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http://www.zlzx.com.cn/view_mulu.asp?id=16485

试论俄罗斯的国际定位与战略走向
王郦久
【摘要】:俄罗斯正处在社会转型和国际地位调整的关键时期,伴随这一过程的不仅有关于俄罗斯究竟是“欧洲国家”还是“欧亚国家”、“世界大国”还是“世界强国”的争论,也有关于它的政治属性和经济地位如何认定等国际定位的争论。本文通过分析认为,俄罗斯是具有“世界强国”潜力的“世界大国”;是以“欧洲国家”为主要特征,但未来逐步向“欧亚国家”过渡的国家。它崇尚欧洲政治文明又坚持自身政治传统,渴望成为经济“发达国家”却力不从心,只能进入“较发达国家”行列。这些定位特点决定它的未来战略走向将是重点加强独联体这一安全和经济“合作带”建设,以此缓和及平衡与东、西、南各方的战略关系,营造有利于己的周边和国际环境;在高举政治民主化、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旗帜的同时,努力探寻具有俄罗斯特色的发展道路。
【全文】:     

    俄罗斯作为一个地跨欧亚大陆、东西方文化交融的国家,在历史形成过程中,特别是在其社会发生巨变时,其当政者和社会精英们总喜欢提出关于自己国家定位和取向的诘问:“我是谁?”“怎么办?”及“向何处去?”当前,俄罗斯处在社会转型和国际地位调整的又一关键时期,如今的俄罗斯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它应当以什么形象立足国际舞台,其战略走向如何确定,这些基本问题深深困扰着俄罗斯,直接影响着它的发展,同时也给国际社会留下其前景难测的印象。

    如何对一国的国际地位进行定位是一个复杂问题,其中包涵大量主观判断,特别是国家主要领导人和主要政治力量的认知。目前关于俄罗斯国际定位的争议中,按对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和国际社会对其关注度排序,它们依次为:俄罗斯是“欧洲国家”还是“欧亚国家”;是“世界大国”还是“世界强国”或“地区大国”;是“民主国家”还是“非民主国家”甚至“专制或半专制国家”;是“发达国家”还是“比较发达国家”。俄官方和学者虽作过一些解答和论述,但就整体而言这些问题仍处在悬而未决或争议状态。研究俄罗斯所面临的这些重大问题,对于我们深刻理解俄罗斯社会现状和未来的发展变化有着重要意义。

 

“欧洲国家”还是“欧亚国家”

 

    “欧洲国家”还是“欧亚国家”,这对俄罗斯是一个既老又新的问题,它不仅涉及其地缘归属,更涉及其整个国家的精神追求、价值取向和发展方向。① 2000年颁布的《外交政策构想》中提到“俄罗斯是最大的欧亚大国”②。普京在一次回答记者提问时也提到,俄罗斯“既在欧洲,也在亚洲,而且在两个地方都具有非常强有力的代表性”③。

    俄罗斯属于欧洲国家一直是其社会的主流观点,这一政治和思想流派在俄罗斯的历史和现实中基本处于统治或半统治地位。伴随这一观点的是俄罗斯社会长期存在的“亲西方主义”以及后来的“自由民主派”。20世纪90年代,以总统叶利钦、代总理盖达尔和外长科济列夫为代表,上述政治思想流派占据了俄社会主流地位。普京总统作为叶利钦的继承者,在这一点上与其前任并无二致,区别仅在于他奉行更为务实和灵活的政策。

