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当代语境下的儒耶对谈:思想与实践
学术研讨会

主办单位: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犹太教与跨宗教研究中心)
香港浸会大学(应用伦理学研究中心,中华基督宗教研究中心,宗教及哲学系,通识科及伦理学文学硕士课程)

协办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儒家文化研究中心
与会单位:香港浸会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香港科技大学、香港浸信会神学院、圣神修院、中国神学研究院、中山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上海大学、复旦大学、金陵神学院、陕西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台湾国立师范大学、台湾大学、美国夏威夷大学、美国洛杉机基督教与中国研究中心、美国普度大学、加拿大文化更新研究中心。

会议日程

日期:2007年5月30日至6月1日
时间:上午9时至下午6时
地点:九龙塘联福道34号香港浸会大学 逸夫校园
      逸夫行政楼5楼会议厅

2007年5月30日 (星期三)
08:40 从吴多泰国际宾馆大堂集合出发
09:00-09:30 开幕典礼
09:00-09:15 主席:罗秉祥教授 香港浸会大学 应用伦理学研究中心、宗教及哲学系                          
致词:蔡亚从教授 香港浸会大学 副校长(研究及拓展)
致词:谢文郁教授 山东大学 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犹太教与跨宗教研究中心
09:15-09:30 全体合照

09:30-11:00 第一节 儒耶互动 (I)主席:叶敬德    评论:陈宗清            
09:30-09:45 谢文郁:建构和解构:耶儒在张力中互动
09:45-10:00 成中英:从多向理解与自我超越论儒耶的宗教意识、宗教对话与宗教沟通
10:00-10:15 陈 明:儒耶对话 以何为本?──兼议利玛窦、何光沪关于儒教的若干论述
10:15-10:25 评论
10:25-11:00 讨论
11:00-11:20 茶点
11:20-12:50 第二节 论对话主席:曹伟彤 评论:章雪富、唐文明
11:20-11:35 姚西伊:作为世界宗教的基督教── 一个历史学的考察
11:35-11:50 王志成:第二轴心时代与耶儒关系之变迁
11:50-12:05 江丕盛:公共领域中的宗教对谈、执着与互重── 一个基督教的观点
12:05-12:15 评论
12:15-12:50 讨论
12:50-14:30 午膳:联福楼海鲜酒家 (思齐楼3楼)
14:30-16:00 第三节 论儒教之为教主席:黄敏浩 评论:陈昭瑛
14:30-14:45 干春松:康有为、陈焕章与孔教会
14:45-15:00 肖 雁:儒学与以“天”“祖”崇拜为核心的中国人宗教信仰系统的发展
15:00-15:15 杨凤岗:对于儒教之为教的社会学思考
15:15-15:25 评论
15:25-16:00 讨论
16:00-16:20 茶点
16:20-17:50 第四节 敬与超越主席:陈慎庆 评论:范瑞平
16:20-16:35 任剑涛:敬畏之心:儒家立论与儒耶差异
16:35-16:50 陈立胜:敬畏生命:朱熹与史怀哲动物观互参
16:50-17:05 李景林:圣与神之间──儒学的超越观念及其实现方式
17:05-17:15 评论
17:15-17:50 讨论
18:10-21:00 (从宾馆出发:18:10) 晚膳:九龙尖沙咀彩云轩海鲜酒家(邻近维多利亚海港)

