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从神州、十字架到福音——远志明专访

 基督新报/于嘉豪

 

日前远志明从美国远道来港,出席其最新电视片《福音》首映会。

远志明是中国大陆80年代末轰动一时的电视纪录片「河殇」撰搞人之一,他1989年离开中国,91年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受洗成为基督徒,随后入读神学院,毕业后在《海外校园》侍奉,现任神州传播协会总编导。因为他本身是大陆背景很了解内地百姓的心理,所以其编导的影片《神州》和大型纪录片《十字架——耶稣在中国》大受欢迎,并在中国内外均引起巨大回响。

日前远志明从美国远道来港,出席其最新电视片《福音》首映会,本报与他进行了专访,谈他如何开始制作福音影片的过程和得着,并且作为一个曾经的无神论者,怎么向内地众多的无神论者传福音。

《神州》:用信仰角度讲述中国历史

《十字架》:呈现现实基督教在中国的兴盛

神是怎样带领你开始制作福音影片的使命?

远:我之所以从事福音影视制作,最初是因为写了《神州忏悔录》这本书,从基督信仰的角度重新看待中国的五千年历史文化。当年《河殇》也是审视中国历史文化,但今天是站在基督信仰的高度。当时有人建议把这本书拍成一部新的影片,所以就开始筹办成立神州传播协会。

我们用了两年时间拍成《神州》,反响很大;然后拍了第二部影片,《十字架——耶稣在中国》,反响也很大。现在我们拍好了第三部《福音》,直接把耶稣介绍给近十三亿还不认识耶稣的人。

《神州》和《十字架在中国》在国内外均引起很大的回响,那么你自己是如何评价这两部影片?

远:《神州》引起反响是因为它对中国历史文化的角度完全是新的,从基督信仰的角度来看,就是从人与神的关系的角度来看,所以当时振动很大。国内的一些知识分子朋友说,《神州》可以改变中国人的价值观。过去我们认为是英雄的,其实都是罪人;过去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其实是可悲的。比如以人为神,以皇帝取代上帝,等等。

另一方面,《神州》也挖掘了中国古代的信仰资源,特别提到在春秋以前中国人是敬天的,这一点对于将来基督福音在中国扎根和结果都有很大的影响。也就是说,中国文化中也有美好的一面,是与圣经与我们的信仰相通的(不是相同是相通)。这一点对神学,引起一些振动。

无论如何,《神州》开辟了一个新的角度,一个新的视野,我想将来还会继续发生影响。

《十字架》讲的是现实。如果说《神州》讲了五千年,《十字架》就是讲了最近的五十年,基督信仰在中国的兴起和兴旺。《十字架》大家都比较熟悉。许多人看了以后说,原来中国有这么多基督徒,这么多教会。在无神论的环境下如此大发展,完全是神的作为。这对基督徒是一个很大的激励,对非基督徒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对于政府亦是一个很大的提醒,让他们看到他们原本不知道的东西。我想这是中国发展中的一个新问题,就是必须重视信仰的力量。

《福音》:直接回答人们对福音的渴望

你是怎样开始构思新片《福音》的?这部电视剧的对象、制作目的是什么?

远:因为拍完《十字架》之后,很多人看了不明白,特别是不信的人,他们问为什么信了福音之后就能让浪子回头,罪人悔改,破碎的家庭和好,甚至黑社会的老大都做了传道人。为什么为了福音的缘故很多人受苦受难也不在乎,到底什么是福音?所以我们就开始构思《福音》这部电视片,直接回答人们的渴望。这都是顺理成章的,第一部《神州》讲了五千年,《十字架》讲最近五十年,第三部《福音》讲到这个永恒的东西,就是福音,就是耶稣。

《福音》的对象是非基督徒,介绍耶稣的教导、事迹、神迹等等,基督徒对这些都已经很熟悉了。但是对于非基督徒来说,他们听着非常的新鲜。我们内部试映的时候,一些非基督徒的朋友听到圣经中「野地的百合花」那句段话的时候,就是「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那个朋友就说,这句话说得太好了,真伟大,真有智能。你看对于我们基督徒来说非常熟悉的经文,对他们来说特别振动。

中国13亿人中12亿多人从来没有听说过耶稣的事情,他们听说过耶稣这个名字,但根本不知道耶稣有多么的伟大,多么的智能,多么的慈悲、慈爱,他们根本不知道。所以这个片子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耶稣到底是谁,祂所活出来的崇高的神性、说出来的神的话语,还有显出来的神的能力,让他们认识耶稣。

在制作这部电视剧过程中,您有什么深刻的经历吗?对你的信仰有什么影响?

