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陈慰中:生态环保神学(上)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生态环保神学

 

加拿大   陈慰中博士

 

序言

 

2007年四月四日星期三

 

    昨天晚上我在中国餐馆和几位世界一流的数学家用晚饭其中有我们学校一位新加坡的数学院士Sheldon Yang。晚饭之间讨论的非常愉快。南韩来的数学教授和他的太太送我一份礼品,他们说韩国和日本对中国有支援,在沙漠种树木防止沙尘暴,我听了之后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这是中国的事情,还连累到别的国家。印度的教授说印度教的人口占百分之六十,伊斯兰教百分之三十,其他是佛教、东正教还有改革的基督教。他说现在印度的伊斯兰教信徒有少数已经开始和印度教通婚了,有些寺庙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和印度教的庙宇已经有的连接在一起,大家可以互相朝拜。听见这个让我很开心。印度和韩国的两位数学家问我:“中国有一天会走上民主的制度么?”他们的问题还没有问完,这位新加坡的华人就抢着答,说“会,会!”那我就说“有新加坡的华人已经答了,不是很好么?”但是他们坚持要我的意见,但是新加坡这位老师继续说“会,但是会慢慢的。”他们还是坚持要我的答案。于是我转向新加坡老师说:“您可以第三次替我回答。”但是该老师这回让我自己回答。我回答说:“会和不会,快或者是慢,这不是一个问题。问题乃是中国有没有这个民主制度的必要。因为中国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了,为什么突然间要民主的需要。这不过是一个可能性而已。中国有一天可能会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也有可能不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他们继续问,“那会是什么?”我慢慢回答说:“按照中国的传统经典比如《孟子》有一句话‘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我就如此解释“中国是一个国,按照孟子的话,这个国应该是一个家,而不是一个制度而已。那么这个家一定有一个家主。主是一个主权,这个主人有主权,就是家的家长了。中国是一个国家,这个国家有家长,这个家长有家权来维持家庭的稳定。于是在座又问我:“这个家长是不是独裁者?”我说:“不是,这个家长应该是这个国家的家父。应该有父母之心来照顾一家的儿女,把国当作一个家来爱护。”这个时候,那位韩国的太太问我“家父在管家,我是母亲,那么我的位置在哪里?”我低声回答说:“你就在背后私下领导你的先生。”她听后哈哈大笑。

    他们继续问:“天下国家,天下是什么东西?”我说“天下就是地上的一切,是生态和环境。我们应该如何对待生态和环境呢?用什么制度呢?我说还是用家的这个概念,把生态和环境当作我们人类共同的一个家。那么家长是谁呢?家长又是一个父亲,所以天下的家长圣经称之为天父。所以上帝就是生态环境的天父。那么我们应该遵守天父的旨意,来爱护保养生态和环境。那么天父的旨意就是中国古书说的天命,所以天上有天命,天下有天父。天命授权给天子是众儿女爱护照顾天下的生态和环保。”这就是生态环境神学的灵魂。天下的天国包括地上的国家都是服从一个共同的天命,天下虽大,天命是一致的。天命就是宇宙、天国、地上国家共同价值观。该价值观乃顺乎上帝的旨意。

第一章   上帝和自然神

 

    我们从商代的甲骨文和卜辞开始讨论生态的神学。甲骨文是中国古代的文字,卜辞是这些文字的内容。研究大自然生态神学一定要从上帝和自然神开始。甲骨文的上帝和自然神以及先古的祖先们是分不开的,并且是在自然界的天上。这位有人格性的上帝是天地之间有权柄的,有意识的,因此说话算数。这位天地的人格性的自然神并有权柄的讲话,他的话语就等于天命。从甲骨文的卜辞我们可以得知,这位在天上的地神有支配自然界的天命。包含三方面的内容:帝令雨,上帝命令下雨;帝命风,帝命云。直到今天为止,一般大多数的汉族知识分子是无神论的,不相信有鬼神,视之为迷信。但是还有一些地区,很多少数民族(例如云南省共有26个少数民族)心中还有对上帝、自然神、先祖圣贤有所信仰和风俗。笔者2001年在云南学术访问的时候,有云南的少数民族与我诉苦,他说“你们汉人常误认为我们少数民族是迷信的。因为我们少数民族是敬畏天,地,河水,树林,野生的生命等等。所以我们不敢轻易地乱砍树木,特别是正在生长发育的树苗。但是我们少数民族常常在山路里看到汉人一车一车的运走砍下的树苗。我们就立刻拦住车辆,质问他们为什么要砍伐这些树苗,不敬畏大自然。他们经常是以为了增加收入和繁荣经济为理由。”因此,生态神学的开始在人类的心目中至少要有存有敬畏大自然的态度。直到今天为止,美国和加拿大和南美洲,这一带的原始民族还保存很浓厚的敬畏大自然的生命和生态。他们认为生态(ecology)Eco的意思就是家庭的意思。大自然的生态是生命世界的一个家庭,在这个大家庭里面,假如没有一个敬畏大自然的心理,就会容易任意破坏自然界的生命,包括生物和植物。

 

    所以圣经的旧约记载“敬畏上帝是人类智慧的开始”(约伯记28:28)假如人类自以为聪明不敬畏上帝,不尊重祖先,不保护大自然,任意破坏环境和自然资源,就会导致自灭。因此,一个国家应该把大自然当为一个家庭,而不是私人的财产。这就是生态神学的开始。

 

    按照甲骨文的概念,当时上帝是在地上人间统治中国的。但是后来,上帝升天了,把管理和统治委托给人类。在人类之间,有一个人被授权来做管理和统治。这个被授权的人就被称为天子。天子被授权以后,这个授权本身就是天命,天子的任务就是执行天命来管理人间。授权是一种许诺。当在地上的天子在执行天命任务的时候,成绩好的话就继续授权,成绩不好的话,上帝就会取消授权的天命。取消授权的天命简称为革命。所以,易经里面有一卦,第四十九卦革卦里面有一句话“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意思就是说,夏末失去民心,汤王就被授权革天命。那么商末也失去民心,周武被授权得天命。

 

第二章 天

 

    上帝是人格性的自然神,是人类的天父。但是,据说上帝升天以后,把统治和管理授权与天子以后,人类对上帝就开始简称为天了。天,这个字在甲骨文里面不但是人格性的天,还是个人形的天