2007年5月31日 (星期四)
09:00-11:00 第五节 耶儒互动 (II)主席:陈家富 评论:章雪富
09:00-09:15 梁燕城:后后现代的中国哲学与神学──建构一个天地人的「关系本体论」
09:15-09:30 郑安德:明末天儒对人世间“荼毒”问题的讨论
09:30-09:45 彭国翔:朱子读书法与基督教圣言诵读法的比较──儒家经典诠释的宗教学意义
09:45-10:00 李向平:信仰认同与宗教模式──儒耶两教的信仰认同比较
10:00-10:10 评论
10:10-11:00 讨论
11:00-11:20 茶点
11:20-12:50 第六节 宗教与礼主席:郑顺佳 评论:周景勋
11:20-11:35 邹昌林:试论祭天与中国宗教生态平衡的重建
11:35-11:50 罗秉祥:朱子《家礼》之宗教意涵与礼仪之争
11:50-12:05 陈少明:心安,还是理得?──从《论语》的一则语录解读儒家对道德的理解
12:05-12:15 评论
12:15-12:50 讨论
12:50-14:30 午膳:联福楼海鲜酒家 (思齐楼3楼)
14:30-16:00 第七节 儒耶融和?主席:陈宗清 评论:周伟驰
14:30-14:45 田童心:论“儒家的基督徒”
14:45-15:00 费乐仁:论儒耶互相补的可能:若干新的可能及机会
15:00-15:15 张 颖:以“礼”救赎:从Boston Confucianism看儒教耶化与耶教儒化
15:15-15:25 评论
15:25-16:00 讨论
16:00-16:20 茶点
16:20-17:50 第八节 儒学之宗教性主席:吴有能 评论:林安梧
16:20-16:35 郑宗义:生命的虚无、沉沦、悲感与觉情──当代新儒家的存在体验
16:35-16:50 魏长宝:儒学研究的对话姿态与当代面相
16:50-17:05 丁为祥:慎独、践行与公众知识分子──儒家宗教情怀的历史表现及其特征
17:05-17:15 评论
17:15-17:50 讨论
18:10-21:00 (从宾馆出发:18:10) 晚膳:新界沙田新城市广场利苑酒家


2007年6月1日 (星期五)
09:00-10:30 第九节 仁爱与比较伦理主席:贺志勇 评论:周伟驰
09:00-09:15 刘清平:论普世之爱的可能性――儒家与基督宗教伦理观比较
09:15-09:30 张锦青:孟学仁爱之本质
09:30-09:45 赵 林:内敛与超越――从起源角度看儒家伦理与基督教的不同价值取向
09:45-09:55 评论
09:55-10:30 讨论
10:30-10:50 茶点
10:50-12:20 第十节 道德与宗教主席:李仲骥 评论:关启文
10:50-11:05 刘孝廷:全球伦理与天下体系──关于人类未来思考范式的生成论解读
11:05-11:20 陈强立:论梁潄溟道德代宗教之说
11:20-11:35 赵广明:从康德的至善概念到中国的自然理念信仰──兼对基督教人格化上帝信仰的反思
11:35-11:45 评论
11:45-12:20 讨论
12:20-14:00 午膳:联福楼海鲜酒家 (思齐楼3楼)
14:00-15:30 第十一节 政治与现代性主席:文洁华 评论:谢文郁
14:00-14:15 唐文明:治统与教统
14:15-14:30 杨庆球:中国伦理法与基督教精神
14:30-14:45 孙向晨:现代价值形态应有的三个基本特点
14:45-14:55 评论
14:55-15:30 讨论
15:30-15:50 茶点
15:50-16:50 闭幕综合讨论主席:罗秉祥
17:10-20:30 (从宾馆出发:17:10) 晚膳:九龙旺角富记饭店(步行购物街)

____________________

 
           附录报道资料:

  
                        当代语境的儒耶对话    


作者: 刘良淑  原载2007年7月《恩福》杂志总24期

                     近几年中国「国学热」发烧,儒家思想再度受到广泛的重视,由以下几项事实可见:
                  事实一: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艺文节目「百家讲坛」,自2003年以来一路窜红,尤其于丹的「论语心得」声名远播,同名的书籍自2006年11
                  月首发以来,三个月即销270万册,创造了中国出版界的奇蹟。
                  事实二:中国各大学院校频频开设国学班、国学进修班;北大教授李零出版的《丧家狗:我读论语》被人民大学国学院列为必读书。
                  事实三:中国在世界各国设立「孔子学院」,传播汉语的语言和中国文化。
                    
                  2007年5月30至6月2日,山东大学与香港浸会大学主办「儒耶对话」研讨会,有三十几位学者与会。以下第一部份是笔者对发起人之一山东大学教授谢文郁的采访,第二部份为该次会议侧记。
                 
                        第一部分:会前采访
                  1. 可否评析近年中国人的国学热,特别是对儒学的关注?
                    
