 年 , 1922 年 他 开 始 在 燕 大 ( 当 时 中 国 最
            负 盛 名 的 大 学) 任 教 , 后 任 副 校 长 , 和 名 誉 校 长 。 因 此 吴 雷 川 又 是 联 系 当 时 五
            四 知 识 分 子 和中 国 基 督 教 的 纽 带 。 第 三 , 吴 毕 生 执 着 于 为 中 国 寻 找 一 条 生 路 ,
            这 种 追 求 导 致他 最 终 倡 导 社 会 主 义 和 暴 力 革 命 思 想 。 这 一 点 特 别 引 人 注 意 , 因
            此 吴 雷 川 在 1935 年 完 成 他 思 想 比 较 成 熟 的 作 品 << 基 督 教 与 中 国 文 化 >> 时 , 已
            届 65 高 龄 , 是一 位 退 休 的 学 者 , 而 不 是 “ 初 生 牛 犊 ” 。 他 所 提 倡 的 社 会 主 义 主
            张 , 为 后 来 的吴 耀 宗 ( 1893 — 1979 ) 和 1949 年 后 的 赵 紫 宸 创 建 的 “ 基 督 教 马
            克 思 主 义 ” 铺平 了 道 路 。 吴 雷 川 的 生 涯 , 始 于 清 末 科 举 制 度 的 废 除 , 中 经 轰 轰
            烈 烈 的 五 四 运动 , 终 于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结 束 之 时 。 他 的 主 要 着 作 << 基 督 教 与 中 国
            文 化 >> 于 1936 年 出 版 , 后 多 次 再 版 , 备 受 青 年 基 督 教 徒 读 者 称 颂 。 此 外 , 他
            也 为 中 国 基 督教 青 年 会 写 了 不 少 的 小 册 子 。 最 近 研 究 基 督 教 与 民 族 主 义 关 系 和
            中 国 教 会 本 色化 运 动 的 学 者 , 都 开 始 认 识 到 吴 雷 川 在 历 史 上 的 重 要 影 响 。 1

            吴 雷 川 对 基督 教 的 兴 趣 始 于 1914 年 。 那 时 他 发 现 他 的 两 位 朋 友 常 去 教 会 。 出 于
            好 奇 他 便 买 了一 本 新 约 圣 经 , 三 日 内 从 头 至 尾 读 毕 。 他 最 初 的 反 映 是 : ‘ 我 不
            能 相 信 其 中 的奇 迹 和 异 事 , 但 敬 慕 里 面 很 多 的 教 训 ” , 2 于 是 他 又 重 读 一 遍 新
            约 , 并 开 始 去北 京 圣 公 会 教 堂 参 加 崇 拜 。 1914 年 夏 , 被 该 教 会 接 纳 为 候 补 会 员
            。 1915 年 冬 ,圣 诞 节 前 夕 , 他 受 洗 归 入 基 督 教 。 吴 雷 川 的 皈 依 似 乎 有 两 个 因 素
            : 一 是 他 越 来越 不 满 意 自 己 的 儒 家 官 宦 生 活 ( 以 及 民 国 后 的 政 府 官 员 生 活 ) ,
            他 觉 得 自 己 应该 修 养 其 身 , 致 力 善 行 , 而 儒 家 和 佛 家 都 不 能 在 这 些 方 面 帮 助 他
            。 3 其 次 , 他当 时 正 为 中 国 寻 找 救 国 方 案 , 而 基 督 教 似 乎 可 以 改 造 中 国 社 会 。
            4

            吴 雷 川 皈 依基 督 教 后 , 便 参 与 各 种 教 会 服 事 。 他 为 教 会 刊 物 撰 文 , 解 答 政 府 官
            员 及 学 生 们 的信 仰 问 题 , 主 日 讲 道 , 组 织 祷 告 会 , 查 经 班 , 发 起 基 督 教 青 年 会
            的 信 仰 讨 论 ,并 参 与 当 地 各 种 慈 善 活 动 。 这 期 间 他 的 妻 儿 相 继 过 世 , 但 他 的 信
            仰 并 未 因 此 动摇 。 他 最 早 的 宗 教 作 品 写 成 于 1918 年 , 其 中 论 述 的 是 一 套 简 明 扼
            要 的 主 流 基 督教 神 学 思 想 。 5

            吴 雷 川 认 识到 上 帝 真 正 存 在 , 并 与 人 有 密 切 关 系 。 上 帝 的 存 在 是 外 在 的 , 也 是
            无 所 不 在 的 ,他 注 视 着 我 们 , 他 爱 我 们 , 他 的 爱 是 无 限 的 。 人 靠 上 帝 的 爱 而 活
            着 , 人 的 生 命也 象 上 帝 的 爱 一 样 是 无 止 境 的 。 因 此 灵 魂 是 不 朽 的 。 基 督 道 成 肉
            身 来 到 世 上 ,显 出 了 上 帝 的 爱 。 道 是 上 帝 的 旨 意 , 上 帝 创 造 的 万 物 因 道 而 得 着
            生 命 。 但 是 人因 罪 而 失 去 生 命 。 他 违 背 上 帝 的 意 旨 。 罪 的 工 价 是 死 , 所 以 上 帝
            差 谴 道 成 肉 身的 耶 稣 基 督 在 十 字 架 上 受 死 , 把 犯 罪 的 恶 果 显 示 于 人 。 耶 稣 从 死
            里 复 活 而 登 天, 显 示 生 命 的 道 。 道 怎 样 可 以 成 为 肉 身 ? 须 知 上 帝 无 所 不 能 , 不
            受 人 的 思 想 限制 。 所 有 相 信 基 督 的 人 都 接 受 上 帝 和 基 督 的 灵 ; 圣 灵 透 过 现 代 科
            学 的 进 步 把 真理 向 不 信 的 人 传 布 。 凡 是 相 信 基 督 和 上 帝 交 通 的 人 , 可 从 加 入 教
            会 与 在 教 会 圣礼 中 接 受 圣 灵 。 人 在 苦 难 中 应 该 知 道 他 是 犯 了 罪 , 不 能 靠 自 己 的
            力 量 得 到 解 放, 他 必 须 悔 改 , 相 信 耶 稣 , 才 能 得 到 赦 免 ; 也 就 是 说 上 帝 因 基 督
            而 赦 罪 , 使 人有 内 在 的 平 安 。 这 是 赦 罪 的 保 证 , 也 是 复 活 与 永 生 的 保 证 。

            在 吴 雷 川 看来 , 中 国 的 儒 、 释 、 道 三 种 教 义 都 有 一 相 同 点 , 就 是 强 调 人 应 靠 自
            己 的 力 量 修 练其 身 。 而 克 服 自 己 的 私 欲 又 是 极 其 困 难 的 。 故 人 需 要 上 帝 的 伟 大
            的 爱 。 悲 观 的人 只 要 看 到 耶 稣 的 无 私 精 神 , 就 可 受 到 圣 灵 指 引 , 归 入 正 途 。 6

            虽 然 吴 雷 川能 把 基 督 教 的 传 统 教 义 背 得 烂 熟 , 但 他 皈 依 不 久 便 开 始 重 新 思 考 他
            的 基 督 教 信 仰。 一 个 使 他 梦 寐 难 忘 、 百 思 不 得 其 解 的 问 题 是 : 为 什 幺 耶 稣 要 为
            我 们 受 死 , 要把 我 们 从 罪 中 救 出 来 , 要 我 们 因 信 得 救 ? 7 他 最 后 是 这 样 解 答 这
            个 问 题 的 :
            人 类 因 自 私 而犯 罪 。 自 我 牺 牲 的 模 范 是 教 导 人 无 私 , 无 私 才 能 斩 断 恶 根 。 如 此
            人 才 能 得 救 。 8 吴 雷 川 就 这 样 用 “ 自 私 ” 和 “ 无 私 ” 来 解 释 罪 和 救 恩 。 后 来 他
            还 重 新 解 释 了许 多 别 的 教 义 。

