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江登兴:我祖先的神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http://www.jonahome.net/files/zhuxiandeshen/index.htm

我祖先的神
——穿越道教、佛教、伊斯兰教、
气功、周易到基督的旅程
江登兴

一、 “马氏大德真仙”
二、 “降乩”
三、死亡的迷雾
四、自我造神运动
五、宿命观导致了母亲的死亡
六、气功:用意念抵达永恒
七、佛教与伊斯兰教
八、一次精神的出走
九、 “元享利贞”与“上帝是爱”
十、中国人关于天的观念的回顾
十一、中国上古信仰的历史事实考察
十二、祖先的神活着

十、中国人关于天的观念的回顾



  其实,中国人关于“天”的观念本身也是很复杂的。但是当我们做一个历史的梳理,我们会发现中国人的天的观念是逐步向下坠落的。

  从最近代来说,成了惟物主义信徒的中国人眼里,天只是物质,冷冰冰的,所以中国人行事为人只要瞒得过组织,骗得了他人,不要被揪住小辨子,什么事有利干什么,我死后管它洪水滔天。中国的农村善良的老百姓,由于还保持着朦胧的“头上三尺有神明”的“迷信”观念,所以太伤天害理的事还是不敢干,这样农村人的道德水准高于赶了惟物主义加上市场经济惟利是图时髦的城里人就要好多了。

  而再往上推,在中国皇权时代的艺术家眼里,这个宇宙充满了大美,这种美是由天的本身发出,从天上向人的心灵中铺展,这种美,铺展在宇宙中成了:“垂丽天之象”,“铺理地之形。”被表达在艺术里,则成了文学的姿彩,而文学的姿彩来源于从天向下铺展的天地之姿彩。这是距今约一千年的《文心雕龙》中的美学观。这种美学观看来,天是生命性的天,天是生命与美的源头的天。在中国从秦到清二千二百余年的时间里,佛家的传入对中国人精神世界的冲击不加考察的话,在中国以儒家为正统的知识分子眼里,天基本上的这样生命性的天。

  用现代哲学的术语来说,在皇权时代知识分子的眼里,天还是本体论的天,还是做为万物源泉的天,但是这种本体论的品质已经是十分的淡化了。

  中国哲人学者的眼里,对于天的本体性的认识最高的典范是老子,根据远志明先生的研究,老子的道具有如下惊人的特征:道是自有永有者,道是造化养育者,道是超越者,道是启示者,道是生命者,道是公义者,道是拯救者。

  老子的“道”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理论或是理念,老子把道看做是宇宙终极的存在。那么,我们推想老子就是以“道”来命名他所认识的天。对于这个“道”,老子把他看做是自己生命的所有价值所系,比如他说,要“坐进大道之中”。

  这里我们可以发现老子所阐述的“道”,几乎可以说与圣经中所启示的上帝是完全相同的。以至于,翻译中文圣经时,把《约翰福音》第一章的第一节:“In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中,表示上帝是起初自我永有的真理的信息的“Word”翻译成“道”,据说这是严复建议的,这一节圣经被译为“太初有道”,人们称之为神来之笔。

  但是我们还没有充分的理由说,老子的道就是上帝。圣经说:
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是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圣经《罗马书》第一章第二十节)。也就是说,上帝虽是人的肉眼所不能看到的,但是人从世界上万物的奇妙中可以直觉到上帝的存在和上帝伟大的权能。基督教神学也认为,上帝对人类的普遍启示和特殊启示,普遍启示就是这个大自然,人们从中可以直觉到上帝的存在,这种普遍启示是给每一个民族和每一个人的。上帝同时还有特殊的启示,那是特别给上帝所特别拣选的以色列民族的,他们有先知代表上帝向他们直接说话,上帝在《圣经》中直接把自己向他们启示出来。

  那么,是不是中国的祖先,以古朴清纯的眼睛仰望上天时直觉以了上帝的存在。并大自然的普遍启示中认识了上帝呢?我们有理由这么说,因为从易经,从老子《道德经》中,我们看见了他们所描述的天与道是如此与圣经中的上帝接近。