                  儒学本是中国千年以来的主要传统,但由于清末饱受西方羞辱,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人将国力积弱的原因怪罪于传统,唾弃儒家,强调西方民主自由的理念。然而,我认为,当时的反儒运动主要是针对受儒家影响的统治结构和礼教,并未触及更深的层次,可谓仅仅伤及儒家的皮毛。
                    
                  文革时期破四旧,也包括儒家在内,不过重点放在民间宗教及迷信的习俗。值得一提的是因林彪事件而起的「批林批孔」运动。林彪在1949年之后,因为身体原因,直到文革时期都没有参政。在这个时期,他读了不少儒家经典,而且颇有体会。当年被认为是他的政治宣言“五七一工程”中,孔子的言论常被引用。于是,在他倒台后对他进行清算时,儒家学说也被“殃及”。然而,正是这个运动,使年轻的一代在久违儒家之后,有机会接触这一传统。像我们这一代的人,因为“批林批孔”而谈论这些言论时,慢慢地就琢磨出其中有深刻含义。其实,回顾我自己的思想成长,印象最深的孔孟言论,都是在批林批孔时期印在心中的。
                    
                  实在地说,从“五四运动”对儒家的批判开始,加上1949年以后整个教育体系放弃儒家,在中国可说已经有好几代人疏远了儒家思想和精神,而儒家研究也只局限在很少数的学者圈中。表面上看,儒家已经消失了。但是,如果考虑到儒家几千年来对中国文化建造的基础性作用,即使我们不谈论儒家,我们也不得不按照儒家思想所设定的方向成长。除非脱离中国这片土地,无人有能力拒绝儒家的控制。这种根深蒂固的力量──不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和我们是不可分离的。理解了这一点,我想,就不难理解儒家在当代中国的复兴了。
                  这些年来儒家成为热门话题,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几千年来儒家对中国文化的贡献,好坏另当别论,其实在性是不可否定的。“五四运动”的宣导者们把中国面对西方列强而表现出的无能归咎于儒家,这也是情有可原。当中国的经济出现好转,并在国际关系中慢慢取得了说话权之后,马上面临的便是民族认同问题。在这种情境中,控制中国人深层思想的儒家,就展现出它的力量。因此,「回归儒家」的呼声出现在当代中国是不奇怪的。当然,不同的人体会到的儒家往往有差异。但共同点是:大家都在谈论儒家。像于丹这样的学者,人们可以不同意她对《论语》的解释,但她的讲坛与书籍大受欢迎,普通百姓在她的言论中感受到儒家思想的力量,这个事实没有人能忽视。由此可见,当代中国人在寻找中国的认同时,在儒家精神中找到了共鸣。
                    
                  近年来,中国政府在海外支持建立孔子学院。不过,这种带有官方色彩的孔子学院是以汉语教育为主,目的是扩大中国政府在国际关系中的软实力;准确地说,这种做法并不是推动儒家思想研究。政府只是借用了“孔子”这个名字而已。
                  2. 在学术界和民间还有哪些现象,反映出藉儒家寻找民族认同的心态?
                  我认为,谈论儒家文化的这种热烈气氛主要是由以下几股力量推动的。首先,民间有一批人追求在中国建立儒教。由于基督教成为西方各国维系民心与文化的力量,所以这些人认为中国也需要自己的国教,这就是「儒教」。例如,贵州的蒋庆所代表一批人,打出「儒教国教化」的口号,要制订教义,设立典礼、仪式等。同时,在孔子的家乡曲阜,近来每年举行祭孔大典,一年比一年华丽盛大。虽然其中有旅游效应的因素,但也在相当一些人的心中产生对儒家的浪漫感情。不过,依我看,这些说法和做法缺乏草根性,并未深入民心,也没有群众基础。如此建立的儒教,即使能有所成,也将不过是昙花一现。
                    
