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基督教对祖先崇拜的福音策略反省
           作者:原亿


      一、 前言
        中国祖先崇拜的信仰由来已久,据考古学家的研究,大约在一万八九千年前的山顶洞人时代,就已经有了埋葬仪式,他们在遗骨四围放置许多赭石,学者相信这可能是因为某种关于死后的信仰而来。[1]  然后到了新石器时代,在黄河及长江流域一带已经有了土葬和陶器用品的陪葬品。到了夏商时代,以祖先崇拜为基础的丧葬礼仪出现在上层社会,及至周朝与封建制度的结合,这一套礼仪已经牢不可破地形成在中国社会中。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周朝以后把丧葬礼仪制度化的结果是祖先崇拜的观念比较注重在“伦理道德”的大传统,但是灵魂不死的小传统仍流传在民间中,东汉再加上佛教的影响,到了明清大、小传统终于完全融合在一起,中国社会从大传统中得到“伦理道德”方面的满足,一方面又从小传统中得到“灵魂不死”的宗教满足。
      中国的祖先崇拜是经过长期的发展、演变、整合的文化习俗、社会习惯,甚至我们可以说这是中华文化的特色,在这样的情况下,基督宗教截然不同的灵魂观如何与中华文化会遇,这是值得关心的话题;而且交谈是因为要彼此了解,对中国人的祖先崇拜做一番探讨是必要的,了解中国人在祖先崇拜的观念,与基督教信仰的差异性何在,从这里思想如何将基督教信仰传给中国人才是可行之道。
        从圣经的真理我们都已明白福音的正确性,但是如何将这个福音真理表达在一些观念不一样的祖先崇拜中是需要有智慧的,决不是任意的排斥就可以解决的,所以我们当一方面像主求智慧,一方面多一点对祖先崇拜的观念下一点功夫,相信必定会有一条路为中国人的归主而开。

      二、祭祖在中国文化上的文献探讨
        其实凡是原始社会都有其原始的崇拜生活,河图洛书中所代表的龙马和灵龟为典型的代表,黄帝时代即是一种图腾崇拜的社会,人崇拜蛇、熊、牛、龟等,在尧舜时代,中国先民也开始以符作为驱鬼的工具,可见这些祭祀的观念在很早期即有。

      A.祭祖的起源
        1.夏商两代的祭祀与宗教

        按竹书纪年所记:“黄帝崩,其臣左彻取衣冠几仗而庙祀之”,这便是祭祖的滥觞,从此以后,历代的帝王,都根据此种意义,而发生祖宗的祭祀。[2]祖与宗原是一种祭祀的名称,所谓“祖有功,宗有德”,郑玄注:“有虞氏以上尚德,?郊祖宗,配用有德者而已,自夏以下,稍用其姓氏之先后次第。”这说明最初的祀组,并不以血统为标准,乃是以德性作标准,如有虞氏所祖宗的不是有虞氏血统上的亲属。
      祭祖与祭天并重的风尚,乃中国过去宗法社会的骨干藉祭祖的方法来亲睦九族,结成一个宗法团体,此在古代社会中其实有它的价值,但也渐失去了祭祖的意义,形成了狭隘的家族观念。
        2.周代

        大戴礼盛德篇:“明堂者古有之也”。
        淮南子主术训,桓谭新论皆言起自神农,主术训说:“昔者神农之治天下也,岁终献功,以时尝谷祀于明堂之制,有尽而无方,风雨不能袭,寒暑不能伤。“
        所谓“以时尝谷祀于明堂”与礼记月令所说“天子居明堂,以时尝谷之始”是一样的,新论说:“神农氏祀明堂,有盖而无四方”与淮南子之说无异,可见明堂之制有古籍的根据,此后经历黄帝而尧、舜而夏商周三代,都以此制度为王者行政的要事,所以明堂乃古代政治、宗教与教育上的一种制度。
      据尸子及考工记所记载:“神农曰天府、黄帝曰合宫、陶唐曰衢室、有虞曰德章、夏曰世室、殷曰阳馆又曰重屋、周曰明堂”。明堂的作用:“明堂为天子太庙、?祭、宗祀、朝觐、耕藉、养老、尊贤、响射、献俘、沼历、望气、告朔、行政皆行于其中,故为大教之宫”,可见早期明堂除了用来祭天也用来祭祀祖宗,祭祖配天大约也是起源于周朝,周以前尚不从血统上祀祖,周以后才有“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可见明堂是因为宗教原因而产生的与古代的宗教思想有很大的关系。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知道周代的祖先崇拜观念已经与殷商时期不太一样,殷商时期的祖先崇拜比较着重的是德行,可是到了周已经加上了血缘的祖先崇拜。
        3.春秋战国时期儒家的祭祖观

