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论可以作为全人类共同文字的中国文字

杨润根

在展开这个令人兴奋的论题之前,首先让我说一些令人伤心的话。

在20世纪,有两件事情令全体中国学者蒙羞:

第一件事情是,不是中国学者,而是西方学者(李约瑟)撰写了《中国科学技术史》(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这一煌煌巨著。

第二件事情是,不是中国学者,而是西方学者向联合国提出了把中国文字作为全人类的共同文字来推广的建议。

在21世纪,也有一件事情令全体中国学者蒙羞,这件事情就是:

一如继往地放弃自己对于中国文字符号本身的直接感知、观察和思考,一如继往地毫不反思汉代以来的全部经典解释理论、方法和结果,一如继往地在表音的文字学理论、假借虚词的语言学理论和考据的文本学理论的前提之下寻求中国古代经典的思想价值和文化价值,而根本意识不到,这些理论不仅只能导致对于中国古老文字、语言、经典及其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的全面否定,而且它们本身就是对于中国古老文字、语言、经典及其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的直接否定——人们也根本意识不到,在20世纪之初,中国学者对于中国古老文字、语言、经典及其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的全面否定正是汉代所创立的表音的文字学理论、假借虚词的语言学理论和考据的文本学理论及其全部经典解释的必然结果。

事实上,2000多年前,汉代的经学家们在汉武帝发起的经典解释运动之中创造的那套用以解释中国古代经典的理论,不是基于对中国文字、语言和经典本身的直接观察和思考,而是基于汉武帝的专制统治的需要。它们不仅是对于中国文字、语言和经典的直接颠覆,而且是对于中国文字、语言和经典的直接妖魔化。

可以肯定,汉武帝发起的经典解释运动绝对不是为了解释中国古代经典。与秦始皇相比较,如果说秦始皇发起的经典焚毁运动的目的仅仅是为了铲除和消灭中国古代的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那么汉武帝发起的经典解释运动就不仅仅是为了这一目的,而且还是为了创造专制主义的意识形态体系。

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完全肯定地说,与秦始皇发起的经典焚毁运动相比,汉武帝发起的经典解释运动对于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所造成的危害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完全肯定地说,中国的专制主义的意识形态体系就是在对于中国古代经典的颠倒歪曲的解释中创造出来的,这也是它显得极度的荒诞、怪异、丑陋而没有丝毫的理性和常识的原因。

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完全肯定地说,在汉代以来的经典解释理论和解释结果之中,我们根本不可能发现中国文字、语言和经典的价值,我们根本不可能发现一个伟大的中国哲学传统;我们根本不可能发现一个伟大的中国科学传统;我们根本不可能发现一个伟大的政治传统;我们根本不可能发现一个伟大的自由传统;我们只能发现一个野蛮、专制、愚昧和迷信的传统。

在20世纪之初,由于随着清朝政府的倒台而来的思想文化上的恐怖统治的消除,由于中国知识分子本质上仍然是科举制度之下成长起来的,因此他们以自己已经完全毫不怀疑地接受了的汉代以来的经典解释理论、方法和结果为依据,完全否定中国的文字、语言、经典及其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这是毫不奇怪的。

在20世纪之初,在中国知识分子否定中国的一切的大合唱之中,以否定中国文字的声调最高,而鲁迅所说的“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则是整个大合唱之中的声音最洪亮的诗朗诵。

在20世纪之初,中国学者们所设计的用以废除和取代中国文字的各种千奇百怪的文字方案总共有上千种之多。

可以说,在20世纪之初,我们否定了中国的一切,唯独汉代以来的全部经典解释理论、方法和结果不但没有被否定,反而被赞颂,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全部的解释理论、方法和结果正是人们用以否定中国的一切的直接依据。

可以说,包括鲁迅、陈独秀和胡适在内,20世纪之初那些自称进步的中国知识分子是匍匐在汉代以来的经典解释理论、方法和结果之前,并高喊打倒中国的文字、语言、经典及其古代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的。

