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中国的未来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中国的未来 
 

                       作者:Lightchild 


  据说,拿破仑曾称:中国是一头沉睡着的狮子。诚然,中华民族是一个富有内蕴和潜力的民族,若这潜力能够释放和发挥,则中华民族会在数十年内(约五十到一百年内,也就是二十一世纪的下半叶)成为真正强大的民族,中国也会成为一流的强国。
  
  到底是什么捆绑了中华民族的智慧和潜能?许多人会说:是制度!也有许多人会说:是文化!显然,文化决定论比制度决定论要来得中肯,至少因为“文化”涵盖了社会意识形态。
  
  制度是由人操作的,显然人才是决定因素。而人总是承载着一定的社会文化,这文化决定了他的观念和作为。所以,唯有从文化着手,才能抓住问题的根本。
  
  既然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决定了该民族的兴衰,那么,决定民族传统文化的又是什么呢?我们常称西方传统文化为基督教文化,而称中国传统文化为儒教(或儒家)文化,显然,贯穿一个民族传统文化的主线,乃是宗教信仰。正是(宗教)信仰决定了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从而决定了人们的生活态度和行为方式。因而,有怎样的信仰,就有怎样的文化。
  
  这样看来,应是儒教的弊端导致中国这头“狮子”的昏睡。儒教的弊端是什么呢?儒教的祖师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又说:“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这种专注今生,轻忽来世的人生观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它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无神论。这种观念一经灌输于人民大众,便形成现世的功名利禄高于一切的社会价值观,进而使人为了功利而不择手段,而无所不用其极。
  
  国人喜欢自诩“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实际上,一个轻忽来世的文化体系是相当狭隘和残缺不全的——历史和现实充满印证:几乎所有近现代有世界影响的重大文化成就都是西方基督教文化的产物;文化上与中国一脉相承的日本,作为最发达国家之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就国家论),也不能在世界性的文化成就上占有一席之地……这是因为社会文化的背后存在一个客观体系,这个体系赋予历史和文化以必然性。一个文化体系若能与这个客观体系相契合,就必兴盛,反之则必衰亡。
  
  原本孔子并非无神论者,他并没有否认存在一个死后的世界。他只是说,那个世界是难于认识的。“敬鬼神而远之”这话的逻辑前提是:鬼神是存在的,至少是无法否认其存在的。然而,到了民众那里,孔子,这个被尊为“万世师表”的“圣人”的言论就成了可以忽略、不顾来世和鬼神的存在的重要依据,成了变相的无神论。——姑以“唯现世主义”名之。
  
  唯现世主义的弊病就在于对来世没有盼望,因而孤注一掷地期望在今世兑现全部的、最大的人生价值。这种危险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最终必然要以自我中心、罔顾他人及民众利益的极端个人主义为归宿。事实上,正是普遍性的极端个人主义捆绑了中华民族的智慧和潜能,阻滞了中华民族的发展!
  
  要抑制、革除唯现世主义和极端个人主义,就必须引入重来世的有神论信仰。鉴于基督教教义最为完善和可信,以及基督教文化独一无二、有目共睹的成就,基督教无疑是不二的选择。
  
  说到这里,有必要在“文艺复兴”上费些唇舌了。有人(主要是反基督教人士)视欧洲历史上的文艺复兴运动为反基督教运动,由于西方文明成就很大部分是在文艺复兴时期开始之后取得的,因此,这些人宣称西方文明是反基督教信仰的成果。这些“妙”论真个是令人啼笑皆非。事实上,从基督教成为欧洲人的基本信仰始,欧洲历史上从未出现过有影响的反基督教运动(东欧的共产主义运动除外)。文艺复兴时期所兴起的,乃是反对天主教中世纪的黑暗统治的反禁欲、反禁言(反思想言论禁锢)和宗教改革运动。这对于基督教信仰不是反对,而是维护。在此,我们有必要区分“宗教”与“信仰”。所谓“宗教”,乃是以神灵或“(天)道”的名义,人为地设立一套规条和仪式,然后强求、强令人们去遵守的一种训导和教化。而信仰则是人们对某个或某些义理的自觉自愿的、真诚的信奉、尊崇和遵从。中世纪的天主教(体系)实际上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典型宗教,而不是信仰。在实质上,它根本是反基督教信仰的。所以,若说文艺复兴是反天主教的反宗教(而非反信仰)运动,是可以的,其实质是反反基督教信仰(这里的两个“反”并非笔误),也就是后世所说的信仰的“归正”(运动)。所以,西方文明绝不是什么“反基督教信仰的成果”,而恰是回归基督教信仰的成果!事实上,说文艺复兴是反基督教(信仰)运动,就如说小便是反喝水,大便是反吃饭一样荒唐可笑!
  
