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中外文化的第二次大交汇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中外文化的第二次大交汇(摘自全国高教自考指定教材《中国文化概论》  王宁主编  湖南师范大学山版社 2000年版第七章)
中外文化的第二次大交汇开端于16世纪末叶,随着欧洲资本主义兴起初期传教的耶酥会士的东来,也即明朝嘉靖、万历年间。梁启超指出:“中国智识线和外国智识线相接触,晋唐间的佛学为第一次,明末的历算便是第二次。”[4]第二次大交汇有以下特点:第一,交汇对象起了变化,不再是过去相对落后于中国本土文化的西域草原文化与南亚次大陆文化,而是整体水平超过中国的西方欧洲文化,后来还有美国、日本文化。第二,交汇兴趣起了变化,第二次与第一次不同,中国人对外来宗教本身表示出莫大的冷淡,而对天文、数学、舆地、水利、火器等科学知识兴味十足,致使西方不得不采取迂回策略,“传道必先获华人之尊敬,以为最善之法莫若渐以学术收揽人心。”[5]第三,交汇时间长,从16世纪末叶开始已延绵四个世纪,至今仍在继续进行之中。第四,交流反差大,西方文化对中国社会和
中国文化系统造成了强烈震撼,正如冯友兰所说:“中国民族,从出世以来轰轰烈烈,从未
遇见敌手。现在它忽逢劲敌,对于他自己的前途,很无把握,所以急于把他自己既往的成绩,及他的敌人的既往的成绩,比较一下。”[6]
欧洲耶酥会成立于16世纪40年代,而耶酥会士初到中国则在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这一年,西班牙籍的耶酥会士方济各沙勿循海路从印度抵达广东珠江口的上川岛。从那时起至18世纪末,来华耶酥会士先后有800人左右。这些肩负罗马教廷实行宗教殖民使命的教士,根据中国的实情,确立了“学术传教”的迂回策略,即通过介绍西方科学、哲学、艺术,引起“华人之尊敬”,以此扩大耶酥会的影响,从而“使中国学术界坦然接受,而认识基多(基督)圣化的价值”
[7]。为此明清之际的耶酥会士在沟通中西文化方面着重做了两方面的事情:
第一,向中国广泛传播西方科技、文化,包括西方的自然科学、古典哲学、史地、音
乐、美术等。在这些方面,以利玛窦的工作最有影响。利玛窦(1552-1610)是于1582
年来华的意大利籍耶酥会士,初在广东传教、学汉语,1601年到北京传教、讲学,结识中国学者徐光启等。他身穿儒士服,谙熟儒家礼仪道德,在传教中多行儒家宗教敬祖之礼。居中国30
年间大力介绍西方的天文、历算、地理、艺术等,除口头讲授外,还翻译和编写了《几何原本》、《天文实义》、《万国舆图》、《浑盖图说》、《勾股义》等十余种著作。在利玛窦的影响下,明清之际来华的传教士如汤若望、孟至德、庞迪我、艾儒略、南怀仁、熊三拔等也译著了不少西方科技、文化著作。
第二,向西方介绍中国文化。耶酥会士要打开传教局面,必须了解、适应中国社会,
必须首先钻研四书五经等中国经典。他们在自己学习的同时,还向西方介绍,如意大利的殷铎泽与葡萄牙的郭纳爵合译了《大学》、《中庸》、《论语》等。比利时的柏应理在巴黎刊印《中国哲学家孔子》,卫方济编译有《中国哲学》,雷思孝翻译了《易经》。此外,有关学习中文文法与文字的著书如《中文入门》、《中国文法》、《中文研究法》等也被译介到西方。耶酥会士的这些工作对西方汉学的兴起与认识中国文化,影响甚大。这与佛教东传时,印度文化对中国文化影响大而中国文化对印度影响小的情况相比,殊为不同。
明清之际中西文化的交流从总体上看处于一种互相认识、互相宽容、互相发现对方文化新奇与可取之处的相识相容阶段。西方称中国为“远东”,中国称西方为“泰西”。耶酥会士来华,本意在传教,却带来了范围远比宗教广泛的欧洲科技文化,成为当时“两大文明之间文化联系的最高范例”
[8]。中国通过西方科技文化,扩大了视野,增长了对世界文化的认识。徐光启、李之藻、方以智等明代先进人士在论著中多次谈到传教士带来的西方科技“多所未闻”、“有中国累世文明未晰者”,西方学术能“补开辟所未有”,从中获得一种“得所未有”的“心悦意满”。徐光启在驳斥保守派的诘难时明确表示,如果西方文化“苟利于中国,远近何论焉”[9]。明清之际中国政府还以“协和万邦”的心态,廷聘洋人在朝廷担任职务。如传教士在徐光启推荐下,参加朝廷的修史和造炮,其中汤若望、邓玉函、龙华民、阳玛诺、艾儒略、毕方济、罗雅各等先后供职明廷,有的还可以出入宫禁。他们的姓名完全中国化。清初进入中国的传教士更多,乾隆年间在钦天监任职的就有戴进贤、徐懋德、刘松龄、鲍友管、高慎思、索德超。郎世宁内廷绘画,林济各当钟表匠,罗怀忠任药师,安泰为御臣,这些姓名如不加说明,根本看不出是洋人。1677年,康熙帝还专命白晋为“钦差”,赴法招聘更多的科学家和携带更多的科学书籍来华。这些举措与开放胸襟大大开拓了中国人的眼界,不仅启发了中国科学文化向近代化转型,而且也促进了中国器
  