可以说,在20世纪之前,是那些致力于颠覆中国古代的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的专制帝王们给予了汉代以来的全部经典解释以及其他学术活动以至高无上的赞美,而在20世纪之后,则是那些致力于消灭中国古代的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的所谓“先进”的知识分子给予了汉代以来的全部经典解释以及其他学术活动以绝对真理的地位,而汉代以来的中国专制帝王们的邪恶和20世纪以来的中国知识分子们的愚蠢也就成为整个延续了2000多年的中国中世纪历史之中的两大奇观。

也正因为如此,只有西方人才能写出《中国科学技术史》的煌煌巨著,也只有西方人才会向联合国建议把中国文字作为全人类的共同文字来推广。

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在今天,我们没有深入分析、思考和认识在20世纪前3/4个世纪里发生的这一切,而突然提出要弘扬和复兴中国文化,并且我们不自觉地回到了汉代以来的经典解释及其表音的文字学理论、假借虚词的语言学理论和考据的文本学理论的老路,可以肯定,我们的这种做法的结果必然是事与愿违,而复兴中国文化的口号也只能成为空洞的叫嚷。

根据我的研究,在汉代开始流行至今的表音的文字学理论和考据的文本学理论都是为假借虚词的语言学理论服务的。因此,汉代以来流行至今的文字学理论、语言学理论和文本学理论本质上都只是一种假借虚词的理论。看一看我们的专家学者们编纂的重达几公斤的《假借字字典》和《虚词字典》,我们就不难发现,几乎每一个中国文字都成为了假借字和虚词的浩荡大军之中的一员。我的研究结论是,正是这种假借虚词的理论把整个中国文字、语言和经典无限地妖魔化和垃圾化了——从其中我们不可能找到我们的语言家园、思想家园和精神家园,从其中我们绝对不可能开辟出一条复兴中国文化的道路,因为从其中我们只能得出对于中国文字、语言、经典及其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的否定性结论。

我认为,自汉代以来直到目前,我们在认识和理解中国文字、语言、经典及其思想文化和历史传统方面犯了方向性的根本错误。我们必须彻底改变被我们延续了2000多年的认识方法和思维方法,我们必须彻底抛弃汉代以来为了专制帝王们的专制统治的需要而产生的那套先入为主的假借虚词理论,我们必须依据我们对于中国文字、语言、经典的直接观察和思考来重新理解中国的文字、语言、经典。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发现中国文字、语言和经典的伟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认识到中国文字是中国古人的一项最伟大的发明创造,它具有普遍的世界价值,它完全可以作为一种全人类的共同文字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

如今我还没有看到过西方学者在上个世纪向联合国提出的把中国文字作为全人类的共同文字来推广的建议,因此我还不知道西方学者是怎样论证中国文字的伟大价值的。在这里,我只是根据自己独立的研究和其他一些不够完整的信息来论证这个问题:为什么中国文字可以作为全人类的共同文字。

我认为,一种可供全人类共同使用的文字应该满足如下三个条件:

1、 见形知音,即不论哪一个国家的人,只要人们一看见这种文字符号,就知道怎样读它们;

2、 见形知意,即不论哪一个国家的人,只要人们一看见这种文字符号,就知道它们表达了什么意思,换句话说,这种文字本身必须是直接思想的符号。

3、 尽可能少的文字总量,与此同时,这尽可能少的文字总量通过各种不同形式的组合能够具有无限的表达能量。

下面让我们来认真考察一下中国文字是不是能够满足这三个条件。


一、见形知音的中国文字

在我们认识中国文字的这一伟大的特性之前,让我们在自己的心灵里尽力假设我们对于中国文字的读音一无所知,让我们只是让我们的嘴巴来模仿下列中国文字的字形,并在模仿中发出声音。

1、让我们一起用我们的嘴巴来模仿上、下,并发音;(我们是不是已经发现,当我们的嘴巴模仿这个“上”字时,我们的上腭在向上提?而当我们的嘴巴模仿这个“下”字时,我们的下腭在往下拉?);

2、让我们一起用我们的嘴巴来模仿日、月,并发音;

3、让我们一起用我们的嘴巴来模仿一、二、三,并发音;