        儒家在中国文化上是有其影响力的,所以在祭祖的文化上,我们也应该探讨关于儒家的观念。孔子是一个务实的教育家,他对于宗教的事情所提的论点在当时是非常创新的。
        “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 (论语?雍也);
         “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论语?先进);
        “孝悌也者,其为人之本与”(论语?学而);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论语?八佾);
        “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论语?八佾);
        “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论语?为政)。
        从以上的论语里面的几个记载,我们可以发现到孔子是非常重视祖先崇拜的,他的祖先崇拜有一种“慎终追远”的意味,借着追思祖先的祭祀行为来建立德行。所以祖先崇拜对儒家的意义不仅止于崇拜,也跟活着的人连结在一起。
        儒家的祖先崇拜的目的是在“孝”,特重对子孙的教育,透过这些祭祖的礼仪,教育子孙关于孝顺的观念,可以说是一种伦理化的做法,这是儒家祭祖的特色这样的想法对民间的祖先崇拜影响很多。
        4.民间宗教的祭祖观

        这一段民间宗教的祭祖观不是与历史相关的,但是民间宗教无庸置疑地是非常关切祖先崇拜的礼仪,因为重要所以也提出来探讨。家庭有神主牌与公妈牌,在地方有祖祠,在礼仪上受儒家的影响,但是在形上学方面,心理层面是惧怕亡灵的心理,台湾的祖先崇拜事实上是一种亡灵崇拜。[3]
      祭祖的主要动机在于在于照顾祖灵不至于沦为孤魂野鬼,同时期待祖灵可以帮助在世子孙消灾解厄,给后世子孙带来福气。
      一般在民间宗教的祭祖,是表现在岁时节日中,或是在家庭的喜庆上,就岁时礼俗说有几个节日:农历春节、上元、清明、端午节、半年圆(六月初一)、七夕、中元、中秋、重阳节、冬至、除夕等都是民间宗教重要的祭祖时间,配合着拜“天公”、“三界公”与“家神”,敬神加上配祖是民间宗教的习俗。[4]
      这种传统的祭祀配合着岁时礼俗进行是非常古典的宗教民俗信仰,祭天敬神以祖先崇拜配合,形成神、祖、人一家的传统。
        5.小结

        A.中国祭祖的原始意义:[5]
        a.中国祭祖祀天是要叫人敬天法祖。
        b.祭祖的本义是要表达孝思,充实自身的德业。
        c.中国祭祖是强调尊卑长幼的秩序。
        d.中国祭祖强调“敬”。
        B.历代以来祭祖有几个名词:[6]
        a.?:
        这本来是时祭之一,王制分实际为春?、夏?、秋尝、冬?,诗大传说:“?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又称为殷祭,每五年举行一次。
        b.郊:
        郊本为祭天,冬至祭天于南郊,夏至祭天于北郊,中庸里面提到:“郊社之礼,所以事上帝也;宗庙之礼,所以祀乎其先也”。到了周朝因尊祖的缘故所以祭祖以配天,所以有“郊祀后稷以配天”的礼节从此之后郊祭也变成了祭祖的名称。
        c.宗:
        宗也是祭祖的名称,周公宗祀文王,就是以子祭父,又称其所自出之祖曰宗,从血统上推源其祖宗,而致其祭祀。
        d.祖:
        凡父之父以上皆称祖,天子祖七庙,即祭其父之父以上者六代以及其始祖。
        e.报:
        礼曰:“祭先所以报本也”,所以祭祖是报本反始之意。礼曰:“圣人反本复始,不忘其所由生也”,报者谢其恩,反者归其功,可见祭祖也有歌功颂德之意,重视孝思,“不忘乎心”,祖宗虽已死亡但祖宗之音容宛在。
        C.中国原始祭祖方法:[7]
        1.立尸:
        古时候祭祖必定立尸,祭统说:“夫祭之道,孙为王父尸,所使为尸者,于父者子行也,父北而事之,所以名子者事父之道也。”
      尸者就是以子孙辈醮扮祖先的模样,高坐堂上,或饮或食,可以说是活祖宗,祭拜的人就好象看到祖宗一样,不敢怠慢。一般而言扮尸的人都是以祭祀的人的子孙辈或子侄辈,这可能是一种孝思的表达也是一种教育。
        2.尸的规矩
        郊特性里有一段记载,“祭祀之相(相就是尸),主人致其敬,尽其嘉,而无与让也(无与让就是不与行揖让之礼)。举单角,诏妥尸,古者尸无事则立,有事而后坐也。”
        杜佑通典有“立尸议”提到:“古人之朴质,中华与夷狄同,有祭立尸焉,有以人殉葬焉。自周以前,天地宗庙社稷,一切祭享,凡皆立尸。秦汉以降,中华则无。”,可见立尸的规矩到了秦汉就没有了。不过虽废了立尸却以木主代替,按史记本记里面记载:“周武王为文王木主,载以伐纣。”这是木主最早的记载,后来沿用成为风俗,刻木主于家堂,好象现在的相片一样。
      当我们从文献中了解关于中国文化中的祖先崇拜观念时,对基督宗教而论,我们必须要了解到哪些是一样的,哪些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对于孝悌的观念其实没有分别,过世的祖先必须加以追思是后世子孙本就应该做的事,基督教信仰也有基督教式的祖先追思,只是在礼仪上有分别。严格说来基督教不认同的是礼仪的问题,但是并没有否定其功能或伦理。所以在这样的问题里面我们如何去思想一个适合台湾人的祭祖方式,应该是两方共同的了解。


