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明治维新的影响与中国“西、儒对立”的形成
——晚清以来启蒙运动再思考

主讲人:秦晖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时间:2006年9月25日(星期一)下午3点
主办方:南方都市报 信孚教育集团

主持人:今天的讲座马上要开始,在这里首先介绍一下今天的讲座嘉宾秦晖老师。当然大家对秦晖老师非常的熟悉,秦晖老师是清华大学历史学系的教授。秦晖老师是这个时代少有的百科全书式的学者,而且作为历史学家,秦晖先生不但能够进得去史料,也能够出得来现实。在对现实问题上,秦晖先生能够抓得住真问题,贡献出精辟的见解,没有新作出手,毕竟都真正的雄门(?)。当然现在在互联网时代,大家都可以及时地读到秦晖先生的力作,但是当面听秦晖老师做讲座,还有提问的机会就相当难得。下面就欢迎秦晖老师为我们做一个题为“晚清以来启蒙运动再思考”的主题讲座。大家欢迎。


秦晖:谢谢大家。一般来讲,传媒关心的都是当下的问题,但是现在关于中国文化的前途问题,实际上也成了当下的热点,大家知道这些年所谓的中国文化宣言,什么国学热,什么新儒家,还要把儒教定为国教等等,这个呼声很厉害,最近据说中央有关部门也决定在中小学增加关于儒学的课。这就引起很多争议,有人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反启蒙的倒退。

西、儒之间真的有很大的矛盾吗?

我觉得这其中的确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现在现代化要搞改革,很多东西是要从西方学习的,但是第一,赞成儒学的话,儒学是不是可以取代西方的那一套,能够成为以下有些人讲的那样,不仅可以拯救中国,还能够拯救世界的一种比西学更高的学问。(第二、)如果是反对儒学的这些人,我们要问一个问题,是不是如果我们需要学西方,就一定要反儒学,就一定要把儒学给抛弃掉,这实际上就是一个涉及到西、儒关系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现在不管是赞成儒学的人,还是反对儒学的人,似乎都认为这两者的确是有很大的矛盾。尽管现在有一些学者,比如新儒家说是实际上儒学也并不保守,要从西方那里学一些东西,但是他们对西方文化的主流应该说是抨击的,比如说,一般认为市场经济导致人们自私自利,有人说民主制很虚伪,没有让人们真正当家作主,有的说人民干脆就不配当家作主,所以即使是不虚伪,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真正理想的政治应该是圣人的统治,大家都听圣人的。我觉得现在对民主的批评,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批评,一种是说现在这个民主是假的,我们要搞一种真的民主,一种是说这个民根本就不配作主,即使是真的民主也没有什么好的,而且这个民主可能它的缺点就是因为太真了。

我们现在需要大家都听圣人,圣人是不会有什么错误的,大家都听他的。这两种观点都有一个共同的现象,都强调西、儒对立,无论是扬儒贬西,还是扬西贬儒。但是这种现象是不是在历史上一直有?这种现象是怎样产生的?在这里我们有必要考虑一下西、儒的关系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觉得这里头有一个问题,不管是儒学还是西学,或者说叫基督教文明,各自的内部都有非常大的差异,到底是西、儒的差异大,还是各种西学或是各种儒学内部的差异更大,这本身也是很值得研究的。有一位大师曾经说过一句话,不同基督教士之间的对立或是差异,在很多情况下都大于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差异,我觉得所谓的儒家也是这样,因为几千年以来,中国很多人都自称为儒家,就像西方很多人都说自己是基督徒一样,但是他们之间的区别的确是很的大。
 
这里有一个解释的问题,语言的解释是非常微妙的,我是很赞成索绪尔的话,他说语言是一套符号系统,而这个符号系统是能指和所指的结合,而能指与所指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按照索绪尔的说法,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关系有两个原则,他认为有一个任意原则,这个任意原则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语言可以任意解释的,随便一句话,这样子解释就是这个意思,那样解释就是那个意思。比如儒家,这个人解释的儒家和那个人解释的儒家是截然不一样的。那这样的话就给各种所谓的思想资源,确切地说是给话语资源的随意使用提供非常大的空间,等于任何一套话都可以给不同的人利用。那这样就产生一个问题,如果是这样子,我们说的话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说的话没有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