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基督教极右运动在美国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文章来源:Mother Jones 网站和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17246&page=1

上帝的国度(A Nation Under God)()

约翰-萨格(John Sugg)

亚特兰大郊区卡伯县的三一教堂很难说得上是一个革命前哨。不过,它却是一个很时髦的上帝会(Church of God)教堂--虽然保守,但显然属于主流。教堂的参与者来自于平均收入高于全国水平35%的社区,一个林荫道和McMansion小区交错的地段。如果诺曼-勒克维尔再来画郊区风景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卡伯县。

去年四月的一个星期五,三一教堂的停车场上停满了运动型车和高级轿车,大约有四百位虔诚的教徒正在教堂里聚会。该教堂是“重塑美国”--一个由基督教出版社“美国视野”所发起的“庆祝信仰与爱国主义”运动--的大本营。大厅里,衣装整洁的青少年正在兜售<<上帝快帮我>>,一本由罗伊-摩尔就其失去阿拉巴马最高法院大法官一职所写的书。桌子上堆满了家庭学校(home schooling)的教科书,谴责进化论的书籍,和怀念内战前南方的小册子。那天下午,从周围地区保守派教堂赶来的教徒将听到佐治亚州“基督教联盟”主席萨迪-费尔兹的演讲,也将在乡村歌手斯帝夫-法斯的“我们必须夺回美国”的歌声中挥舞手臂。

但当天大会的主角则是摩尔。摩尔外形俊朗,加上从西点得来的军人举止神情,使他在基督教右翼中拥有摇滚歌星一般的地位--就像是摩西带领上帝选民走出一个无神的社会。这个法官具有惊人的记忆力,能记住长篇的文学段落和司法观点,并象南方鼓动家西奥-毕尔伯和乔治-华莱士那样,以歌谣的形式来唱诵这些段落。当他宣布“不管联邦法官怎么说,上帝仍是我们的主宰”的时候,人群欢呼鼓掌。当他声明“宪法没有给人以鸡奸的权利”的时候,群情更是振奋。而当他高呼“法官不信上帝就应被弹劾”时,台下“正义”的噪音则是震耳欲聋。

那个聚会看起来就像持续半小时的叛乱狂呼--只不过摩尔不仅仅是基督教右翼最新的先知。他很有可能成为阿拉巴马州的下一任州长;他也可能是因“基督教重建”运动而得势的最重要的政客。“基督教重建”是一种难以明确界定但日渐强大的神学,其核心倡导者认为,基督教圣战者必须在耶稣重临之前征服和转化世界,必要时可动用刀剑。

摩尔从未宣称过他是一个基督教重建主义者。但他却是此运动的聚会上频繁露面的演讲家。重建运动主要的神学家、活动家和网站都夸他是英雄。摩尔在“摩西十戒”官司中的律师赫伯-梯图斯就是一个重建主义者。摩尔的许多坚定支持者也是重建主义者,其中包括格瑞-德马尔--“重塑美国”运动的组织者和美国视野出版社的头儿。

“基督教重建”是当下政治领域中许多有关宗教的斗争背后的火化塞。该运动的创建人罗萨斯-拉什杜尼宣称拥有两千万信徒--这个数字包括许多拥护其信条但并未加入任何组织的人。很少人公开宣称是重建主义者,但他们的影响因其在基督教右翼运动(象堕胎、家庭学校等议题)中的领导地位而无限扩大。

基督教重建主义者也通过其外围组织和与其他宗教原教旨派的联盟而施展重要影响。浸信会、安立甘宗和其他教派与“重建”运动在神学方面都有严重分歧,但他们的领导人得以在诸如“中兴全国联盟”这样的组织内确立共同的目标。“重建”运动已经缓慢但又稳健地吸收进了保守的“美国长老会”(不要与进步的“长老会”相混淆),而且对其他教派施展重大影响,尤以南方浸信会为甚。