      三、祖先崇拜的形上学意义
        祖先崇拜是在表达出中国人的永生观念,中国人的永生是寄托在祖先牌位上的,灵魂不灭的方法就是所有的祖先都生存在祖先牌位上,既然祖先的灵魂都在祖先牌位,就会需要有人事奉,加上儒家的孝道观念,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祖先崇拜的中国特色。


        中国人对祖先崇拜所存在的形上学意义是很有意思的,因为一般民间流传的观念对于人死后灵魂的看法有三:一是人死后会往阴曹地府,二是人死后灵魂会留在坟墓,三是人死后灵魂会回祖先牌位。这就是所谓的三魂,三魂中往阴间往坟墓的灵魂是鬼,回到祖先牌位的是家神,是半神半鬼,所以一般不会对祖先牌位产生亲密的感觉乃是一种敬畏的感受,最主要的服事是不要得罪祖先,所以我们可以了解到祖先牌位的设立对中国人而言,所期待的也是祖先的保佑,如果我们好好服事我们的祖先,这样就可以从这些祖先的灵魂得到保佑,所发展出来的还是功利主义的思想。所以中国人祖先崇拜的形上学意义根本是从自我出发,借着祖先的崇拜得到祖先神灵的保佑,以利自己的发展及安全。
        社会学大师韦伯(M.
      ?Weber)也认为中国的祖先崇拜是汉民族自古以来唯一的民俗宗教,是由作为祭司的家长来管理氏族之团结和维持存续的基础。[8]
      一般来说国家的形成常是由于父权家长制权威的保证才得以成立,而父权家长制的根本就是由于祖先崇拜来维持,所以由此我们可以了解到祖先崇拜是保证家长权与财产权之类社会组织的基本行为。所谓祖先崇拜乃是对死者灵魂崇拜的一种,[9]
      所以祖先是被视为与死者为同一的,也就是说祖先都是通过死亡才得以确立其地位,而祖先与崇拜者的关系是血缘关系,祖先的世界可以被理解为是由其子孙们所组成的“现实社会结构的延伸”,中国社会在祖先崇拜的部分甚至可以说我们的社会不单只是活人的社会甚至死人也是有影响力的。在父系社会的关系里面所有的家族成员都是同宗同姓的,从这个原则若是女人嫁到男的家里,这样他要归属到夫家,虽然在现实社会中他不会失去与娘家的关系,但是一旦进入到祖先的社会关系她则完全归属于婆家的祖先牌位。
      从这样观念发展出来的祭祀关系我们就可以了解到祖先崇拜的形上学思想是这样子的,因为祖先由于秩序表达出对长上的孝敬,因为这样的孝敬而得到祖先的保佑,但是这样的祭祀关系只限于“我的祖先”,好象那些不符合宗族成员的人,如夭亡、未婚女性、没有孩子的、非本宗族成员者、非正常死亡者等等,原则上都不能成为祖先,所以子孙也没有祭祀的义务,这样对宗族成员而言是鬼魂,所以我们可以知道神灵与祖先只要在人间不断享受香火的祭祀就可以给人间带来利益和庇护,这是为何在中国祖先崇拜不会断绝的原因。