    欧洲派和亲西方派之所以强调俄罗斯的欧洲属性而回避其欧亚属性,是因为他们从内心深处认可欧洲文明是“先进的”,而亚洲文明是“落后的”。在他们看来,俄罗斯只有完全接受和归属欧洲文明,才能提升自己的国际形象和地位,才能被视为“文明社会”的一部分。亲西方派学者雷若夫明确表示:“如果我们不奉行向北约、欧盟和整个西方战略接近的政策,如果我们不以西方和欧洲大西洋的价值观为基准,俄罗斯就会面临被边缘化的威胁”。④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以欧盟和北约为代表的西方总将俄罗斯看作“另类”加以轻视和排斥。正如一位美国学者所指出,西方人“一提起俄罗斯,就像巴甫洛夫条件反射一样认为,不论在沙皇时期还是苏联时期,它都是对内‘专制主义’和‘沙文主义’,对外‘扩张主义’和‘帝国主义’”⑤。实际上俄欧关系近年来虽然也取得一些进展,特别是2004年5月俄欧(盟)莫斯科首脑会晤达成双方将建立四大“统一空间”的协议,即建立统一经济空间、内部安全空间、外部安全空间、教育及科技空间,但由于西方并未打算真正接受俄罗斯作为自己的成员或一部分,因此俄欧关系始终有明显的距离感。俄罗斯著名的亲西方自由派经济学家亚辛就此指出,“俄罗斯想奉行与西方实现一体化的政策,但……我们作为西方的敌人却不够危险,作为朋友他们却不需要,我们敲西方的门,他们却要我们走开”⑥。尽管这样,俄罗斯的亲西方派仍对欧洲、对西方情有独钟,心向往之。

    俄罗斯的欧亚主义者则坚持认为,俄兼有欧亚特性,但既不属于欧洲,也不属于亚洲,而是具有自己的独特性。在他们看来,作为欧亚文明结合地的俄罗斯,应当独立发挥东西方之间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应当以保障欧亚大陆腹地安全为己任,通过与欧洲和亚洲国家平等交往和合作,维护和谋取自身最大战略利益。欧亚主义者认为俄罗斯在东西方均须面对安全挑战,也都有合作机遇,因此不应当过分厚此薄彼,而应以建设性态度与东西方国家建立平等的合作伙伴关系,并特别率先提出要把独联体国家作为俄外交的第一重点加以经营。⑦ 持欧亚派观点的代表人物波兹德尼亚科夫称,“俄罗斯要拥有伟大的未来,必须保留自己的特性,不应把成为欧洲一员或与之合并作为目标”⑧。持这一观点的政治家在20世纪90年代的俄政坛颇为活跃,其代表人物斯坦凯维奇、特拉夫金一度担任总统顾问,普里马科夫担任外长和总理。不过,除这些代表人物短暂掌权外,该派在俄罗斯社会基本处于非主流和被冷落状态,但他们坚信自己的认知是正确的,而且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俄罗斯作为欧亚国家的属性将会更加凸显。当代俄罗斯著名新欧亚主义学派奠基人之一,“国际欧亚运动”领导人杜根不仅坚持认为俄罗斯是欧亚国家,而且坚信“欧亚主义将成为21世纪俄罗斯的国家思想”⑨。2000年杜根还起草《欧亚主义高于一切》的宣言,成立“国际欧亚运动”的政治学术组织,旗帜鲜明地与欧洲派和亲西方派相抗衡,力图在俄社会建立和推行欧亚思想和价值观,树立俄欧亚大国形象⑩。

从俄国内一些民意调查结果看,目前认可俄罗斯属于“欧洲国家”者还是多于“欧亚国家”者。2000年俄罗斯独立的社会和民族调查机构所做的民意测验结果表明,64%的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是欧洲国家,在21世纪也将与欧洲发生更紧密的联系;34.6%的人认为俄罗斯是独特的欧亚国家,并且未来俄罗斯的政治重心将会继续东移。(11) 应当看到,随着亚太地区在国际经济和政治中的作用提高,以及俄罗斯与亚太地区国家的合作加深,俄罗斯作为欧亚国家的分量会逐渐加重,俄罗斯社会的主流意识也可能会由目前的“欧洲国家”向“欧亚国家”转变,不排除未来俄罗斯成为名副其实的“欧亚国家”的可能性。

 

世界“大国”还是世界“强国”

 

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受苏联解体和20世纪90年代改革失误影响大为下降。西方战略家们一方面承认俄罗斯的世界大国(而不是强国)地位,另一方面继续采取各种措施极力削弱其国力,贬低甚至诋毁其形象,欲将俄影响力囿于一域。俄罗斯自身由于过去长期不能摆脱政治动荡和经济混乱,面对美欧的步步进逼,只能节节败退,这种趋势在普京掌权后虽有所改观,但尚未发生重大变化。当前俄罗斯总体上仍处于社会转型期,如果说叶利钦的十年属于过渡的初级阶段,那么从普京的第一个任期到2010年前后可以称作中级阶段。普京主政后,开始注意修正叶利钦时期的错误,在国家利益界定、实力评估和战略目标确定等一些涉及国家国际定位的问题上比较求真务实,逐步摈弃昔日“超级大国”的冲动,安心扮演好“世界大国”的角色,同时争取“世界强国”地位。

