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从佛教徒到基督徒 ——高大鹏教授弃佛归主

作者:高大鹏   


  
  
    
    很多人都看过林语堂先生一本很有名的作品“信仰之旅”,他的原书是用英文写的“从异教徒到基督徒”这一本书,就是说到他怎么样从信儒、道、佛三教回到基督教的过程,可以说是他一生的见证。我的见证刚好可以套用他这本书名 —— 从一个异教徒变成基督徒的经过。
  
    我们中国人都一样是在五千年文化背景下长大,大概都接触过儒、道、佛,特别是佛教的信仰。我个人在佛教的信仰当中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是佛教里的老弟子。
  
    生命是很不安全的
  
    我之所以转变过来成为基督徒,自己也感觉很吃惊,当然也非常感恩。我生于一九四九年,那个时候是我们中国历史上一个很重要的时代,国民政府自大陆迁台,在生长的过程中,感觉到生命很不安全,生命的根基虚空;那个时代又很苦,是个苦难的时代,所以对苦的感觉是与生俱来的,觉得这个世界是苦的,人生是无常的,也是没有什么意义。那个时候很自然就接受佛教,愈信愈迷,竟会有二十年那么久。
  
    信仰是一种言冒险
  
    现在佛教似乎很兴盛,但是一般人信佛,以我来看,只是玩票的,插插花,并不是把自己的生命都投进去。像我当年信佛的情形,真的是把自己的生命都投进去,是很认真的。我从高中一直到大学都是很认真的在追求。我个人家里就有自己的佛堂,客厅里有各式各样的神像,就像一座小庙、一座万神庙,像龙山寺,热闹得不得了,香火鼎盛,很难想像那是一个家庭。事实上我是想去做和尚,害得父母常常哭哭啼啼,找了很多亲戚朋友从南部来对我晓以大义,动之以情,劝我千万不可出家,必须传宗接代。
  
    听起来好像很好笑,但是当时我真的是很认真在追求,等于是半个和尚一样,平常打坐、念佛,有时候念一万声,有时念十万声,绝对比一般信徒要虔诚认真得多,真是全身投入。打坐一个小时,算不了什么,最好半天、全天,有时希望能打坐一个月,两个月都不起来。我非常认真追求,绝对不是泛泛的,插花式的,玩票式的,我认真的追求了二十年。那些佛是真的?还是假的?
  
    台湾大学继承北大的传统,就是五四以来科学的精神,凡事要求证据,我们提任何报告、论文,一定要拿出充份的证据,否则不管你写得多好,多么有见解,理论多么周严,证据若不完全,这篇论文还是不及格的。
  
    我个人是学文学的,就是受过这样严格的训练,在这个训练过程当中,我思想所拜的那些佛是真的还是假的,有没有证据?比如我曾拜过的那些菩萨、观音、地藏、阿弥陀佛、三宝佛……还有很多很别的名号。有本经名叫“万佛名号经”,厚厚的一本,统统是佛名,我常常念、常常背,我就想,这是从那里来的?我找来找去,参考了我所能找到的各国资料,也做了很多研究,最后的结论就是,没有什么根据,不知那里来的;既然没有历史的根据,也没有地理的线索,我就信了,而且信的那么厉害,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为自己所信的打了一个问号,我拜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问师傅,他们都说:“这个没关系,这种东西你信其有就有,诚则灵,心里有就有。” 心里也没有平安
  
    这些话实在令人很难接受,因为我心里就是觉得没有啊?我该怎么做?打坐,坐一天,坐两天,没有就是没有,而且心里也没有平安。“打坐”这个东西,是一种工夫,属瑜珈术的一种,当你打坐后,短时间你会觉得有一种安静;其实,如果你静坐养神一段时间,也觉得安静,但你心里仍会有很多问题,特别是罪的问题,七情六欲并不能靠打坐、人工的方式平复,只是暂时压抑下去,压抑久了,它们又以别的方式出来,那更是如火如荼,轰轰烈烈,所以从修行本身,我发现它有很大的限度和后遗症。佛教是否有证据?
  