4、让我们一起用我们的嘴巴来模仿曰、口、中、入、人、力、工、士、土、天、夫、手、毛,并发音;

5、让我们一起用我们的嘴巴来模仿四、五、六、七、八、九、十,并发音;

6、让我们一起用我们的嘴巴来模仿大、小、多、少、巾、山、子、方、文、火、目、田、皿、白、木、本、末、未、于、禾、才、之、言、王、主、甲、乙、丙、丁、兀、干、尺、寸、丈、百、千、可、出、生、亡、内,并发音。

应该说明,在5、6之中的文字发音,似乎不完全能够用嘴巴对字形的模仿来说明。但是,如果我们把我们的嘴巴在发音时的动作及其在嘴巴中形成的气流作综合的考虑和分析,我们就仍然会坚持认为,这些字的读音是基于我们对它们的模仿,甚至对于“受”和“爱”(愛)这样非常复杂的字也是这样。

尽管对于每一个中国文字与它的读音之间的具体联系还有待于我们作进一步的深入而完整的探讨,但是在目前我们至少可以肯定,中国文字的形和声是一体的,而占中国文字总量75%的可以见形知音的形声字只是整个中国文字的形声一体性的一种特殊的表现形式。如果我们将占中国文字总量75%的可以见形知音的形声字算在一起,中国文字的形声一体性的观点是能够成立的,中国文字能够满足作为全人类的共同文字的第一个条件——见形知音。

在这里,我们应该区分一下汉代以来流行至今的表音的文字学理论与我们在这里所说的中国文字的形声一体和见形知音的特性:表音的文字学理论认为中国文字是对于文字产生之前的中国人的原始口语的模仿,因此中国文字本质上是表音的符号,而不是表意的符号;与此相反,我们在这里所说的中国文字的形声一体和见形知音的特性,是指中国文字的读音是基于对文字符号本身的模仿,而每一个中国文字既是声音的直接载体,也是意义的直接载体。因此,根据我们的理解,中国古人不是依据自己的自然口语创造了文字,而是依据自己创造的文字而创造了自己全新的、高级的和永恒的语言形式——一种普遍的、全民的、能够抵抗空间和时间的变化的永久性的文字语言。可以肯定地说,文字语言就是起源于文字的语言,它与变动不居而没有记载功能的原始口语完全不同。

在独立的研究中,我发现,汉代以来的中国学者对古代有关“六书”的理解是完全错误的,它不是指六种造字方法(运用六种造字方法来创造一个文字符号体系,这在逻辑上是完全难以理解的,在情理上是完全难以接受的),而是指中国文字符号体系中的每一个文字所具有的六种表意功能——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其中的假借的本意是词性词意的合于逻辑的引伸和扩展,因为“假”的本意是通过人的活动来拓展对象的使用空间,而“借”的本意是通过人的活动来延长对象的使用时间。应该理解,“书”是一种通过文字的书写形式进行的高级表达活动,而不是指一种文字的创造活动。正因为如此,古人说“苍颉造字”,而不会说“苍颉书字”。可以肯定,“六书”是指中国文字在书写这一特殊的表达活动中所展示出来的六种表意功能。

顺便说一下,英国人对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r的发音,也是基于对这些字母的模仿。


二、见形知意的中国文字

这里应该解释一下,见形知意的文字也就是可以作为思想的直接符号的文字,它必须包括对象性、经验性、思辨性、科学系统性以及这四者的相互结合和相互统一。只有这样,它才能直接向人们显示意义,而不必依赖间接的和人为的约定。或者说,见形知意的文字必须不是语言或思想的代码,而是直接的语言和思想本身。可以说,中国文字就是一种直接表意的思想的符号。与中国直接表意的文字相比较,以古希腊文字为源头的西方各国的文字都是代码文字,它们与思想和意义的关系是间接的。


比如我们可以从“日”和“月”这两个文字的本来形式(秦汉以前的形式)之中直接认出它们是指太阳和月亮,然而我们却无法从sun和 moon本身认出它们是什么意思;