耶稣在四福音里面把上帝和天并用,例如在马太福音里面耶稣一开始在地上传道的时候,就传播天国的福音。所以在马太福音里面,天的用的次数比较多,但是在马可,路加和约翰三福音里面,耶稣就多提上帝之国。但是意思都是一致的。为什么圣经里面天和上帝分开不同用法呢?因为这个习惯在中国已经开始了。中国人在夏商周的时候,多用上帝,后来在秦汉以后,也用上帝,但是多用天,都是一样的。因此有人在大胆的推测,耶稣很可能通过丝绸之路到过中国,或者是耶稣诞生的时候,有东方的博士们来朝拜圣婴的时候,留下一些在礼品中间也留下一些中国的经典;或者是耶稣在他生长地——拿撒勒和大马士革,丝绸商人和朝圣者们打听到这种用法。总而言之,在中国的经典里面也好,在圣经的用法也好,在中国的民间或世界各国的人士,上帝和天是并用的名称。从犹太人的角度来说,他们不因为敬畏上帝的关系,不愿意随便多提上帝这个神圣的称呼,而多用天来代替。当犹太人在会堂里,读到上帝这个文字的时候,就用代音来称呼。这个代音乃是Adonai。

 

    中国的诗经也很少提上帝,多提天。提到的“天生烝民”,天就是上帝,就是我们的天父,他诞生了我们众人为他的儿女。中庸之道应该从天开始。甲骨文的天是有人格性的天。整个甲骨文的天是人的形状。上面有头,中间有肢干。肢干的旁边有双手,肢干的低下有两条腿。看起来,天就是一个人。因此,甲骨文的天就产生了“天人合一”的概念。所以天不但是代表上帝,也代表大自然。天又是人的祖宗。这样说起来,人和大自然是分不开的。所以人应该敬畏大自然。天和人不但是相辅相成,天与人还相依为命:没有大自然就没有人类。正如庄子在《天道篇》里指出“古之明大道者,先明天而道德次之。”所以人要最先有尊敬天的良心,没有这个最基本尊敬天的良心,人类一定会无法无天。现代的人对大自然生态的处理是无法无天的,因此,敬天第一。正如我们提过少数民族因为有敬天之心,而反对只顾唯利是图的其他民族乱砍树苗,乱放山羊,扩大沙漠,这都是不敬天的犯规行为。

    中国的文化可说是从“天”开始的。天是中国文化的基础和发源。我们的“天”渗透到我们日常的生活以及语言。我们称“天上”又称“天下”,认为我们是“天生”的;又有“天命”;又称一年四季的“天气”。孟子称老百姓为“天民”;古代称一国之君为“天子”,那么“天子”统治“天民”的国家该称为“天国”。古书把“天国”称为“中国”。认为“天命”的机会称为“天时”。 “天子”统治“天民”不但是“天国”,还是“国家”。所以,有天性质的国,应该是一个大家庭。国家就是一个家庭;天子和士大夫们乃是父母。“天”不但是法制之国,也是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甲骨文里的“天命”乃是上帝命令天子该做的事情。商朝的人认为天上的雨受上帝统率,那么商人也认为天上的风是听于上帝的安排。我们耕,我们种,但是是天降雨,阳光光照,使万物生长。天赐四时五行使植物生熟,天人合一,天赐感恩之心,天在人间。

    《论语》有载:“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汉董仲书在《春秋繁露》中说:“天者,万物之祖。万物非天不生。”孟子曰:“天下国家,天之本在国。”春秋谷梁传庄公元年有载:“人之于天也,以道受命。”“不若于道者,天绝之也。”所以,人不能向天地称霸,人不能采取人定胜天的态度,不能破坏大自然。人既然不能胜天,科技也不能胜天。《诗经》大明篇警告:“小心翼翼,昭事上帝。”意思就是说:人要小心谨慎又敬畏。

    要遵守天命,敬畏大自然,乃是中国几千年老祖宗传下来的教训,现在引证几处为例。尚书甘誓篇载:“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罚。”这段话的意思是,尧舜禹时代,有夏同姓之国,扈氏族人,威侮五行,则轻忽生态环保之五行,破坏大自然水火金木土之规律,不遵守季节时间,天乃革绝该族人,因其违反天命,故禹顺服天命而剿伐。
   

    尚书洪范篇很清楚的记载:“我闻在昔,鲧堙洪水,汩陈五行,帝乃震怒,鲧则殛死。”意思,周武王征服殷商以后,访问过去商功臣箕子,请教其治国之天道。箕子说:“我听说过,古代有鲧氏治理洪水,但他不遵守五行的规律,而破坏生态,上帝就因此震怒,用雷电把鲧击死。”
   

    尚书洪范篇第一个洪范乃“天乃赐禹洪范九畴。”“初一曰五行”意思,上帝赐给人类治世之天命,列在第一乃五行的生态环保。汤商之臣在尚书中有警告,我们要世世代代“钦崇天道,永保天命。”

第三章  圣经的创世记

    圣经创世记第一章,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

    太初有道,这“起初”乃太初之道。道的活动是创造,因此“上帝创造”。上帝是太初之道创造,上帝是创造的上帝,是道的创造,是创造的道。起初上帝创造天地,然后再创造万物。这正如道德经42章所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道生一,道就是创造的上帝,上帝是道自生。

    一生二,上帝创造天地,天和地乃分为二。

    二生三,上帝和天地同在。创世记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这就是上帝的同在。

    三生万物,创世记第一章描写上帝创造的过程,到第二章第一节就说,“天地万物都造齐了。”

    道德经42章又继续,“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从第一到第六天,上帝所创造的万物都负阴而抱阳,并有灵气相辅相成调和。

    第三节,“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上帝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头一日有相辅相成的阴阳,如,天地,光暗,昼夜,晚上早晨。从第一日到第六日的过程,都有负阴抱阳的万物出现。阴阳是相对的,但是是相辅相成的。

    第二日的创造,“上帝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上帝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这里有阴阳的“将水分为上下。”“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这是阴阳上下的方向。如易经泰卦所说的,“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阳而外阴,内健而外顺。”