    因此,首先我就对佛教是否有证据开始怀疑了。确实,我找了日文资料、英文资料、各国的资料,说到这些所拜的佛、菩萨,原来是印度教的一些神,释迦牟尼要反对这教,他的弟子要靠自己努力修行,就是自求解脱,以戒为师,以自己的心为灯,不靠外界任何神明。后来佛教徒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所能做的很有限,而且还要跟婆罗门教、印度教竞争,所以,偷偷的从前门赶走的那些所谓的神,从后门又迎回来了,改头换面,用佛教的一些理念,加上一个名号,比方观世音、地藏等,这些各有各样说词的功能,就像观音是救苦救难的,肚子痛赶快叫观音,地藏菩萨是让你升官发财的,有人运气不好,想要去赌博买彩券的时候,就叫它的名号,说是它会帮你发个小财;如果一个人觉得快要死的时候,要到极乐世界就念“阿弥陀佛”,也许它就派牛头马面送人直达西天,还有药师佛,人生病时,可以拜这个佛;它就给人一粒灵丹或者香灰,吃下去病就好丁。可是我发现这些都是问题,心里就开始不安,刚好在这个时候,我在电视上,看到七○○俱乐部的节目,听到他们所讲的,我一样一样深入了解,知道这个福音是真的,耶稣基督他怎么出生,他怎样在地上传道,他做了那些医病赶鬼的事,怎样被钉死、复活。我看了很多研究,发现这些证据确凿,有历史的根据,有地理的线索。
  
    两相一比较,你就知道那一个占上风,至少对一个做研究的人来讲,明显的,耶稣这边的证据是确凿的,他是有血有肉的,道成肉身,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历史的事实,那佛教这边呢?是传说之言,愈去研究,愈觉得那是有问题的,他们和尚大师说是几万大劫以前的一个人修行成功的,一个劫大概有千万年吧!几万劫,都比地球的年龄还老,那时候的事情你如何追究?如何证明?佛家的基本精神
  
    佛家的教义,最通俗的有三句话,可以说是佛家的基本精神:“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兹简析如下:
  
    一、诸恶莫作:
  
    “诸恶莫作”,即一切的恶事,如杀生、偷盗、奸淫、妄为都不要做,佛家最忌的恶事就是“杀”。不过佛教所说的杀,跟基督教在十诫里面讲的不可杀人不太一样。佛家所指的杀,范围很广,不可杀生,是指一切有生命的都不可杀。杀生是最大的罪恶,所以佛教要吃素、长斋,据说罗汉走路像幽浮一样,飘浮在地面上三尺,希望不要踩死小蚂蚁、小蚱蜢、小蟑螂。很可惜我练了二十年,仍没法离地三寸,踩死了很多不该踩死的,照说罪恶岂不是深重了吗? “不可杀生”,真的能够下杀生吗?科学家告诉我们,一杯水里有很多微生物,佛家也讲一杯水里有十万八千虫,那不是生命吗?蔬果里面也都有生命,也就是你吃喝就在“杀生”,你呼吸之间也在杀生。就算一个人已经修到一个程度,可以离地一二尺,万一人生病怎么办?要医病,不外乎吃药、打针,吃药打针为了什么?杀菌嘛!那些菌是不是生命?如果你要实践教义只好坐以待毙,就坐在那边,求佛来救,没有第二条路。我所认识的大和尚、大法师,他们生病时没有不看病、不吃药的,没有不开刀而不把身上坏组织一刀砍断的,这时还不是杀了不少的生吗?那不杀生,这条戒律如何去守呢?所以,我就发现“诸恶莫作”这一条,至少我是没有办法做得到,这个教义是很高,但落卖下来,是空的,不可能的。
  
    二、众善奉行:
  
    “众善奉行”,一切好事都要去做,基本上也没有错,好事人人都愿意去做,可是也有很多困难,就像释迦牟尼是佛教的创始人,他是不是能够做到我们中国人说的“百善孝为先”?佛教也教导人要行孝!人伦要顾到!可是他很年轻就出家,他有父母、妻子、孩子,他还是一个王子,要继承国位,在人伦里面,他有所亏欠?他出家,对他的父母、妻子、儿女,怎么交待?他和妻子的婚约,国家要他治理,对父母的义务,对国家的义务,没有一样能够达成,孝悌忠信这些最基本的,他自己能不能做到这些众善呢?我看,他连最基本的这几个善都无法做到,都是亏欠的。保罗说:“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因为这世界是在恶者权下,我们不可能跳出来,不可能的,所以,要“众善奉行”,原则理论上是对的,实际上,人很可怜,根本就做不到。三、自净其意:
  