比如我们可以从“男” 这个文字之中直接认出它是指在农田里努力耕作和劳动的人,而我们无法从man本身认出它是什么意思;

比如我们可以从“爱” 这个文字之中直接认出它是指一种表达爱情的最恰当和最正确的方法——以心相授,即献出自己的心,而我们无法从love本身认出它是什么意思;

比如我们可以从“妈”这个文字之中直接认出它是指我们小时候经常骑在她身上就像骑在马背上一样的那位女性——我们的母亲,然而我们却无法从mohter本身认出它是什么意思;

比如我们可以从“婴”这个文字之中直接认出它是母亲的宝贝的平方,然而我们却无法从baby本身认出它是什么意思。

正因为中国文字是直接的思想的符号,因而它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定义,因为它本身就是对于它的严格解释和定义,而以古希腊文字为源头的西方文字则需要严格的解释和定义,就像红绿灯的意义直接依赖人为的严格规定一样。

现在让我们来分析一下作为思想的直接符号的中国文字所具有的四种性质:对象性、经验性、思辨性和科学系统性。

1、 中国文字的对象性

这里我们所说的中国文字的对象性不是指直接的对象性本身,而是指对象的经验形式和思维抽象形式,因此我们在这里所说的中国文字的对象性只是指经过中国古人的经验和理性思维活动驯化了的象形性而已。也就是说,它不是指一种生硬的、僵死的、末经理性提炼的对象性,就像古埃及文字那样。

如日、月、水、火、艸、木、山、人、鳥、獸,馬、牛、車等等。在秦汉以前的符号形式之中,这些文字使我们一见到它们就能够立即理解它们所指的是那些对象。

如“码”——石马(用石头雕刻的马),古人常常用巨大的石马作为某个地方的特殊标志和公路上的里程的标志,用小小的石马作为称量物体重量的衡重物——砝码。我们一看到这个“码”字,就立即知道它指的对象是石马,而当我们把石马与古人雕刻石马的目的和用途联系起来,我们就能够立即理解“码”这个文字所具有的通常含意的来源。

2、 中国文字的经验性

我们在这里所说的中国文字的经验性是指一种在对象性的思辨中进行并展开的经验性。

如本、末、未、槁(槀)、西、東、杲、杳、弓、引、弗、夷,在其中,“本”是指树木的根部;“未”是指不断生长并且将来还会不断长高的树木——引伸为一种进行中的非完成状态;“末”是指树木最终的生长高度——这可能是人为的选择的结果——通过人为的修剪而使对象不再长高,引伸为剪截或抹杀;“槁(槀)”是指由于地球引力的作用,树木不可能把水分和营养输送到很高很高的高度,因此当树木长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它们就不可能再长高了,纵使在雨水充沛的春季和夏季,在树木的顶端也许会长出新技,但是一旦到了秋季和终季,这些新枝又会枯萎,因此“槁”的本意是指人们在高大的树木的顶端经常见到的现象——枯萎的树枝;“西”的意思是鸟巢的朝向——鸟儿们要凭借傍晚的最后一缕阳光回家归巢;“東”是指人们从睡眠之中醒来时通常注意的方向——那时太阳往往已经上升到树林的躯干中间;“杲”的意思是太阳已经上升到树林之上——那时太阳已经照耀着地球上的一切了(“杲杲秋阳”);“杳”的意思是太阳已经落到树林之下——那时的太阳已经离我们非常非常遥远了(“杳无音信”);“弓”的意思是指一种弹射力——转指产生弹射力的工人装置;“引”的意思是指使物体向上的弹射力和使物体向下的地球引力的相互作用——偏指地球引力;“弗”的意思是指弹射力与地球引力相互抵消,引伸为这种相互抵消的结果——没有和不存在;“夷”的意思是指一种伟大(“大”)的弹射力(“弓”),如果这种伟大的弹射力足够伟大的话,它就可以挣脱地球的引力并把物体投送到地球之外的领域,所以“夷”也具有遥远的异域的意思。