                  另外一股力量呈现在学术界中。过去十几年来,学者对儒学的研究兴趣直线上升,充满活力。举一个例子,报考哲学系的学生,在八十年代,西方哲学专业吸引了最优秀的学生,但九十年代末以来,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在吸引学生上几乎打成平手;这现象无疑是因对于儒家的研究和未来发展而来,不容忽视。一般来说,研究儒家的学者则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为了保持教职而作纯学术的研究;另一批则是锺情于儒家思想,带着感情研究儒家,目的是要在现代语境中重建儒家精神;此外,一些基督徒学者也投入儒家研究的行列,我想,这些学者是希望从基督信仰的角度出发来阐释儒家精神,塑造一种新的中国文化精神。
                    
                  此外,我们还注意到,在目前官方大力支持的马克思主义研究队伍(人数最多,资金佔有份额最大的一支),也出现一批重视儒家研究的人。他们的重点是建立马克思主义与儒家的关系。他们对儒家不再是简单批判,而是探讨如何共存,甚至涉及如何儒化马克思主义这类问题。这和过去极力排斥儒家思想的作法完全不同。究其原因,这批人的研究兴趣一般都和政治风向有关。中国国内的政治气候是放弃“阶级斗争论”,培养民族主义感情,提倡并追求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和谐关系。这种政治气候的出现,我认为,是回归儒家的治国理念,即“仁政”。从这个侧面可以看出,儒家思想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是根深蒂固的。由于这批学者人数众多,又直接和政府的决策相关,这一研究转向对儒家的复兴确实造就了相当大力度的推波助澜。
                    
                  不过,学术界对儒学的批判力量仍然很强大。这种批判的声音主要来自一批成长于西学盛行之八十年代的学者。这批深受西方自由主义思潮的薰陶的学人,崇尚理性主义,对宗教有一种顽固的排斥心态。他们中出现了一批“公共知识份子”(这一头衔源于他们对各种社会现象评头论足,拥有广大的读者群,成为社会问题的代言人),拥有强大的话语权。他们宣传的理念是自由主义。他们对儒家的态度虽然因人而异,但主要倾向是认为,作为思想体系而言,儒学的问题过时,治学陈旧,没有新方法,没有新观念,因而没有复兴的可能。这种对儒学不屑一顾的态度也有相当的感染力。目前中国读者在书籍选择上仍然倾向西学书籍(翻译和介绍),在思维方式上深受自由主义的影响,因而和他们容易产生共鸣。因此,我想,这一力量恐怕是儒家复兴的主要障碍。
                  3. 近日中国儒学的研究重点是哪些?
                   
                  五四运动时期,对儒家的批评主要是,在面对西方列强的压力时,儒家作为中国文化的主干完全束手无策。当代儒家复兴所面临的问题,就是要回应这些批评。比如,儒学和民主的问题,人权问题,创造性问题,生态问题等。当然,中心问题仍是如何建立当代中国的文化精神。这就不得不涉及宗教问题。由此而引伸出这样一个热门话题:从儒家的角度如何看待公民宗教?总的来说,当代儒家研究的范围相当广泛,涉及各个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中国经济快速成长,儒家与经济的关系也受到重视。当代中国的第一代大企业家多半有暴发户的特徵,而他们对自己的不足也有所体认。他们不愿意被雇员视为“没有文化”“粗鲁”,因此很想弥补自己在文化上的欠缺。于是,不少着名大学便开设「企业家文化班」。这些速成的文化班收费奇高;课程中儒学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于是,儒家和企业管理这方面的研究也成为热门。

                    
                  基督徒学者则从与基督教有关的角度来研究儒家。大家关心的问题并不完全一样,而且,在我看来,基督徒儒家研究的现状是单打独斗,并未形成共同问题意识。我自己关心的问题是,如何体会并言说儒家的宗教性?如何理解儒家的宗教性和基督教的宗教性之间的关系?我对儒家思想的主要批评是,作为主流意识的儒家如何能够解构自己?
                     总之,基督徒学者对儒家研究方向五花八门,需要进一步整合。
                  4. 此次您与几位学者推动「儒耶对话」,原委为何?
                    
