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逻辑上人类接纳耶稣的必要

 

田童心

200746日基督受难日与金陵神学院本科二年级神学生的分享)

 

      对于一个乡村的基督徒而言,他最初开始接纳耶稣可能是出于治病等现实功利性的目的,但是对于一个有些文化有些头脑的人而言,他相信未经思考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如果你拿不出足够的道理来,他宁肯肉体死去也不会轻易接纳一个异域之古人为自己信仰之主的。

我们需要明确区别罪与罪性两个概念。并没有哪一位性善论者认为人类没有犯罪的可能性,没有一个性善论者会相信有人闭着眼睛也不会偏离正道的。耶稣说“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马太福音》2641节)故耶稣认为具有善端之人、能够远离罪的途径就是“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唯有时刻警醒追求真理方可远离迷惑和犯罪,所以无人敢于断言自己从小到大没有在上帝面前曾经犯过罪。在任何事情上得罪他人伤害他人同时也就是得罪公义的上天也是得罪全人类之共同创造主,这是每一个良心未泯之人真诚内省后的必然发现,中国文化里的儒生并不因为相信性善论而可以例外。因为性善论和性恶论都可以伴随心灵的敬虔,相信性恶论的敬虔者会时刻提醒自己远离邪道,相信性善论的敬虔者会努力行正道。中国文化背景下的人可以不接受原罪论但是却不能够否认罪。任何真诚敬虔者内省个人生平后谁能够说自己是没有罪的呢?罪既然在根本上是对于上天的得罪,如果上帝没有恩典,人类就毫无永恒的希望,道德不仅没有可能而且也没有必要,人类生命没有永恒的可能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因为生命本能地追求永生,故神圣恩典是人类生命存在的深刻前提。(这道理可以让我们理解很多哲学家何以自杀。)有赦罪悔改之可能,才有永恒生命之可能,才有今世生命认真展开之可能。涂抹人类过犯之神圣恩典必须首先被我们活人肯定。罪既然是对于上天的得罪,那么这些罪过的被涂抹,就只有上天本身才有资格向人类表白,也只有在上天的表白之后我们才可以明确肯定我们罪过的被涂抹,也只有在这种人格化的入世表白之后我们的心灵才可以被抓住。人类需要赦罪的凭据,需要赦罪者他必须是与审判者同体同在的神圣者,需要赦罪者本身必须证明自己具有能够超越死亡、从死里复活的神圣性。仅仅有先知和哲学家的宣告是不够的。“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左传·宣公二年》),“过而不改,是谓过也”(《论语》),明末大儒李二曲归结儒学的宗旨在于“悔过自新”四个字。这些道理都是可贵的,但是当我们追问“何必悔”时,儒家知识分子里谁能够回答呢?按照李二曲的思路推展下去,如果儒家不能够回答此问题则意味着儒学根本没有存在之必要。耶稣在一个故事里借他人之口说出了死里复活的必要性:“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他们必要悔改。”(《路加福音》1630节)人类伦理价值非常需要一位见证者,需要一个死而复活者见证这些伦理价值的确是不仅关乎此岸生命的而且是关乎永恒生命的。耶稣随即又借亚伯拉罕之口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路加福音》1631节)我们从侧面看出,一个真正把民族先贤先哲之敬虔的道德教训当回事的儒家知识分子,并不难察觉耶稣死里复活的意义,一个真正追求真理的人,并不难发现耶稣生平里的真理光芒。

我们知道,对应在人类历史里,明确以见证生命真理为目的而事前多次预言事后应验的死而复活者只有耶稣。耶稣亲口说他来到世间就是特为给真理作见证。福音的吸引人,就此一点而言,的确应该说“不是依靠势力不是依靠才能,唯有上帝的灵才能成事”。能够吸引上下各个层次纵横各个民族的人们的,实质上不是那些传道人的口才文采和权威背景,而是福音信息本身的关乎生命的真理属性。

经过最近60年圣经考据学和一系列电影亵渎事件的挑战,包括《拿哈玛地文库》、《死海古卷》、《耶稣在印度》、《圣杯与圣族》、《达芬奇密码》、《犹大福音》等文化事件的冲击,传统视野里的耶稣生平的局部细节已经有了新的分歧,但是我们认为那些不过是细枝末节,并非可以解构关于耶稣的信仰核心,我们今天依然还可以宣告:耶稣的死而复活这个核心历史事件和核心信仰要素,目前并没有足以动摇它的有力的论据。我们敢于正视那些冲击的原因也正是在于它们恰恰使得耶稣信仰的真正核心显露出来。基于耶稣肉体的流血牺牲和死而复活的历史独一性,我们不认为耶稣可以被“人类天空中的九颗明星”(约翰·麦奎利在《中介者》一书中所列举的摩西、琐罗亚斯德、老子、佛陀、孔子、苏格拉底、克里希纳、耶稣、穆罕默德)里的其他八颗明星个体地或集体地替换。若无肉体的流血牺牲和死而复活,我们甚至很难把耶稣与那些现代邪教教主区别开来。若耶稣仅仅流血牺牲了却没有死而复活,那么他就和历史上无数的暴政下的死难者没有区别,他流出的血也就不是可以赎罪的神圣者的血,无论他如何自称为圣子。神圣者决不是因为自己声称是神圣者而就是神圣者了,也决不是因为自己声称祖先是神圣者而就是神圣者了。耶稣不是单单靠口舌来征服人心。他不仅像一般道德教师那样把敬天爱人的道德常识教训众人,更重要的是他亲自实践他的道德说教,并且亲自表明这些真理大道的确是关乎生命的,是不可战胜的,是可以超越死亡的。除了各种宗教体制权威在现代社会里的共同淡化这个原因外,上述的“耶稣对于生命真谛和神圣真理的见证实践”就是今天儒学与耶稣的相遇不同于历史上儒学与佛教道教相遇之最深刻的秘密所在。宋代时候儒学与佛教道教相遇,实质上是一套粗糙的人生哲学体系与另外一套较为精致的人生哲学体系的相遇,但是今天儒释道各家乃至世界各民族文化,它们却都共同需要耶稣生平的真理性见证。但是这个并不等同于对于哪一个基督教宗派和哪一派基督教神学的需要。

我们明白了逻辑上人类接纳耶稣的必要,把这种逻辑道理讲给别人听并不意味着能够必然在他人心里产生心灵上接纳耶稣的必要,那是需要灵与灵的呼应才可以产生的。我们不能够代替圣灵做工,但是我们面对尚未信者却可以排除一些文化障碍,如此而已。真正吸引人心的是耶稣生平的无可替代的内涵。

<< 历史资料:中华民国学生联合会总会... / 浅论儒家与基督教之功夫论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