2000年在普京主导下提出的《对外政策构想》对1993年制定和实施的同类政策作了重大调整。该构想在涉及俄罗斯国际定位时突出强调,要保障其世界“大国”(великая держава)和“当代世界有影响的力量中心之一”的地位。(12) 普京也在多种场合重申这一定位。2002年2月他在答记者问时也指出:“即使就所处位置和面积大小来说,俄罗斯也是一个全球性大国。”(13) 当代政治学中对于“强国”和“大国”的概念并没有非常明确的界定,“强”与“大”只是相对而言。俄罗斯从其领土面积、人口数量、资源储备等方面来说无疑是“大国”,而军事实力、科技和工业基础方面也可称得上是“强国”,但从经济实力看又难以列入“强国”行列。因此,综合看俄罗斯目前所作的“世界大国”定位比较符合实际。这一定位完全放弃了对过去苏联式“超级大国”地位的奢望,但并未排除俄未来争取成为世界“强国”的目标追求。尽管如此,一些亲西方的俄罗斯自由派人士还是认为这一定位不够现实或偏高,“好像俄罗斯不是从冷战失败者的角度考虑问题,而是从二战胜利者的心态在给自己定位”(14)。

 

西式“民主”还是俄式“民主”

 

“社会民主化”一直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罗斯社会最时髦的政治词汇,从叶利钦把俄罗斯社会引向“民主轨道”,到普京“捍卫民主原则”,俄罗斯始终将社会民主化当作一面旗帜。俄罗斯从1993年宪法到主要官方文件都明确将自身界定为“民主国家”,并按宪法规定的民主方式选举总统、议会,建立政府和法院,选举地方行政长官。当然,俄罗斯的政治制度不同于西方任何国家,它的总统地位实际高于议会、政府和宪法法院之上,形成“超级总统权力”。西方对这一政治权力架构颇多微词,认为它不符合“权力平衡制约”原则。2004年,普京借“别斯兰人质事件”后的反恐形势,推出从下届选举开始,议会国家杜马代表席位全部改为按被选入政党的得票比例分配;从2005年起取消州长直接选举制,改为由总统提名候选人,由地方杜马投票通过等新措施。按照普京总统的解释,这些措施旨在加强联邦权力机构建设,提高立法和行政效率,提高全国的统一行动性。(15) 但俄国内民主派不断举行“反专制”、“反独裁”示威,要求普京“回到民主政治轨道上来”,“把州长选举权还给人民”;美国和欧洲也批评这是“俄罗斯民主进程的倒退”。美国总统布什公开表示担心普京的新措施会使“民主进程在俄罗斯被中断”(16)。美国国防信息中心俄罗斯和亚洲项目主任兹洛宾甚至认为,美国从2004年俄国内发生的政治变化中得出结论:“美国不再将俄罗斯视为民主国家,普京不再按西方标准被视为民主派人士。”(17)

普京对这类批评不以为然。按他的说法:“民主就是人民行使权力,每个国家都在寻求最有效的权力组织方式,这种有效性不是为了权力本身,而是为了解决这个国家及其公民所面临的问题。”(18) 显然,普京理解的民主与西方的民主标准既有共同之处,如让人民充分行使权力;也有明显不同,如认为究竟通过何种政治机制让人民的意志得到充分表达,利益得到增值和保护,国家整体行政效率得到提高,各国应当有权选择符合自己国情的权力组织形式和运作机制,而不可能都向美国或欧洲某国的范式看齐。

事实上,除了坚持国家权力机构由民选产生和个人权利应当得到尊重这两大重要原则外,“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方式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各国根据本国国情选择的民主制度形式可谓五花八门、不一而足。一些西方国家之所以对俄罗斯的民主政治形式说三道四,根本意图在于钳制和打压俄罗斯的国际影响力,始终将其置于被贬低、被孤立的境地。换言之,在美国和西方政治家眼里,俄罗斯始终是他们现实和潜在的战略对手(尽管有时也被称为“战略伙伴”),这一角色决定了不管俄罗斯怎么做,都会受到他们的指责,会“被选为挨打的坏孩子”(19)。俄罗斯当政者也明白,俄几乎不可能满足美国和西方的民主“达标”要求。事实上,俄是否属于“民主国家”,主要是一个自我定位、自我认可问题,它从西方可能永远得不到满意的评价,未来西方也不大可能按他们的标准将俄接纳为“自己人”。