远:影响最深刻的是我在制作《福音》剧本的时候,用一年的时间去研读四福音,我把四福音书全部的内容都分类,想把神的儿子吃透,好用电视片表达出来,但是我发现很难很难,因为耶稣太丰富了,是个无穷无尽的宝藏,要把祂的丰富把祂的价值都挖掘出来真是不可能的。

对我影响最深的是,我在阅读四福音书并全面归纳整理的时候,我对耶稣的认识更深了。现在影片里面有三集,就是「恩典」、「真理」、「生命」。「恩典」是指祂活出了只有上帝才有的伟大的慈爱,「真理」是指祂说出了只有上帝才能说出来的宇宙人生的真相,「生命」是指祂行出了只有上帝才能行出来的改变生命的大能,死里复活的大能,永生的大能。这三方面就把耶稣的神性,比较完全地表达了出来。在一年的时间内,我就是啃耶稣,这个收获最大。我在制作《福音》过程中,自己更加得到了福音的好处。

《福音》里面的影像,耶稣事迹的影像,是怎么取材来的呢?整个制作用了多久?

远:《福音》使用的资料大部分是买来的。我们用了几十部电视和电影的片段,买了他们的版权。其中一个主要来源是电影《拿撒那人耶稣》,这部电影有6个小时长,把四福音书都综合起来拍的,不像《耶稣传》只有路加福音。我们把这部美国电影的中文版权买了,然后翻译成中文,配了中文音,明年我们会发行这部中文电影。

《福音》关于耶稣的部分主要是采用了这部《拿撒那人耶稣》。但《福音》的一个特点是,从头到尾没有出现耶稣的面部形象。因为耶稣到底怎么样谁都不知道,每个演员演耶稣也都不一样,也都演不出耶稣的完美神性。所以我们只是用祂的声音,用祂的话语,这是这部影片的创新的地方,三个多小时都不出现耶稣的形象,制作起来也挺难的。

整个制作连创作剧本一共2年,创作剧本用了1年多,主要用在研读四福音书上,然后半年是收集影视资料,剪接和制作。

影片首映会之后你的感受是什么?

远:我感受到弟兄姊妹和朋友们都很喜欢这部影片,超过我所想的。我本来想这部片子不会像《十字架》见证那么感人,因为只是客观地介绍耶稣。后来看到还是有观众哭啊、流泪啊,我觉得是出乎意料的。感谢主,靠圣灵的工作。

这两部福音影片有没有影响你回去中国?你怎么看你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呢?

远:我觉得政府的态度还是好的。拍完《十字架》之后就不让我回去了。我理解,基督教信仰在中国,有家庭教会,有三自教会,两者不怎么和谐。片子本身反映家庭教会很多,三自教会少一点,有人对此有意见,我都理解。

我自己知道三自教会有报道他们自己的自由和机会,但是家庭教会没有这样的自由和机会。作为历史的见证,《十字架》就是要把这个情况,不为人知的那一面记录下来。我相信中国政府也是高兴的,可以看到他们看不到的。就好象是报告文学,社会调查,把这个现象反映出来。我觉得这对于社会和谐,对于信仰在中国的发展,都有很大的帮助。

我理解他们对于这个片子的看法,理解他们的不高兴。虽然这两年不能回国,但是我相信以后还是可以的。

民运与信主的理想区别:

两个境界,原来是站在人间的角度,信主之后是进到神的高度看人间。

你以前参加了民运,现在制作福音影片,并成为传道人,巡回布道,您认为现在的理想与以前的有什么不一样呢?