用文化的发展和物质文化的建设。从利玛窦1601年到北京开始,西方文化在中国的传播平静地延续了 一个世纪之久。
但是清初康熙、乾隆时期优容西学毕竟还是有限度的,中西科技交流也仅局限在宫廷内进行。进入18世纪以后,清朝上层集团中锐意进取、乐于吸取外来文化的精神逐渐被抱残守缺、固步自封、夜郎自大甚至闭关锁国所取代。康熙晚年已开始出现禁教现象。雍正元年,闽浙总督满宝奏请禁绝天主教。乾隆时俞正燮竟称西方科技为“鬼工”,把“翻夷书,刺夷情”说成是“坐以通番”。自雍正朝以后,禁教日严。嘉庆朝更甚,上谕要求“稽查并锁毁”西洋人私刊书籍,禁止洋人与“内地人往来交结”。“西学东渐”的文化交汇终于在雍正以后嘎然中止。中国封建社会由盛而衰,在自然经济基础上成长的维护封建社会政治秩序的传统文化终于开始走向停滞、僵化、没落,失去了往昔吞吐百家的能力。大清帝国从此在闭关锁国的状态中将自己封闭起来,自立于世界文化大潮之外。
1840年鸦片战争以降,中国遭受以鸦片、大炮开路的西方文化猛烈冲击,内忧外患,病痛百出,中华民族遭受史所未有的打劫。“救亡图存”的民族危机感唤起大批先进人物重估传统,检讨过去,并尝试从西方文化那里寻求图强制夷、救国救民之方。于是西方近代哲学、政治学、社会学、教育学诸流派学说,西方近代的数学、物理学、天文学、地学(包括生物进化论、细胞学说和能量守恒定律)及其近代实验科学的方法,都被大量引进,从而使各种错综复杂的学说与实践此起彼落,“中西古今”论争不休。并由此演成两派:顽固派“恶西学如仇”,坚持“祖宗之法不可变”、“纲常伦理不可变”、“孔孟之道不可变”;洋务派则标榜“自强”的洋务新政,并在与西方近代文化接触的过程中,逐渐分化出一批具有新观念的知识分子,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口号。至维新运动时,又演成“新学”对“旧学”、“西学”对“中学”、“学校”对“科举”的尖锐斗争。戊戌变法虽以六君子遇难而告终,但兴学堂、开书局、办报纸的维新风气却不可遏止。西方学术思想包括政治文化中的国家学说、契约论、三权分立、民主、自由、天赋人权等理念和议会、政党等国家制度开始在中国广泛传播。`西学东渐引起的中西古今之争,是两种不同的学术文化进行交流时必然发生的结果,它不仅促使国人重新反思传统,清理学术,对本土文化作出新的判断与估价,而且打破了中国文化长期以来封闭独立发展的状况,真正走向与世界文化互相对话谋求发展的道路。当然,中国文化的这种改变态势,是被西方文化的霸权性、强制性逼出来的,西方文化是主动入侵,中国文化是被动抗争。但物极必反,东方睡狮终于在西方“船坚炮利”声中猛醒了过来。
陈独秀在1916年发表的《吾人最后之觉悟》的著名论文中,曾将明清以来中外文化第二次大交汇的历程分为七个阶段,从这七期大致可以看出“西学东渐”的演变脉络,也可以看到中国传统文化走向近现代的曲折历程。这七个阶段是:
 