    第三日的创造有海水和旱地的出现。旱地有青草,蔬菜,树木。海水和旱地是阴阳相对。

    第四日的创造有“大的光管昼,小管夜。”这大小是“管理昼夜,分别明暗。”

    第五日的创造是水中的大鱼和各样生命动物,和空中各样飞鸟。水中和空中是相对的。

    第六日的创造,“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照我们的样式造人。”“上帝就照着我们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这里的阴阳有上帝的自己和上帝的形象对照,有天和人,父与子之分。上帝造男造女,是最明显的阴阳。男的是阳性,女的是阴性。易经以乾卦为阳,坤为阴。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万物负阴抱阳,冲气以为和。“上帝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阴阳相辅相成,一切所造的有相对调好的都甚好,正如易经系辞所说,“一阴一阳之谓道。”“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

    创世记第二章的开始还有阴阳相辅相成的继续,但是其辨证关系开始有演变的发展。“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作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作,安息了。”这是工作与安息的相辅相成的关系。整个创造的经过是一个进化的过程。

    创世记的进化过程从太初开始,“地是空虚混沌。”然后然后有水的出现,“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然后有光的出现,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然后有空气的出现,“上帝就造出空气”。从生物化学的角度来说,碳水化合物的合成是需要有空气里的二氧化碳,水和光。这个合成叫做光合作用(Photosynthesis)。创世记第一日和第二日已经有空气,水,和光的出现。空气里有氧,氮,二氧化碳。光合作用是生物出现的前奏,是供应活物的粮食。生物有了碳水化合物,如葡萄糖,纤维素,这些基本营养以后,还可以合成氮和这些营养来产生蛋白和脂肪。光合作用和其他合成在进化过程中都是从植物界开始。

    植物界的生物在创造的第三日就出现了。“上帝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在食物链程里植物消耗无机物质,动物再消耗植物。简单说,前有无机化学物质,然后有植物,再然后有动物。所以第五日就有了动物出现了,有海里“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样飞鸟,各从其类。再下来上帝创造地上动物,“上帝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最后,上帝创造人类。人类的生存需要消耗其他植物界和动物界的生物。这整个创造的过程是符合生物化学的合成过程,创世记分这过程为六日,其次序是进化的,是科学的。

    进化式的创造过程是从无开始,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从无机到有机,从植物到动物,然后从动物到人类。这进化式的创造也符合道德经的宇宙概念,如,“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40)“万物得一以生”(39)“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整个过程以后,“上帝看着一切所造的甚好。”(very good)因为,“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万物如果没有阴阳相辅相成的调和,一切所造的不可能都甚好。

    主前第三世纪的荀子在其王制篇也已经发挥了他的进化宇宙观。“水火有气而无生,草木有生而无知,禽兽有知而无义,人有气,有生有知亦有义,故最为天下贵也。”荀子的进化过程从水火开始,然后有草木植物,再然后有动物,最后人类。这也符合创世记的开始的过程,但是荀子不用“创造”这个名字,而用“生”概念。这“生”概念从气开始,然后生,然后知,最后义。人类是天下最贵重,因为有气,生、知和义。

    创世记第二章描写上帝创造人类。我们可以说这也是人性的描写。“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的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从这里开始,阴阳的相辅相成辨证的发展到对立的矛盾。人性是人类被创造的一个矛盾,人有上帝的形象和生气,但人也有腐化的尘土肉体,这是善和私的挣扎,善和恶的矛盾。善是心灵的意愿,但肉体却软弱,容易顺从恶性。所以有灵的活人有内在的对立矛盾。第二章提到,“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

    生命的树是阴阳相辅相成,上帝看为甚好的树,其果子都是从冲天以为和结生出来。分别善恶的树是知识理性的树。生命的树是信心和知识,顺服和理性,相辅相成的。分别善恶的树则把顺服和信心从理性和知识分开出来,只有单方面的逻辑,没有调和性的阴阳。因此上帝吩咐人类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辨证法已经从相辅相成的阴阳性质转变道对立敌我的矛盾。有生命的树和分别善恶的树的树立,有分别善恶的敌对,有吃后生死的离异,有生命和知识的分别,有敌我的产生。这些辨证的发展是创造进化过程的必然性。有了上帝的形象和灵气,同时又有腐化尘土的肉体,前者是感性的心灵善性理想,后者是理性的物体恶性现实。此善性和恶性乃潜性,还没有发挥出来,还没有分别出来,人类在这状况时是无知,无为,无辨别善恶,是与太初之道同在,天人合一,与上帝合作。

第四章 天命

    3月18号星期日晚上,我被邀请到维多利亚本地一个高级养老院晚间礼拜,刚好那天晚上的圣经是路加福音第十五章提到一个浪子回家的故事。我就和他们提供我个人对这个故事的见解。

    浪子的比喻“耶稣又说,一个人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对父亲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家业分给我。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的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在那里任意放荡浪费资财。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又遇着那地方大遭饥荒,就穷苦起来。于是去投靠那地方一个人。那人打发他道田里去放猪。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么。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于是起来往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了就动了慈心跑去抱这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儿子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的手指上,把鞋穿在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他们就快乐起来。那时,大儿子正在田里回来离家不远,听见作乐跳舞的声音。便叫过一个仆人来问是什么事。仆人说你兄弟来了。你父亲因为他无病无灾回来,把肥牛犊宰了。大儿子却生气不敢进去。他父亲就出来劝他。他对父亲说:“我服侍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的产业,他一来了,你倒为他宰肥牛犊。父亲对他说:“儿啊,你长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所以我们应当欢喜快乐。”