远:这是两个境界,两个天地。原来是站在人间的角度,人与人比,人与人斗,人与人争;信主之后我觉得超脱了人间有罪和有限的境界,进到了神的高度看人间的事情,就比较超脱,比较潇洒,怨恨都没有了。包括对民主、自由、人权等这些过去认为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现在发现其实不是最根本的东西,最根本的在于人与神的关系,人必须与神和好,成为神所喜悦的人,认罪悔改的人,其它才谈得上,如果人不认罪悔改,事情就没法办好。

以前其实我也不是搞民运的,以前我是学哲学的,赶上了民运,因为历史的机遇,大家都卷进去了。我们这一代的知识分子从各个方向都卷进去了。回到文化特别是回到信仰的角度,我觉得我现在做的是心灵层面的工作,对人的心灵说话。

我现在做的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工作,不是国家的工作,不是什么救国、救民、改造社会。我所关心的是罪人能够认罪,彼此认罪,孩子听话,人彼此信赖。我解决的是人的个体心灵的问题,所以我到处传福音,到处呼召人悔改。当然我相信个人改变,生命改变,社会也会好起来,国家会好起来。

让中国人信仰上帝最难的是什么呢?怎样向无神论者传福音呢?

远:中国人要信耶稣有几样是很难的,第一是要让他们谦卑下来,知道自己是罪人。其实这不仅是中国人而是整个人性的问题。人好象伊甸园里吃了知识果的亚当夏娃一样,个个像神一样去论断别人,骄傲自大,自以为义,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从历史上来看中国人没有忏悔意识,他们可以认为有错,但是不看为罪,一般情况都把罪过推给别人。在今天也是一样,中国大陆经济腾飞,社会在发达,但是如果罪性泛滥,道德下降,前途也是迷惘。

还有一个障碍是科学主义,他们觉得只有科学才是最高的标准,这是一种迷信,迷信科学,其实科学本身不是真理,而是对真理的追求。对科学的迷信要打破。人不仅是有罪的,也是有限的,不可能认识绝对真理。所以《福音》第二集专门从科学角度来探讨信仰,讲到当代最伟大的发现,一个是宇宙大爆炸理论,一个是DNA遗传密码的发现,表明人有自己研究不了的东西,就是宇宙和生命的来源,太神秘了。

所以中国人要信耶稣,这两大障碍,一个是有罪,一个是有限,承认自己有罪有限,才能谦卑下来,走到神的面前。

三自和家庭教会:政教分离,人与神发生个人关系,这真正的信仰。

内地基督徒在中国政治环境之下,分为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你认为此对于他们接受神的道、福音会有怎么样的挣扎?

远:信仰第一是个人性的,第二是心灵性的,内在性的,所以信仰并不在乎形式,而在于内心深处与神是否发生了关系。从此角度讲,一个基督徒在中国大陆也好,在美国、香港也好,他信耶稣是无可拦阻的,而且他去什么教会也不重要,而在于他自己是否真的相信独一的真神,我相信在三自教会里面,弟兄姊妹爱主信仰纯正的多得是。

家庭教会呢?如《十字架》反映的,弟兄姊妹承受了更大的一些压力,因为他们没有登记,他们认为如果登记进入三自教会的话,就有点像政教合一,违背圣经的原则。

当然其中也有历史造成的一些伤痕,三自教会一直属于政府的,家庭教会的人就一直坐牢受逼迫,这是历史上留下来的。不论是三自教会还是家庭教会,都有爱主的信徒,我觉得我们没有权力去论断哪人得救哪人不得救,我们也不能指责这个教会、这个教派,其实家庭教会也有很多的教派,也不应该彼此论断。

我的立场是政教一定要分离,上帝的物归给上帝,凯撒的物归给凯撒。政府不应该只承认三自教会是教会,而家庭教会就不是教会。我想政教合一对政教两方面都没有好处,政教分离对政教都有好处。这是两千年来历史的总结。在这个意义上说,《十字架》电影里面有一个很鲜明的立场,信仰一定是要独立于政治,只与神发生的关系,这个是真正的信仰。

中国贫富悬殊,各人的成长背景和教育背景等都很不一样,那么对于农村的人和对于大城市中长大受到高等教育的人传福音,分别需要怎么样的方法?

远:福音就是一个福音,上帝就是一个上帝,不管是对什么人,都是传耶稣和祂钉十字架,这对什么人都有效的。但具体方法有不同,切入点也有不同,知识分子比较重视理性的探索,农村的人比较重视神迹奇事。这些都无可厚非,因为神理解人的软弱,理解人的有限,所以用不同的方法引导人。

我觉得对于电视专题片《福音》,比较适合知识分子看,当然对于农村的人也是适合,可能他们看不懂其中科学方面的内容,但是可看懂耶稣部分的,我想主要靠圣灵的工作。

<< 玄田生:华夏同胞们,是文化反攻的... / 计翔翔:明末奉教官员李之藻对&q...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