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就“人文主义耶稣信仰”有关话题再次答疑

作者:田童心 提交日期:2006-5-22 

就“人文主义耶稣信仰”有关话题再次答疑
田童心

最近有点空,整理了一点文字再次答复所有对我的神学思考不解或者故意误解的人,其中也必定有我的弟兄姊妹。网络书写的确可以省去很多现实的唾沫:

一、“爱筵”网站里的“书香处处”栏目的评说,感到全然是皮毛之见或者浓重的误解,以为我所做的不过是“透过比较各宗教来发现他们的共同点,然后得出结论说各宗教是相通。既然如此,那当然没有必要非得信圣经中的耶稣基督了。”
(田评:发言者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真理见证论”。这个基督论明确地解决了接纳耶稣的必要性和肯定其他文化系统里一定真理成分这两者的传统矛盾。)

二、那个网名叫“雷默”的让家庭教会弟兄姊妹倍感荣幸的“大师”,在其一篇对话里就“有无义人”问题顺便对我大批一通以泻其痛快,他的理解力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田评:发言者根本不懂得什么是“人文主义耶稣信仰”和“因信称义的古老形式”和“真理见证论”等神学命题,发言者不懂得一切义人都是悔改行义,不懂得一切义行都是和内心的一定的“信”相挂钩。)
三、一个网名叫做“高举因信称义”的人煞有介事地连篇累牍地做了评论,且大多是断章取义,有头脑者应当仔细对照我的原著上下文予以分辨。这些思想误解应当在《儒家神学新议》里得到一定的澄清,如果阅读了《儒家神学新议》之后还不明白已经在《神学的觉悟》里展示的“真理见证论”和“人文主义耶稣信仰”的道理,那么只能说明这些人的理解力有问题或者存心曲解。
(田评一:既是“假设”就不是作者正面本意。发言者出于极力要骂倒和打倒一切和金陵沾边的神学思考的阴暗动机,竟然要剥夺我在学术上应当享有的通过“假设”来进行逻辑思考的权利。发言者根本意识不到“真理见证论”的基督论的独特神学价值和文化价值,恐怕也没有了解多少西方神学所以才会说出田某的神学思想“了无新意”的外行话和诽谤之辞。另外谁如果有兴趣愿意深究《耶稣在印度》一书的真伪,我们建议他最好实地去克什米尔考察一番再来谈,否则别指望我们能够相信他单靠耍嘴皮子就能认定德国人的学术书籍的真伪,也别指望我们能够认真对待他的批评。)
(田评二:我相信上帝对悔改行义之义人生命的永远赐给,是为天堂;我所理解的地狱观念的实质并不一定就是传统的那些恐怖描写,而是指没有被上帝赐给永远生命,是为地狱。我的眼睛更多地仰望在耶稣身上,而其他的神学教义在我看来与耶稣相比都是次要的。如果谁有兴趣愿意细致探讨“天堂地狱、天使魔鬼、轮回转世”等等,那么请便了,但是我是没有兴趣过多关注那些的。是为我所谓的“存而不论”。我更感兴趣更愿意“论”的是如何从耶稣身上获得现世生活的力量。我所谓的“价值桩”就是在耶稣身上我们看见我们人生价值的依据,看到上帝的恩典慈爱和公义以及对人类的殷切期望:上帝通过耶稣的流血牺牲表明上帝愿意接纳一切悔改的人,给予他们义人的地位(显明上帝的慈爱);通过耶稣决非偶然而是必然地从死里复活的最大神迹表明“义人必不被弃”,义人虽死也必复活(显明上帝的公义);而且通过耶稣的言传身教也表明罪人在悔改之后可以拒绝继续犯罪从而重新展现出神性的生命光辉(显明上帝的期许)。“神迹、复活、基督降临、审判等等,对于今天后人来说,皆应首先从全息象征性的角度去理解,旨在肉身成道。在确立牢固的价值桩之后完全可以把关于彼岸世界的更多奥秘存而不论”(99页)。没错,我是这么看的,但是“首先”这么看并不等于“只能”这么看。我的意思,举个明显的例子吧:一个现世今天的人如果不能够首先在肉身接受基督的降临而活出神的道来,他怎么能够经得起末日基督的降临审判呢?)
(田评三:看来发言者存心是为反对而反对。我若不为传耶稣的福音,若没有一种现实使命感,何苦费神写作呢?我所谓的“真理见证论”难道没有把十字架这个福音真理的恩典核心包含在内吗?难道有人为了攻击我竟然如此地丧失了理智吗?我不否认,主祷文的“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就是儒家的大同理想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想。如果大家对未来一个更理想的社会目标连追求都不愿意追求,连盼望都不愿意盼望,那么如何指望一个更美好的社会凭空出现呢?如果有人在《神学的觉悟》里还感受不到我对中国社会政治历史的反思和对未来中国出路的建设性思路的话,那么就请阅读一下拙著《儒家神学新议》以后再来谈吧。)