十一、中国上古信仰的历史事实考察


  但是我们在这里还不急于做出中国古人就是信仰上帝的结论,因为观念仅仅是观念,而信仰是一种生命的投入,它与观念是有很大差别的。在观念史之外,现在我们试着进入另一个领域,就是历史事实的考察。

  在皇权统治的两千余年间,在知识分子生命性的天之外,中国人还有一种主宰信“天”的观念,它由儒家的礼所倡导,在帝王一年一度的郊祀中得以流传。孔子说:“明乎郊社之礼......治国其如示诸掌乎!”——明白怎样向上天献祭......治理国家就象自己的手掌一样容易。这个祭天的传统在中国二千余年的皇权时代中几乎从没有中断,只是到了1911年清帝退位,这个祭天仪式才告中止。从十五世纪以后,这个由帝王亲自主持的祭天仪式一直在北京的天坛举行,天坛那个由洁白的大理石铺成,直径75米,三层向上攀登,直接向天空开放的园丘坛,如今每个游客到此一游都要上去跺几脚,过去那可是一个神圣无比的地方。一年一度在这里,皇帝要亲自宰杀没有残疾的小公牛,焚烧之以祭上天。而最近听说北京又要重新开始筹备祭天,不知确有其事否。

  祭天仪式中,做为祈祷文和赞美词的《大明会典》最能体现中国人眼里上天是主宰的观念,其中有一段翻成白话文是这样的:“创造宇宙的主宰,我仰望你;你所住的穹苍是何等广大啊。我是你卑微的仆人,以此隆重的仪式来敬拜你......你的仆人在你面前下拜,期待你的到来。我与随行的百官都列队向您跳舞敬拜......上帝啊,求你悦纳我们的祭物,看顾我们。我们敬拜你,因为你的恩泽永无止尽。”

  我们知道,在宗教仪式中,祭祀是极为重要的,祭祀,尤其是圣经旧约中的献祭与中国上古的献祭一样,务必要让做为祭物的祭牲见血以蒙上帝的悦纳,在圣经中血是万物的生命,见血表明献祭者与所祭的上帝有了生命性的连结。以致于到了新约时代,上帝的独生子耶稣基督自己在十字架上流出血,成为人的赎罪祭。

  我个人认为,在从秦到清的二千二百年皇权时代中,中国人对天的信仰是分裂的,那就是在知识分子和艺术家眼里,天只是生命性的天,而天的主宰性只在皇家的祭天仪式中被确认。但是在中国皇帝的眼里,天对于他们大部分人只是在举行仪式时拜一拜而已,而在平时他们仍旧独断专行,我行我素。他们以自己为“天子”,把上天的权威一把揽在自己手里,为自己的统治披上神权的外衣,他们拜天,更多不是出于本心对天的崇拜,而是利用天为其统治服务。

  那么在中国人的历史中,有没有一个时期,人与天的关系,在理性认识上与在信仰上是一致的呢?就是有没有一个历史时期,“天是本源”的观念与献祭这一种宗教仪式是合而为一的呢?如果有,那就表明,在历史上我们的祖先不仅有领受关于上帝观念的普遍启示,而且也是把天当做一个有位格的上帝来敬拜,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肯定上古祖先传承了一个敬拜上帝的传统。

  人们以老子为中国古人仰望上帝的一个根据。但是,老子在他自己的时代一直感叹,“大道隐没了!”就是对上天的信仰失落了。那么,如果按圣经所说的,人类有共同的,由上帝所创造的祖先的话,在逻辑上,越是早期,中国人对上天的信仰应该越是坚定。按这个逻辑,寻找中国人对上天信仰的根据,应该是《易经》比老子更可靠,因为,始画八卦是周代前的伏羲,而文王在被商纣关押时又把八卦推演成了六十四卦。文王在周之初,而老子在周之末,当然周易更容易找到中国上古信仰的痕迹。

  越初我一直在易经中寻找,但是只是找到,易经中对天的观念与圣经中的上帝几乎一致。后来我奇异地发现,伏羲画八卦是为了观察天地的文彩,地理的锦绣,目的是"通神明之辨”,最关键的就是在这里。也就是说,在先人伏羲的眼里,他从大地的丰盛中,仰望宇宙的浩瀚与辉煌,他炯炯有神的眼睛从宇宙与星空的深邃中又一直往上看,一直往上看,在他肉眼的视觉和他理性仰望与寻求的尽头,他的心灵中生出了有一位自有永有的造物者的观念。