 

“发达”国家还是“比较发达”国家

 

俄罗斯到底属于经济“发达国家”、“比较发达国家”还是“落后国家”,这对其国际地位的确定也有重要意义。从俄罗斯领导人到普通民众都存有一种强烈的心理需求,那就是认为目前俄罗斯如果不能算作“发达国家”,至少也不应当被列为“落后国家”,而且俄罗斯只有进入“发达国家”行列,才能与其往日辉煌相称,与今日期望相符。

事实上,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既继承了苏联发达的科技和强大的工业基础,同时也继承了结构畸形的经济和落后的市场环境。20世纪90年代的激进改革迅速打破了过去几十年计划经济的结构和框架,同时又使经济陷入长期混乱和下滑,直到1999年才出现恢复性增长。(20) 2004年,俄罗斯GDP总值约5800亿美元,人均约4000美元,(21) 当属中等收入或较发达国家。俄政府副总理茹科夫在2005年初的一次政府会议上说,目前“按购买力平价标准计算,俄罗斯的人均GDP值已经达到1万美元,与西班牙、韩国、希腊、捷克和匈牙利相当”。(22) 从2004年底公布的《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标》报告看,在被评价的177个国家中,俄罗斯排第57名(0.795点,低于1990年0.813点的水平),属于“发展潜力中等的国家”。(23) 根据美国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2004-2005年全球竞争力排名报告”,俄罗斯在104个国家中位列第70名(而上一年度曾排第61名),列入中等偏下水平。(24) 从传统基金会评出的2004年经济开放度看,俄罗斯排名第146名,与印度尼西亚及一些中非国家相当,属于开放度较低的国家。(25) 综合各类统计资料和分析报告,无论从经济实力、发展水平,还是国际竞争力看,俄罗斯目前都既不属于经济“发达国家”,也不能列为“落后国家”,较确切的定位应该是发展水平不太平衡的“比较发达国家”。

毫无疑问,俄罗斯有着丰富的资源及其开发能力,有良好的科技基础和创新能力,在军工、航天、重工、化工、生物等领域保持相当优势,但要将这些优势和能力转换成经济实力,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根据俄国家统计署资料,目前其经济中服务业生产占60%,商品生产占40%,具有“后工业”经济特征。但在经济结构中,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占GDP总值的9%和出口收入的20%,能源和原料占出口商品总值的80%,(26) 属于畸形经济。而且目前受国际能源价格拉动影响,俄罗斯石油等能源和原料产品生产出口持续增长,而其它许多政府希望鼓励和提升的领域增长缓慢或者不升反降。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下去,不仅会使俄罗斯经济原有结构改造进程受阻,而且可能为新的畸形结构所累,从而根本上失去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

2002年,普京总统在国情咨文中提出三大任务:经济翻番,消除贫困,实现军队现代化。如何让经济翻番和尽快战胜贫困是俄政府工作当前的中心任务之一。如果俄罗斯经济按目前年均增长7%左右计算,到2010年应当能够实现比2002年翻一番的战略目标,届时俄按美元汇率计算的国民生产总值为8000亿美元左右,人均约6000美元,仍属于中等收入或“较发达国家”行列。目前俄罗斯贫困问题依然突出。世界银行提出的一份报告引用俄罗斯国家统计署的资料证明,2004年上半年俄低于最低生活线的人口约为3070万人(占全国人口的21.5%)。(27) 根据官方统计,2004年中期10%的最高收入阶层与10%最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差距为15.2倍,而根据独立专家机构的评估这一差距为15-18倍。(28) 但俄罗斯政府对解决这一问题十分重视并且充满信心。按照俄经济与发展部长格列夫的分析和预测,以2005-2007年间经济发展速度保守估计为4-5%,乐观估计为6%以上推算,总统提出的GDP翻番和降低贫困人口任务是可以完成的。