  此外,有人以基督教为西方的宗教,担心传播基督教会使中国落入西方的控制,这是一种肤浅的看法。基督教是严格的一神教,只信奉一位无形无体,却充满万有,无所不在的,灵性的人格神。基督教(新教)在义理上是重神轻人的,并且禁忌任何形式的偶像崇拜。基督教(新教)的《圣经》是唯一权威的信仰依据,而《圣经》被认为是完成和完全的,不能增一字或减一字。这些意味着对于(敬虔的)基督徒来说,在灵性的独一的神和出于神的《圣经》之外,不存在任何权威。也就是说,任何人,以及任何出于人的东西,对于基督徒都不具终极的权威性。因而,除非运用暴力,实际上没有人能操控基督教信仰,没有人能操控基督徒。而暴力的“操控”已非操控,乃是强迫、强制。从主流上看,现代基督教已是一个有政治免疫力的健康、纯洁信仰,任何政治势力都不可能在大的范围上对基督徒进行精神或思想控制。
  
  事实上,信仰的生命力正在于它的真实性和纯洁性,与真实性和纯洁性背道而驰的政治的介入,充其量只能使一个信仰(派系)在特定的时期,特定的范围产生虚假的“兴盛”,至终必使其窒息。
  
  基督教在历史上深受儒教文化影响的韩国的传播和兴盛,对我们是一个很好的借鉴。
  
  传播基督教不等于“西化”,更不等于全盘西化。基督教并非真是“西方的宗教”,从起源上说,它发源于东方;从教义上说,它属于全人类。“上帝”不仅仅是西方的上帝,他乃是宇宙万物的创造和主宰者。正如火药发明于中国而辉煌于西方,西方人只是比我们更早认识和接受基督教信仰而已,岂可因为狭隘、愚顽的民族情绪和观念而拒斥本属于全人类的优秀文化(信仰),执意抱残守缺,自欺欺人?传播基督教不是要消灭中国文化(正是这文化赋予中华民族以潜能),只是要摒弃传统文化中与基督教信仰相抵触的部分。凡与基督教信仰不相抵触的,就可以也应该继承。笔者深信,一个融合于基督教信仰的中国文化将是一个比现今的西方文化更为优秀的文化!
  
  事实上基督教信仰与西方文化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现代西方文化中的人本主义(不等于人文主义)和科学主义思潮与基督教信仰是背道而驰的。这些违背基督教信仰的思想观念实际上正在使西方文化走向衰落。人本主义与科学主义本质上是一脉相承的。由于近代人类在科学上取得巨大的成就,对自然界的认知有了巨大的进步,人类似乎一下子拉近了与神之间的距离,于是,一些人开始忘乎所以,开始盘算着如何把神一脚踢开……人本主义与科学主义的兴盛,使得科学实际上取代了在相当一部分人的心中原本应该属于神的位置,科学迷信在现代人中广泛流行。其中尤以进化论鼻祖达尔文创始的“达尔文教”最为危险,为害最甚。达尔文教的信徒极力把进化论装扮成一门实证科学,然而,事实上即使进化论是真理[注1],它在自然科学上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和价值,更不可能取得任何造福于人类的实质性科学成果。因此,它实际上只是一个哲学观点,一个哲学假说。这就使得人们无论如何强调“进化论只是一门自然科学,并不适用于社会领域”,只要他们仍然肯定进化论的科学价值,其结果都只是强化了进化论对人文、社会领域的影响力。这正是(生物)进化论的危险所在!
  
  考察二十世纪的世界性大灾难(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几乎都可以看到其背后有进化论的魔影。现代人信仰的迷失,道德的沦丧,进化论也都难辞其咎!
  
  我们不是要照搬西方文化,也不应照搬西方文化,在传播基督教信仰的同时,应该反对、抵制科学迷信,尤其要坚决抵制虚谎而危险的进化论。传播基督教信仰,必然要抵制进化论,两者是一致的[注2]。
  
  综上所述,中国要强盛,当诉诸传统文化(观念)的改造,也就是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重建,这就须要引入卓越的(有神论)信仰;基督教信仰是不二的选择。一言蔽之:强国之道,第一是传播基督教信仰,第二是反对进化论。除此之外,别无它途!
  
  

<< 袁绪程: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思想大... / 肖安平:赵紫宸的宗教人格论(上)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