  后世文王演八卦时,借助了伏羲所创立的体系,在周易的前面几卦,本体性,主宰性的天的观念非常明显,但是越往后,这个观念越淡,而属于人的智能越来越明显。但是至关重要的是,在易经中明显有提到对上帝的祭祀。也就是说在周易里,我们找到了“天”是宇宙与生命的本源的观念与对上帝的宗教性敬拜与祭祀的结合点。因此,我们可以谨慎地下推论说:“
上帝就是中国祖先所敬拜的上帝”。

  后世之人用周易来算卦,这不知道离文王初演易时的初衷是差了几万几千里。但是,中国最有学问的学者也只是把周易当作哲学体系来看待,我们从来没有去注意周易中的神学特点,或者说它所传达的信仰的信息。

  而人们也提到了易经中"天人互动”的宇宙观,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周文王在演易时降低了易在信仰上的意义,增加了易人本的因素呢?我个人的猜测很可能是这样的。周文王在易中很可能是想强调如何借助天道治理天下,为人处事。

  但是就是从演周易的周文王身上,我们可以进一步回答“有没有一个历史时期,对天的观念与献祭这一种宗教仪式是合而为一的呢?”这个问题。

  演了周易的文王,又是《诗经》中最重要的主人公。而正是诗经,明确表明了中国人在古代对上帝的信仰。

  据学者考证,一部《诗经》,出现天、帝、上帝达四百二十一次。而远志明先生在《神州忏悔录》一书中更列举了诗经中,先人与上帝相交的各种情况,如赞美、感恩、祈求、畏惧、哭诉、感叹等等。

  特别有意思的是,《诗经》的《文王之什》中我发现了两处上帝直接对周文王说话是记录,一处是:“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先登于岸。”(上帝正告周文王:不要左顾右盼,不要攀比羡慕,径自登临我岸。)还有一处是:“帝谓文王: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不长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上帝对周文王说:我喜悦这样的美德:不放纵于声色犬马,不加重棍棒与鞭笞的刑罚。不轻易论断不知道的事,顺从上天的法则。)

  我不认为,这是周文王领受了上帝的启示,因为启示的含义是上帝把他自己的本性向人揭示出来。但是完全可以说,根据《诗经》的记载,上帝曾经直接对周文王说话。

  而在《诗经》里,周文王对上帝的信仰是如此的虔诚,以至于几乎可以与圣经中的大卫王相比,实际上他们也是同一时代的人,都是战士和君王,又都是对文化有卓越贡献的人。

  在《诗经》里,上帝是周文王生活的中心。

  如果我们做更深的探讨,就会发现越是往上推,中国人的宇宙观是“天尊地卑”的本体论。而上古敬拜上天,不仅是历史的事实,也是心灵史的事实,我盼望将来能在这方面更多地进行学习。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就是中国祖先是世界观是天人相交的世界观。这种天人相交不是后世董仲舒等辈骄傲地高举人类,认为人可以与天合一,而是人谦卑地俯伏在上天面前,与他有心灵的交流。这方面史实也容将来再做探讨,但是我从甲骨文的,常用来表示与祭祀相关的“示”字旁中,却可以看出一种奇妙和图景,就是这个甲骨文的“示”字,表达了上天的无限,表达了人在上天之下的位置,更表达了人与上天之间双向性的交流。而且这个甲骨文中的"
示”字,用上面两横中间一竖而可以表达基督信仰中“三位一体”的上帝的观念,那上头的两横表达永恒中自有永有的圣父与圣子,而垂下来的一竖则表示圣灵,就是永恒而超越时空的上帝在有限时空中的临在与看顾。

  学者毛喻原先生说,在世界的文字里,再没有比汉字的“人”更加粗糙的人,从这个人中可以看出中国人对于人的生命的随意的态度。但是在甲骨文里不是这样子的,甲骨文奇异地表达了人在宇宙间的位分,或者说地位--人在无限的天之下,人又在大地之上。这个信息可以从甲骨文中的"
立”字看出来,就是在大地上站立者一个人,大地只是用了简单的一划,而大地上的人则用了五划。这个信息还可以从甲骨文中的“天”字看出来,甲骨文中的天字有两种写法,但是这个字的两种写法一点都没有反映大地的信息,却是以人头上的无限者来表达上天,这样中国上古的文化不是大地崇拜的文化,不像后世失落了上古天道后人们对风水的迷恋,也不像当代诗人在全球化的冲击下走进麦地,热情地亲吻麦穗和土地。

