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作者寄语


本书的“二不一是”的原则:

第一, 这不是一本学术性的论著。虽然注明出处,引经据典,但这是一本老少咸宜、雅俗共赏的书。尽量避免过度地介入纯学术性的讨论及冗长的辩论。

第二, 这不是一本批判性的书。虽然为了比较,会介绍基督教在相关议题上的观点。但写作的主要目的,不是要批判别的宗教,而是要沟通。

第三, 这是一本宗教对话的书。所谓“对话”,就是借着“各说各话”的途径,达到彼此交流、相互了解的目的,并可以澄清误解。

今天有太多人对诸多议题,都有先入为主和想当然的成见,这导致了沟通上的障碍。有人说这好比是两个人吵架,却吵不对头。因此这本书的作用,就是要搭起一座平台,使得大家可以在正确的认知上,相互欣赏、彼此沟通甚至不妨相互辩驳,以达到互通有无、自我省察的目的。

当人类迈入21世纪,中国正在快速发展的时候,也是我们透过深刻反省来更新中国文化的时机。儒、释、道三家的人生观,已经深刻地烙印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而基督教的思想,在全世界的影响力也是有目共睹的,但对多数中国人而言,却还是比较陌生的。因此透过这样的对话,希望能达到中国文化的更新与再造之目的。


目 录

 

陈宗清

自序

第一章 菩提树与无花果

佛教中的「菩提」与「般若」

基督教中的无花果树

基督教看真智慧

第二章 卧佛与钉十字架的基督

基督与佛陀的形像

「平安」何处寻?

十字架的真谛

第三章 不可说之禅

禅思想的特色

语含玄机的禅语录

从「超佛越祖」到「呵佛骂祖」

耶稣的禅语录

第四章 净土与天国

「净土」知多少?

「天国」又几何?

「人间净土」或「人间天堂」?

日本净土真宗之「因信得救」

基督教的「因信称义」

第五章 自力与他力

佛教的「自力」与「他力」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内在超越」

基督教的神之「超越」与「内住」

自力与他力 会通与互补

第六章 神与佛

中国古代传统的「天神观」

中国民间宗教的鬼神观

佛陀、菩萨与神

基督教之「神」观

第七章 出世与入世

儒家的入世观

佛教的「出世」与「入世」

基督教系「入世」或「出世」?

第八章 性善、性恶与原罪

中国传统的「性善论」与「性恶论」

众生皆有佛性吗?

基督教「原罪论」的意义

原罪与「忏悔意识」

第九章 儒家之「仁」与基督教之「圣爱」

儒家之「仁」

墨家之「兼爱」

基督教之「圣爱」

「圣爱」─ 建立和谐社会的基础

 道可道,非常道

老子论「道」

庄子论「道」

圣经中的「逻格斯」与「道」

基督教「三一神」中的「道」

第十一章 逍遥与拯救

庄子与《逍遥游》

逍遥 困境中的退路?

基督教的人生观

第十二章 当下与永恒

宗教的消极目的

宗教的积极目的

持定永恒‧活在当下

 

 

在这个多元的社会,不同宗教之间的相遇和对话是无法避免的。早在1893年,世界上主要宗教的代表,配合当年的哥伦比亚世博会,在芝加哥开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宗教会议,希望能增进彼此的了解。那一次史无前例的东西宗教传统大交流,激起了美国对东方灵性追求的兴趣。会议之中,比利时鲁汶大学的教授Dharlez提交了一篇论文,名为〈世界宗教的比较研究〉。会议之后,美国一些大学纷纷开设「宗教比较」(Comparative Religions)课程。

十九世纪末期的这次大会,于1894年出版了论文集,在近一千两百页的篇幅中,探讨中国传统思想的只有五篇,不及四十页;其中由中国人执笔的只有两篇,还有一篇是当年美籍在华宣教士丁韪良的大作,题目是〈美国对中国的责任〉。显然在该次会议中,中国传统思想和基督教并没有真正比较或对话的机会。

基督新教入华已超过两百年,其与中国传统宗教正面的对话,恐怕到二十世纪才开始。当然,这样的对话是从西方宣教士开始和中国知识分子对话,后来逐渐转变为归顺基督的华人学者和非基督徒的儒家学者或佛教徒对话。