应当指出,俄罗斯经济目前虽处于较高增长状态,但其背后的确存在明显的“脆弱性”。这是因为近年来拉动俄经济增长的因素中,卢布贬值(1999-2002年)和国际石油价格上涨是主力,这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俄罗斯经济中结构改造缓慢,资本投入不足,设备严重老化,本国商品生产能力下降,进口商品充斥市场,以及农业生产正在严重萎缩的局面。如果俄政府未来不采取强有力措施刺激能源以外其它经济领域的增长,一旦出现国际石油价格下跌(尽管近期可能性较小),俄经济将无力支撑目前的高增长,经济翻番和消除贫困的任务恐难以顺利实现,国家的经济实力也不可能得到迅速提升。能源领域高增长,其它领域逐渐萎缩的趋势本身会严重阻碍俄经济的健康发展。

 

战略调整与走向

 

综上所述,俄罗斯是地跨欧亚的“欧洲国家”,却也在朝着更加独立的“欧亚国家”缓慢过渡;是“世界大国”却孕育着对“世界强国”的追求;是高举“自由民主旗帜”的国家却又不被西方认可;想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却因种种原因只能被列入中等收入和“较发达国家”的行列。这些国际定位特点既反映了俄对自身实力和潜力的客观判断,是一种留有伸展余地的战略选择和内敛,也是俄现实条件和地位的真实写照。可以断定,俄罗斯未来不大可能收缩为一个“地区大国”,它必定要守住“世界大国”的实质地位,并朝着“世界强国”的目标迈进,要对国际事务施加影响。从上述定位特征和发展趋势看,俄罗斯在未来5-10年内的战略调整和走向将具有以下四个主要特点。

首先,突出战略重点,保持东、西、南三大方向相对平衡。作为世界大国,俄罗斯的对外战略是全方位的同时也是有重点的,这种重点既有相对稳定和长期的一面,也有随环境变化和实际需要而不断调整的一面。根据俄领导人讲话和《外交政策构想》等战略文件的精神,其相对稳定的战略重点排序是:独联体、欧洲、美国以及中国、印度和日本。在这一排序中,独联体排第一,是因为普京认可欧亚主义派的部分观点,承认独联体其它成员国都是俄的盟友或近邻,是俄传统的势力范围,是俄与西方竞争的交锋区和合作纽带区。这里居住着2500万俄罗斯公民或俄裔居民,又是俄建立周边安全空间和经济协作空间的基本区域。总之,独联体是俄国家利益密集区,也是俄最能施展影响力的区域。所以俄对该地区的稳定和发展将会不遗余力地加以维护和推进,其中包括利用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以及上海合作组织抵御北约东扩和美国的渗透,遏制伊斯兰极端势力对俄可能实施的恐怖袭击;继续促进独联体范围内的欧亚经济空间早日形成,恢复和发展与这些国家的特殊经济联系,以经济合作稳固政治和安全合作基础。欧洲是俄政治、经济和安全的最大合作伙伴之一,在一定意义上也是俄理想生活的“榜样”和精神追求的“圣地”,俄会大力促进与欧洲特别是与欧盟及其主要成员德、法、英、意的全面合作。俄与欧洲的合作潜力远大于对抗的可能,双方的各种利益具有相互“捆绑”性质,以能源供求关系为主体的经济合作更使彼此难舍难分。俄渴望融入欧洲与欧洲借此改造俄的战略需求,以及俄欧共同推动多极世界的建立,抑制美国“独揽世界事务的野心”,在客观上会促使双边关系具有稳定发展的基本趋势。美国在俄外交重点中赢得第三的排名,主要是由于它对全球事务独一无二的影响力,更因为它是俄最强有力的战略对手以及潜在的重要合作伙伴。俄美在各个领域的战略矛盾和合作机会都会层出不穷,这就要求俄不论何时何地都要认真对待这个对手和伙伴,当然应对的方式可能是正面交锋,也可能是暗中较劲。从目前的实力和地位考虑,从维护和谋取实际利益出发,俄一般会采取较为灵活的策略和措施,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直接对抗,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俄对美更多采取委曲求全政策的原因。可以肯定未来不论是在全球战略问题上,还是在解决伊拉克、伊朗、朝鲜等具体问题上,俄也会以能屈能伸而见长。中国、印度和日本在俄外交重点中的地位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不像俄与欧洲关系那样具有一种精神亲和力,而更多是战略和实际利益合作;二是俄与三国关系的重要性实际具有依次递减的性质,即俄中关系具有全方位和全天候的重要性;俄印关系虽具有战略意义,但更多体现在包括军技在内的经济合作中;俄日关系目前还不正常,因此只具潜在重要性。