    我就向群众说这个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对这个故事的道理也可能听过无数的解释。我现在也大胆的讲我的个人见解。我认为这个故事不是耶稣当时讲给法利赛人和文士听的。这个故事是能够应用到当时后来的历史和现代的世界适合听的。时间经过是这么久了,但是人性还是没有改变。我就大胆的说这个故事对我们现在的时代还能管用。这位浪子是生长在一个家庭农业里面。他们是种地的。耶稣说过他们有产业并且养了很多羊,他的哥哥还是在种地的,一直忠实地为家庭服务。但是这个浪子是不想务农的,农业是一个很辛苦的活,整天到晚要弯腰动手,满头流汗,是个辛苦的工作。从古到今都是一样,我记得我在加拿大的中部、西部到当地高中访问,问孩子们,将来你们长大,你们有几个要继承家里事业耕种,但是只有一两只手举起来,后来老师告诉我,一两只手也是客气才举起来,孩子们长大不会耕田,因为现在美国和加拿大这么多年来,很多年轻人不是不继承家庭的农业,就是离开田地,到城里面去找事业打工。他们说在城里面干活挣得钱比乡下多,乡下干活亏本,吃力不讨好。请问今晚在座的长辈们一定有一部分人曾经是种地的,而后来放弃农业,转到城市来,在政府机关团体,在电脑信息界服务,是吧?下面很多人很多点头。我继续说今天的中国很可能有一半的农民到城市打工去了,不是当苦力,就是建筑行业。因此,可以想象的到,有一位浪子,他不肯安分守己,埋头苦干,为家庭务农。他也想到城市去,工作比较轻松,挣钱比较快。父亲也不勉强把他留下来,就把家产分给他,让他自由走掉。

    人类的历史也是如此,十八世纪前后,世界产生一个工业革命。照样很多农民背井离乡,放弃农业,到城市去在科技企业过上城市的生活。这两百年来,世界的历史改变了,人类获得很巨大的进步,很多浪子带来的金钱可能投资在这些企业上面,或者在赌馆输掉了,或者在这个放荡的生活里浪费掉了,就算投资企业,促进科技的发达,社会的进步。请问诸位,圣经上为什么提出浪子倾家荡产,“放荡浪费资财,并且耗尽了一切所有的” ?因为这两百年来,人类空前发达进步,生活水平不断的提高,收入也不断的增加。财宝也不断的积累起来,怎么圣经会提到放荡消耗呢?因为这两百年来,就是因为发展和进步,人类把天然的资源放荡和消耗了,土壤被破坏了,水被污染了,空气也不洁净了。

    故事说这位浪子被打发到田里去养猪,吃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吃不饱。这时他马上醒悟过来,这两百年人类破坏了大自然,在西方一般大学和跨国大企业还有政府动用舆论来欺骗人民,说环境没有危机,很多大自然灾害都是周期性的。但是这些年来,南北极的冰山不断溶解,世界各地的水位不断提高,还有很多广大的平原都遭害旱灾,连政界的人都不能欺骗人民了。特别是2006年以后,全球各地的群众都醒悟过来了,现在大家都在讨论全球温室效应(global warming) 。浪子就因此回头跑回到父亲家里,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您。”“得罪了天”就是得罪了大自然;醒悟又回头,就是往后退。过去的口号是不断的发展和进步。今后的口号是往后退,从工业革命的发展到高科技的发展,到登峰造极的进步,到人类面临自灭的危机。醒悟和悔改和回头就要向浪子一样,回到家里从新服务农业。能够降低气温的路只好走当初的可持续性的有机农业了。世界除了燃烧石油,增加二氧化碳,促进温室效应,另外部分的气温增加是来自大规模工业化使用转基因种子和化肥农药的农业。在恢复到有机家庭农业就是能够恢复家庭的巩固了,不再强调个人自由人权。世界毒品的问题应该从家庭社会的稳定和人权来处理。不能再任凭个人自由人权主义来继续放荡。因此,浪子回家也就是等于人类历史的悔改,恢复过去的价值观乃是保护大自然的环境和资源,把国家当作家庭,把全人类当作一个大家庭,因为生态环保好像一条船,温室效应是影响所有人,因此人类应该同舟共济。退步并不是落后,退步乃是先进的进步,正如论语所说:“温故而知新”;老子所说:“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汉书所说:“相反相成。”浪子的悔改乃是回家,回家就是回到大自然。以家为本,就是以大自然为本。工业革命发展到今天的社会,要解决今后全球危机,人类必须悔改,归回当时家庭规模的有机农业。

    在今天提倡生态环保的世界里,假如浪子不彻底地停止浪费和消耗,用今天最先进的科技,最先进的转基因方法来大量生产生物燃料(Bio-fuels)危机还是不可能解决的,问题不是在于生物燃料的生产,危机乃是浪费和消耗。

    讲道结束后,养老院的老人们都非常满意。然后,我和我女友散步走回宿舍。在我的住宅路上,那里有一个吸毒者换针头的中心。那门口有几十个游民坐在路上,有一位年轻的女孩问我要香烟,我就说我没有。她就用粗话骂我叫我滚。我一时生气忍不住地大声回答:“你说什么?”游民有些人支持这个女孩子。女友把我抓住拉开到街上的对面。我真的受不了,就站在对面的人行道上,大声呵斥这些游民们:“这条街还是公众的通行道,难道你们就这样无礼的控制了么,还侮辱行人。我是住在这条街的一位公民,你们太无礼了!”游民之中还有些人不断地支持那个女的,我就继续走路。我告诉女友不必怕,照样走,这个还是我们的通行道。但是女友生气老早快速跑到我的住宅门口,因为她的汽车就停在那里,我还是按部就班地走回我的住宅的门口,结果女友生气了,我解释我发怒是因为他们用粗话侮辱我,女友回答:“但是你不能训斥他们”。好像她并不计较他们的粗话侮辱而计较我的大声呵斥。我也生气了说难道你支持他们么?!女友生气了,把车开走了。我进屋以后,一直无法平静下来,于是坐下来思考此事,问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我错在哪里?我实在是一时受不了,特别是这四年以来,游民控制了这条街,欺负行人和还把注射毒品的针头到处丢到别人的院子里,让住在这里的居民天天打扫。我认为人生有的时候为了正义而发一口正气是很难避免的,特别是四年来的欺负,我们是不会忍耐的。已经有四年了,周围的居民不断的开邻居大会要求市政府、警察局和对游民服务的机构为着当地居民安全来主持公道,维持秩序,保证我们周围的环境。但是,这些机构一直用各种理由,用各种的辩论口口声声都提出说他们没有经费处理这些事情,要我们捐款加税,或者是雇用额外的私人保卫机构。