        第一期在有明之中叶,西教西器初入中国,知之者乃极少数之人,亦复惊为
   ‘河汉’,信之者为徐光启一人而已。
        第二期在清之初世,火器历法,见纳于清帝,朝野旧儒,群起非之,是为中
    国新旧相争之始。
        第三期是在清之中世。鸦片战争以还,西洋武力,震惊中土,情见势绌,互
市局成,曾、李当国,相继提倡西洋制械练兵之术,于是洋务、西学之名词发现
于朝野。当时所争者,在朝则为铁路非铁路问题,在野则为地圆地动、地非圆不
动问题。……
        第四期在清之末季。甲午之役,军破国削,举国上中社会,大梦初觉,稍有
知识者,多承认富强之策,虽圣人所不废。康、梁诸人,乘时进以变法之说,耸
动国人,守旧党泥之,遂有戊戌之变。沉梦复酣,暗云满布,守旧之见,趋于极
端,遂积成庚子之役。虽国几不国,而旧势力顿失凭依,新思想渐拓领土,遂由
行政制度问题一折而入政治根本问题。
    第五期在民国初元。甲午以还,新旧之所争论,康、梁之所提倡,皆不越行
政制度良否问题之范围,而于政治根本问题去之尚远。当世所说为新奇者,其实
至为肤浅;顽固党当国,并此肤浅者而亦抑之,遂激动一部分优秀国民渐生政治
根本问题之觉悟,进而为民主共和、君主立宪之讨论。辛亥之役,共和告成,昔
日仇视新政之君臣,欲求高坐庙堂从容变法而不可得矣。
    第六期则令兹之战役也。三年以来,吾人于共和国体之下,备受专制政治之
痛苦。自经此次之实验,国中贤者,宝爱共和之心,因此勃发;厌弃专制之心,
因以明确。
    ……然自今以往,共和国体果能巩固无虞乎?立宪政治能施行无阻乎?以予
观之,此等政治根本解决问题,犹待吾人最后之觉悟。此谓之第七期民国宪法实
行时代。
 
陈独秀的“七期”之说,实际上与晚清曾廉提出的“变夷之议,始于言技。继之以言政,益之以言教”暗合,也即从器物(物质)层面的文化变革,进入制度层面的文化变革,最后进入文化变革的核心——精神(价值观念)层面的文化变革。陈独秀通过清理近代中西文化交汇的脉络,明确提出了这样一个思想:中国要走出“落后挨打”的局面,走向与世界接轨的现代文化,光有“火器历法”、“声、光、化、电”之类的物质文化变革以及“行政制度是否良否问题”的制度文化变革是不够的,中国文化必须进行价值观念层面——精神文化体系的最深层次的变革,这才是中国文化的出路,“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在80年代的“文化热”中,学界曾普遍流行这一理论框架,即中国传统社会在外力冲击下向现代社会变迁,对应于文化由表及里的器物(物质)、制度、价值(精神)三层面,洋务运动、戊戌变法和五四运动构成变迁的三大阶段。金耀基、庞朴等当代学人先后在台湾、香港、大陆三地对此加以阐释,三人大致认同这一框架。90年代后期,有学者对此框架提出了质疑,认为这一框架的潜台词是:当今文化讨论的任务仍然是“打倒孔家店”,拥抱“蓝色文明”[10]。关于中国近代社会与思想文化演变的框架问题,钱穆认为这是表现了一种特殊的二律背反运动:一面是求民族自存,这是应当肯定的;一面却在文化上,作不遗余力的自我否定[11]。陈寅恪认为文化的发展须一方面接纳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民族之地位。而该文化之正体以“日新,又日新,日日新”的精神,立足现实,沉潜以对。这不仅是成功实施这一发展战略的前提,也应是陈氏所归依的张之洞、曾国藩“中体西用”的真谛[12]。对于中外文化第二次大交汇以来的诸种问题讨论,学界仍在继续进行之中。




注释:
[4] 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5] 费赖之:《入华耶酥会士列传》,转引自人大复印报刊资料《文化研究》1988年第1期第67页。
[6] 冯友兰:《三秋堂学术文集》第44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84年版。
[7] 裴化行:《利玛窦司铎与当代中国社会》第1册第249页
[8] 李约瑟:中国科技文化史第4卷第2分册第698页。
[9] 徐光启:《徐光启集.辩学章疏》。
[10] 陈明:《反思一个观念》,《中华读书报》1998年12月16日。
[11] 参见罗义俊《评新儒家》第3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12] 陈明:《反思一个观念》,《中华读书报》1998年12月16日。

<< 冯玉祥逸事:用消防水龙头为部下做... / 崇祯悲剧启示录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