为了在这些关系中谋取国家利益最大化,俄提出外交政策要突出“平衡性”,(29) 即主要在东西方之间寻求平衡与协调,同时注意对俄南部周边地区施加重要影响力,利用与独联体国家的特殊关系和合作机制优势,平衡和协调与东、西、南三方其他国家间的关系,从中取得最大利益和好处。

其次,在战略收缩与适度进攻中求发展。目前俄罗斯面临三大不利因素:一是本国的经济虽已扭转衰势,持续增长,但实力尚不能支撑其政治愿望;二是北约和欧盟东扩势头咄咄逼人,俄战略缓冲空间不断被压缩,并有进一步被渗透和压缩的趋势;三是独联体国家为谋取自身利益大多“脚踩两只船”,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伸缩进退,俄实际很难按自己的战略需要对其操控。俄身处这种不利境地又深感回天乏术,每与西方交手总是失多得少。北约和欧盟东扩虽然声称并不以威逼俄罗斯为目标,但俄深感如芒在背,难以平静视之。俄欲奋起反击,无奈政治经济能力都有限,所以只能以签订一些模棱两可的协议缓和彼此间的战略对撞,以建立必要的对话机制加强相互沟通。独联体国家强调“主权在我”、“决策独立”、“实用为先”,对俄心态复杂,在与北约、欧盟、美国等交往中都以自身利益作选择,使俄的影响力往往大打折扣。从战略安全需要出发,未来俄罗斯仍将一如继往地向独联体国家投入资源和精力,以增强其对俄“向心力”,减缓它们倒向西方的“离心力”。过去乌兹别克斯坦、格鲁吉亚、乌克兰在关键时刻、关键问题上与俄保持或拉开距离,让俄屡碰“软钉子”,俄对此只能黯然接受。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所进行的“颜色革命”以及摩尔多瓦的“自我革命”可能在独联体国家产生连锁反应,特别是中亚国家面临政权新老交替,美国和西方早已开始准备如法炮制,发动一场场色彩不同的“革命”,在俄周围筑起五颜六色的“防护栏”,以阻止和消耗俄对这些国家以及这一地区的影响力,这无疑将继续增大对俄的战略压力。

实际上,面对现实俄一直在调整战略思路和措施。譬如不再把独联体其他国家视为与西方对抗的“战略缓冲带”,而是视其为“战略合作带”,通过相互合作和磨合,寻找这些国家、西方和俄罗斯都能接受的合作模式。2001年普京提出把俄罗斯南部“恐怖高发带”变成“友好合作带”的构想,为建立这一新模式奠定了思想理论基础。但西方近来通过对独联体国家发起新一轮攻势来阻止俄影响力的行动取得明显进展,在此条件下,未来俄罗斯—独联体国家—欧洲及北约之间究竟能够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对各方都是一个战略新课题。俄罗斯根据自身的条件和利益,今后应会继续朝着把独联体国家建成俄罗斯与欧洲战略合作区的目标迈进。如果北约和欧盟继续将对俄政策向着“接近与合作”调整,双方关系有可能继续缓步改善,反之,则会矛盾丛生,冲突扩大。普京2005年1月在俄联邦安全会议上的讲话中,对俄与欧盟及北约间的合作成果表示肯定的同时,指出“俄与北约发展关系时必须考虑到北约成员国内部关于北约发展模式和前景的争论尚未结束,北约的地理性扩大也缺乏合理的依据”(30)。这表明了俄对北约的期待,也展现了准备与正在转变和转变后的北约继续对话,力争化较量为合作的意愿。