    “自净其意”,自我洁净,自我超越,洁净自己的心思意念,乍听之下也对,应该常常保持心思的洁净,心地的纯洁。可是实际去做时,就发现很困难。我自己在教书时,常问班上的同学们:“有谁是绝对没有不可告人之念头的,请举手,让找们瞻仰一下这位现代圣人。”我从来没有瞻仰到一位,连那些我认为很纯洁,很可爱的小女生,都低着头,不敢举手,那我就知道,“自净其意”那有那么简单,就算修行一辈子,大概那些粗的念头可以克服,那细的念头呢?佛洛依德告诉我们,人心里的意念在做梦的时候还是会流露出来,佛家称为“夜梦颠倒”。花豹不可能去掉身上的斑纹,黑人下能改变他们的肤色,壮士也不能把自己举起来,这是一个事实。因此,所谓自净其意,基本上就是压抑。比如我打坐很久,又不爱运动,结果下半身循环出了问题,现在还在受这个苦,那是因为打坐太久,一坐半天,一天,持续一个礼拜,一个月,这样努力的打坐,使体内的器官受到亏损。我为什么打坐?就是为了自净其意,怎么自净?就用打坐修行,但是没有做到自净其意,反而很糟。事实上,释迦牟尼本人到了晚年,也腰酸背痛,就是他在云山修行的后遗症。
  
    佛教人生太消极
  
    在佛教教义上,我也感觉到动摇了,在人生问题上,我跟基督福音做一个比较,也觉得佛教太消极。譬如佛经和圣经都讲到类似的故事。佛经说到一个寡妇的儿子死了,哭哭啼啼的来找释迦牟尼,她实在很痛苦,需要心理辅导、内在医治与协谈,释迦牟尼说:“很简单,你到城里去找没有死过人的家庭,请他给你喝一杯茶,你的痛苦就必好了。”一这个寡妇很高兴,就进城到处去找,最后发现,没有一家人没有死过人。当然,生、老、病、死,谁家没有过?这时,她才知道人生就是这样,要接受命运,就得安慰了。其实这是认命!但是,在圣经福音书里,耶稣的做法就不一样,耶稣救活了那寡妇的儿子,使她的儿子,失而复得,施了莫大的恩典。这样一比较,你也就知道,一个理智的人,他可能会选择那一个信仰。再拿一个信耶稣基督的家庭和一个拜偶像的家庭比较,也确实是信仰耶稣基督的家庭要来得和睦、幸福、快乐。单就耶稣基督的命令,基督徒一生之中,只可一夫一妻,这样就可免去夫妻离婚或夫妻之外不正当的感情纠纷。家庭有问题的孩子,得不到父母的抚爱真是可怜,虽我国法律也规定一夫一妻的制度,却无法限制多欲的人心。唯有信靠耶稣赐给信徒新的生命才能从一切罪恶中拯救出来
  
    偶像跌碎
  
    我从多个角度比较之后,慢慢就觉得,过去所信的,似乎应该放弃了,应该要改弦更张,另起炉灶。但是要离开一个旧信仰,并不是那么容易,觉得心里很挣扎。有一天我祷告,希望神指点我,究竟谁是真?谁是伪?忽然我家里的佛灯就灭了,偶像掉下来,跌碎了。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见证,我个人以前头脑里没有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但这是一个事实,灯灭、偶像跌碎,在那黑暗当中,我知道我要走那一条道路,这也是一个转变的关键。后来我慢慢的去参加很多聚会,然后就从那一个信仰当中离开,正式受洗,接受耶稣基督做我的救主直到如今。道理是不能救人的,必须重生,做一个新造的人,原始佛教是讲些人生的道理,告诉我们人生一些基本事实,如生老病死,这是事实,无可否认、无可推诿的,人生苦空无常,这也是事实。拜偶像者努力要追寻一个脱离苦海的道理,总而言之,是一套道理,企图用这一套道理去减轻人类的痛苦,增加人类的幸福。但问题是任凭道理再好,道理是不能救人的,因为人不是道理所造,这很重要,人是神的大能所造 (记载在圣经创世记第一章 17 节 ),唯有那造人的可以救人,其它的道理都不能救人,如果只是接受道理,没有重生,没有接受圣灵的感动,相信耶稣基督是独一的真神,受洗归入主的名里,是不能得救的。如今我们全家都归向创造天地万物的真神,主耶稣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喜乐充满了我们的家。朋友!你也愿意有这份平安、喜乐吗?请来信耶稣。