        四、基督教面对祖先崇拜的福音行动反思
        从祖先崇拜的形上学我们可以了解到整个中国祖先崇拜的一些根本的思想,我们不是从基督教信仰去排斥有祖先崇拜习惯的人,过去基督教宣教使命所面对的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福音”与“传统”之间的对立问题,这不是一个新问题,早时许多人就致力于基督教在中国“场合化”(contextualization)的宣教方式。好象戴德生牧师在中国传福音时就着中国服,甚至将头发染成黑色,以取得更多中国人的认同感。


        真理绝非是一种强逼他人的思考逻辑,因为真理不需要这样做,当人采取强迫性的行为时是因为他自觉无法影响别人所以以强迫来使别人不得不听从他,这不是真理的特色;福音也是如此。当基督教福音进到中国,遇见如祖先崇拜的风俗时,我们反而要思想如何使这一群相信祖先的崇拜的人能了解到天父上帝就是创世的源头,耶稣基督为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圣灵保惠师教导我们明白认识真理,以劝服的心态有耐心爱心地使人回转归正,这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传福音的人应该更多去思想的。
      关于场合化(contextualization)也有人用本地化(indigenization),另外还有多种译法:“本色化”、“脉络化”、“关连化”与“情境化”等等,“本地化”所努力的在于消除基督教的西方色彩使福音与当地文化取得和解,进而扎根于本土。[10]
      一般场合化所关怀的对象,除了文化层面外,又包括政治、经济、人权与社会公义问题等等,以当地的实际情况与需求来讨论福音的场合化,所以文本(text)当作传统文化的内容解释,文脉(context)可理解为从这个传统文化背景出现的整个社会场合,包括文化、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的各种层面。这也是一个在民间信仰习俗中传福音的人必须考虑的问题,我们必须了解到中国人在民间传统的想法,特别在祖先崇拜部分,许多中国人无法理解基督教的想法,我们要去思考为何如此?
        公元1578年天主教耶稣会东方教区的视察员范礼安(Alessandro    Valignano)就主张布道之先要先了解中国文化,他写信给耶稣会会长说:“截至目前为止,教会使用于任何教区的方法,不能适用于中国”,所以他召来两位意大利耶稣会士罗明坚(Milchale  Ruggieri)与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1610)来华学习语言与礼俗,作为宣教的准备,[11]  后来造就了历史有名的利玛窦与朝廷的关系非常好,
        利玛窦认为敬孔与祭祖是国家支持的礼俗也是儒家的修养方式,所以建议天主教将礼拜方式稍加修改使中国人可以奉行,后来赢得许多儒生的敬爱,耶稣会士也大都赞成这样做,后来利玛窦死后,龙华民(Nicolo    Longobardi)接任,他反对以“天”和“上帝”来称呼天主,到了十八世纪演变成历史有名的“礼仪之争”,康熙被激怒下令禁教,使天主教的传教活动受到影响。
      天主教所遇见的问题就是场合化的问题,当然后来在台湾的天主教认同祭祖,这样的认同不一定是基督教所认同的,因为天主教有圣徒崇拜的观念,所以他们自然容易接受祖先圣徒的崇拜,基督教不见得要接受祭祖做为场合化,但是如何以神给我们的智慧思考这问题却是重要。
        我认为场合化的问题不应该被当作是使人信主的前提,乃是基督教如何在异文化中使人有机会认识真理,因为真理有包容性与不变性,也就是说真理是适用于任何的文化,只是需要基督徒应该有智慧了解文化的差异避免遇到文化的震撼,或是踩到地雷。


      五、福音策略的可行方案
        基督教在面对祭祖的部分,我们应该有一些可行的方案,使得神所预定的人得以归正,有智慧的引人到神面前。祭祖本身有一些美好的德行,例如孝敬长辈的观念,这与基督教立场是没有违背的,圣经也教导我们要孝敬父母。但是祭祖还有另外一些观念是错误的,这些基督教信仰应该提出来,不是为了传福音叫人信主,乃是为了真理的缘故,叫人可以看见其中的问题所在,相信圣灵会动工使人看见而改变,所以传福音的问题不在于做什么吸引人来,而是我们是什么,是否在真理底下,所以这个先决条件我们应该要注意。