             (二) 非 基 督 教 运 动 的 影 响

            令 人 遗 憾 的是 非 基 运 动 引 起 了 吴 雷 川 的 悲 愤 , 动 摇 了 他 的 信 仰 。 他 不 得 不 重 新
            组 织 他 的 基 督教 思 想 。 虽 然 他 开 始 摒 弃 许 多 基 督 教 教 义 , 不 过 他 还 是 决 心 把 基
            督 教 信 仰 传 播给 中 国 知 识 分 子 。 并 且 也 参 与 基 督 教 本 色 化 运 动 。 为 了 完 成 这 两
            项 任 务 , 他 潜心 研 究 , 竭 力 调 和 儒 学 与 基 督 教 之 间 的 关 系 , 并 根 据 时 代 需 要 重
            新 解 释 基 督 教教 义 , 最 后 一 点 是 , 他 主 张 社 会 改 革 。

            吴 雷 川 坚 信基 督 教 的 精 神 能 发 展 中 国 文 化 , 9 因 为 基 督 教 与 儒 家 学 说 具 有 不 少
            的 共 同 点 。 譬如 << 圣 经 >> 上 记 载 (创 二 7) 上 帝 造 人 。 吴 引 用 << 中 庸 >> 开 头
            第 一 句 “ 天 命之 谓 性 ”以 资 对 照 。 10 吴 以 为 << 圣 经 >> 用 的 是 象 征 语 言 , << 中
            庸 >> 的文 字 则 使 近 代 人 更 能 接 受 。 旧 约 << 以 赛 亚 书 >> 十 一 章 一 至 十 节 记 载 了
            弥 赛 亚 降 临 的预 言 , << 中 庸 >> 也 有 圣 者 降 临 的 描 写 :

            唯 天 下 至 圣, 如 能 聪 明 睿 知 , 足 以 有 临 也 ; 宽 裕 温 柔 , 足 以 有 容 也 ; 发 强 刚 毅
            , 足 以 有 执 也; 齐 壮 中 正 , 足 以 有 敬 也 ; 文 理 密 察 , 足 以 有 别 也 。 11

            圣 经 上 的 圣灵 等 于 儒 家 的 “ 仁 ”, 12 而 圣 经 上 的 祷 告 等 于 儒 家 的 “ 修 身 ” 。 13
            吴 雷 川 于 1924 年 把 孔 子 与 耶 稣 的 宇 宙 观 和 人 生 观 作 一 比 较 , 认 为 孔 子 的 宇 宙 观
            是 :(1) 天 有 意志 ; (2) 以 天 道 为 自 然 运 行 进 化 不 息 ; (3) 天 道 不 能 目 睹 , 但 是
            无 所 不 在 ; (4) 天 德 是 真 诚 无 妄 。 14 而 耶 稣 的 宇 宙 观 是 以 他 的 上 帝 观 为 根 据 的
            , 他 的 上 帝 观又 是 承 袭 犹 太 人 历 史 先 知 的 观 念 。 他 强 调 上 帝 为 人 类 之 父 , 人 人
            有 可 能 性 , 有真 实 的 价 值 , 应 该 为 上 帝 作 工 。 15 基 督 教 的 这 些 看 法 都 可 直 接 或
            间 接 地 证 明 与孔 子 的 学 说 相 吻 合 。

            吴 雷 川 足 迹未 出 国 门 , 未 受 过 神 学 院 的 教 育 , 也 不 通 晓 外 国 语 文 , 但 从 自 修 所
            得 对 基 督 教 提供 了 有 系 统 的 批 评 。 他 以 为 凡 宗 教 总 有 精 神 与 形 式 两 面 。 基 督 教
            在 西 方 已 经 流行 千 余 年 , 行 之 既 久 , 来 到 中 国 的 传 教 人 习 焉 不 察 , 墨 守 旧 说 ,
            结 果 遗 弃 精 神, 只 重 形 式 , 16 以 致 变 成 浮 浅 呆 板 的 宗 教 , 为 有 识 者 所 不 屑 道 ,
            故 应 废 弃 不 用。 17 再 则 新 旧 二 约 全 书 的 道 理 , 自 然 有 大 部 份 至 今 还 不 失 效 用 ,
            但 因 种 族 、 区域 、 时 代 的 关 系 , 思 想 、 语 言 、 文 字 互 异 , 若 是 一 点 不 肯 变 通 ,
            不 免 要 以 文 害辞 , 以 辞 害 意 , 使 人 怀 疑 书 中 真 理 , 不 合 世 界 上 的 事 实 , 与 行 道
            上 大 有 阻 碍 。 18 其 实 基 督 教 本 质 与 科 学 并 无 矛 盾 , 与 世 上 其 它 宗 教 也 不 冲 突 。
            基 督 教 一 但 挣脱 了 它 外 在 的 羁 绊 , 即 它 的 神 学 教 义 , 组 织 形 式 以 及 “ 资 本 主 义
            、 帝 国 主 义 的剥 削 ”, 19 它 便 可 重 生 。 正 如 墨 子 学 说 经 过 两 千 年 的 排 斥 后 复 兴
            于 清 代 一 样 。 20 照 吴 雷 川 看 来 , 人 们 应 该 走 到 教 条 和 教 会 仪 式 的 后 面 , 甚 至 走
            到 新 约 及 使 徒书 信 的 后 面 , 直 接 走 向 耶 稣 。 21

            吴 雷 川 声 称, 当 我 们 走 向 “ 真 正 的 耶 稣 ” 后 会 发 现 他 在 本 质 上 是 一 个 社 会 改 革
            家 。 为 此 他 称耶 稣 为 “ 历 史 上 第 一 个 社 会 改 革 家 ”。 22 社 会 改 革 就 是 基 督 教 的
            本 质 。 二 十 年代 初 期 , 吴 雷 川 笔 下 的 “ 社 会 改 革 ” 的 意 义 极 其 模 糊 , 他 象 陈 独
            秀 一 样 , 希 望改 革 社 会 , 但 没 有 提 供 任 何 一 个 具 体 的 行 动 方 案 , 无 论 是 渐 进 式
            的 还 是 革 命 化的 。 他 的 改 革 动 机 是 受 一 种 模 糊 的 唯 意 志 论 的 影 响 。 他 也 并 没 有
            完 全 弄 清 达 尔文 主 义 的 意 义 , 以 及 他 和 唯 意 志 论 之 间 的 不 同 , 所 以 常 常 把 这 两
            个 概 念 随 意 混用 , 比 如 :

            人 类 进 化 和遗 传 与 环 境 的 二 重 关 系 不 能 分 开 。 耶 稣 基 督 被 称 作 人 类 救 主 , 完 全
            是 因 为 他 的 目的 是 改 造 人 类 , 使 人 类 能 有 进 化 .... 遗 传 与 环 境 的 自 然 律 显 示 ,
            我 们 的 个 人 行动 很 能 影 响 后 代 与 人 类 ; 这 是 无 法 隐 藏 和 逃 避 的 事 。 23