    2006年,在这条街上据说是可能贩卖毒品的游民之间发生纠纷,有一位凶手用刀刺杀另外一个游民。血流满地,凶手跑掉了,警方就把这条街封锁了五个小时。不到半个小时,刺杀的人已经被救护车挪走了,警方还不肯把这条街解围。到了黄昏,有一部分警察高喊可以走了,但是另外街头的警察听不到。我就和三位朋友离开,要去唐人街吃饭。街头的警察们不让我们走,我就说那边的警察说可以离开,并且我是当地街的居民。结果两位警员,一男一女把我用手拷铐起来,然后伸手到我的口袋把钱和身份证都没收了,还把我推到防暴警车里关了起来,期间好多次都是故意的把我的头推到车壁上,男的还一个劲地说:我太太也是中国人。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开玩笑,无法证明。两位朋友,一位是加拿大人当时就逃之夭夭,还有一位是东北来的长春人,虽然是当时新的移民,英语不够应付,但是他也不离开警察装甲车,在外面等,用他能够讲的英语不断的告诉警察说我是个好人,可是警察不理他。后来这位同志跑回家里把读高中的女儿叫下来,他女儿会说流利的英语,请女儿告诉警察说我是个好人,不应该这样处理我。刚好有个便衣侦探从旁经过,女儿再一次和便衣侦探说理,结果那个便衣侦探命令两位警员把我从装甲车放下来。警方还我的钱和身份证,我要求道歉,但是他们不肯。我第二天到警察局去做正式抗议的登记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这个事情发生以后,我的女友告诉我“今后,你去野外打老虎的时候,不能带那位偷跑掉的白人,要带长春来的同志。假如带这两位人,老虎一来,白人会先跑,但是这位长春来的会和我共同抵抗老虎。但是这次预先跑掉,使我莫名其妙。

    事后第二天早上,我把这天晚上的经过告诉一位国内来的同学,我承认当初也不应该和这些人太计较,他们是吸毒的失去人性的无家可归的人,我何必太认真呢。但是这位同学事后回想也觉得很过不去,怪我不计后果发火。但是这位同学反而提醒我说:虽然我是一时失去控制怒发冲冠,我的反应是出于本性的。我把这些人当作人来看。虽然向他们大喊,但是是与他们讲良心的话,请他们凭良心做事,因此把他们当作真人来看待,和他们讲真实的话。过后,很多人说我是对牛弹琴,但是到底我还是处于正义感的话。该同学又说居住在这里的白人没有把游民当人看待,只把他们当作路边的阿猫阿狗,认为不值得向游民讲良心的话。加拿大人虽然不讲话而走掉,实际上是瞧不起他们的。我就插一句,正象加拿大人到现在还一直瞧不起中国人。中国当然有很多毛病和错误,但是他们还一直在国际舆论上批评中国,完全没有正义感对待中国。他们对吸毒游民都无法控制,还不断批评中国应付几十倍的人口,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所以该同学不要让我为这件事生气。很可能这些吸毒的游民只敢欺负中国人,以为中国人好欺负。这是我们民族性的特点,因为我们没有这种象西方称霸不讲理的态度。但是坏处是容易受他们的欺负,被欺负完了,很多中国人不是跑掉就是静悄悄地避开,没有人敢挺胸和他们讲正义感的话。但是我们缺乏的就是古代封建士大夫精神“士可杀,不可辱。”

    “我们在上天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字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马太6)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的。上帝会所,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上帝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创世记1-3)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光。几年前,我被邀请到维多利亚圣路加圣公会去主持礼拜,该堂牧师让我解释上帝创世的经文。我就读到“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但是我把这节的经文,分两部分来读。第一部分是用普通的声调和口气来读,“上帝说,要有光”。第二部分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就有了光 !”这么一喊,会众全部吓坏了,都面朝我,眼睛盯着我,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我平心静气的从台上低着头向他们说,这就是你们常常听到的宇宙来源的大爆炸。这是老子在道德经第二章所说的“有无相生”,四十章所提“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所以圣经的创世记一开始就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所以宇宙的开始是“起初”,而“起初”是无。以下所有的有是来自无。上帝是用他口里面所说的话从无产生有。无是一个极伟大的力量,假如真正能达到无的地步,哪一个环境或是哪一个人能够真正达到无的境地的时候,就会产生大爆炸,产生极大的力量。所以道德经四十八章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因此无为也能够产生道德上的大爆炸。道德经二十五章又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和无为一样,是创造的力量,就是生命了。生命就是天生的。因此人类更要敬天,保护大自然的生态。

    天命是什么?天命就是“上帝说”,上帝所说的就是天命。所以耶稣在马太福音里面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说出一切的话。”(马太4:4)人活着当然是要靠食物,这是身体所需要的食物,但是上帝口里所说的一切的话是灵魂的食物。天命就是上帝给我们灵魂的食物。有人常常问我,人生的意义何在?人生的意义就是要遵行上帝的旨意,就是服从上帝的天命。一个人的一生没有服从天命是没有意义的。破坏大自然,是违反天命的。不管人类有多大的发展和多大的进步,假如是违反天命和破坏大自然其后果是自灭的。

    圣经创世记里面记载,“地要生在青草和结种子的蔬菜和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接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上帝看着是好的。”

    “各从其类,上帝看着是好的。”

    假如人类没有敬畏上帝的天命而任凭自己的聪明,贪图发财之心,用科技的巧妙而胡乱改变各从其类的基因,就是现在我们所知道的转基因食品。这是违背天命的。因为,要“各从其类”上帝才看着是好的。不各从其类的话,是违背天命的。

    “上帝还创造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造出各样的飞鸟,各从其类,上帝看着是好的,上帝就赐福。上帝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于是上帝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上帝看着是好的。最后上帝造男造女,而赐福给他们。”

    在创世记里面,天命多次的各从其类。凡是依天命的,上帝都认为是好的。现代科技发达的转基因食品,第一是因为反天命而没有各从其类。上帝把他的天命也赐给中国祖宗们的经典,如第一部经典《周易》周易的第一卦乾“九五曰: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其类也。”

    周易的坤卦也载:“天地变化”“犹未离其类也。”第十三卦同人“天与火,君子以类族辨物。”易经的睽卦有提“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万物睽,而其事类也。”就是说天地之间,虽然有不同的事物,但是天命是一样的。天命不会乱。“各从其类”。正如诗经所说:“周邦虽旧,天命未改。”这也是大有卦说“顺天休命。”

