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潘霍华这个人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潘霍华这个人
 ——瞧这个人,为上帝被囚--纪念神学家迪特里希•潘霍华诞辰一百年周年

作者:     曾庆豹 
   
             
                           1943年4月5日,潘霍华(Dietrich
            Bonheoffer,1906-1945)牧师被盖世太保逮捕入狱,有人问他:何以一个牧师的身份竟参与密谋杀人,潘霍华简单的回答:
               
            假如一个醉汉在热闹的街道上开着车子四处乱撞,我以牧师的身份就不能只满足于埋葬死者,替他们举行追思礼拜;我应当是奋不顾身的上前制止事情继续的发生,立即的将醉汉从驾驶座上拉下来。
            一.潘霍华于1906年2月4日,同他的双包胎妹妹诞生在德国的布雷斯劳(Breslau),1912年全家迁到首都柏林。曾就读于杜宾根大学、柏林大学,受教于当时一流的神学家A.
            Harnack和H. Delbruck等人。潘霍华以其卓越的才华和温厚的品格在神学界享有声誉。
                潘霍华于1927年完成他的博士论文:《圣徒相通—教会社会性的教义学研究》(Santorum Communio: Eine
            dogmatische Untersuchung zur Soziologie der
            Kirche),1931年再以《行动与存有—系统神学中的先验哲学和存有学》(Akt und Sein:
            Transzendentalphilosophie und Ontologie in der systematischen
            Theologie)获得大学讲师资格,曾短期在美国联合神学院访问,1932年应聘任教柏林大学系统神学讲师,当时年仅24岁。
                德国纳粹统治期间,潘霍华积极的号召教会抵制反犹运动,还加入了谋杀希特勒的秘密组织。他曾在电台上公开抨撃纳粹主义,1933年2月1
            日在现场广播时,指出德国人民所渴望的「领袖」(Fuhrer)已经变成了「诱惑者」(Verfuhrer),希特勒已成为一个诱人盲目崇拜的偶像。1936年,潘霍华被逐出柏林大学。
               
            曾经是和平主义者的潘霍华,在那个极端不平静的年代里,开始对和平主义抱持怀疑的态度,认为「和平主义已沦为一种不当的逃避」,他毅然决然的投入反纳粹的活动中,并强烈的维护犹太人的生存权。1933年4月在「教会之于犹太问题」的讲道中提到:
               
            存在着三种教会应对国家的可能手段:首先,如前所述,教会可质问国家及其行动是否合法以及合乎其作为国家之特质,意即教会可要求国家负起其自身的责任。其次,教会可帮助国家行动下的受害者。教会在任何形式的社会规范中都有援助受害者的无条件义务,即便受害者并不归属于基督信仰群体。……第三种可能性是教会不仅要医治在国家行动中的受害者,亦应阻止国家行动带来的迫害。此一阻止的行动必然是政治的行动,且仅仅在教会眼见国家已失去其自身制订法律与秩序的功能时,才是可能且值得的。
               
            暗杀希特勒的行动失败,组织也随之暴露,1943年4月潘霍华在家中被捕,最后于1945年4月9日盟军攻陷德国之前在佛罗森堡(Flossenburg)集中营被处予绞刑,死时年仅39岁。烩炙人口的《狱中书简》(原书名是《抵抗与服从》Widerstand
            und Ergebung)为他在提格(Tegel)狱中所作,然而最极具争议性的思想也表现在这些片断、不完整的书信中。
               
            正当面对纳粹各种疯狂举动之际,潘霍华坚持听从基督的召唤,只随从基督而非世界。潘霍华对上帝的信仰在反纳粹的具体行动中体现出来,反抗暴政和非正义,是基督徒追随基督赴死的决心。正是基督的赴死见证了以人的软弱而非刚强与他人同担负起因正义受创的苦难,潘霍华的反纳粹即不是在民族主义的前提下进行的,相反的,他充份的意识到民族主义或国家主义都不能成了施加于弱者身上任何暴力的借口或理由,因此,基于对上帝的正义以及苦难的非合理性,潘霍华反对民族、反对国家,并极力的论证只有这样才可能真正的维护自由。基督徒的信仰为此做见证,并可以随时为此付出代价。
            二.在《追随基督》(Nachfolge)一书中,潘霍华阐明了做基督徒意味着分担上帝的苦难、遭弃和被钉十字架。潘霍华指出,上帝借基督赐予这个世界予神圣的惠爱,并否弃这个世界的暴虐和不义,因此,这个世界正是在此与上帝的神圣之爱的对立下反唾弃基督,并将他钉死在十字架上。上帝为了爱而受苦,这样的受苦是没有荣耀的,十字架是上帝被彻底遭到蔑视和羞辱的地方,基督徒为此蒙召,蒙召成了基督于这个世界受苦的见证,因此,作为一个追随者,同时意味着将以受苦般的方式面对这个世界的暴虐和不义,甚至以「赴死」的方式参与了基督受苦的经历中,以仿效基督分担这个世界的苦难。
               
            耶稣的门徒到底是什么意思?潘霍华的答案很清楚:「并非那种敬虔的行为造就了基督徒,而是在世界的生活中参与了上帝的苦……耶稣要号召的并不是一个新的宗教,而是生命。」因此,基督徒之所以愿意讲论上帝,正是把祂当作生命的中心而不是生命的边缘,不是软弱时而是刚强时的上帝,不在人的死亡与罪疚中,而是在人的生命与善良中。
                一个分担并参与上帝苦难的人,将不再视上帝为塞孔之物或有求必应的上帝(Deus ex
            machina),上帝必须被确认为生命的中心,而非在我们穷途末路时的倚靠;祂的心意乃是要在生命中被确认,而非只是在痛苦中;在我们的工作中被确认,而非只是在罪恶中。潘霍华认为,正是建立于上帝在基督裹的启示,我们才能深切的理解到作门徒所当付出的代价。基督就是生命的中心,祂并不是来解决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因此祂本身即是向我们发出哀求的姿态,他用他的软弱而非刚强来帮助我们,并要我们做出反应,祂要看看我们在他受苦之时会如何:冷漠或是分担?
               