            基 督 教 可 以是 超 民 族 的 , 也 可 以 是 民 族 主 义 的 。 24 耶 稣 虽 然 不 提 政 治 , 但 他 提
            倡 爱 国 主 义 。 25 ( 三 十 年 代 后 期 吴 雷 川 曾 两 次 改 变 过 这 个 观 点 ) 。 吴 雷 川 在 二
            十 年 代 后 期 并没 有 为 基 督 教 提 出 具 体 的 政 治 思 想 或 行 动 计 划 , 26 只 是 希 望 人 们
            可 以 从 社 会 改革 家 耶 稣 身 上 学 到 好 好 计 划 自 己 的 生 活 , 依 靠 自 己 , 好 好 把 握 一
            切 机 会 , 凡 事服 从 真 理 , 始 终 如 一 , 坚 持 到 底 。 27 这 便 是 吴 雷 川 在 探 索 基 督 教
            如 何 适 应 中 国需 要 时 , 在 耶 稣 身 上 发 现 的 所 谓 社 会 改 革 方 案 。


             (三) 断肠 人 在 天 涯

            吴 雷 川 意 图通 过 本 色 化 形 式 把 基 督 教 信 仰 介 绍 给 中 国 知 识 分 子 , 并 使 他 们 皈 依
            基 督 教 。 这 个理 想 在 二 十 年 代 后 期 曾 遭 极 大 挑 战 。 1926 年 , 吴 雷 川 认 为 中 国 青
            年 已 经 丧 失 了五 四 时 期 的 理 想 , 28 为 此 感 到 十 分 痛 心 , 并 且 认 为 这 些 青 年 人 应
            该 停 下 来 反 省自 己 , 29 应 该 在 自 己 的 反 思 中 , 以 耶 稣 作 为 革 命 的 楷 模 , 然 后 以
            重 新 鼓 起 的 决心 继 续 奋 斗 。 到 了 1931 年 , 他 又 经 历 了 另 一 令 自 己 痛 心 疾 首 的 事
            , 即 对 国 民 党也 开 始 失 望 。 在 他 心 目 中 , 国 民 党 和 国 民 政 府 已 经 完 全 丧 失 了 中
            国 人 民 的 信 任。 30 第 三 件 令 他 苦 恼 的 事 则 是 , 他 一 直 致 力 把 儒 家 思 想 与 基 督 教
            熔 合 起 来 ,但 此时 传 统 儒 家 正 倍 受 攻 击 , 因 而 到 了 三 十 年 代 , 他 不 得 不 用 另 一 种
            方 法 来 协 调 二者 之 间 的 关 系 。 除 了 上 述 这 三 方 面 苦 闷 之 外 , 还 有 一 件 个 人 的 事
            特 别 使 他 失 意。

            1924 年 的收 回 教 育 权 运 动 要 求 所 有 的 私 立 学 校 必 须 向 政 府 注 册 , 必 须 遵 守 政 府
            的 规 程 。 政 府在 1925 年 至 1926 年 间 所 订 的 规 程 中 有 一 条 就 是 , 私 立 学 校 的 校
            长 必 须 是 中 国人 。 这 个 规 定 成 了 燕 大 院 部 长 期 的 争 论 不 休 的 问 题 。

            1927 年 2 月 15 日 , << 真 理 与 生 命 >> 发 表 吴 雷 川 的 文 章 : << 教 会 学 校 当 如 何
            应 付 时 局 >> 。 吴 雷 川 认 为 :
            教 会 学 校 校 长应 由 中 国 人 充 任 的 一 项 规 定 是 政 府 颁 布 的 法 令 , 不 能 折 衷 处 理 。
            有 人 说 , 教 会学 校 是 外 资 创 立 , 不 应 阻 止 出 资 人 参 与 学 校 行 政 。 但 是 教 会 学 校
            如 要 取 得 政 府承 认 , 并 与 其 它 私 立 学 校 享 受 同 等 待 遇 , 则 学 校 正 式 代 表 应 由 中
            国 人 充 任 的 规定 , 必 须 遵 照 办 理 。 而 且 中 国 人 做 校 长 , 可 使 用 中 国 语 文 向 政 府
            当 局 接 洽 , 遇有 政 府 当 局 指 摘 , 外 国 人 无 须 因 此 受 窘 。 教 会 理 应 宽 大 为 怀 , 选
            择 适 当 人 材 充当 校 长 ; 如 一 时 缺 乏 适 当 人 选 , 不 妨 暂 行 组 织 委 员 会 主 持 校 务 ,
            以 中 国 人 任 委员 会 主 席 , 外 国 人 当 然 可 任 委 员 , 参 与 讨 论 及 决 定 。 31

            在 同 一 期 << 真 理 与 生 命 >> 中 , 吴 文 之 后 便 是 燕 大 校 长 司 徒 雷 登 的 文 章 , 题 目
            是 << 教会 教 育 在 中 国 的 将 来 >> 。 司 徒 雷 登 是 美 南 长 老 会 的 宣 教 士 , 他 代 表 着
            美 方 出 资 创 办燕 大 的 各 个 机 构 , 也 代 表 着 设 在 纽 约 的 燕 大 董 事 会 。 然 而 作 为 生
            命 社 的 一 个 成员 , 司 徒 雷 登 对 中 国 的 民 族 情 绪 深 表 同 情 , 极 渴 望 本 色 化 运 动 的
            目 标 能 够 实 现。

            首 先 , 司 徒雷 登 指 出 , 所 有 现 行 教 会 学 校 的 负 责 人 都 希 望 中 国 人 尽 早 收 回 、 管
            理 学 校 , 包 括行 政 , 教 职 员 工 , 经 济 , 课 程 设 计 , 校 规 等 诸 方 面 。 问 题 是 何 时
            实 现 。 他 承 认现 在 还 无 具 体 的 计 划 , 因 为 学 校 忙 于 应 付 “ 眼 下 的 困 难 ” 。 ( 此
            处 他 是 指 当 时的 学 潮 , 还 是 指 政 府 的 规 定 , 尚 不 清 楚 ) 。 而 目 前 时 局 的 发 展 可
            促 进 本 色 化 运动 。 也 就 是 说 , 当 外 国 因 素 减 少 , 学 校 完 全 中 国 化 时 , 这 些 学 校
            的 功 能 和 未 来就 会 “ 面 目 一 新 ” 了 。 到 那 时 , 这 些 学 校 再 不 会 被 认 为 是 外 国 机
            构 , 按 照 政 府规 定 和 人 民 公 意 立 案 , 成 为 私 立 教 会 学 校 。 因 而 , 教 合 学 校 的 “
            国 际 关 系 ” 问题 只 是 暂 时 的 , 不 久 即 成 往 事 。

            然 而 , 司 徒雷 登 又 指 出 当 前 的 现 实 。 这 些 学 校 的 管 理 人 员 和 教 师 多 为 外 国 人 ,
            学 校 经 费 也 是由 外 国 人 赞 助 。 自 1925 年 五 卅 惨 案 发 生 后 , 中 国 人 民 的 民 族 意 识
            觉 醒 , 因 此 而造 成 的 “ 严 重 影 响 ” 绝 非 外 国 人 所 能 预 料 。 同 时 , 这 种 “ 严 重 形
            势 ” 的 历 史 根源 又 远 非 宣 教 士 或 中 国 人 民 所 能 企 及 。 中 国 人 要 挽 回 这 种 局 势 ,
            补 救 的 方 法 是提 议 修 改 中 国 与 各 国 列 强 之 间 的 不 平 等 条 约 , 取 缔 外 国 人 在 中 国
            的 特 权 。 对 司徒 雷 登 来 说 , 这 些 要 求 不 成 问 题 。 他 认 为 这 些 特 权 是 应 该 彻 底 废
            除 的 。 将 来 的中 国 教 会 学 校 必 须 按 政 府 规 定 和 民 意 来 办 理 。