3、 中国文字的思辨性

这里我们所说的中国文字的思辨性是指一种在对象和经验中展开的思辨特点。

如“思”——心灵的田园,引伸为心灵在心灵的田园里耕作,这个文字本身直接表明了中国古人对于人类思维活动的看法:思想活动就是在心灵中进行的耕作、实践和操作,这与皮亚杰的理性或逻辑思维本质上是一种在理性中进行的操作活动的观点非常一致。

如“念”——在心灵中呈现为此时此刻的存在,即在心灵中历历在目地再现记忆和经验中的事物。想念、思念、怀念都是指在心灵中真实地再现和体验事物。

如“宇”——存在(“于”)的屋子(“宀”),存在之所。由于“于”的意思是“在”(它相当于英语的 in ),又由于在中国古人的思辨中“在”同时也意味着“在者”,因此“宇”的意思就是“存在者的存在之所”。

如“宙”——人类可以在其中各取所需地生活的屋宇,这表明了中国古人对于宇宙的人道本性的根本认识。可以说,老子关于宇宙道德的思想和孔子关于宇宙仁爱的思想都是基于中国古人的这种根本性认识。“由”的意思是任你挑,任你选,任你思,任你想,任你说,任你行,因此“由”不仅意味着自由,而且意味着享受和幸福。“由”的本意是从盛载果品的篮子里取出果品,而“宙”的本意是在一个巨大无比的屋宇之中有一个巨大无比的篮子装载着可供人们任意选择和享用的各种各样的果品。

如“安”——母亲们仅仅作为家庭的主管而不需要外出劳动,这往往意味着安全(应有尽有)的、安稳的和安妥的生活,即完全免于匮乏和恐惧的生活。因此,如果说,中国古人所说的“平天下”的意思是使全世界之中的每一个人都能享有平等,那么中国古人所说的“安天下”的意思就是使全世界之中的每一个人都能过上免于恐惧和匮乏的生活。

如“史”(这个字本来由“中”和“又”构成,上下结构)——掌握和秉持不偏不倚的公平正义的原则。中国古人认为,只有掌握和秉持不偏不倚的公平正义的原则并依此行事的民族才能创造历史并从而拥有历史(从这里我们可以正确理解古人所说的“转注”的真正含意——由于某个文字的意义转换而把由这种转换生成的意思直接注入到这个文字之中,并从而使这个文字获得了新的含意)。

如“存”——在一只有力的手臂的庇护之下人类的子子孙孙在不断地繁殖。

如“在”——在一只有力的手臂的庇护之下自然万物在不断地生长(在中国古人关于“存”和“在”的观念之中包含了一种深沉的神的观念)。

如“全”——一种生活在王道理想之上的人,即全面发展的完美的人。

如“含”——口的功能(“口”)的现实形式(“今”),即口对食物的现实占有。

如“迭”——围绕着错误或过失而展开的活动,一种由于错误或过失引发的重复性劳动。

如“我”——耕作(“戈”)稻禾(“禾”),引伸为耕作稻禾者对于自己的直接称谓,就像这个“侬”字一样,这表明中国古人以自己是一个农民、一个耕作者而自豪,就像古罗马最伟大的哲学家和政治家西塞罗以自己是一个耕作者而自豪一样。这位古罗马最著名的人物认为,只有农民的耕作活动才是一种最适合哲学家的职业,因为只有农民的耕作活动使得人们最有机会接近并发现自然的秘密和上帝的秘密。

如“仙”——居住在高山之上的具有和人完全一样的外貌的众神。

如“崽”——对于山上的生活——神(仙)的生活的思念,引伸为对于山上的生活——神的生活——的思念所导致的结果——怀孕和生子。这个文字表明,中国古人认为自己拥有神的血统。


可以说,走进中国的文字符号体系,就是直接走进一个哲学思辨的领域,就是直接走进中国古人的经验世界、思想世界和精神世界,而在汉代之后第一个把我们带进这个世界的人就是《说文解字》的作者许慎,他也是东汉许许多多猛烈抨击汉帝武发起的经典解释运动的著名学者之一,可惜他的著作起初是完全被人所无视,后来是完全被人(清朝学者)所颠覆。