终极真理——一名回教徒的转变

华利德(Walid)

  我叫华利德,出生在以色列的伯利恒,我的生日碰巧正是回教教主穆罕默德的生日。父亲很觉荣幸,给我起名华利德(Walid),意思是“出生”,即铭记教主的诞生。

  父亲是巴勒斯坦回教徒,他圣地(Holy Land)教英语和回教研究,母亲是美国人。他们于一九五六年父亲在美国求学时认识并结婚的。

  一九六○年,父亲带母亲和两个孩子搬回以色列,母亲怀着我,他们到了伯利恒,我出生了。后来父亲工作改变,举家迁往沙特阿拉伯,之后重回圣地,住在世界最低的城市——耶利哥。

六日战争

  记得六日战争前,我在学校里唱的第一首歌是∶“我们爱阿拉伯人;犹太人是狗。”那时我不知道犹太人是谁,也不知这首歌意味着什么,只随大伙儿高歌。

  我在圣地成长大,其间经历了几场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战争。我们住在耶利哥后的第一次交战是六日战争。犹太人一举占领耶路撒冷旧城和其余的巴勒斯坦领地,令阿拉伯和回教世界大失所望。

  记得开战前,美国驻耶路撒冷代表即着手撤侨,虽然母亲是美国人,但父亲因为爱国而不肯离去。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许多事:炸弹的爆炸声,我们住在掩体里的六天六夜,阿拉伯人趁火打劫,抢掠商店和民居,居民因惧怕以色列人,争先恐后渡过约旦河逃难。

  这场战争只打了六日,便告结束。第七天,一位拉比在耶路撒冷哭墙吹号,宣布胜利。犹太人多认为这与出埃及时环绕耶利哥城六日,第七日祭司吹号同声呼喊,城墙倒塌情景相似。那时父亲在耶利哥听到约旦的新闻,却不信以色列人胜利,宁愿信阿拉伯电台说的阿拉伯人获胜。

笃信回教

  回伯利恒后,父亲将哥姐和我三人送进圣公会与路得会合办的学校,因那儿英文课较佳。我们是全校仅有的三位回教徒。有一半的美籍教师常打我们,同学则予以嘲讽。上圣经课时,我必须离开教室到室外等候。有一天,我不慎错走进去,便被同学喊打,说∶“我们不要这半美半回的人!”但我拒绝离开。后来女教师让我坐下。从那时起,学校才允许让回教徒学生学习圣经。尽管有“犹太佬”的冷嘲热讽,我还是上了三年的圣经课。

  后来直至父亲把我们转到公立学校。我在那里接受回教,笃信穆罕默德的预言:圣地必被收复,犹太人必被大屠杀灭绝。

  这则预言取自于穆罕默德书中,原文是这样说的:“直到穆斯林战胜犹太人之后,审判日才会到来。”当被问及何处发生此事时,穆罕默德回答:“在耶路撒冷及期周邦。”

  青春气盛的我像父亲一样,矢志献身圣战。以为这是回教徒取胜的唯一秘诀,即或失败,也不过殉道,而殉道者——据先知穆罕默德所讲,是安拉应许进入天堂的唯一确据:“圣战中的殉道者,并没有死,而是与安拉同活,接受安拉赐福。”

仇恨

  我在学校的反以暴动中经常演说,贴标语,写大字报,向以色列士兵军投掷石块,高喊口号∶“绝不向敌人妥协讲和!”“将灵魂与热血献给阿拉法特(Arafat)!”“犹太复国主义者该死!”……