            司 徒 雷 登 提出 了 两 个 解 决 问 题 的 方 法 。 一 是 取 缔 中 国 的 教 会 学 校 , 中 国 尽 可 不
            顾 国 际 条 约 的束 缚 , 擅 自 行 动 , 和 外 国 断 绝 一 切 外 交 关 系 , 关 闭 所 有 的 教 会 学
            校 。 西 教 士 会因 此 失 望 之 极 , 迅 速 撤 离 中 国 , 所 有 外 资 也 会 立 即 中 止 。 司 徒 雷
            登 指 出 , 有 些美 国 人 早 已 预 料 了 这 种 可 能 性 。 这 样 , 所 有 的 争 议 会 就 此 结 束 ,
            中 国 青 年 从 此进 中 国 人 所 办 的 学 校 , 再 不 受 欧 美 的 影 响 。 然 而 , 司 徒 雷 登 警 告
            说 , 虽 然 中 国人 民 有 权 这 样 做 , 这 种 做 法 将 会 使 那 些 爱 中 国 人 的 外 国 人 伤 心 失
            望 , 也 会 增 加中 外 人 民 之 间 的 敌 意 。 这 种 “ 精 神 友 好 关 系 ” 一 但 毁 掉 , 实 际 财
            产 问 题 也 不 难处 理 。 所 有 的 校 舍 都 可 以 由 中 国 人 民 随 意 处 置 , 可 以 毁 掉 , 也 可
            以 保 留 起 来 ,作 “ 愚 蠢 理 想 ” 的历 史 纪 念 碑 。

            司 徒 雷 登 所提 出 的 第 二 个 方 法 是 中 外 人 士 合 作 , 共 同 管 理 教 会 学 校 。 这 将 为 中
            国 人 民 带 来 最大 利 益 。 他 承 认 有 些 宣 教 士 虽 然 狭 隘 、 固 执 , 但 他 们 的 用 心 都 是
            为 中 国 的 福 利着 想 。 检 验 一 个 宣 教 士 的 好 坏 的 标 准 , 是 看 他 能 否 以 基 督 精 神 服
            事 中 国 人 的 需要 。 司 徒 雷 登 进 一 步 说 , 宣 教 士 在 教 会 学 校 任 教 , 为 教 会 学 校 募
            捐 , 皆 出 于 好意 , 而 中 国 人 民 尽 可 能 为 自 身 的 利 益 利 用 他 们 的 服 事 。 所 有 的 宣
            教 士 都 希 望 尽早 把 学 校 交 给 中 国 人 管 理 ( 他 作 为 所 有 宣 教 士 的 代 表 发 表 此 言 论
            , 未 免 过 与 乐观 ) 。 一 旦 找 到 合 适 人 选 , 学 校 的 行 政 管 理 就 会 交 给 中 国 人 。 这
            样 学 校 便 可 去政 府 注 册 。 做 到 这 些 之 后 , 外 国 人 将 继 续 提 供 援 助 。 32

            吴 雷 川 和 司徒 雷 登 的 文 章 极 有 意 义 。 这 两 篇 文 章 意 味 着 燕 大 内 部 有 一 场 权 力 之
            争 ; 更 为 重 要的 是 , 文 章 透 露 出 二 十 年 代 中 国 基 督 教 机 构 本 色 化 的 难 题 所 在 。
            中 国 信 徒 为 数不 多 , 财 力 薄 弱 , 根 本 不 足 以 使 中 国 教 会 和 基 督 教 机 构 经 济 上 独
            立 , 而 独 立 又是 中 国 基 督 徒 所 竭 力 争 取 的 , 对西方教会来说, 中国是最大的 福 音 禾 场 , 所 以
            宣 教 士 们 愿 意继 续 支 持 中 国 的 各 种 福 音 事 业 。 但 对 大 多 数 西 方 人 来 说 , 经 济 支
            持 就 意 味 着 行政 上 的 控 制 。 因 此 , 在 中 国 人 的 民 族 意 识 和 西 教 士 对 中 国 教 会 的
            控 制 二 者 之 间便 发 生 了 冲 突 。

            吴 雷 川 认 为教 会 学 校 要 重 视 和 服 从 政 府 的 规 定 是 理 所 当 然 的 , 教 会 学 校 和 中 国
            政 府 之 间 的 关系 是 中 国 人 民 内 部 的 事 。 而 司 徒 雷 登 则 强 调 宣 教 运 动 中 的 国 际 关
            系 。 他 极 希 望将 来 教 会 学 校 由 中 国 人 领 导 , 但 现 在 则 不 能 不 正 视 现 实 , 因 为 现
            在 的 教 学 经 费是 由 外 国 人 赞 助 。 由 此 可 见 , 司 徒 雷 登 尽 管 是 宣 教 士 中 最 富 有 自
            由 思 想 和 最 同情 中 国 人 民 民 族 意 识 的 一 位 , 也 仍 然 不 能 反 抗 美 国 差 会 给 他 的 压
            力 。 至 于 别 的微 妙 问 题 , 如 谁 来 决 定 中 国 校 长 的 候 选 人 , 还 有 多 长 时 间 才 有 可
            能 出 现 合 格 的领 袖 人 员 , 司 徒 雷 登 都 没 有 回 答 。 不 过 明 显 的 问 题 是 , 象 留 学 归
            来 的 教 育 学 博士 刘 延 芳 、 和 翰 林 出 身 的 前 教 育 部 官 员 吴 雷 川 这 样 的 人 是 否 可 考
            虑 出 任 燕 大 校长 ?历 史 事 实 证 明 这 是 不 可 能 的 , 因 为 司 图 雷 登 从 1916 年 燕 大 成
            立 起 任 校 长 ,直 到 1946 年 他 出 任 美 国 驻 中 国 大 使 才 告 终 。 这 个 记 录 从 一 个 重 要
            方 面 表 明 中 国本 色 化 教 会 运 动 委 实 举 步 艰 难 。 中 国 基 督 徒 批 评 他 们 的 宣 教 士 同
            工 缺 乏 理 解 与支 持 , 并 非 毫 无 道 理 。 至 少 在 教 会 内 , 中 国 的 民 族 主 义 和 美 国 的
            民 族 主 义 曾 经双 方 对 峙 。

            吴 雷 川 个 人卷 入 了 燕 大 校 长 问 题 的 漩 涡 。 作 为 燕 大 副 校 长 , 他 的 责 任 是 解 决 燕
            大 与 政 府 法 令之 间 的 问 题 。 1928 年 当 司 徒 雷 登 与 纽 约 董 事 会 谈 判 , 商 议 如 何 把
            权 力 移 交 给 北京 的 校 务 管 理 委 员 会 时 , 吴 雷 川 和 一 位 同 事 ( 可 能 是 高 尔 特
            Haward S. Galt ) 草 拟 了 一 份 中 文 燕 大 宪 章 。 从 此 , 燕 大 便 有 中 英 两 个 宪 章 。
            英 文 宪 章 说 学校 设 President 一 名 , 另 设 一 名 基 本 上 有 名 无 实 的 Chancellor 。
            而 中 文 的 宪 章则 把 Chancellor 译 为 “ 校 长 ” , 而 “ 校 长 ” President 一 词 却 译
            为 “ 校 务 长 ” 1931 年 燕 大 的 学 校 手 册 中 有 一 行 政 架 构 表 , 清 晰 地 把 “ 校 长 ” (
            Chancellor )放 在 行 政 管 理 系 统 的 最 高 位 置 , 而 “ 校 务 长 ” 根 本 没 有 在 图 表 中
            出 现 。 但 从 办公 地 点 和 职 员 来 看 , 司 徒 雷 登 无 疑 是 燕 大 校 园 中 的 实 权 人 物 。 二
            十 年 代 后 期 ,校 务 委 员 会 开 会 时 用 吴 雷 川 所 不 通 晓 的 英 语 , 开 会 地 点 是 在 司 徒
            雷 登 家 。 吴 雷川 旋 即 停 止 出 席 会 议 。 他 于 1929 年 被 任 命 为 燕 大 校 长 , 1931 年
            便 提 请 辞 职 。校 务 委 员 会 极 力 挽 留 , 至 1934 年 才 准 其 辞 职 。