乔治-布什把受“重建”运动影响的神学理论家马尔文-奥拉斯基叫做“温和保守主义的首席思想家”,而奥拉斯基本人也是布什创立“以信仰为基础的社区服务办公室”的关键顾问之一。布什也曾邀请重建主义者杰克-黑福特--“承诺遵守者”的男性小组的一个关键人物--为他的第一任总统就职典礼祈福。丢官的众议院多数党领袖汤姆-德雷曾以“圣经世界观”(重建运动的主打语句之一)施政,虽然他的办公室拒绝评论他的宗教观。对阴谋论者来说还有更多。查克顿基金会(“重建”运动的主要智囊团)的两位重要捐款人是哈沃德-阿曼森和尼尔森-亨特,而两者的家族都是为电子投票机制造商“选举系统和软件”公司提供资金的关键角色。阿曼森也是极端保守政客,如加州州议员及2003年州长参选人汤姆-迈克林塔克,的主要支持人

但是“重建”运动的影响在媒体和世俗社会几乎不受人注意。亚特兰大是大部分“基督教重建”活动的核心基点。它是德马尔的出版社的办公地点,也是重建运动先驱拉瑞-麦当劳的选区--他于七十和八十年代在国会当了四任众议员。但是亚特兰大宪法报关于重建运动只有一篇主要文章。Lexis-Nexis数据库收录了美国媒体凡提到重建运动的43篇文章,其中只有少部分文章对该运动有所分析。佐治亚大学历史学家艾迪-拉森说,“一百年以前,报纸会刊登牧师的周日布道,所以每个人都知道浸信会信仰什么,路德宗信仰什么,或者长老会信仰什么。但如今不再是这样了。这对重建主义者追求其目标颇有助益。”

重建主义者对于他们所真正追求的东西并不羞于启口。“基督徒在政治生活中的长期目标就是要获得对其独家控制,”重建运动的顶级理论家盖瑞-诺斯在其1989年的<<政治多神论:多元化的迷思>>一书中这样说,“那些公开拒绝顺从者将被剥夺公民资格。”

穿着卡其裤子和方格衬衫的盖瑞-德马尔看起来与每周参加教堂聚会的上百万男子一样普通。精明练达的他平常说话很柔和,但当站到一大堆听众面前时则完全是另一回事。他的出版社分发数以百计的小册子,其中有20册以上是由他自己撰写的。这些小册子有<<伊斯兰教的政治不正确导读(及圣战)>>,渲染“有关伊斯兰教的可怕事实和其对西方的刻骨仇恨”;也有<<邪恶的市场化>>,涉及到所有的问题--“从随意离婚、无限制堕胎,到刺字纹身,再到向小学生讲授同性恋知识等等。”

我第一次遇到德马尔是十八个月前,在他位于亚特兰大郊区包德泉水镇的“中途长老会”教堂,那时他正在讲授有关政府的课。在课堂上,一个在家上学的男孩正谈论他写的一篇论文,证明家庭就是“基督政府”的一种形式。“你不必证明这个,”德马尔柔声说道,“它早已建立了--由上帝建立的!”德马尔的讲座强调“三个政府”--家庭,教会,和国家--他对我说,所有这三方面都应由敬畏上帝的人来主宰。

在德马尔和其他重建主义者的眼中,圣经旧约--以及约600条摩西律法--是社会不可动摇的准则。政府职位应当由有德之人来担当,只要他们是男性。每年将执行数以千计的死刑,而用石头将犯人打死的办法是优先选项,因为--用重建运动神学家诺斯的话说--这样可以使死刑变成“社区项目”。可能的死刑犯包括通奸或谎称是处女的妇女,渎神者,巫师,殴打父母的孩子,和男同性恋者(女同性恋者则免了,因为摩西五经中没有明确提到这个问题)。德马尔告诉我,在重建主义者眼中,他被看作是一个自由派,因为他认为同性恋者只有在被抓到鸡奸时才应处以死刑。“我要能把他们赶进橱子里(drive them back into the closet--指改正其同性恋的性取向;come out of the closet--指公开同性恋身份)就很高兴了”,他说。