                  中国文化传统承传已久,自成一体,因此,外来宗教传入时,无论是佛教或基督教,都会发现这一固有的文化发出雄厚的抵挡。当年佛教进入中土时,儒家一直在追问佛教:在儒家文化的基础上,它究竟能够提供哪些传统所没有、且对中国社会生存有益的东西?同样,这个问题也适用于对抗基督教。
                    
                  二十世纪里,中国知识分子对基督教出现过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第一种是二十年代的“非基运动”。五四运动在批判儒家传统的同时,对基督教也采取防范的态度。有意思的是,新文化运动的宣导者大都是西学先驱;但是当他们面对基督教时,很快就和文化保守主义人士联合起来,共同反对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面对这个文化堡垒,当时宣教士感到相当沮丧,如同遇到一道又高又厚的墙挡住去路。
                    
                  第二种情绪出现在九十年代,即一批受西学影响的学者热衷于谈论基督教,甚至被称为「文化基督徒」。他们发现,基督教在西方社会的各个领域中起着巨大的作用,而且到目前为止,西方人并没有放弃基督教,由此可见它在社会上一定有某种积极的作用,因此不能简单地看待基督教。
                    
                  然而,人们还是会问,基督教究竟能给中国社会带来什么好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基督教在中国发展迅速,并且出现了一批基督徒学者。这些学者在接受了基督信仰之后,同时对儒家思想产生深刻的兴趣,在当代儒家复兴运动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不过,他们是从基督教信仰的角度来谈论儒家思想,和那些希望建立儒家宗教性的学者研究目标很不相同。
                    
                  在当前的儒家复兴运动中,不同角度的儒家研究需要建立对话交流平台,只有这样,才能更有力地来建造适应当代语境的中国文化精神。而基督教在中国的迅速发展和儒家思想在中国的重新抬头,自然就要求在中国学者圈内进行经常性的耶儒对话。山东大学的颜炳罡教授前几年出版了一本书,题目是《心归何处》。颜教授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当前的中西文化交流中,在面临基督教进入中国的过程中,中国人的心应该归向何处?他的结论是,中国人应该归向中国心。但是,这是一颗怎么样的中国心呢?我想,我们需要在对话平台上谈论并培养一颗中国心。这应该是一颗能够产生共鸣的中国心。这便是我在组织这次会议时一个中心想法。

                  5. 此次会议有什么特色?盼望达到什么目标?
                    
                  此次研讨会邀请的对象,是对儒家与基督教二者皆有相当研究的学者,且以中青年学者为主,因为再过十几年,这些人将在学界与社会上拥有发言权。参与者的立场分为三类,一类持福音派信仰,一类具儒家情怀,一类是中立学者。对话的目的,不在于争论孰是孰非,也不在于解决问题,而是盼望能找到一些共同关心的课题,交换话语,促进感情。

                  第二部分:会议侧记
                  5月29日
                    
                  在香港浸会大学的贵宾楼“吴多泰国际中心”,几乎整个下午,会议发起人之一谢文郁教授都待在楼下的大厅,笑容满面地与陆续抵达的学者打招呼。办妥入房登记,每位与会者都得到一大袋资料,除了赠书,与会发言人的论文就有厚厚的上下两册。
                    
                  傍晚时分,与会者集合,步行到隔壁大楼的餐厅用膳,人数已近四十。此次由山东大学和浸会大学主办的会议,在组织方面出力最多的是浸会大学的罗秉祥教授,他开心地首先欢迎大家,并自我介绍,声明由于今年放下系主任之责,肩头较为轻松,才能全力以赴地办此次会议。
                    