            吴 雷 川 按 政府 法 令 指 导 燕 大 行 政 管 理 失 败 , 当 燕 大 校 长 后 又 不 顺 心 , 而 基 督 教
            自 由 主 义 对 中国 青 年 的 教 育 又 使 他 失 望 。 凡 此 种 种 , 都 使 吴 雷 川 感 到 失 意 。 他
            在 1926 年 发 表了 救 国 的 四 个 观 点 : 一 是 读 书 救 国 , 二 是 人 格 救 国 , 三 是 人 才 救
            国 , 这 三 个 观点 都 在 强 调 为 国 服 务 的 重 要 性 。 他 的 第 四 个 观 点 是 奋 斗 牺 牲 救 国
            。 33 虽 然 他 在提 出 此 观 点 的 文 章 中 , 并 没 有 提 出 任 何 清 晰 、 具 体 的 社 会 政 治 改
            革 的 行 动 计 划, 但 他 已 经 到 了 一 去 不 回 头 的 地 步 , 从 此 以 后 , 他 变 得 日 益 激 进
            。

             (四) 革 命 之 路 的 尽 头

            虽 然 吴 雷 川的 << 基 督 教 与 中 国 文 化 >> 直 到 1936 年 才 出 版 , 他 的 革 命 理 想 早 在
            二 十 年 代 后 期业 已 形 成 。 1927 年 他写 道 , “ 悔 改 ” 不 仅 要 从 个 人 意 义 上 、 也 应
            该 从 社 会 和 民族 的 意 义 上 去 理 解 。 悔 改 是 一 个 “ 绩 极 奋 斗 ” 的 过 程 。 34 奋 斗 的
            目 的 是 改 革 社会 , 具 体 一 点 就 是 改 革 中 国 社 会 。 35 这 便 是 基 督 徒 生 活 的 目 的 。
            36 吴 雷 川 认 为基 督 教 的 本 质 是 社 会 改 革 。 他 说 , 社 会 改 革 不 只 是 一 个 基 督 徒 应
            作 的 事 , 而 是他 们 唯 一 应 作 的 事 。 教 会 应 该 注 意 的 不 是 教 会 本 身 , 而 是 社 会 ,
            社 会 是 基 督 徒行 动 的 对 象 。

            二 十 年 代 初期 , 吴 雷 川 的 上 帝 观 是 强 调 神 圣 的 爱 和 父 的 位 格 ; 到 二 十 年 代 后 期
            , 则 已 经 成 了公 义 之 上 帝 。 37 他 警 告 基 督 徒 只 知 有 爱 而 不 顾 公 义 的 严 重 后 果 。
            38 虽 然 爱 国 是以 “ 爱 ” 为 目 的 , 但 并 不 意 味 着 要 用 爱 作 为 达 到 目 的 的 手 段 。 他
            越 发 被 耶 酥 生平 所 显 示 出 的 公 义 、 勇 敢 、甚 至 愤 怒 所 吸 引 。 39 吴 雷 川 在 1927 年
            公 开 反 对 和 平主 义 立 场 , 主 张 为 了 国 家 民 族 的 利 益 , 暴 力 也 是 必 要 的 。 耶 稣 降
            世 不 只 是 安 慰人 心 , 也 是 来 “ 震 憾 ” 人 心 的 。 所 以 与 当 政 发 生 冲 突 也 是 必 然 的
            。 40

            三 十 年 代 初, 吴 雷 川 已 经 以 基 督 教 的 名 义 提 倡 一 具 体 的 社 会 方 案 : 天 国 是 一 个
            理 想 社 会 , 在那 里 没 有 私 有 财 产 。 41 他 还 企 图 解 决 唯 心 主 义 和 唯 物 主 义 二 者 之
            间 的 矛 盾 , 声称 基 督 教 既 是 唯 心 的 又 是 唯 物 的 。 42 他 已 经 放 弃 了 “ 社 会 改 革 ”
            一 词 , 取而代之 的是 “ 社 会 革 命 ” 。 他 在 << 基 督 教 与 中 国 文 化 >> 一 书 中 , 为 暴 力
            革 命 提 供 了 一个 神 学 基 础 。

            他 在 这 本 1936 年 出 版 的 书 中 声 称 , 自 己 将 不 再 从 事 基 督 教 与 儒 家 思 想 之 间 的 比
            较 研 究 , 而 是要 研 究 双 方 与 中 国 前 途 之 间 的 关 系 。 43 当 然 这 只 是 他 的 意 向 , 并
            非 最 后 的 结 果。 我 们 看 到 他 后 来 仍 然 在 “ 确 认 ” 儒 家 经 典 作 品 中 的 基 督 教 概 念
            。 44 但 同 时 我们 也 从 << 基 督 教 与 中 国 文 化 >> 一 书 中 , 看 到 他 在 努 力 寻 找 一 个
            既 是 基 督 教 的、又 合 乎 中 国 思 想 的 具 体 的 社 会 方 案 。

            1936 年 时, 吴 雷 川 仍 然 认 为 耶 稣 是 一 个 完 全 的 人 格 , 基 督 教 仍 然 是 一 个 伦 理 体
            系 ; 45 然 而 同时 耶 稣 也 是 一 个 民 族 主 义 者 和 改 革 者 。 耶 稣 的 目 的 是 要 在 地 上 做
            王 和 夺 取 政 治权 力 。 46 这 正 是 “ 基 督 ” 这 个 称 号 的 意 义 : 耶 稣 决 心 要 做 “ 成 为
            一 般 犹 人 所 向往 为 君 王 的 基 督 ” , 他 将 会 为 以 色 列 人 带 来 解 放 与 自 由 。 耶 稣 计
            划 中 的 理 想 社会 就 是 上 帝 之 国 , 在 这 个 理 想 社 会 中 , 人 人 平 等 , 没 有 私 有 财 产
            , 没 有 苛 捐 杂税 。 人 人 都 是 社 会 的 雇 员 , 而 社 会 又 是 所 有 财 产 的 拥 有 者 。 47 他
            确 信 耶 稣 想 要彻 底 改 革 社 会 , 要 改 造 社 会 中 的 经 济 组织 。 48 在 他 看 来 , 耶 稣 是
            从 三 个 方 面 考虑 这 个 目 的 的 , 也 就 是 福 音 书 中 所 记 载 的 他 在 旷 野 中 受 试 探 所 象
            征 的 三 个 路 程。 第 一 是 利 用 物 质 的 引 诱 来 博 取 民 众 的 支 持 ; 第 二 是 利 用 人 民 的
            迷 信 , 以 一 些奇 异 的 行 动 使 他 们 屈 服 ; 第 三 是 与 当 时 的 当 权 者 妥 协 。 但 耶 稣 选
            择 的 是 第 四 个途 径 : 遵 行 上 帝 的 旨 意 和 恪 守 “ 真 理 ” 。 49 这 里 意 义 虽 然 不 十 分
            明 确 , 但 还 是可 以 看 出 吴 雷 川 所 说 的 是 耶 酥 不 愿 意 妥 协 , 而 宁 可 坚 持 自 己 预 定
            的 原 则 。 他 有一 个 双 管 齐 下 的 计 划 : 一 方 面 去 说 服 社 会 领 袖 , 另 一 方 面 去 改 变
            民 众 的 意 识 。 50 而 他 后 来 又 痛 失 最 可 敬 的 同 伴 : 施 洗 约 翰 ; 他 知 道 他 的 使 命 失
            败 了 。 51 最 后唯 有 受 死 与 殉 道 一 途 。 52 所 以 他 英 勇 无 比 , 决 心 顺 命 牺 牲 。 他
            必 须 切 切 教 导他 的 门 徒 。 他 以 一 死 把 “ 真 理 ” 昭 示 世 人 , 完 成 了 他 的 人 格 。 53
            所 以 他 是 值 得我 们 效 仿 的 , 耶 稣 是 “ 主 ” 。