在三一教堂集会上引介摩尔的时候,德马尔告诉教众他本人支持“司法上的政教分离”。但他并非是要维护宪法第一修正案,并到了勾画政教在体制上的区别的程度。在他的<<自由受到威胁>>一书中,德马尔这样写到,“国家在基督教信仰上不能保持中立。公民政府要反对任何危及上帝信息传播的障碍。”

除了推进福音运动以外,重建主义者还认为,政府的功能应该被限定在修路架桥、执行土地契约和修正度量衡几方面。工会组织、失业救济、社会养老金和环境保护法都将不复存在。公立学校将消失;该运动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推行家庭学校项目,和出版被成千上万家庭所采用的家庭学校教科书。可能最重要的一点则是,政府成了“上帝的布道人”--正如德马尔在其<<自由受到威胁>>一书中所说--“正在报复那些行恶之人”。在重建主义运动的关键人物的愿景中,政府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以耶稣的名义向外用兵。

“重建运动”的立论前提在主流基督教面前可能行得通,而该运动一些领导人的信仰甚至会使其拥趸也感到吃惊。不过,该神学为公共生活增添爆炸性元素,并不在于其在具体议题上的教条,而在于其吹响了行动起来的号角。在这个信仰中,宗教不是对政治施加影响;它本身就是政治。

1925年的“Scopes monkey”审判之后的几十年中,基督教原教旨派在公共话语中几乎不见了踪影。到了1981年,学者弗兰西斯-谢斐写了一本叫<<基督徒宣言>>的书,发起了反攻。谢斐认为,美国正堕入人文世俗主义的深渊。基督徒应该大胆行动以重建圣经原则,并消除宗教和公民生活之间的阻隔。为了点燃重建运动,他画出了战斗路线图--向堕胎展开圣战 ,他认为这样的事情“将值得一生去战斗。”

多年以来,反堕胎运动大都是在天主教内展开。谢斐认为该使命将有潜能激发大批的新教教徒。“在使堕胎成为基督徒关注的议题上,无人能与谢斐相比,他号召基督教士兵开始长征”,佐治亚大学的拉森说。<<基督徒宣言>>在罗纳德-里根任总统一年后售出了将近二十五万册。这一时期正是美国经历了前二十年的社会运动而变得疲惫不堪,正开始向右转的时候。

如果说谢斐是重建运动的施洗约翰,那么拉什度尼就是其教皇。拉什度尼1916年生于一个亚美尼亚移民家庭,毕业于加州伯克利大学,然后成了世俗教育的积极反对者,并且写了一系列重塑保守派神学的书籍。

死于2001年的拉什度尼曾创立了叫做“预定主义”的教条。他认为,所有的事情都具有宗教本质,人们没有权利或能力定义什么是真理;因此他们必须按照字面理解圣经。他的标志性巨著--800页的<<圣经律法原则>>--1973年出版。但是由于其极端主义和公开的种族主义--拉什度尼否认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并为种族隔离和奴隶制辩护--<<圣经律法原则>>及其作者一直都被主流社会忽视。直到谢斐发起重建运动并在拉什度尼的作品中找到智力资源,情况才发生变化。

拉什度尼的立论核心来源于两处圣经段落。<<创世纪>>1章第28节要求男人“支配”地球上“所有的生物”。和<<马太福音>>28章第18-20节,“伟大的嘱托”,耶稣要求他的门徒去让全世界改宗。于是诞生了支配神学。(并非所有的支配神学派都是重建运动的使徒--但是两者的区别仅限于神学细节,其政治策略则大体一致。)亚当和夏娃破坏了与上帝的盟约,撒旦则取得了支配地位。基督教重建运动宣称他们与上帝重立了盟约,并且有权利以上帝的名义获得新的支配地位。

根据这个神学观点,基督徒的使命则不仅是要过义的生活或者帮助他们的邻居:他们被要求去夺取世俗政权或者消灭其制度支持。

这正是基督教重建运动与传统基督教右翼的区别所在,并使其在组织上具有莫大的优势。

传统上来看,象杰瑞-法维尔的“有道德的大多数”那样的团体是属于“前千禧年派”:他们相信人类终将面临末日审判--很有可能就是随着核武爆炸来临,基督将第二次降临并且审判众人。“争论焦点在于勃烈日涅夫是否为敌基督,”佐治亚大学的拉森这样说。

