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林子淳:汉语神学的类型学思考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汉语神学的类型学思考

                        林子淳 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学术出版顾问兼研究员
                                      


                        本文的前提是国内参与汉语神学的学者将继续在人文社会科学的语境内进行论述,故我们必须就此语境来考量汉语神学的未来发展方向,以下我们将透过汉斯.弗莱(Hans
                        W. Frei)对现代基督教神学类型的探讨来审理这个论题。

                        弗莱指出神学在现代语境下之定位已经变得含溷,以致产生了两种对立的看法。第一种看法指出,多个世纪以来基督教为西方文化的主流宗教,神学是一奠基性(foundational)学科,为其他学科提供知识和本体秩序的架构,哲学是在现代语境中与其最亲和者。但另一种看法却指出,在现代社会中基督教只为诸宗教中的一员,「基督教的」神学不再负有主宰整个知识世界的作用,它与一种诠释性的社会科学相彷,在教义的规范下,为基督教此符号体系作自我描述。1

                        然而弗莱也指出区分两种神学进路的界线是模煳的,在现实中大多数神学家不会只发展一条战线;再者,两种进路在本质上皆隐含困难。在现代社会中,由于神学已经不再负有奠基性地位,故第一种进路只能以一些既有的符号体系(如某种哲学或民族文化)并其语言来描述基督教思想,因此它并不以一个信仰者的立场来说话,甚至所引用之符号体系可能与基督信仰的观点不相容。另一方面,第二种进路的困难则与前者刚好相反,它以认信立场来发展其论述,但困难正是它未必能使信仰群体以外的人明白其所用之语言。

                        人文社会科学界本有其假设为信仰中立的内在法则,故汉语神学工作者若要在此领域中建构「基督的」神学论述乃为一大挑战。一方面,若他们过分强调神学之认信立场,以传统宗教语言来说话,则可能危及其在此领域中的合法地位。但在另一方面,基督神学论述与宗教学论述之不同之处,正源自其认信立场,故也不能过分迁就人文社会科学的语言法则。所以学者若要建构汉语的「基督」神学论述,必然要承受极大思想张力。

                        弗莱在其遗着《基督神学的类型》中指出,现代西方基督教神学家其实也不断地挣扎于这两种进路之间;可是弗莱却看出在两种看来是互相对立的进路中已然形成了一个连续的谱系。在此谱系中他划定了五种类型,第一型代表那些靠近哲学思维的进路,而第五型则较近于纯认信立场。康德(I.
                        Kant)和考夫曼(G. Kaufman)被视为第一型的代表,而第五型则包含了如菲腊斯(D. Z.
                        Philips)一类的思想家。有趣的是弗莱把大部分的现代重要神学家皆置于第二至第四型当中。第二型的神学家把神学论述置于一个外在的意义体系之下,诸如自然科学和当代的文化「精神」,例如包括布尔特曼(R.
                        Bultmann)和潘能伯格(W.
                        Pannenberg)。第四型为第二型的镜射,它把神学论述和主宰意义架构体系的优次性颠倒,基督教义叙述被视为此种论述的内在法则,典型例子包括巴特(K.
                        Barth)和纽曼(J. H.
                        Newman)。处于中间位置的第三型则要在神学论述和外在普遍意义架构之间取得平衡,只是弗莱强调二者之间的关联必须是「即兴的」(ad
                        hoc),否则优先性必流向那外在意义架构,可见这类型神学的架构是相对地不稳定的,代表人物包括施莱尔马赫(F.
                        Schleiermacher)和蒂利希(P. Tillich)。2

                        当弗莱被问及自己的类型时,他称是处于第三与第四型之间,然而在现实中却是在所有五型中游走。3处于第三与第四型中间,明显是因他想更迁就基督教论述过于外在的符号系统,又不希望掉进一方之极端。至于游走于五型之间则道出了在世俗大学工作者的处境,因无人能避免与抱持不同类型态度的学者进行对话。我相信弗莱对类型学的讨论、对汉语神学工作者思考未来的方向意味深长,在学术圈工作的学者在现实中需与不同类型之论述对话,但若要建构「基督的」神学,我同意弗莱的说法,即一个偏近教义论述的立足点是有必要的。尤其是在目下中国大陆学术圈内,宗教研究与神学论述的大差距比例看来,有必要在学术语境的规范下作更多的教义性探究。但问题是认信的教义学论述如何可能?弗莱的看法是,历史上各基督教传统的神学皆指向耶稣基督的临在(presence),而其论述则发展自对圣经文本(text)的诠释。4没有了这个论述基础我们根本无法与人文社会学科进行「即兴的」关联讨论。可是从汉语神学近年的发展来看,对个别人物或思想史的专门探究已有初步成绩,但圣经研究在国内出版的质与量方面正是较为逊色的一环。这情况的出现,或许是因为过往学界在这方面仍未有充分准备。但现在国内已出现了熟习希腊语和拉丁语、以至文学批判理论的学者,或许这是加快步伐的时候。■

                        注释:
                         1. Hans W. Frei,《神学与叙事》(Theology and Narrative; NY &
                        Oxford: OUP, 1993),95-96;Hans W. Frei,《基督教神学的类型》(Types
                        of Christian Theology; New Haven &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2),2。
                         2. Frei,《基督教神学的类型》,第1及4章。
                         3. David F. Ford,〈神学地迁就耶稣基督:汉斯.弗雷的成就〉(On Being
                        Theologically Hospitable to Jesus Christ: Hans Frei's
                        Achievement),载《神学研究期刊》(Journal of Theological Studies)
                        46 (1995),538。
                         4. Frei,《基督教神学的类型》,8-11

<< 隗仁莲:“文化基督徒”评议 / 林子淳:基督教文化研究和神学的关...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