            问 题 是 耶 稣的 门 徒 并 没 有 完 全 理 解 他 的 教 训 。 虽 然 他 们 与 耶 稣 有 同 样 的 政 治 报
            负 , 但 却 缺 乏耶 稣 对 社 会 改 革 意 义 的 深 刻 理 解 。 54 耶 稣 死 后 , 他 的 门 徒 们 极 为
            感 动 , 便 开 始传 讲 基 督 的 信 息 。 但 在 传 讲 时 , 他 们 忽 略 了 其 中 的 社 会 方 案 , 尽
            管 他 们 在 早 期教 会 中 是 实 行 这 些 方 案 的 。 待 福 音 书 写 成 的 时 候 , 耶 稣 的 原 始 概
            念 已 经 被 误 解, 福 音 书 成 书 后 , 便 成 了 门 徒 们 的 教 导 , 口 头 流 传 的 故 事 和 作 者
            想 象 的 混 合 体。 55 而 且 公 元 七 十 年 后 , 耶 路 撒 冷 被 毁 , 民 族 主 义 和 独 立 思 想 成
            为 禁 忌 。 到 了公 元 313 年 , 基 督 教 更 成 为 官 方 宗 教 。 从 那 时 起 , 教 会 权 力 完 全
            摒 弃 了 耶 稣 的原 来 教 导 , 教 会 的 教 义 又 支 持 教 会 权 力 这 样 做 。 56 直 到 十 六 世 纪
            路 德 改 革 后 ,基 督 教 才 “ 重 见 天 日 ” ; 然 而 基 督 教 此 时 绩 重 难 返 , 无 法 补 救 。
            耶 稣 的 门 徒 误解 了 他 的 教 导 , 以 及 后 来 基 督 教 成 了 罗 马 帝 国 的 国 教 , 这 两 个 关
            键 的 因 素 阻 碍了 真 正 的 基 督 教 精 神 在 历 史 中 显 露 。

            到 了 十 九 世纪 、 二 十 世 纪 , 欧 美 基 督 徒 意 识 到 社 会 改 革 的 需 要 。 57 这 种 需 要 在
            中 国 尤 为 迫 切。 中 国 的 需 要 是 社 会 安 定 , 人 民 丰 衣 足 食 , 安 居 乐 业 。 58 而 国 民
            党 在 这 一 方 面完 全 失 败 。 因 此 中 国 的 需 要 是 建 立 社 会 主 义 的 国 家 , 而 现 实 社 会
            主 义 的 途 径 就是 革 命 , 所 以 暴 力 是 不 可 避 免 的 , 事 实 上 耶 稣 也 预 示 了 暴 力 ( 吴
            雷 川 引 用 耶 稣预 言 自 己 第 二 次 降 临 的 征 兆 ) 。 59 既 然 革 命 是 必 须 的 , 所 以 个 人
            自 由 和 和 平 主义 便 无 地 可 存 身 。 60 爱 必 须 屈 居 真 理 和 公 义 之 后 , 同 时 要 对 民 众
            必 须 进 行 “ 政治 教 育 ” 。 61 在 教 育 中 和 对 领 袖 的 培 训 中 , 基 督 教 可 为 中 国 做 出
            真 正 的 贡 献 。 62 吴 雷 川 寄 希 望 与 当 时 中 国 基 督 教 青 年 会 所 发 起 的 学 生 基 督 教 运
            动 。 63

            吴 雷 川 于 1936 年 重 返 燕 大 执 教 , 至 日 军 侵 占 燕 大 校 园 后 , 吴 迁 居 北 京 城 内 , 一
            直 住 到 1944 年逝 世 。 他 最 后 一 部 作 品 << 墨 翟 与 耶 稣 >> 于 1940 年 出 版 。 在 这
            本 书 中 , 他 修改 了 自 己 1936 年 提 出 的 社 会 改 革 方 案 。 到 了 1940 年 , 吴 雷 川 所
            理 解 的 耶 稣 计划 则 是 要 首 先 唤 醒 民 众 的 意 识 , 然 后 再 去 实 施 组 织 改 革 。 64 同 年
            又 写 了 << 耶 稣 志 在 改 革 而 不 在 创 立 宗 教 >> 一 文 , 强 调 社 会 改 革 , 而 不 是 政 治
            力 量 , 但 文 中依 然 表 达 耶 稣 是 政 治 领 袖 这 个 主 题 。

            吴 雷 川 所 以修 改 自 己 的 观 点 , 大 约 是 对 自 己 所 受 批 评 的 回 应 。 这 些 批 评 来 自 吴
            耀 宗 ( 他 为 << 基 督 教 与 中 国 文 化 >> 写 序 ) 和 赵 紫 宸 。 赵 紫 宸 批 评 吴 雷 川 把 耶
            稣写 成 一 个 政 治领 袖 , 实 在 是 在 建 造 “ 空 中 楼 阁 ” 。 65 吴 雷 川 的 观 点 显 然 违 反
            了 新 约 的 教 导, 他 的 结 论 是 把 一 个 又 一 个 的 假 设 累积 起 来 的 结 果 。 在 赵 紫 宸 看 来
            , 新 约 中 的 证据 恰 恰 给 我 们 另 一 个 结 论 : 耶 稣 理 想 中 的 天 国 是 精 神 上 的 , 而 不
            是 政 治 的 和 现实 的 。 到 了 1940 年 , 吴 雷 川 已 经 成 了 孤 家 寡 人 。 他 踽 踽 独 行 , 始
            于 儒 家 思 想 ,走 过 自 由 主 义 , 终 止 于 社 会 主 义 。 生 命 社 中 至 少 有 两 位 同 仁 批 判
            了 他 的 观 点 ,其 中 一 位 竟 在 他 的 << 基 督 教 与 中 国 文 化 >> 序 言 中 批 评 他 。 1944
            年 他 悒 郁 而 终, 至 终 是 一 个 鲜 为 他 的 同 代 人 所 理 解 的 悲 剧 式 人 物 。

             (五) 孤 独 的 悲 剧 人 物 : 吴 雷 川 思 想 浅 释

            吴 雷 川 的 思想 中 有 几 个 发 人 深 思 的 问 题 。 诚 如 一 位 学 者 指 出 , 吴 雷 川 是 在 把 社
            会 改 革 当 作 基督 教 的 本 质 , 把 本 色 化 问 题 从 对 两 种 文 化 的 比 较 研 究 中 转 移 到 具
            体 的 社 会 现 实的 研 究 中 。 66 这 是 从 一 个 本 色 化 到 社 会 重 建 的 过 程 , 也 意 味 着 基
            督 徒 对 民 族 主义 的 回 应 从 一 个 阶 段 发 展 到 了 另 一 个 阶 段 。 但 吴 雷 川 无 法 回 答 其
            中 一 些 具 体 问题 , 诸 如 “ 西 方 扩 张 主 义 和 中 国 民 族 主 义 之 间 的 冲 突 , 个 人 主 义
            与 集 体 主 义 之不 同 , 改 革 与 革 命 之 区 别 ” 67 等 。 他 留 给 后 人 的 , 是 失 败 的 教 训
            , 而 不 是 成 功的 典 范 。