  这种人高于大地,低于上天的观念也正是圣经的观念,圣经说,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与样式造了人,就委托人管理大地和大地上的一切,请注意是"管理"而不是征服,也不是惟物主义沾沾自喜地"改造。”

  更是奇妙的是,圣经里面说,人是按上帝的形象和样式造的,这个说法很多人不以为然。但是,人有与万物不同的灵魂,人的心灵中有道德的追求,有创造性的能力,有理性的判断,有情感的表达,还有各种无限的潜能,这都是人与万物本质不同的地方,这种灵魂的本质不同,不是人在由猴子进化的过程的进化出来的。这里插一个笑话,我们教会里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姐妹,是一个家庭妇女,没有信主前,她吐血吐得要死去住院,人家给她传福音,她就是不信,但是人家给她说人不是猴子变的,这一点她特别开通,她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只猴子变成人,我从来就不信人是猴子变的。”

  圣经说,上帝以“尊贵荣耀”为人的“冠冕”,都是因为人是“按上帝的形象样式造的”,而这个“人是按上帝形象样式造的”的观念在甲骨文中也有体现,在甲骨文里,人与头顶无限与永恒的"天"--"上帝"是直接相通的,而甲骨文中,人的头脑--人的灵魂所在的部分不是现代中文简单的,萎缩了的一点,而是一个硕大的中间空的橄榄球状的符号,它表明,在使用甲骨文的先民眼里,人的内在灵魂是至关重要的,它是人所摸不着看不见的,就像人的情感、理性、道德情操、无限潜能的部分是看不见的一样--按圣经说,这一“有真理的仁义与圣洁”的部分就“上帝的形像与样式”所在。这一部分是看不见的,是人的生命的属灵的部分,就像上帝是个灵的看不见的,所以被它所造的人要用心灵与诚实拜他。上帝要人敬拜他不凭眼见,而是凭心灵与心灵的沟通。

  圣经说“人人都犯了罪,亏欠了上帝的荣耀。”这里的“罪”指的是人与上帝的隔绝,就是人类在始祖背叛上帝后,与上帝不再有生命的双向交流了。就像汉字中的“人”字,头顶的无限的天空萎缩了,人的眼睛所见的只是地上的荣华富贵,功名利禄,欲望享受。但在甲骨文中的"人"字不是这样的,那个字中似乎残存着先民头顶上天,与上天直接交通的美好记忆。而我们知道,只有在对无限天空的仰望中,我们才能生出生命最大的快乐与赞美,自由与欢欣。

  古人云:“惟祀与戎,国之大事”,我们的祖先把祭祀与征战看做国家生活的中心,不像高明的近代人把信仰当做”人民的精神鸦片。”在甲骨文的“圣”字中奇异地记载了这个祭祀的信息,甲骨文里"圣"字的写法是一个祭坛上有一团燃烧的火--就像旧约圣经中的献祭,用火烧牺牲,烟焰上升,蒙神悦纳。有意思的是,这个“圣”字,在祭坛的火焰上空更有两只手从空中垂下来环绕着祭坛上的火焰,以我之不才,我不知道这一对符号是表示祭坛上的烟呢?还是表示上帝从空垂下来的手,但是从字形上看,更像是从空中垂下来的手。这一双凌空而下的手,既表明了上帝的临在,也表明了上帝的主权。以及在祭祀中神人的相交。

  当然,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献祀,是神的独生子耶稣基督为人类的罪,将自己献在十字架上做为祭物,担当了人类的过犯,重新打通了已经隔绝了的神人关系,
“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圣经《希伯来书》九章11-12节)  这是中国古人所不知道的。因为“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这拯救的信息首先给了以色列民,然后要传遍天下,对万民做见证。就像它如今临到神州一样。

<< 张国焘晚年皈依基督并受洗 / 基督徒和穆斯林互有争议的《巴拿巴...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