4、中国文字的科学系统性

我认为,只要简单的观察就足以使任何一个人确信,整个中国的文字符号体系就是一个对于宇宙万物和人类活动的科学分类体系,由于这个科学分析体系所具有的精确性和明晰性,使得整个中国文字既便于理解,也便于记忆,因为它为人们提供了理解和记它们的规律性。与之相比较,西方的代码文字根本没有任何规律性可言。

让我们在中文与英文之间作一比较:

1、以树木为例:
枫——maple

杨——poplar

柳——willow

桦——birch

栗——chestnut

榕——bot

樟——camphor

橘——tangerine

中国文字符号体系的科学分类性质,与它的直接表意性质并行不悖。枫——一种非常高大而易于招风的树,因此站在这种树的下面,时刻都可以感受到和听到从它的高大的顶端传下来的阵阵凉风和树叶的沙沙声,真可谓树大招风者也。杨——一种由于浓密的叶片反射阳光而使自身总是显得阳光闪烁的树。柳——一种枝条柔软以至于总是不停地前仰后翻的树。桦——一种开花旺盛的树。栗——一种鸟群最喜欢在它上面筑巢或栖息的树,因为它总是结满果实。榕——一种能够容纳许多避雨或避阳的人的树。樟——一种枝条总是有条不紊而又彼此对称地生长的树。橘——一种虽然带刺却很有商业价值的树。

2、以鱼类为例:

鲤——carp

鲢——silver carp

鲸——whale

鳕——cod

鳗——eel

鱿——squid

鲤——一种常常潜伏在水底的鱼。 鲢——一种常常成群结队地出现的鱼。鲸——一种高大以至于令人吃惊的鱼。鳕——一种通常在像雪一样冰冷的水域里生活的鱼。鳗——一种像蔓延生长的草一样的鱼。鱿——一种肢体卷曲的鱼。


4、 以金属物质为例:

金——golden

银——silver

钢——steel

铁——iron

铜——copper

铅——lead

锌——zinc

铝——aluminium

钨——tungsten

锡——tin

金——一种完美无缺而又能够始终发出内在的闪烁光芒的物质(这个字可以视为“全”字和“光”字的缩合形式)。银——一种具有根本性价值并通常被作为一切商品价值之基准的金属物质。钢——一种刚强不折的金属物质。 铁——一种不免令人遗憾和惋惜的具有缺失的金属物质,因为它非常容易生锈(“锈”的意思是指一种在感观上非常迷人的金属氧化现象)。铜——一种能够同时被运用于许多方面和领域的金属物质。铅——一种非常沉重的在比重方面超过当时人们所知的其他任何金属的金属物质。锌——一种在加工时散发出辣味的金属物质(古人对此有记载)。铝——一种通常在地底下常常相伴而生的金属物质。钨——一种乌黑的金属物质。锡——一种最易于加工和铸造的金属物质。



5、 以非金属物质为例:

硫——sulphur

碳——carbon

磷——phosphorus

硒——selenium

砷——arsenic

硼——boron

碘——iodine

硫——这个文字的本意是指流动的石头,即从火山口流出来的溶岩,转指溶岩里通常具有的一种重要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分,即硫化物。碳——一种在厚厚的像高山一样的土层之下存在的像石块一样的灰烬,即煤碳。磷——一种发出怪异光芒的非金属物质。硒、砷、硼、碘——这几个字分别指由现代的西方人发现的重音分别为“西”、“申”、“朋”和“典”的非金属物质。

据统计,90%的中国文字都已经纳入了这个分门别类的科学体系之中。可以肯定,如果自汉代以来我们的专家学者没有把自己的全部时间投入到子虚乌有的假借字和虚词的寻找和证明之中,如果不是我们的文字和语言的教学方法有问题,那么中国文字一定是非常容易被掌握的。