            吴 雷 川 的 思想 发 展 经 过 了 几 个 阶 段 。 他 笔 下 不 同 的 “ 基 督 ” 形 象 正 好 标 志 着 他
            的 思 想 发 展 的不 同 阶 段 。 他 在 第 一 阶 段 时 , 渴 望 入 朝 作 官 来 改 革 中 国 社 会 ; 这
            个 念 头 始 于 他步 入 翰 林 院 的 1898 年 , 而 他 真 正 的 官 宦 生 涯 始 于 二 十 世 纪 的 开 端
            。 吴 雷 川 于 1936年把 耶 稣 描 写 为 政 治 领 袖 , 其 实 是 他 这 一 阶 段 思 想 的 象 征 。

            他 思 想 发 展的 第 二 阶 段 始 于 1905 年 。 是 年 科 举 考 试 制 度 废 黜 , 吴 雷 川 的 翰 林 学
            者 身 份 变 得 一文 不 名 。 在 这 人 生 失 意 、 精 神 空 虚 之 时 , 他 转 向 基 督 教 。 1915 年
            他 皈 依 基 督 教后 , 完 全 投 身 于 教 会 运 动 。 在 这 一 阶 段 , 他 试 图 运 用 新 获 得 的 信
            仰 改 革 社 会 。他 认 为 耶 稣 是 一 个 唤 起 民 众 意 识 的 社 会 改 革 家 。 这 一 观 念 可 能 是
            吴 雷 川 这 一 阶段 的 思 想 结 晶 。 吴 雷 川 努 力 把 基 督 教 介 绍 给 中 国 知 识 分 子 , 所 采
            用 的 方 法 是 使基 督 教 本 色 化 和 儒 家 思 想 基 督 化 。 他 的 这 种 行 为 可 以 与 耶 稣 用 宗
            教 术 语 向 犹 太人 传 讲 社 会 改 革 的 信 息 相 比 。 他 自 己 的 目 的 是 “ 改 革 ” 中 国 社 会
            , 而 使 用 的 工具 则 是 基 督 教 信 仰 。

            吴 雷 川 改 革燕 大 的 行 政 管 理 机 构 未 见 成 效 是 他 思 想 发 展 的 第 三 阶 段 。 在 这 一 阶
            段 , 他 认 识 到唯 一 可 作 的 事 是 教 育 中 国 青 年 。 如 他 笔 下 的 耶 稣 一 样 , 当 他 知 道
            自 己 的 使 命 失败 后 , 便 集 中 精 力 从 事 教 育 工 作 。 1936 年 << 基 督 教 与 中 国 文 化
            >> 一 书的 出 版 标 志 着 他 的 思 想历 程 的 最 后 阶 段 , 尽 管 他 在 此 书 中 论 述 的 革 命 思
            想 已 经 散 见 于三 十 年 代 初 期 的 几 篇 文 章 。 吴 雷 川 的 革 命 计 划 可 与 耶 稣 决 志 殉 道
            相 比 较 。 这 是吴 雷 川 生 前 的 最 后 立 场 。 他 一 生 孤 独 , 屡 遭 失 败 , 委 实 是 个 历 史
            悲 剧 人 物 。

            在 吴 雷 川 从儒 家 思 想 到 社 会 主 义 的 思 想 历 程 中 , 有 三 个 主 题 贯 穿 始 终 。 第 一 ,
            注 重 研 究 儒 家经 典 和 圣 经 。 他 大 量 引 用 “ 四 书 ” 和 四 福 音 书 , 并 且 试 图 走 到 新
            约 的 “ 背 后 ” , 直 接 找 到 “ 真 正 的 耶 稣 ” 。 这 种 文 本 批 判 精 神 也 是 一 种 典 型 的
            儒 家 学 者 风 格。 他 一 生 似 乎 从 未 放 弃 这 种 精 神 。 第 二 , 采 取 一 种 广 泛 的 方 法 ,
            即 典 型 的 五 四知 识 分 子 所 采 取 的 “ 借 思 想 、 文 化 以 解 决 问 题 的 方 法 ” 。 他 从 神
            学 自 由 主 义 到社 会 主 义 的 思 想历 程 中 , 是 想 用 一 种 广 泛 而 模 糊 的 理 想 来 改 造 中 国
            。 他 从 未 坐 下来 研 究 具 体 的 行 动 方 案 。 而 这 一 点 正 是 他 的 许 多 同 代 人 ( 基 督 徒
            和 非 基 督 徒 )的 通 病 。 第 三 , 教 育 在 他 思 想历 程 的 每 一 个 阶 段 , 都 占 一 特 殊 的 重
            要 位 置 。 即 使在 他 晚 期 的 社 会 主 义 思 想 中 , 他 也提 到 “ 政 治 教 育 ” 的 必 要 性 , 认
            为 基 督 教 可 以为 中 国 培 育 出 领 袖 人 物 。 他 一 生 为 人 师 表 , “ 教 育 ” 已 成 了 他 思
            想 的 一 部 分 。

            吴 雷 川 的 内心 深 处 , 一 定 曾 为 他 的 中 国 人 和 基 督 徒 的 身 份 所 困 惑 , 为 他 的 教 育
            家 的 责 任 , 和作 为 非 基 运 动 的 回 应 者 的 责 任 而 挣 扎 。 他 似 乎 与 赵 紫 宸 采 取 了 同
            样 的 解 决 途 径。 然 而 到 了 三 十 年 代 , 二 人 却 分 道 扬 镳 : 一 个 恪 守 渐 进 改 良 的 思
            想 , 另 一 个 却高 举 暴 力 革 命 大 旗 。 二 人 都 声 称 自 己 是 基 督 徒 , 都 不 忘 非 基 运 动
            时 他 们 的 挑 战, 都 苦 苦 寻 求 一 条 以 基 督 教 精 神 重 建 中 国 社 会 之 路 。

            注释:

            1. Philip West, “ Christianity and Nationalism: The Career of Wu
            Lei-ch'uan at Yenching University, ”in The Missionary Enterprise in
            China and America, ed. John K. Fairbank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4), 226-246; and Ng Lee-ming, “ Wu Lei-chuen
            (sic): From Indigenization to Revolution, ” China Feng, 20:4 (1977),
            186-219。
            2. 吴 雷 川 ,<信仰 基 督 教 二 十 年 的 经 验> ,见 徐 宝 谦 编 < 宗 教 经 验 谈 >(上 海 :青 年
            协 会 1934),页 13 — 20 。
            3. 同 上 文 , 页 16 ,< 中 华 基 督 教 年 鉴 > ,第 五 卷 (1918),页 217 。
            4. 吴 雷 川 ,< 我 个 人 的 宗 教 经 验 > ,生 命 ,3 :7 — 8 (1923 ,4),页 1 — 3。
            5. 吴 雷 川 ,< 信 仰 基 督 教 二 十 年 的 经 验 > ,页 217 — 221 。

            6. 同 上 文,页 218 — 221 。
            7. 同 上 文 , 页 16 。
            8. 同 上 文 , 页 16 — 17 。
            9. 吴 雷 川 ,< 基 督 教 在 中 国 的 新 途 径 > ,生 命 ,5 :8 (1925,5) 页 1 — 3 。
            10. 吴 震 春 ,< 基 督 教 经 与 儒 教 经 > ,生 命 ,3 :6 (1923,3)页 1 — 6 。

            11. 同 上 文。
            12. 同 上 文 。
            13. 吴 雷 川 ,< 基 督 教 祈 祷 的 意 义 与 中 国 先 哲 修 养 的 方 法 >, 真 理 与 生 命 ,2 :6
            (1927),页 145 — 150 ;< 基 督 教 之 圣 灵 与 儒 教 之 仁 > ,生 命 ,6 :5(1926,2), 页
            11 — 18。
            14. 吴 雷 川 ,< 人 格 —— 耶 稣 与 孔 子 > ,生 命 ,5 :3 (1924 12),页 5 — 11。