基督教重建运动则属于“后千禧年派”:基督要在教会宣布对政府的支配、而且全球大部人口都接受了“重建”版本的基督教以后才会到来。“后千禧年”的态度使得许多虔诚的基督徒相信他们只要组织起来就能改变一切。(重建主义者愤怒地谴责象梯姆-拉海依的“落在后面”系列所表达的末日观点:如果有末日的话,“美国视野”网站指出,“那么为什么还要去改造一个将被历史所掩埋的破败的世界?为什么还要考虑教育、医疗、经济、或中东和平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还要擦亮即将沉没的船上的铜管乐器?”)

对于“前千禧年派”来说,“重建运动”的革命性哲学无疑为宗教右翼注射了一剂超级强心针。比如说,大部分的保守派教堂反对堕胎,但象兰德儿-特里的“救援行动”那样受重建运动影响的群体则愿意鼓动基督士兵向敌人开战。这不仅使得活动分子们变得大胆起来,而且给重建主义者传播其组织信息提供了机会:如果你愿意服侍上帝,那么这应该成为上帝的国度。

相似地,浸信会的伦理原则聚焦于个人选择,象不要喝酒等等。但是重建主义者并不要求其信徒回避罪恶。他们要让信徒去征服它,哪怕代价是进监狱或成为烈士。保罗-希尔--1994年在佛罗里达的本萨科拉杀害堕胎诊所员工,并在两年前被处决的反堕胎活动人士--就曾在一个属于“重建运动”的长老会教堂作过牧师。

老左派--共产党及其许多附属派别--曾经采用了叫做“群众战线”的组织策略,党根据不同的事项把群众动员起来。“重建运动”把这些列宁式的策略嫁接到了右派目的上--堕胎,进化论,同性恋婚姻,公立学校祈祷等。盖瑞-诺斯在1982年试图与浸信会联姻时这样写到,“我们必须利用宗教自由的原则来培训一代人,使他们知道没有宗教中立,没有中立的法律,没有中立的教育,没有中立的公民政府。他们就会赶紧建构一个基于圣经之上的社会、政治和宗教秩序,并最终剥夺那些上帝的敌人的宗教自由。”在“重塑美国”的集会上,没有人公开打出重建运动的旗帜;但是来参加集会的人组成了统一战线,支持诸如在公共建筑内展示“摩西十戒”等事项。不过就更大的议题来说,他们也得到了通报,并被动员参与其中。

 

“重建运动”的主要影响在于其对跨教派组织和世俗政治组织提供基金和指导。“全国政策协会”--一个为右翼领袖举办会议,并曾被称作“你从未听说过的最强大的保守群体”的组织--作为“约翰-伯契社会”的优先项目创建于1981年。其成员包括拉什度尼,盖瑞-诺斯,梯姆-拉海依,前里根助手盖瑞-包尔,和保罗-魏里奇,后者因矢志于“推翻这个国家当前的权力结构”而著名。

另一个群体,“中兴联盟”,则把有影响的福音派人士招呼拢来发表联合声明和神学白皮书。诺斯和德马尔都属于联盟中最有影响的成员;其创建的根本文件之一由116位基督教右翼活动人士签名,包括拉什度尼,超级福音派詹姆斯-肯尼迪,和罗依-琼斯--共和党参议院委员会的高级幕僚。

我上次看见盖瑞-德马尔的时候,他正引领罗依-摩尔从“重塑美国”集会的信仰人群中穿过。当他们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问摩尔,“你想要一个神权政府吗?”这位法官回过头来看着我,摇摇头,皱了下眉,然后走开了。但是德马尔在我的采访中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所有的政府都是神权政治”,他说。“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世俗人文主义的神权政治下。我想把它改造成一个头脑中存有上帝的政府。”

耶律大石 

2006712

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17246&page=1

<< 利玛窦中国札记----我眼中的明... / 杨学祥:让汉语走向世界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