以下是附录田童心著《儒家神学新议》一书里关于《耶稣在印度》的总结文字。这里表达了两个意思1如果我们坚持圣子流血代赎和死而复活这样的信仰核心,那么《耶稣在印度》它没有对我们的基督信仰构成实质性的有说服力的冲击因而不必恐惧2在更多的实证考察之前应当对《耶稣在印度》涉及的深层问题存而不论。


由于比较保守的传统神学思想的过分敏感,基督教大部分信徒不大愿敞开心胸接受现代科学和人文思想的冲击挑战,对于不利于他们的一些东西讳莫如深。然而,伯特兰德.罗素在《自由思想十诫》里曾经告诫人们:“不要试图隐瞒证据,因为证据最终会被暴露;……即使真相并不令人愉快,也一定要做到诚实,因为掩盖真相往往要费更大力气”。我在《神学的觉悟》一书里顺便谈论了德国学者凯斯顿(Holger Kersten)的著作《耶稣在印度》(Jesus Lebte in Indien,中国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8年翻译出版),其实就是为了化解所有真正爱耶稣的人们心里的这块隐忧。关于《耶稣在印度》一书,事先有教内爱我的人士劝我不必谈论它,但我思想再三而拒绝了。为何甘冒被人攻击的风险而非得谈论这本书呢?可以讲,正是因为它困扰了我十多年,直到我对耶稣的一生建立起“真理见证论”的认识体系才感到释然。推想其它任何严肃认真的基督徒接触过此书后也必然会感到棘手的,所以,我不愿意他们的心灵也被长久地困扰着。

实际上,我对德国学者凯斯顿的考据最不满之处是他断言耶稣的死是现代医学意义上的假死,我以为从《耶稣在印度》一书的考据过程看,此一结论当属于臆测。凯斯顿的著作在西方世界引起很大争议,我并不认为它瓦解了基督教的信仰核心,我以为《耶稣在印度》一书提出的真正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对于耶稣的升天方式的质疑:耶稣是在耶路撒冷橄榄山直接“升天”了还是为寻找失散的以色列支派辗转到克什米尔寿终正寝然后像以色列祖宗们那样“被接在上帝的身边”?这个问题其实对基督教的信仰实质冲击不大。耶稣如果在耶路撒冷橄榄山直接“升天”,则一切问题都没有。如果未来有更多的学者进一步实地考察证实了耶稣确实留下陵墓在克什米尔,如果耶稣没有在耶路撒冷直接“升天”,而是辗转传道于东方并寿终正寝于克什米尔,则人们看到耶稣在至高上帝的右边(《使徒行传》7章55节;《启示录》等)必然是由于“神圣的奥秘”,对此,连同上帝对义人的保存方式(麦子如何收在仓里,《马太福音》13章30节)以及天堂地狱之说一起,如果我们愿意进行严肃认真的神学思考,今天则依然应当取“存而不论”的合理审慎的态度。以色列的祖先们(比如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等人)虽也在人间留下了坟墓但没有基督徒否认他们现在活在上帝的身边。无论怎样,凯斯顿所提出的问题简化一下实际上不过是“耶稣的‘升天’方式是怎样的?”一句而已。然而要清醒,这一点实在不是人间的有限头脑可以过分探究的内容。重要的是,这一问题并不妨碍基督徒们从福音书里记载的耶稣生平(从生到死而复活)那里看到上帝的慈爱和公义以及对人类的殷切期望:上帝通过耶稣的流血牺牲表明上帝愿意接纳一切悔改的人,给予他们义人的地位(显明上帝的慈爱);通过耶稣决非偶然而是必然地从死里复活的最大神迹表明“义人必不被弃”,义人虽死也必复活(显明上帝的公义);而且通过耶稣的言传身教也表明罪人在悔改之后可以拒绝继续犯罪从而重新展现出神性的生命光辉(显明上帝的期许)。(田童心著《儒家神学新议》,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2005年12月版,第186—188页》。《儒家神学新议》网购处http://bookhk.com/book.asp?book_id=59) )

参见《答果树先生》一文http://www2.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213561&PostID=3384246

<< 吴宓日记:陈寅恪在哈佛谈中西文化 / Frence Toler:基督教...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