            15. 同 上 文 , 页 9 。
            16. 吴 雷 川 ,< 对 于 在 知 识 界 宣 传 基 督 教 的 我 见 > ,生 命 5 :1(1914 10),页 5。
            17. 吴 雷 川 ,< 我 对 于 基 督 教 的 感 想 > ,生 命 ,1 :4(1920 ,11 ,15),页 2 。
            18. 同 上 文 。
            19. 吴 雷 川 ,< 一 九 二 七 年 耶 稣 圣 诞 录 念 发 愿 文 > ,真 理 与 生 命 ,2 :17 (1927
            ,12),页 11 。
            20. 同 上 文 。
            21. 吴 ,< 对 于 在 知 识 界 宣 传 基 督 教 的 我 见 > ,页 5 。

            22. 怀 新 (吴 雷 川 ), < 礼 制 与 基 督 教 > ,生 命 1 :2 (1920 ,9 ,1),页 1 — 4 ;<
            我 对 于 基 督 教在 华 之 前 途 的 意 见 >, 真 理 与 生 命 ,1 :12(1923 ,9 ,2),页 3 — 4
            。
            23. 见 真 理 周刊 , 登 陆 (1923 ,9 ,2),页 3 — 4 。
            24. 吴 雷 川 ,< 国 家 主 义 与 基 督 教 是 否 冲 突 ? > ,生 命 ,5 :4 (1925,1),页 4 —
            5,< 再 论 基督 教 在 中 国 的 前 途 >, 生 命 ,5 :10( 1925 1),页 2 。

            25. 吴 雷 川 ,< 论 中 国 基 督 徒 对 于 国 家 应 负 的 责 任 > ,生 命 ,5 :5(1925,2),页 6

            26. 吴 雷 川 ,< 与 现 代 青 年 商 量 救 国 的 问 题 >,真 理 与 生 命 1 :11(1926,11,25)
            ,页 311 — 314 ; < 我 们 怎 样 能 尽 引 导 青 年 的 责 任 > ,”真 理 与 生 命 ,4 :1(1929
            ,3 ,15),页 4 — 7 。
            27. 吴 雷 川 ,< 中 国 青 年 不 应 当 效 法 耶 稣 吗 ?> ,真 理 与 生 命 ,1 — 8(1926 ,9
            ,30),页 221 — 115 ;参 吴 ,< 礼 制 与 基 督 教 > 。

            28. 吴 雷 川,< 政 局 与 青 年 >,真 理 与 生 命 ,1 :3(1926 ,5 ,15),页 60 — 61 。
            29. 同 上 ,吴 雷川 ,< 与 爱 国 青 年 说 耶 酥 > ,”真 理 与 生 命 ,1 1(1926 ,4 ,15) 页
            2 — 4 。
            30. 吴 雷 川 ,< 经 过 国 难 的 基 督 教 > ,真 理 与 生 命 ,6 :3 (1931 ,12 ,1),页 8 —
            11, 参 吴 < 基 督 教 应 注 意 唤 起 民 众 > ,”真 理 与 生 命 ,6 :8 (1932 ,6 ,1),页 1 —
            6 , 尤 其 是 页 2_4 。
            31. 吴 雷 川 ,< 教 会 学 校 当 如 何 应 付 时 局 > ,真 理 与 生 命 ,2 :3 (1927 ,2
            ,15),51 — 53 ; 参 < 教 会 学 校 立 案 以 后 > , ”生 命 , 6 :2 (1925 ,11),页 1 —
            3 。

            32. 司 徒 雷登 ,< 教 会 教 育 在 中 国 的 将 来 > ,真 理 与 生 命 ,2 :3 (1926 ,2 ,15),
            页 53 — 59 。

            33. 吴 雷 川 ,< 与 现 代 青 年 商 量 救 国 的 问 题 > ,真 理 与 生 命 ,1 :1(1926, 11 ,15
            ),页 311 — 314 。
            34. 吴 雷 川 ,< 论 中 国 基 督 教 会 的 难 题 > ,真 理 与 生 命 ,2 :11(1927 ,9 ,1),页
            286 — 289 。
            35. 吴 雷 川 ,< 再 论 中 国 基 督 教 会 当 注 意 预 备 农 村 服 务 人 材 >,真 理 与 生 命 ,8 :
            6 (1934 ,11),页 316 — 320 。
            36. 吴 雷 川 ,< 做 基 督 徒 的 两 个 问 题 > ,真 理 与 生 命 ,8 :4 (1934 ,6),页 160 —
            167 。

            38. 吴 雷 川 ,< 论 基 督 教 的 公 义 与 仁 爱 > ,真 理 与 生 命 ,4 :9(1929 ,12 ,15),页
            8 — 11 。
            39. 吴 雷 川 ,< 耶 稣 圣 诞 与 云 南 起 义 > ,真 理 与 生 命 ,1 :13(1926 ,12 ,15),页
            370 — 372 。
            40. 吴 雷 川 ,< 庄 子 齐 物 中 的 国 际 观 > ,真 理 与 生 命 ,察 :16(1927 ,11 ,15),页
            15 — 18 ; < 纵 火 与 导 争 > , 真 理 与 生 命 ,51 (193011 ,1), 页 4 — 8 。

            41. 吴 雷 川 ,< 耶 稣 新 社 会 的 理 想 及 其 实 现 的 问 题 > ,真 理 与 生 命 , 2 :16(1931
            ,10 ,1),页 5 — 10 。
            42. 吴 雷 川 ,< 基 督 教 与 革 命 > ,真 理 与 生 命 ,5 :4(1931 ,2 ,1),页 1 — 5 。
            43. 吴 雷 川 ,< 基 督 教 与 中 国 文 化 >(上 海 :青 年 协 会 ,1936),页 19 — 19 。
            44. 同 上 文 ,页 96 。
            45. 同 上 文 ,页 10 , 13 , 94 — 95 。

            46. 同 上 文, 页 40 , 83 — 84 。
            47. 同 上 文 ,页 71 — 72 , 75 ,95 — 96 。
            48. 同 上 文 ,页 70 , 86 。
            49. 同 上 文 ,页 41 , 91 , 06 。

            50. 同 上 文, 页 87 。
            51. 同 上 文 ,页 89 。
            52. 同 上 文 ,页 42 , 90 。
            53. 同 上 文 ,页 42 — 43 。
            54. 同 上 文 ,页 91 — 92 。
            55. 同 上 文 ,页 104 — 105 。

            56. 同 上 文, 页 106 。
            57. 同 上 文 ,页 120 。
            58. 同 上 文 ,页 255 — 266 。
            59. 同 上 文 ,页 246 , 248 , 291 — 292 。

            60. 同 上 文, 页 251 — 253 , 289 — 290 。
            61. 同 上 文 ,页 250 — 251 。
            62. 同 上 文 ,页 298 。
            63. 同 上 文 ,页 147 — 148 。
            64. 吴 雷 川 ,< 墨 霍 与 耶 稣 >(上 海 :青 年 协 会 ,1940),页 13 ,94 。 65. 吴 雷 川
            ,<耶 稣 志 在改 造 社 会 而 不 在 创 立 宗 教 > ,参 吴 耀 宗 编 <基 督 教 与 新 中 国>(上 海 :青
            年 协 会,1940), 页 154 — 155 。

            66. Ng Lee-ming,“ From Indigenization to Revolution: Wu Lei-Chuen
            (sic), ” 页 215 。
            67. Philip West,“ Christianity and Nationalism: The Career of Wu
            Lei- ch'uen at Yenching University, ”页 246 。

 

<< 缅怀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司徒雷登 / 基督教“中国化”随想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