  高中时代,我更领头暴动,多次袭击以色列军警。无论在学校,在街上,还是在圣殿中,我誓与犹太人战斗到底,深信这也是真主安拉在地上的旨意。

  有些回教徒采取更激烈的恐怖手段,投炸弹,用枪袭击犹太人,目的不外是把犹太人赶离以色列地。可惜,无论是经过六日战争、巴解反抗、约旦“黑九月”内战、黎巴嫩血战、“赎罪日战”等,都无法消灭以色列国。尽管如此,我心不变,唯愿去死或盼望有一天——只要有一次胜利,我们便能消灭他们。简单地说,你在电视新闻看见在“暴乱”(或“起义”)中投石或扔汽油弹的年青人中,我便是其中之一。

  记得一次在伯利恒的电影院观看“慕尼黑的廿一日”时,看到巴勒斯坦人在直升机中以手榴弹击毙以色列运动员时,数百观众拍手叫好,大喊“Allahu akbar(安拉最伟大)!”这是回教徒胜利庆贺的口号。

  以色列政府满以为电视台不停播放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史实,巴勒斯坦人便会产生恻隐之心,不再搞恐怖活动;谁知我坐在电视机前不断向德国人喝采。

  有一次,学校安排我们到犹太人营里一周,盼彼此认识后消除仇恨;但这也行不通,不管哪个教师和犹太人交谈,我们都嘲讽他,辱骂他。什么都不能改变我们对犹太人的仇恨,除非“换心”。

恐惧和欲念

  说来滑稽,在制造恐怖的同时,我也被自己的信仰吓倒。说老实话,每次我读可兰经时都胆颤心惊,因每一节里几乎都说,要为这罪那罪惩以地狱的火。回教徒相信必须积够功德才可以上天堂,可我绝无把握最终受审时,能积够功德抵罪。所以,只有与犹太人战死,才有把握消除安拉对我所犯罪恶的怒气,才能肯定在天堂里占一席好位,并有悦目美女满足我心底的欲望。

  中学上回教教义时,学生常问:击败犹太人后,能否强奸他们的妇女?教师答:女战俘没有选择权,她们是妾,须服从主人。可兰经上说∶“不可与有夫之妇亲近,除非她们是你的奴隶,这是安拉的命令。”另一处说∶“先知(穆罕默德)啊,凡你付了嫁妆的女子,你都可以娶作妻子。你所掳掠的奴隶,你叔伯的女儿,姨母的女儿,跟你逃去麦地那的,及一切信教,又愿归你的妇女,你都可娶来为妻。这是安拉给你超众的特权。”

  因先知穆罕默德有这特权,我们对他娶了十四个妻子和有多名女战俘并无质疑。事实上我们不知他究竟有多少妻子,其中还有他养子的妻,因安拉宣告她该归他。另有好些犹太女奴都是丈夫与家人全被他杀死的。

母亲

  家母的庭训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她说:犹太人回归故土是上帝的计划;根据圣经预言,犹太人回归故土是上帝应许的实现,是现代神迹,让世人知道神的旨意必成就。又说:还有许多别的预言也在应验,例如假基督、假先知的出现。但她这些话对我毫无作用,因我发誓要与犹太人战斗到底。

  母亲受一对美国宣教士影响,瞒着我们偷偷地在耶路撒冷青年会的游泳池受了浸。她多次带我到以色列的博物馆浏览,欲激发我对考古学的兴趣。可我常与她辩论说,圣经是犹太人与基督徒后来写的。她带我去看死海古卷,看到从前的以赛亚书与现有的以赛亚书一致,不觉无言以对。

  记得那时我很不孝,由于母亲信耶稣是上帝的儿子,我便骂她是“异教徒”、“该死的美帝国主义者”。我把报纸上少年“殉道者”的照片剪给她看,要她作答。我恨她,常叫父亲把她休掉,另娶回教的好女子。