    要遵守天命,敬畏大自然,乃是中国几千年老祖宗传下来的教训,现在引证几处为例。尚书甘誓篇载:“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罚。”这段话的意思是,尧舜禹时代,有夏同姓之国,扈氏族人,威侮五行,则轻忽生态环保之五行,破坏大自然水火金木土之规律,不遵守季节时间,天乃革绝该族人,因其违反天命,故禹顺服天命而剿伐。在这里很明显的给我们看出,遵守天命就是遵守五行。遵行五行就是保护环境生态,古代的五行就是我们今天的生态环境了。

    尚书大禹谟曰:“皇天眷命,奄有四海,为天下君。“当时四海之内当天子者都要敬畏上帝的天命,保护生态、五行。故禹帝曰:“德惟善政。政在养民。水火金木土谷。”“俾勿壤”,保护生态乃农业养民之谷品,这是永远不变的。

    尚书洪范篇很清楚的记载:“我闻在昔,鲧堙洪水,汩陈五行,帝乃震怒,鲧则殛死。”意思,周武王征服殷商以后,访问过去商功臣箕子,请教其治国之天道。箕子说:“我听说过,古代有鲧氏治理洪水,但他不遵守五行的规律,而破坏生态,上帝就因此震怒,用雷电把鲧击死。”

    “天乃赐禹洪范九畴。”“初一曰五行。”意思是,上帝赐给人类治世之天命,列在第一的生态。商汤之臣在尚书有警告,我们要世世代代“钦崇天道,永保天命。”

    我们要重新注意保护生态之天命:“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考虑地里的百合花怎样长大起来。”人类若积蓄破坏生态,有一天耶稣所提的天上的飞鸟和野地的百合花都会灭绝掉。所以我们要先强调上帝的天国和天国的使命,保护生态五行(马太福音第六章)。“愿上帝的天国降临,愿上帝的天命成全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凡人执天命,天国就在地上。

    耶稣曾在马太福音问过:“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大自然的生态不胜于经济的发展吗?人类的健康不胜于物质的进步吗?我们不可坚持人定胜天,不可迷信科技政府生态,而应该指出天人合一的信仰你,推行生态五行的实践。人类生下来基本的任务就是要遵行上帝的旨意,故中庸书第一句话乃“天命之谓性。”人性最高峰的意义乃遵行上帝的旨意。人类绝不能以饮食的缘故而伤害生命,特别是他人的生命。人类绝不能以衣裳的缘故而破坏身体的健康。人类绝不可以用破坏生态和污染环境的途径来争取发展和进步。这样做违背了生态五行的天命,不是真实的进步。

    什么是天命?天命是要成全上帝的旨意,在地上如同在天上。圣经创世记开始就指出,上帝创造万物,有蔬菜草树果园等,把人类安置在大自然里:“使他修理看守”。天命人类遵行五行:“各从其类”来修理生态,并告诉人类说:“园中有生命之树”和“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之树,你不可吃。”

    遵守天命乃修理看守生态,各从其类,吃生命之树的果子。生命乃可持续的大自然。天命乃生命。生命乃大自然可持续性的发展。我们应该当天命的仆人,修理看守生态,当可持续性的主人,保证空气、水源和土壤之健康。此乃易经“大有”卦所说的“顺天休命”。尚书有载“我生不有命在天。”“迪知上帝命。”“天命弗僭,賁若草木,兆民允殖。”这就是天人合一之天命。

    我们应该当天命之仆人,来修理看守生态。但是圣经有话说,要我们当主人(Dominion)。这并不是“人定胜天”的意思,乃是一种保证管理的任务,保证大自然的可持续性,管理天然资源之健康。这是人类的责任,是遵守天命过程中人类发展其人生神圣的意义,是人性发扬其善性的自豪,所以吕氏春秋的农书载:“民农,贵其志也。”

    “民农,贵其志也。”因此农业是天命的核心。创世记载,当初还“没有人耕地”的时候:“上帝在东方的伊甸园立了一个园子。”因此上帝是第一位务农者。农业的开始是神圣的,中国传统称之为神农。吕氏春秋记载:“先古圣王之所以导其民者,先务于农。”现今科技先进,工商发展,农业还是神圣的。诗经说:“周邦虽衰,天命未改。”

    易经“无妄”卦有载:“大亨以正,天之命也。”“不耕获,未富也。”

    凡执天命者,天国就在地方。何地有保护生态,那地就有天堂在人间。

    中国最重要的问题不在于人口问题,乃人口素质问题。中国最先要投资的是教育的投资,特别是乡村国民义务教育投资,提高乡村人民的素质,提高农民的教育素质是保护五行生态,保护五行生态就是使乡村变成人间天堂,因此天国乃执行天命。

 

第五章   各从其类

    上帝所创造的天地万物,是大自然。大自然就是道的无为,但是虽然无为并不是说生命就不可以有生存的活动。生存的活动要存有敬天的天命。天生烝民,天生众生是按照天命而生的,这就是各从其类的天命。这样的大自然在上帝的眼中“上帝看着是好的。”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创造天地的来历乃是这样。野地还没有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起来。因为上帝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地。但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遍地。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世记2:4-7)

    笔者曾经在以色列当过访问教授,常常在电视和无线电台听到亚当这两个字(Adam)。我以为这个亚当就是这个亚当,没有注意。有一次我问以色列的朋友们,亚当是不是圣经的亚当,他说是这个圣经的亚当,但是现在意思是人类。我恍然大悟,原来圣经说上帝把他自己的生气吹在我们的里面,因而有人类了。那么这就是说,人类是从上帝而来的。那就是中国诗经里面所说的“天生烝民”。所以圣经和诗经在此又是一致的。上帝就是人类的天父。但是更奇怪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的文化开始称天生烝民为人类,称人类的话,又是符合圣经上所记载的众生是各从其类,天父就是我们共同的上帝了。笔者曾经1994年写过一本《共同的上帝》,出版于加拿大。当时有很多华人的信徒们反对我说:“中国经典的上帝是假的,真正的上帝是西方传教士传给我们的,那个才是真的。”圣经所说上帝用生气而成了有灵的人创造人类亚当,与诗经“天生烝民” 所提的是同一位上帝。更奇妙的是中国的传统是用人类这个称呼,这个又符合了圣经和易经所说的“各从其类”又是一致的,并且上帝看着是好的。