再次,举“民主自由”旗,走适合自己的路。俄罗斯已经建立以中央政权直接选举为主要特征的西方式民主制度模式,社会已逐渐适应这一模式,西方也能勉强将俄作为政治同路人。这些前提条件能初步保障俄未来会继续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不在政治制度上出现大的反复。与此同时,俄罗斯也是有深厚民族传统的国家,它在学习西方的主要民主精神和形式时,并没有忘记结合本国的实际。俄现行的“超级总统制”,国家杜马的特殊称谓,以及正在全面实施的联邦主体领导人由联邦总统推荐、地方议会投票认可的新制度,都是有别于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形式。尽管美国和欧洲对这些制度多有批评,但俄依然会我行我素,以显示自己的独特性,展现其作为世界大国的独立形象。从目前普京总统的政策方针和俄罗斯政治传统看,未来俄罗斯会继续崇尚欧洲的民主制度和价值观,并且以此来改造和完善俄罗斯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体系,但不会盲目照搬。这就预示着俄与西方的制度差异还将长期存在,同时,由于受“崇欧心理”影响,俄不会主动对欧美政治制度提出批评,对来自欧美的批评也会理性对待,不致出现过激反应。俄对东方国家的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虽然不能完全认同,但一般不会提出公开指责,这既因为它自身将长期处在制度转型中,同时也因为它能较西方国家更好地理解东方文明的特色。所以崇尚西方,尊重东方,走自己的路,将是未来俄对外政策和策略的基本趋向之一。

最后,适应经济全球化、区域化大潮,寻找立足点。俄罗斯作为一个经济实力尚不够雄厚,却拥有巨大发展潜力的世界大国,面对经济全球化和区域化浪潮的冲击曾一度陷入困惑和不安。随着经济逐渐复苏和增长,以及世界主要经济体交往的扩大和加深,俄“免疫”力和适应力都在大幅提高。目前俄对外贸易额接近3000亿美元,接受外资累积达700亿美元,并积极争取2005年底之前加入世贸组织。俄还与包括联合国所属各经济组织、欧盟、欧洲经济合作组织、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北美经济合作组织等全球性和地区性经济合作组织保持接触或参与其中,同时大力推动建立独联体范围内的欧亚经济合作空间和关税同盟等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促进上海合作组织内的经济合作,倡导与欧盟建立统一经济空间等。通过这些举措俄参与世界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能力正在提高,同时也更深刻地感受到俄经济所面临的现实困难和发展的迫切性。普京在2004年国情咨文中呼吁,为了在全球竞争条件下立足,“俄必须比别的国家发展更快,要在增长的速度、商品和服务质量,以及教育、科技和文化水平方面都要超过别人,这关系到俄经济的生死存亡,关系到在迅速变化的国际条件下俄罗斯的国际地位”(31)。目前俄罗斯政府正在为实现普京提出2010年前经济翻一番的目标制订中期发展计划,其基本思路是立足现实搞改革,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步伐,逐步改变以能源和原料为主的生产及出口模式,尽快培育具有新技术特色和世界市场竞争力的商品及服务,积极参与各类区域和全球经济合作,在合作与竞争中谋振兴,求发展。(32) 在这一战略思路指导下,俄罗斯未来会继续探讨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并且会以积极姿态加强与各国经济及其他各方面合作。

以上是对俄罗斯未来战略走向的一些总体判断,不排除会有局部的调整。如在美国和西方支持的独联体地区“颜色革命”不断取得成功的背景下,北约会否发生有利于俄的转变,以及在新条件下俄究竟如何调整与北约关系,仍有待观察。

 

 

注释:

①本人曾就此作过一些探讨,具体参见拙文:“普京的‘融入’欧洲战略及其前景评估”,《现代国际关系》,2003年第7期,第1-6页。

②КОНЦЕПЦИЯ ВНЕШНЕЙ ПОЛИТИКИ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http: //www. scrf. gov. ru/Documents/Decree/2000/24-1. html

③“答《华尔街日报》记者问”,《普京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第584页。

④Россия и Запад. Материалы дискуссии,организованной Фондом"Либеральная миссия"совместно с Московским центром Карнеги. 28. 06. 2001. http: //www. liberal. ru/sitan. asp? Num=115

⑤Малиа Мартин:Россия и Запад:прошлое и настоящее-В раздумьях о России ХIХ век. М. 1996. с. 417.

⑥Россия и Запад. Материалы дискуссии,организованной Фондом“Либеральная миссия”совместно с Московским центром Карнеги. 28. 06. 2001. http: //www. liberal. ru/sitan. asp? Num=115

Travkin N. Russia, " Ukraine and Eastern Europe" , S. Sestanovich ed. , Rethinking Russia' s National Interests, Washington, 1994, pp. 34-35.