        一般而言祖先崇拜会引起一些问题,就是父系社会的重男轻女问题,因为祖先崇拜需要男丁,所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果一个家庭没有生出来男生的话,将来就没有人负责祭祖的工作,使得祖先的灵魂无人奉养,这岂不是大不孝?因为如此所以这个太太不会生,就娶另外一个,造成许多社会问题、婚姻问题。因为为了要维持父系社会的权威,所以牺牲妇女的地位,这样的做法是不公道的。而且在祖先崇拜里面,前面我们说过作祖先是有条件的,不是每个人生下来都有条件可以当人的祖先,如果一个未出嫁的女人过世了,他就没有机会进入到祖先牌位,这样从中国的眼光看,这是孤魂野鬼,要归入鬼的领域中,其结果可以说是凄惨的,所以有些妇女为了这样的问题,就会接受父母的安排随便找到一户人家就嫁过去了,结果造成婚姻不幸的社会问题。
        从基督教的眼光来看,这样的问题是必须以真理的眼光来告诉世人不是为了使人信耶稣的缘故,乃是希望人看见与听见真理的声音,由此缘故,我们做为福音的使者,应该有几个方面要去了解的:
        1.典范转移
        中国的祭祖,其实可以以追思礼拜的方式来告诉不了解基督教信仰的人们,使他们知道基督徒是孝敬父母的,中国人的习俗像清明扫墓,也可以在教会举行追思礼拜一起来追思我们的先人。诸如此类都可以考验基督徒的智慧,相信天父上帝必要带领使基督教信仰进入到华人的社会中。
        2.宣教对话
        保罗以未识之神作为主题向雅典人布道,以此作为宣教对话的接触点,我们一定要制造与人接触的机会,如果我们只是一味的以为愚昧是不可原谅的拜偶像行为,这样我们就会失去许多传福音的机会,但是若是我们积极与之对话,将真理的话语以爱心、耐心启迪其心灵,或许神给我们恩典使我们有机会得着更多未得之民。
      六、结论
        祖先崇拜一直是在华人地区传福音的一个困境,但是若是我们有智慧的把握这项文化特点,其实祭祖可以成为布道点,渐渐有许多前辈在追思礼拜及临终关怀上下功夫,在人有需要的时候,以基督的爱来关怀,以真理来关怀也结出许多果子来。在祭祖上我们看见其优点是敬天法祖,但其缺点是使得妇女的地位受损并且容易带来社会上的一些问题,这些若是我们可以多加说明,相信一般有常识的人都是很乐于接受的所以我们若是先不是制造对立,但是在信仰上作见证,相信神会使我们得着这一批人。

      参考书目:

        魏元:“中国历代祭祀与祖先崇拜之分析”,教会更新研究发展中心,1985年二月初版。
      董芳苑,“宗教与文化”,台南:人光出版社,1995年增定版。
        渡边欣雄,“汉民族的民俗宗教—社会人类学的研究”,周星译,台北:地景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初版。
        董芳苑,“台湾民间宗教信仰”,台北:长青文化公司,1984年初版。
      ---------------------------
        [1] 林治平“基督教与中国论集”中所提出的“中国教会对祭祖问题的反应”这篇文章中指出的考古学研究。页157。
        [2] 魏元?,“中国历代祭祀与祖先崇拜之分析”,教会更新研究发展中心,1985年二月初版。页48-49。
        [3] 董芳苑,“宗教与文化”,台南:人光出版社,1995年增定版。页178。
        [4] 同上。页181。
        [5] 同上。页57-58。
        [6] 同上。页52-53。
        [7] 同上。页52-53。
        [8] 渡边欣雄,“汉民族的民俗宗教—社会人类学的研究”,周星译,台北:地景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初版。页95。
        [9] 渡边欣雄,同上。页96。
        [10] 董芳苑,“台湾民间宗教信仰”,台北:长青文化公司,1984年初版。页283。
        [11] 董芳苑,“宗教与文化”,台南:人光出版社,1995年增定版。页183。


                

<< 亚波罗:改正宗系统神学末世论(无... / 于仲达 :告别坐而论道-----...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