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王子仪:重建上帝信仰的通道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重建上帝信仰的通道

王子仪

基督教文化以为天上权威是神、上帝;儒家文化最早典籍《尚书》里,天上权威也是“天”、上帝。只是秦始皇造了“皇帝”一词,作了上帝的代替品,并且自以为贵于上帝,国人的上帝意识才被淡化了。但中国也不缺“祭天大典,”每遇严重天灾,视为“天谴”,“民主”皇帝下“罪已诏”颁布天下,以求上天垂怜赦罪消灾。可见上帝的威荣足在皇帝之上,世俗权力还是受制约的,这样的记载史书上也有不少。

原来人类本就有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究天人之际,察古今之变”的全球意识。人与上帝的关系,东方与西方人在认识上,除了使用的语言符号差异外,原来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周代能享国八百年,就得力于“天民合一”的精神被普遍接受,上帝成了道德规范的立法者(《尚书·洪范》)和伦理行为的监督者与审判者的时候,掌权者不能不考虑上天的存在,“获罪于天,无所祷也”,以免“覆舟”之虞。因为人不是神,人会犯错误;钱财不是神,会诱惑人、束缚人、使人以之为偶像,作为上帝代替品,居生活中首位,这就破坏了人与上帝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

中国人与上帝的隔阂始于何时?源自秦代的“焚《诗》《书》”,“以吏为师”的意识形态大蜕变而出现的自我中心“人的神格化”。由于把受造物作为偶像,作为上帝的代替品,甚至他们的臣僚,死后也被塑像供奉,其流毒就是二千年的中国伦理观反复出现的高位缺失。人受制于偶像迷信,成了偶像的奴隶。不是神的“神格化”、“偶像化”的后果,是人的人格的淡化、学术文化的退化、人道主义的弱化,和对人的生命和心灵的轻视。这种偶像迷信造成人与上帝之间的隔阂,后来发展为把中国人固有的上帝观、全球意识的上帝观、硬说成是西方的专利,而加以拒斥。“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不受制约的权力会滋生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在理论上,明白权力必须受制约、受监督,与在实践上接受公开监督,特别是来自人民群众的监督,毕竟不完全是一回事。幸而权力必须受制约,现在已经成了亿万人民的普遍认识,而监督渠道不畅,也达不到制约的目的。只有学会怎样克服扰乱这一代人的精神罪恶,才能脱离以追求特权为目的和谋取不义之财的社会罪恶。因为人一生的作为,都是由心发出。正心为上,正罪次之。心不正,则罪不止,而且交叉感染,比“虎力拉”传染病为甚。

《尚书》的意识形态,寻求人与上帝的和谐关系的“天人合一”本来也就是中国人追求的最高精神境界。这也是唯一可以与全球意识接轨的。面临一个全球意识的新世纪,重建“天人之间”、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美好关系,避免因严重忽略人的灵魂,而把人和地球引向毁灭的危险,是基督教文化、儒家文化和人类的共同责任。房龙《宽容》一书,是表述和探讨人类思想发展史的,他的结论一定会令高度现代化的人们自负扫地。他说:“如果我们知道自已是什么人—是古时住在山洞里的人的当代化身,是叼着香烟、驾驶着福特汽车的新石器时代的人,是坐着电梯上公寓大厦的穴居人—那对我们精神健康倒更好些。”然而,对所有的精神革新、追求真理、公开监督表示不宽容,以为根本不需要认识自己的人而言,这实在是十分宽容的评价了。

 

 

原载《金华晚报》

<< 作为回应多元主义的比较神学 / 王子仪:复兴绝学开新运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