    有人会质问不同种族通婚能够算是“各从其类”么。我的回答是是的,因为不同种族还是人类。凡是人类,有共同的天父上帝,假如人和动物相配,这就不是各从其类了因为人和其他的动物是有不同的基因。但是到此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从动物转基因转一半到人类,好像半人半兽这种类群出现,这是转基因的。北美原始民族们都是反对转基因的,因为转基因是违背自然界生命的秩序。现在转基因的食品来自跨类交配而生产的。例如从病毒转入大豆或者是细菌转入玉米,或者是不同的野兽提炼出来的基因转入大米或者小麦的种子里。跨类交叉相配而产生的种子而生长谷品。这是违反各从其类的天伦。不同种族的结婚是同类的。正如易经睽卦所说的“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和女虽然不同性,但是“男女睽而其志通也。”同类的生命可能有一万个不同,但是易经又说“万物睽,而其事类也。”所以在同类之间相配是各从其类的。只有不同类跨类的交配乃是转基因的。

    参加世界贸易组织要承担一种基因殖民主义的威胁。这就是少数跨国大企业获得传统遗传基因的所有权,因而控制了全球粮食系统。这样一来他们就控制了民主,把生命私有化了。

    全世界有许多老百姓与农民,反对商家把自然界的生命注册而得到专利权。大家认为植物的种子、秧苗和动物应该有自由的栽培和农民之间的交换。这些生命是人类共同的财产,几千年来这些生物是人类文化、精神和自然界的遗传。但是现在WTO想通过知识产权,包括种子的注册专利和植物繁殖权的注册专利,改变一切过去的传统。因此WTO引进了一种新的概念,商业化的知识产权来排除小规模的家庭农业的自给自足,取而代之的是大规模的工业化农业,由极少数跨国企业来统治。

    商业话的知识产权专利注册,使第一世界的跨国企业,控制了第三世界历代以来的传统原料和种子。通过这个方法,跨国企业就可以通过生物工程来统治全世界的种子了。这方法被称为生物界的海盗(biopiracy)。一个跨国企业可以通过第三世界生物工程的科研,把本地的传统种子再加工。他们认为这是改良原来的遗传基因,然后哦马上申请专利注册。万一专利注册成功,跨国企业就得到专利权。过去这些传统的种子是人类共有的财产,现在则需要高价给国外来的跨国企业付钱。

    现在跨国企业巨商在全世界到处进行生物海盗活动。有的企图把中国几千年来的大豆注册专利私有化。跨国企业只要改掉遗传里的一个小小的基因,就算是有创新的知识产权了。全世界农民要团结起来抵抗生物海盗。最好的武器是开始收集传统自然的有机种子。在种子上要独立,不要被外来的诱惑欺骗,小心巨商的木马计。在种子上依赖跨国企业会永远失去独立和自由,会永远被剥削。

    转基因种子的害处还有,如上述的促进生物多样性的失踪,破坏土壤、污染水源等,近来跨国企业在印度和非洲做农业投资,用转基因的种子进行大规模科技化的农业生产,使家庭农业破产,让许多农民无家可归,仅印度南部某地就有二十万农民失业。种植的农产品出口到他国,然后输入廉价谷品冲击本地市场。非洲的许多农民无法与廉价谷品竞争,因为廉价谷品得到百分之百的津贴。

    自由贸易对农业的冲击很大。政府应该在政策上有自主权,把农业当作一种例外。要投资保护传统,土壤和水源,多鼓励有机农业和家庭农业,不要让农民舍本从末。德乃本,商乃末。

    笔者认为,生命是天生的,各从其类是天命。人类无权来注册天生和天命就是说人类无权注册大自然的生命为知识产权而得到垄断的专利。这是违背大自然的。人类更不能用自认为优秀的科技,到所谓落后的国家把他们的几千年来的传统种子拿来画蛇添足,在种子的基因上用跨类的基因交配在谷品生命的基因上,然后把这种新的转基因拿来做知识产权的登记,垄断该国农民的播种权,向他们无礼的收费购买这种转基因的种子。然后再卖化肥农药机器,用高利贷贷款控制一些落后国家的农业经济。这是新的农业帝国主义,用基因来统治贫穷落后国家的生活。因此,跨类转基因违反天命的“各从其类”是第一个违反天命的大罪。第二,再用知识产权的方法垄断农民的生活是第二个大罪过。犯了一个大罪过,再犯第二个大罪过就正如孔子《论语》所说的“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第六章 上帝是第一位农夫

    “上帝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上帝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有河从伊甸园流出来滋润那园子从那里分为四道。第一道名叫比逊就是环绕哈腓拉全地的。在那里有金子,并且那地的金子是好的。在那里有珍珠和红玛瑙。第二道河名叫基训。就是环绕古实全地的。第三道河希底结流在亚述的东边。第四道河就是伯拉河。上帝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上帝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8-17)

    笔者不敢大胆假设“东方”就是中国,但是我常常奇怪中国为什么是以农立国的。2003年在瑞典举行国际中国哲学大会,我也被邀请参加作报告。我的题目是《中国为何以农立国》。我问了当时来参加大会的哲学家们:“请问为什么中国是现在世界上唯一历史最悠久又还在持续的一个文明?”我并没有问最悠久可能很多文明比中国还悠久,但是没有继续持续。中国不但是最悠久,但是还是继续持续的文明。全世界现在只有中国一个,因此,我就称之为唯一的。来参加大会的哲学家们,都答不出来。到最后,叫我回答自己的问题。我就这样回答:“原因乃因为中国是以农立国。”他们都异口同声的大喊:“是的,是的,不错。”我说这就是我在大会的题目了。会议结束后,大会的主席是瑞典首都国立大学汉学系的主任,夸我是这次大会演讲最精彩的。我客气的谢谢他。他就再次重复,而且声音很大。

    在这段圣经里面说上帝在东方建立一个农园,把做造的人安置在那里。上帝是先建立这个农园,然后再把人放在那里。因此,在人还没有被安置在那里以前,上帝已经建立这个农园。因此,上帝是第一位的农夫,因此农业是神圣的。这也符合中国的传统创立中国农业的被称为“神农”,因此农业在中国的建立也是神圣的。