根据西周的经验,一个小学毕业生就应该掌握用以阅读和写作所必须的全部文字。



三、总字数非常有限的中国文字具有无限的表达能量

据统计,在我们的古代经典中总共只有七千字左右,在我们现在的语言中,除了那些已经几乎死去了的主要作为地名和人名的文字之外,总共也只是七千来字。一般说来,一个人只要掌握2000个中国文字,加上偶尔翻翻字典,就足以读书、看报和写作了。文科领域里的专业人士也只要掌握3、4千字。然而与此相比较,英语单词已经达到二百多万,几乎是中国文字总数的300倍,并且现在每天还在大量产生。可以说,始终不断增长的英语单词最终将压跨整个英语世界,记忆大量的单词将最终成为说英语的人们无法承受的负担。据说,一个人只要掌握1800个中国文字就能够基本看懂《光明日报》,而英语国家里的人们则至少要掌握8万个英文单词才能够基本看懂《纽约时报》,这是需要掌握和记忆的中文字数的44 又4/9倍。

不难理解,中国文字和英国文字在文字总数上的巨大差异已经充分说明,总数非常有限的中国文字符号体系具有无限的表达能量,而英国文字或其他代码性文字在适应人类不断增长的认识与表达的需要方面则完全依赖文字总数的不断增长。

中国文字这种特有的表达能量首先来源于它的单音节性能,其次来源于它的直接的表意性能——它是思想的直接符号,这使得它可以在已有的文字的基础之上和不增加任何文字的前提之下根据人们新的认识和新的表达的需要而自由和无限地组词。然而完全依赖约定的西方代码性文字大多数都是多音节文字,它完全不适合组词的方法,因为组成的新词将由于音节太长而无法阅读和言说。对于英文世界来说,它只能创造出pork、mutton、beef,而不能创造出猪肉、羊肉、牛肉(pigmeat,sheepmeat,cowmeat or bullmeat );它也只能创造出lard、suet和talon,而不能创造出猪油、羊油和牛油(pigoil,sheepoil,cowoil or bulloil);它只能创造rocket,而不能创造火箭firedrivenarrow,因为这些字太难阅读和言说了。

事实上,建立在代码基础上的各国文字之不能像中国的表意文字那样组词,就像它们不能像中国的表意文字那样造字一样。事实上,中国的每一个复合字本身就是由几个直接表意的文字符号组合而成的,其中许多复合文字是几个文字的缩略后的组合形式,如“橘”由“木”、“矛”和“商”缩略而成。代码文字既无法处理组词问题,因为组词将使一个词的音节太长;更无法处理缩略组词问题,因为任何缩略性组合都直接意味着新字的产生。此外,经过组合和缩略组合后的中国文字或词语仍然可以清楚地从文字和词语本身直接看到它们与原来的文字和词语之间的直接联系,而以代码为基础的文字则无法保持这种联系。

据信,在西方,最早发现数量非常有限的中国文字所具有的自由而无限的构字能力的人是德国伟大的数学家和哲学家莱布尼兹,——正是这位中国古老经典《易经》之中的二进制数学原理的发现者明确地指出,中国文字是自亚里士多得以来,西方世界梦寐以求的组意文字。并且由于他认识到数量非常有限的中国文字所具有的自由而无限的构字能力而认定直接表意的中国文字是世界上最先进和最伟大的文字。也正是这位莱布尼兹明确指出,西方的依靠人为约定的代码性文字是非常落后的和没有科学性可言的。

可以说,在17世纪初,西方学者就开始把中国文字作为全人类的普遍文字来研究,然而我们的中国学者决不接受这样的研究结果,——他们决心要在假借字和虚词的寻找和论证之中把整个中国经典及其文字和语言变成一堆垃圾而后快。

可以说,《假借字字典》和《虚词字典》的存在,就是自汉代以来的经典解释颠覆并妖魔化中国文字、语言和经典的铁证!

在许多年之前,通过驳斥王力的四卷本大学本科教材《古代汉语》之中的每一个被指称的假借字和虚词,我已经充分地论证过,整个中国文字符号体系和中国古代经典之中不可能存在假借字和虚词。
<< 述而不作,中国学界的最大耻辱 / 赵丰年:华夷之辩是分清真伪儒学的...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