  当我被以色列军队逮捕入狱,父母很为我忧虑。母亲去驻耶路撒冷的美国代表团设法营救,她因精神紧张,头发开始脱落,而我却在狱中学会更多恐怖行动,出狱后较前更加疯狂。

信仰

  高中毕业后,父母送我到美国求学。在美国我继续参加多次反犹太人活动。记得我最得意的笑话是∶我恨恶希特勒,因他没有作完工作(即未将犹太人问题彻底解决,完全消灭)。希特勒是我的偶像,穆罕默德是我相信的先知。我蔑视犹太人,蔑视基督徒及一切非回教徒,相信回教有一天会征服世界;要是不能和平征服,就须以武力征服;我相信全世界人都欠下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人战斗失败的债;犹太人是杀死先知的凶手;穆罕默德是唯一的救主,是安拉最宠爱的先知。

  我留学美国时,没忘记以往二十年中,在伊朗、伊拉克、科威特、叙利亚、约旦、黎巴嫩、阿富汗等国家共有数十万的回教徒在斗争中丧生。我要为每个回教国家复仇;必须有人付出代价,当然犹太人更要受处罚。

思索

  一九九二年,我读到《哈米吉多顿,命运的决定》一书(Grant Jeffrey著)。书中说到耶稣基督的降生、生平、受死、复活,以及以色列复国,都是上帝在历史上的预言应验。这些预言早于事发前数千数百年,碰巧应验的机率只是无量数中之一(One in Zillions),竟然分毫不差地应验。叫我更惊讶不已的是,当中许多预言,竟在我们这时代应验。这样的证据只可能来自全能的神。

  于是我的思想开始挣扎,如果圣经是被犹太人窜改,又怎能从我的老家以色列发掘出数以千计的考古学证据?以赛亚书在库兰(Qumran)山洞中,由一位住在伯利恒附近的回教徒牧童发现,证明我们手中的旧约圣经早已写成。以赛亚书中预言基督耶稣降生与再临的经节甚多。我想,我有必要看看圣经,看耶稣到底是谁。

  上帝领我读到启示录一章八节,耶稣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另在约翰福音八章五十八节,耶稣对犹太人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

  奇怪,穆罕默德也有相似的严肃宣告。他说∶“我是一切创造之始,是最后的先知。”又说∶“亚当还在被造时,我已是安拉的先知。”他还说,在最后审判时,他是回教徒的代求者,是世界最后的先知与救主。

  这使我困惑极了。若穆罕默德的话是真的,那么耶稣是谁呢?两者之中必有一个是虚谎。

寻找真理

  我立志寻找真理,因此日以继夜详细比较可兰经与圣经。有时我祈祷说∶“神啊,你是创造天地的主,是亚伯拉罕、摩西、雅各的神,你是始是终,你是真理,唯一的真理,是真圣经的启示者,是唯一的神之道。我专心寻求你的真理,我要在生命中实行你的旨意,我渴望你的爱,奉真理之名祈求,阿们!”我要的是真金,不是赝品,所以不看炫目的外表,我要透视世界“宗教”的内涵。

  我从前相信可兰经是神的启示,因书中有些地方与现代科学吻合。一本千多年前的书,若不是出于真神启示,怎能和现代科学吻合呢?我花了一个月时间,用电脑程式查究在圣经中的科学线索,发现叫我和千千万万回教徒笃信可兰经的所谓“科学奇迹”,竟早已载于圣经。不但如此,我因研究历史和考古学,还发现可兰经有很严重的错谬。

  圣经上有那么多的预言,又说得多么详细,竟然逐字逐句应验,这当然只能出于神。只有神掌握未来之钥。圣经记载,神曾说∶“……因为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以赛亚书四十六章9至10)。我想起穆罕默德也说圣经曾提及他,于是我便翻看圣经,要看怎么提到他。却发觉圣经根本没提过他。这样说来,圣经若被窜改,便当在穆罕默德后才被窜改的,因为可兰经说圣经常在穆氏“两手之中”。怎么从那时直到现在,竟没有人能拿出一本被窜改以前的圣经,也无法发掘否定圣经的考古证据呢?