                  最年长的与会者,是夏威夷大学的儒学权威成中英教授,他虽年届七十却精神奕奕,在介绍时特别陈明两件事,第一,最早的儒耶对话是1981年他发起的,时过二十余年,期间进行过四、五次对话,他觉得非常重要。第二,浸会大学是头一个将神学与中国哲学拉在一起的学校,1951年即有宗教与哲学系。
                    
                  同桌的人有些互不相识,有些彼此久仰,丰盛的佳肴助长谈话的兴致,最后的甜点尚未摆上,四席人已自行流动成三、四人一小组,亲切攀谈。建立学者之间的情谊原是此次会议发起人的心意之一,看来已有良好的开始。
                  5月30日
                    
                  开幕式早上九点准时进行,浸会大学郑副校长特别来致欢迎词。他的正宗广东国语强化了此次会议在“香港”举办的临场感。会场设备十分现代化,会议的布幔经过精心设计,圆型的大厅、三层环形的桌面,让与会者可以有最佳的视野;舒适的座椅、电脑萤幕的联线、个人座位前精美的名牌、资料的发放、瓶装水的供应,在在让与会者感受到筹办单位的努力。
                    
                  第一堂的发言模式与气氛,对整个会议有典范作用。主持人作简短的介绍后,即由发言人以十五分钟对自己所提交的论文作重点报告;时间到前三分钟,提醒钟声响起,时间一到,另有美妙音乐“拦截”发言。与会者应当先行研读过资料,而有些发言者的论文达数十页,所以参加这场学术会议并不轻松。
                    
                  在三位学者发言过后,由评论员作一总评。事先每位评论员都已针对论文作过书面评论,此时再作十分钟的现场评论。开放给与会者讨论时,可以看出大家的兴致高昂,一时好些人举手,主席要即席发挥控制功能,让三、四位发表,然后请讲论者回答,如此轮过几个回合,最后让三位发言教授每人作五分钟结论,最后由评论者作总结。
                    
                  第一堂的时间控制相当成功,二十分钟的茶点之后,第二堂又紧锣密鼓地开始。早上、下午各安排两堂,话题从课堂延续到餐桌,晚餐安排在灯光辉煌的维多利亚港湾畔享用。一天下来,好些与会者已经表示收户获甚丰。
                  6月2日
                    
                  最后一堂的综合讨论,由场地东道主浸会大学的罗秉祥教授主持,在三位发起人抒发感想后,与会者纷纷举手,踊跃发言,显示对此次会议有真诚的兴趣。以下为学者意见的综合整理。
                  一、对话的目的
                    
                  此次安排两个传统的学者对话,目的是在增进双方感情,减少误会,而不是意图去改变信念。倘若想要改变对方的信念,极可能不欢而散。[注1]
                     这次对话也是想建立现代性、中国语境的言说方式。倘若变成东西方对谈、反现代性,就失败了。
                     通过此次对话,看见两个传统都有传承、亦有创新;而与会者也更多能从当今的处境来理解基督教。
                  二、对话的气氛
                    
                  儒耶对话应当以和为本;在对话的过程,应当学习尽量去倾听。七十年代学术界曾举办过儒耶对话,当时基本上双方是在自说自话,尚未达到真正的会通与转化。大体而言,这次的对话虽然内容尚嫌松散,但态度是良性的;只要能看重倾听、提问、向前发展,就算成功。
                     对话要能进行,双方都要有意愿与动力,而在此次会议的组织过程中,这种动力感一直存在。  
                    
                  会议中曾有发言人动气,分析造成不愉快的原因,主要是因某论文对于对方持否定的价值判断,而且常是出于误解。由此检讨,行文若要否定对方,下笔要特别谨慎;而发言时则要维持可以对话的气氛。
                    
                  思想能爆炸,是因不同而来,然而殊途也能同归;而即使不同不归,也可以不争;否定对方后,仍可以加以肯定,就是美好的态度。有些争议在谈开之后,发现双方的同意大于不同,因此这样的对话极有意义。
                  三、对话的代表性
                    