    中国为何以农立国呢?因为农业是神圣的。这也是一个以农为主的社会,士农工商兵,农是在工商兵之上。

    圣经记载“上帝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 悦人的眼目,其中的果子好作食物。”第二章的第五节指出:“野地还没有草木,田间的蔬菜还没有长起来。上帝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地,但雾气从地上腾,滋润遍地。”(创世记2:4-5)

    现在我们都知道虽然天没有降雨,但是地表之下有地下水。人家打井的时候,就是取地下井的泉水来使用。地下水层越降低,井就要打的越深。作者几年前在加拿大西北部草原访问有机牧场。那边几年来都有旱灾,没有降雨。我问当地人旱灾的原因,当地的人告诉我,这个阿尔波塔省(Alberta)最富有的生产乃是石油,但是这么多年来,要增加石油的生产就要灌输大量的井水到油井增加油井的压力,使石油容易被压出来。阿尔波塔省的地下水越来越下降,因此导致旱灾。我又问当地的人,地下水位在下降,都和天气的旱灾有什么关系呢?有些人不懂,有些人就回答我说“广面的地下水位越下降,地表的水分就缺少了,就干旱了。没有水,干旱的地表,就没有水分可以蒸发,没有水分蒸发,就形成不了云和雾,因此就不容易降落雨水。所以这些年来,就有旱灾了。我才恍然大悟。因为,《创世记》第二章第五第六节指出:“上帝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但雾气从地上腾,滋润遍地。”这证明这些雾气从地下往上,因为地表的地下水很丰富,没有象阿尔波塔省这样浪费地下水,所以有时候,旱灾是人为的,我们的“天灾”是人祸而来的。

    “上帝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 “上帝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上帝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9-17)

    上帝使各样的树从地上长出来,好作食物,园内有生命树,上帝吩咐说:“园中树上果子你都可以吃。”上帝的吩咐就是天命,天命可以吃生命树的果子。这些生命的果子上帝吩咐正如经上所载“好作食物。”因此,食物是天命的来源,是生命的,是神圣的。因此,神圣天命的生命的食物是属于至高的天,是有独立的主权的。从此可以看出,为什么在中国农业是神农建立的?在圣经上的记载,上帝是第一位农夫,乃因为食物是至高至上,是神圣的。因此《汉书》有一句话“民以食为天。”所以当古代的天子们有破坏生态五行为、反天伦的行为,苛捐杂税,使人民家破人亡,有灾祸的时候,天就取消了这些暴君的天命。读了《尚书》以后,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出,在地上的民间在哪里可以看到天命呢?很明显的天命就在民心。那么我们如何看到民心呢?当君主失去民心的时候,就有农民起义,我们看到农民起义的时候,就知道快有改朝换代了。改朝换代的意思就是天革天命,因为“民以食为天。”正如易经所提的“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

    既然食品是神圣自主的,农业是神农神圣的职业,应该高高在上,应该是在商业之上,有士农工商兵。农绝对不能在商之下。《吕氏春秋后稷农书上农篇》的开始“古先圣王之所以导其民者,先务于农。民农非徒为地利也,贵其志也。”因为四书的《大学》也说“德者本也,财者末也。”“物有本末”因此,我们可以把大学和农书的本意联系在一起,而宣布农为本,商为末。农是有天命的,属于天命的,而商乃是属于财和末的。商就是贸易了,今天的世界有一个世界贸易组织,叫做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就是一般人称的WTO。神圣的农业绝对不能受到贸易的统治,农业是神圣自主的,不归于WTO 的控制。农和德都是本,商和贸易是以财为第一的,以盈利为第一的,没有道德的。中国的农业应该以世界为道德的领先,在贸易之上完全独立,受到国家的经济保护政策之下。现在世界上也有一些国家是用保护政策来保护他们的农作品。现在世界也有一些先进的国家,用不同的借口津贴他们的农业,但是他们不是真正为着保护他们本国的农民而保护农业,是以免成本的农作品,利用国际贸易组织,廉价倾销到其他落后的国家抢夺发展中国家农民的市场,使发展中国家的农民背井离乡到城市打工或者当游民。所以,我主张农业应该受到国家的尊重和保护,脱离世界贸易组织,世界贸易组织是处理商品的贸易而不能控制神圣的农业。

    中国有些知识分子的观点是以人为本。笔者也同意是以人为本。本这个字是代表中国传统价值观很重要的一个字。古书常以一棵树来代表大自然的体系。树有根本,树有枝末。根本和枝末虽然是一种相对,但不是对立。四书的《大学》提到:“德为本;财为末。”吕氏春秋也提到本与末的关系。吕不韦是以农为本,以商为末。四书《中庸》提到“天命之谓性。”荀子在天论篇提到:“人之命在天。”以人为本,人的本应该是什么呢?从综合性来说,人之本是天。天乃上帝和上帝所创造的大自然。人之本乃德,人之本乃农。所以经济的发展和钱财的收入都是枝末。保护五行生态乃是天命至上的道德。人若故意破坏大自然,那么到了最后会导致大自然的破坏和经济的破产。我在此不多举例子,全球的气温不断提高,乃是因为人类不断的破坏大自然所导致的。所以人之本是脱不了敬畏大自然的。孟子曰:“天下国家,天之本在国。”圣经马太福音称天之本为天国,其他福音则称天之本为上帝的国。上帝的国就是天国,故天乃上帝也。

    中国五千年来以农立国采取农本商末,因为农是自主的。特别是世界贸易的商依赖性太大。因为有依赖性的缘故,使商人为着方便的缘故,变成奸商。所以《后稷》上农篇提到“民农非徒地利也,贵其志也。民农则朴。”假如有农民放弃农业而从商的话,也会变成奸商,所以又说“民舍本而事末”就是农民放弃农业而从事经商,就会“民舍本而事末,则好智,好智则多诈,多诈则巧法令,以是为非,以非为是。”

    第一,人类把原来的天命的生命遗传,用好智多诈改变这生命的基因,用多诈而巧天命。以盈利为目的,改变基因,改变遗传。这是违背天命的。第二,把这个改变遗传的基因而注册专利受垄断专利的保护,争民施夺,是故财聚。第三,又利用国际贸易组织进入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使当地的农民家破人亡,正如大学所说:“是故财聚,则民散。”

<< 赵丰年:华夷之辩是分清真伪儒学的... / 陈慰中:生态环保神学(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