            潘霍华明确的指出,「基督教与其他宗教不同之处在于,人的宗教意识使人在痛苦时才去仰赖世上有力的神,以神为救星。圣经则指引人去寻找一个无能为力和为这个世界受着痛苦的上帝。唯有受苦的上帝才能帮助人。」换言之,人应在刚强而非软弱时接近上帝,真正考验着人是否在乎上帝恰好是在他最为刚强的时候,这个时候人必须对苦难做出表达,必须负责任般的方式面对世界。因此,上帝是负重的上帝,基督徒所当承担的是上帝的负重和痛苦,上帝从来就是软弱的,上帝被推上十字架,上帝被人逐出世界,人对此必须做出反应,这正是「追随」的根本意涵。
               
            潘霍华开启了二十世纪「受苦的上帝」的神学思想,这样的一位上帝再也不是高高在上或哲学思辩作「无所不能的上帝」;恰恰相反的是,圣经的上帝是弱者、受苦者、被蔑视者,祂和我们一样,在面对巨大的苦难之际无能为力。受苦的上帝在十字架的死是最为彻底的苦难的表现,祂没有神迹,也不反击,祂只是等待着人做出决断,因为人们认为祂是谁不重要。当苦难因为暴虐和不义加诸另一个人的身上是,正是考验着我们行动而非认知,只有相应的行动才可能反映出相应的价值思想。
            三.「谁逃避这个世界,所找到的不是上帝,只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平静、脱俗、自私的世界,他总找不到上帝的世界,因为上帝是降生在这个世界上…。谁逃避上帝以寻求世界,所找到的并不是上帝的世界,而是一个善与恶斗争的舞台,他也必陷入这个漩涡,而不能自拔。」潘霍华在写给他未婚妻的信中更是说到(1943年8月12日):「只有一只脚在世上的信徒,恐怕他们也只有一只脚在天上」。
               
            当基督教沦为一种「宗教」,也就意味着它变成了私人的、内心的、抽象的东西,它成了人逃避现实甚至是推脱责任的借口;「宗教徒」的上帝即是彼岸的上帝,他们把上帝吹捧得高不可攀,目的即是将祂禁锢于另外一个世界,于是天上不过是一个被人打造出来的墓地,以此作为满足人一方面自私自利的欲望,一方面又可赚取宗教徒的虔诚形象。
               
            许多人以为,由于奇迹的消失而得出不再有上帝的结论,在潘霍华看来是一种误解。因为这种情况仅仅是说明了不再需要奇迹来支持那种对上帝摇摇欲坠的信仰,相反的,他主张解除宗教的外衣,揭穿所有自以为「启蒙」或无需上帝的无神论,因为人类比过去任何的时代都更依赖于自身所打造出来的「假神」,虽然这些「假神」打着「无神论」的旗号,但是它们仍想将人类自身的主张,如民族主义、科技等,当作崇拜的对象。
               
            潘霍华要我们回到圣经中那位被人推开、遗弃的上帝,这样一位上帝正是「与人同在」并参与人的苦难的上帝。在此,这样一位受苦的上帝就不再是作为「宗教」借口或依赖的理由,相反的,祂比以前更接近我们,更是活在我们的生活之中。
               
            潘霍华认为,基督徒面对这样一个「无神」的世界,应以更为激进的「信神」的方式行动。他认为,这个「无神」的世界是一个事实,基督徒即便信神也不可能否定这个事实,但是,这个「无神」的世界显然并不因此就比「信神」的时代好,或者,问题不在于「无神」,真正的问题在于「信仰何种神」,自启蒙以来到纳粹上台、从科学理性到战争,人类宣称其立场为「无神」根本就不是事实。要不是自欺欺人,就是愚昧无知,事实上,人类比以前任何一个时代都还强烈的「信神」—信仰各种经由人类启蒙理性认可的神。潘霍华识破了这一切,看穿了「无神」的人类就不过是一个不再负责任、承担起世界苦难的「自我崇拜者」。
            四.待降节前夕,潘霍华在囚室里给他的未婚妻玛莉亚信中写道(1943年11月21日):
               
            ……有句话写得很好:「痛苦是最神圣的天使,为人指引永远埋藏在深处的宝藏,藉由它,更能使人茁壮,胜过藉由世上所有的欢乐。」的确如此—我也一再这样向自己解释现今的处境—匮乏的痛苦;这在物质上很容易理解;应该要有匮乏的痛苦,我们应该、也需要这样痛苦,才不致因争论而分开,但匮乏的痛苦却也须每每被超越,而且,还有比痛苦更神圣的天使,就是因上帝而喜悦。
                作为一个人,潘霍华享受于痛苦中吗?不是,他所向往的是比痛苦更为神圣的,即是那源于上帝的喜悦。
            曾庆豹
            中原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
                      
<< 加尔文关于基督徒对政府态度的经典... / 刘 东 超:蒋庆政治儒学批判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