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述而不作,中国学界的最大耻辱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述而不作,中国学界的最大耻辱
作者:自我帝国
 


     孔老先生留下了很多好东西。比如温故知新,我奉之为教育的最基本原理。认知主义者奥苏伯尔言:“影响学习的唯一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学习者已经知道了什么。”作为这次新课程理论基础之一的建构主义也说得很清楚:“建构主义的学习中一切新的学习都是以决定学什么、学多少、怎样学的方式建立在以前学习的基础上的或在某种程度上利用以前的学习”。这次“新课改”的倡导者开口闭口不离建构主义,但却恰恰忘记了,其实我们对建构主义的学习,也应该建立在自己“以前学习的基础”之上,即本民族的优秀教育文化传统之上。感于此,我写了《“新课改”忽视了建构主义的一条基本原理》,结果参赛时被视为过激,发表时遭遇版面费门槛。如果哪天发表了,我一定贴在这里,请大家评评理。这是题外话,但总而言之,我太崇拜孔老先生这句话,所以拿来做了自己的博客名“温故之”。
    但孔老先生也不是没有留下赖东西。比如述而不作。他整理和向门徒们传授诗书礼易春秋,声称述而不作,也就是尊崇古代,不自立新说。他自己述而不作也就罢了,可他被后代的人尊为圣人,这“遗毒”就大了。他自己是述别人的“作”而不作,他的话被弟子们纪录下来,成了经典,后来的所谓儒,则只述他的话而不作了。中华文明有那么两千年,就在孔老先生的智慧里转圈。这一方面说明孔老先生智慧的伟大,另一方面,也实在是中华文明的悲哀。
    “五四”运动一起,打倒孔家店。把那么伟大的孔家店说打就打,砸了个稀巴烂,今天的人看来,也的确是过激了!可想想中华文明总算有了从孔子智慧的圈子里钻出头来的机会,舒展舒展筋骨,抖擞抖擞精神,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不!
    几千年述而不作惯了,让他不述而作,中国人还真TMD不习惯。以前是述中国的先贤。大家全是中国先贤,特别是孔老先生的粉丝。现在洋人的枪炮打进来,孔老先生的博客人气大减,于是呼啦一下,满大街都是洋人的粉丝了。学人们基本上还是述而不作,但这次是述的洋人,而不是孔子了。有人说乱世出英雄。有人说,不对,应该是乱世出哲人。君不见春秋战国乎?可我也要说:不对!乱世不一定出哲人。君不见鸦片战争之后乎?中国乱则乱矣,出的哲人在哪里?至于世界级的哲人,就更是没有了!
    乱世出的哲学,应该是救乱世的。中国有了救乱世的哲学,但不是中国的,是德国来的。当然有许多中国的创造,有许多中国的气派。这要归功于毛泽东,归功于邓小平。但革命家和政治家不可能成为伟大的哲学家,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来构建庞大的哲学体系。毛邓都有一些敢于不述而作的勇气。特别是邓小平,他的白猫黑猫论,他的硬道理,句句都透着自己的个性!但他们还是无法完全摆脱述而不作的传统的影子。跟在他们后面的一大帮“哲学家”,忙着替他们从马列经典中寻章摘句,证明毛邓的合马列性。可见这时目的其实还是要“作”的,但总不忘先带上“述”的帽子。毛邓如此,其他所谓哲学家,所谓社会学家,更是不敢不如此。一个文化大革命,什么文化的命都给革掉了,但只有述而不作这一文化的命,似乎更旺了。
    改革开放了,我们该看到希望了吧?该有人且述且作,或者不述而作了吧?可是,不!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的中国学人都变成了搬运工,忙着从外国搬运些东西进来,不管它是不是垃圾。外国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者的一句名不见经传的话,都会被搬进来,作为中国学者立论的根据。——有些人压根就没立什么论,仅仅靠盗卖西方理论,就成了这方面那方面的专家和权威,人乎乎的,牛乎乎的,领导着这方面那领域的改革。这群学术理论的国际倒爷,把中国变成了各式西方理论的试验场。我们的改革,有好多时候,让我怀疑不是由我们中国人的脑子在操作,而是由西方的脑袋在操作。
    我们经常听到大学的导师们告诫徒弟,要有理论的根据,要写成学术论文,不要写成意见。可是什么是学术论文,什么是意见?非得有大量的引用才叫论文?摆摆事实,讲讲道理,我认为也可以是论文。不一定非得搞成一种大引特引的新八股,才叫论文。古希腊哲学家的著作不合今天的所谓学术规范,中国的先贤著作更不合今天的所谓学术规范,但他们说出了多少的至理啊!我们今天搬来搬去,制造了多少学术垃圾!硕士博士们写毕业论文,出发点常常就是西方有个什么理论,什么观点,我用来研究中国的问题;而不是中国有什么问题,我认为值得研究。中国的孔圣人被打倒了,德国来的马克思,近年来的前卫学者觉得引据其经典似乎也有点落伍了,于是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洋圣人,都在中国有了自己的粉丝和粉丝群了。
   这可真是个混乱的年代,是个引用几句洋唾沫就可以在学术高端摇头摆尾的年代。尽管那些洋唾沫之间有很多碰撞,可中国人引用的时候,俨然它们都是真理,都是经典,都是必须顶礼膜拜的经典。
  于是,我糊涂了:经典们打假的时候,我们的脑子会不会被搅成一地鸡毛或者狗毛呢?

    我们太受“述而不作”的孔子遗风的影响,太缺乏原创的东西。书是要读的,洋人也是要学习的,但更要思考。孔子有句好词: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现在学而不思也殆,而且呆。这年代,可以供你学的东西一大堆,啥时候是个头呀?所以我认为要从问题出发,而不要从书本出发。从问题出发,找书本,入实践,解决问题。自命的新体系多,不是坏事,而是好事。终于有了博客,有了论坛,有了草根生长的空间。也就有了出真创造、大创造的时代!那些受了太多正规哲学训练的人,思维被僵化,一如文学院毕业的硕士博士,一辈子只能当个评论家。我们的哲学系老小先生们,很多人充其量不也就是个中国古代哲学评论家,或者西方哲学评论家?该是走出“述而不作”阴影的时候了!大浪可以淘沙。各种各样真体系伪体系,泥沙俱下的时候,大创造就有了适宜的土壤、水分、阳光和空气。

<< 儒家仁学相融于普世价值 / 杨润根:论可以作为全人类共同文字...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