⑧Поздняков Э. А. :Философия политики. М. 1994. т. 2.с. 102.

⑨Дугин. А. Г. :Проект" Евразия" . М. " Эксимо,Яуза" 2004. с. 458.

" Евразия превыпце всего-Манифест современногоевразийского движения" . В книгеОсновы евразийстваМ. Арктогея центр,2002. с. 5-15

(11)转引自Никонов В. А. :Российское и советское в массовом сознании. В кните“Современная росийская политика”. М. ОЛМАПРЕСС,2003,с. 158.

(12)КОНЦЕПЦИЯ ВНЕШНЕЙ ПОЛИТИКИ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http: //www. scrf. gov. ru/Documents/Decree/2000/24-1. html

(13)“答《华尔街日报》记者问”,《普京文集》,第584页。

(14)Россия и Запад. Материалы дискуссии,организованной Фондом“Либеральная миссия”совместно с Московским центром Карнеги. 28. 06. 2001. http: //www. liberal. ru/sitan. asp? Num=115

(15)Полный текст интервью Путина российским телеканалам. Текст интервью взят с сайта Президента РФ. http: //www. strana. ru/ stories/04/09/13/3548/233099. html.

(16)Калинина А. :Революцию Путина не поддержал даже Буш. 16 сентября2004http: //www. utro. ru/articles/2004/09/16/351270. shtml

(17)Злобин Н. В2004 году щтношение Америки к России стало резко негативным. Известия,27 декабря2004. с. 4

(18)Полный текст интервью Путина российским телеканалам. Текст интервью взят с сайта Президента РФ. http: //www. strana. ru/ stories/04/09/13/3548/233099. html

(19)Никонов В. ,Что ПАСЕешь,то и пожнешь. http//www. polity. ru/articles/pase. htm

(20)据财政部长库德林讲,到2003年底其经济总量仅达到1990年的79.4%,预计要到2006年才能完全恢复到1990年的水平。ВВП Россин вышел на уровень 90-х годов http: //www. newizv. ru/ news/? id-news=7058&date=2004-06-03

(21)Доклад оразвитии человека2004. http//www. akdi. ru/econom/program/tabl. pdf

(22)Дзись-войНаровский Н. Россияне станут корейцами. Министры соревнуются в планах по удвоению ВВП. http: //www. newizv. ru/news/? id-news=9373&date=2004-08-13

(23)Доклад оразвитии человека2004. http//www. akdi. ru/econom/program/tabl. pdf

(24)Российская экономика занимает 70-е место в мире по конкурентоспособности-Всемирный экономический форум. НЬЮЙОРК,13 октября. 2004/ПРАЙМ-ТАСС/. http: //www. primetass. ru/news/show. asp? id=456062&ct=news

(25)Угодников К. Россию ь наступившем году ждут не только загадки,но н достижения. 10 января 2005. http: //www. strana. ru/stories/02/02/06/2462/237377. html

(26)Уход от налогов искажает структуру ВВП. Экономика России 21 века. 16. http: //www. ruseconomy. ru/nomer16-200408/ec05. html

(27)Доклад Всемирного банка об экономике в России. 22. 11. 2004. http: //www. vremya. ru/2004/213/4/112871. htm

(28)Реальные доходы россиян вырастут на 40. http: //www. rosbalt. ru/2004/08/19/174231. html

(29)КОНЦЕПЦИЯ ВНЕШНЕЙ ПОЛИТИКИ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http: //www. scrf. gov. ru/Documents/ Decree/2000/24-1. html

(30)Путин В. В.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заседании Совета Безопасностн. 28 января 2005года. http: //www. kremlin. ru/appears/2005/01/28/2125-type63378-83182. shtml

(31)ПРЕЗИДЕНТ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ПОСЛАНИЕ. 26 мая 2004г. http: //www. akdi. ru/econom/program/poslanie04. НТМ

(32)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о и Дума займутся социально-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й программой. 14. 12. 2004. РИА“Новости”. http: //www. strana. ru/ news/235609. html

 

 

作者简介王郦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所研究员。

<< 王曾瑜:开拓宋代史料的视野与《三... / 孔寒冰:试论“三个代表”政治现象...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