  此外,可兰经对于人生重大问题,如得救、赎罪等,都没有交代。不但如此,先知穆罕默德的死,也与耶稣的死大不相同:穆罕默德死在爱妻阿伊莎(Aisha)腿上,耶稣则死在十字架上为人赎罪。

降服

  我知道,要是我此刻仍不信圣经是神的启示,我就太糊涂了。当初我满以为只要诚心祷告,神便会领我回去重信可兰经,结果恰恰相反,我越研究就越不信。这时我便只得放下骄傲,向真理降服。

  可惜得很,今日千千万万的回教徒都从不知道有这许多反面证据。从前我是眼瞎的,今天我看明白了——真的看明白了!圣经许多预言已应验,以色列国亡而复国、回教徒及世人对犹太人的仇视,这些都是圣经所载世界末日将临的征兆。

  人性没有改变。今日,兄弟仍旧彼此厮杀,像该隐杀亚伯一样。我开始明白,罪才是人类问题的根源;我们最大的仇敌不是犹太人而是魔鬼。五十多年前,希特勒杀死六百万犹太人,到了今天,竟有人能公然否认这些确凿的史实。怪不得许多人面对耶稣是救世主的如山铁证,却仍不能相信。上帝开了我的眼,让我看明白了:人会否认证据,人会敬拜假神。

  上帝也让我明白过去我虽自以为是的敬拜神,可思想却完全受魔鬼辖制。可悲的是,仇恨犹太人并不是过去的理念,而是今日千千万万回教徒的病态心理。我们总盼望有一天能杀死圣地里一切犹太人,像昔日穆罕默德杀尽沙乌地阿拉伯所有的犹太人一样。可兰经明文允准回教徒杀害犹太人与基督徒,夺取他们的妇女为妾,这其实就是回教徒仇恨犹太人。

以爱胜恨

  当我比较圣经与可兰经时,“真理”一词不停撞激我的灵魂。最后,我知道圣经确是真金,不但数以百计的预言已经应验,并且还有一个来自上帝的关键字眼,就是“以色列”。

  以色列的存在、复国,犹太人之能从世界各地回归,这些都强而有力地证明圣经是上帝的启示。当日上帝把犹太人分散世界各地,今日把他们从世界各地召回,就是照他古时应许的话成就∶“……我也必使你们被掳的人归回,将你们从各国中,和我所赶你们到的各处招聚了来。”(耶利米书廿九14)我明白,我从前所恨的犹太人,原来就是上帝所拣选、委托他们把启示写下的人。上帝的拯救计划藉耶稣成就,他是人类唯一的救主。耶稣降生在伯利恒(粮仓之意),他就是生命的粮(约翰福音六35)。他是犹太人,被我视为与我有深仇大恨的,却为我的罪而死。没有人为敌人死,没有人为仇敌受鞭打、受嘲弄、被吐唾沫和被钉死。耶稣却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马太福音五44)

  真理已经摆在我的面前,也不断叩我的心门。耶稣基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十四6)。我向真理求告,他应允了。我从前是盲目的,现在得看见。于是我打开心门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而得着真释放!

改变

  自此以后,我的思想、感觉、人生目标,整个人焕然一新。我渐渐同情犹太人,不再恨他们,也没有了害他们的念头。我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见到电视上恐怖分子袭击犹太人的消息,我笑不出来,反为他们流泪。我愿效法主耶稣,甚至为他们舍命。

  今天我可以对全世界人说∶“我爱犹太人。我爱他们,因为救主耶稣爱他们。我爱他们,因为上帝藉他们把光与真理带来世界。”我不再藐视他们,他们是上帝所拣选的民族,上帝要藉他们赐福世界。我们须要爱护支持他们,因为上帝曾对亚伯拉罕说∶“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

  真理改变了我,从前我崇拜希特勒,现在我敬拜耶稣基督;从前我相信谎言,现在相信真理;从前我有病态的复仇心理,现在我有健全的同情心;从前我心里充满仇恨,现在我充满爱;从前我作恶多端,现在因信耶稣基督蒙恩,罪得赦免;这些转变让我知道,除非人信的是真理,不然信教只是虚有其表,内心仍污秽不堪。因此我愿意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作我的主人。他是我的救主,他为我的罪钉死。我要向他顺服。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十一28)

  主啊,感谢你成全你的应许!感谢你施行拯救!

<< “人类基因计划”首席科学家柯林斯... / 郭泉:当代新儒学与基督教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