                  有些学者主张,这样的「儒耶」对话,发言者是代表传统,所以应当隐藏个人的观点,而有凭有据地阐述传统的看法,多作传统的诠释。与比较宗教可以用学者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发表,是不同的。
                    
                  然而由于儒家的传统呈多元化,基督教大传统内亦有小传统,所以要作到代表性并不容易。回到文本去看,或许是一个途径。不妨由儒家经典与圣经中选则重要的经文,请主要讲员来诠释,再由参会者回应。若是讨论议题,也不妨以经典的精华为根据,从中来开发资源。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对话应当有开放性,达到集思广益的效果。邀请的对象也可包括不同传统的学者,显示文化发展的多元性。
                  四、有关儒学
                    
                  此次会议中的儒学知识分子已有共识,先前一些主张,如对宗教否定式的论述、将儒家基督教(体制)化的论述、或儒教国教化的论述,都是难以成立的。儒家学者需要以自觉的、负责的态度,寻求另一种空间、另一个方向。
                    
                  儒学目前没有共同的思想系统,有些儒家学者似持悲观情绪,但亦有学者乐观地指出,近三年来中国民间儒学呈勃兴现象,各地纷纷成立学堂、讲堂、书院,电视出现学术明星,因此这是儒家发展很重要的契机。
                    
                  每个时代自有当代特色的儒学,学者应朝着凝聚共同话题来努力,使儒学更切合民众生活,并起到提升作用,同时可以真正与基督教对话。
                  五、有关基督教
                    
                  这次对话中,儒家学者发言较主动,基督教学者似比较站在辩护立场,或许因为儒教是仁义之教,耶教是生命之教,本质不同,难以同类并论。不过中国有四百多年儒耶对话的历史,应当要进一步发展。
                     中华神学的建构很有前景,也受到儒家学者的敬重。基督教在中国社会中的生存,需要这样的建构。
                  六、学者的立场
                    
                  由于美国基督教界中有一股新保守主义兴起,在后冷战时期带来文明冲突的形象,使得一些儒家学者因此以偏盖全,对基督教持负面态度。其实基督徒的政治立场并非一致,了解之后,能降低反感。
                    
                  大会将学者分为儒家学者、中立学者、基督教学者三类。原来的用意是希望中立学者能提出问题来作澄清,或作批判性的分析,帮助大家理解。
                     不过有些学者认为,这样的区分有欠准确,或许可再加上中间偏基督教、中间偏儒家、自由主义者。[注2]
                  七、对话的前景
                       (1) 方式:几位学者提到,应当善用网路,平时就进行交流。
                     (2) 议题:就两个传统共同关心的课题来进行交流,如:修身、齐家、政治、天下观;甚至谈一些实际的事,如:贫困、贪腐、怎样帮助年青人。
                     (3) 频率:有学者提出,会议盼望能两年举行一次。不过现阶段中国儒学学者缺乏经济与后援实力,至少下一次仍需要基督教方面的大力支持。  
                     (4) 出版:此次发言者与评论者所交的稿,大会已制作成两大册,会议后有些人可能会作修改,长文将要求压缩为两万字,定七月底交稿,盼来年在中国出版。


                  (作者为恩福杂志执行编辑)
                  注:
                  1.
                  从基督教的角度,宗教对话是有宣教的目的,然而在对话过程中,并非以改变对方立场为目标,而是要增进彼此的瞭解。基督徒学者在发言时表达出生命的见证,私下交谈中则可进行劝服,帮助对方正视基督信仰的挑战。
                  2. 好些学者很赞同这个建议,有位原被视为典型儒家的学者会后甚至说,其实他的立场是中间偏儒。


                 恩福杂志              Vol.7 No.3 07/2007 第七卷 第三期 { 总24 期 }
                    

 
<< 王子仪:真儒应当叫停淫祀(杂感) / 香港浸会大学的中国基督教史研究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