对话一旦进行,不仅要帮助彼此了解,还要把两种宗教的传统和思想加以比较。早期华人基督徒倡导的「合儒」和「补儒」,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

基本上,「宗教比较」这门学问在学术界有两派。一派认为,两种不同的宗教是无法作比较的(注:此派所持的立场为「不可化约论」,英文是Incommensurability

Thesis),因为每个宗教都有不同的世界观、不同解释问题的预设,因此任何方式的比较都是不可能的。但另一派却认为,比较是可能的。这派学者以为,经过客观的分析,我们可以比较不同宗教一些平行的观念,只要有详细的注解和描述,明白各自的特色,一些相对应之处,就可以找到相同之点和相异的看法。

若要将两种不同的宗教传统和教义作比较,需要精通这两个领域的学问,否则便是自说自话,没有多大的意义。不但如此,作者要尽量客观和严谨,免得所呈现的观点无法被任何一方的信众所接纳。通常作宗教比较的人本身已有信仰的取向,虽然他把另一种宗教或思想体系研究得十分透彻,在进行比较时,难免会把自己的信仰当作是较优的体系,以致在陈述他者的信仰时,不免有所偏颇。

此外,将两种出于不同文化的宗教作比较时,我们很容易会把自己熟稔的理解,强加在另一文化中平行或对等的概念上。例如:基督教的「神」或「上帝」对西方人来说,是圣经所描绘的概念。但若把中国古书中出现「上帝」、「帝」、「天」、或「神」等字,用圣经中「神」的概念去作解释,就会产生很大的问题。近代新儒家们几乎口径一致地提到这件事。

此书汇集了十二篇文章,探讨基督信仰与儒释道的比较。六篇将基督教与佛教的重要概念作比较,三篇偏重儒耶的比较,两篇在道家上着墨,还有一篇综述中国传统。

大体而言,佛教对于人生的反省是从苦难开始;而孔子的儒学则是侧重务实,并分析「为人」的角色与责任;老子所关注的却是宇宙不变的法则—道,和道在人生中的具体应用。基督教所强调的,则为人应以受造者的身分,用信心来回应造物者的召唤。

此书作者庄祖鲲先生既拥有化工博士,受过西方严谨的科学训练,又对中国文化有多年的研究,也在美国三一国际大学拿到文化研究的哲学博士,通晓基督教与中国的传统。如今把他钻研的成果出书以飨读者,对于今日欲理解基督教思想和中国传统信仰的知识分子,不啻为一难得佳作。

 

陈宗清

美国恩福基金会创办人及会长

20084月于洛杉矶

 

 

自 序

 

这本书在我心中酝酿已久,直到最近才开始动笔。因此说起来,这本书可以算是我四十多年来反复思想、推敲的结晶。

当我进大学的时候,我初次认真面对基督教信仰,但是同时,好像一个崭新的世界向我展开。作为一个理工科的学生,我的阅读范围远远超过我的化学工程专业领域。

除了基督教信仰相关的书籍之外,无论宗教、心理学、中西哲学、艺术、文化、音乐等类的书,都是我涉猎的对象,都让我眼界大开。

当然那时我只是兴之所致,浏览群书而已,谈不上系统性的研究。当我大学毕业后开始进入化工专业领域工作时,虽然还继续涉猎,但是无论所读之书的量或质,都乏善可陈。直到1990年,我又回到美国,并转到神学院进修文化相关的研究(Intercultural Studies)时,我才又开始比较有系统地阅读。

最近这十几年来,我比较关注的领域,是与中国文化息息相关的部分。因此佛学、儒家、道家的东西,就成为我经常阅读的范围。更由于我是从事文化学的研究,又有理工科的背景,所以很自然地就会去比较基督教与其它宗教与哲学。近年出版的《契合与转化》(陕西师大出版社),是将我的心得以野人献曝的心情,公诸于大众的一个尝试。本书则是进一步地探讨基督教与其它宗教哲学思想的异同。但是在各位读者阅读此书时,我要先声明,我写此书有一个「二不一是」的原则:

第一, 这不是一本学术性的论著。虽然为了注明出处,我还是会引经据典,但是我希望这是一本老少咸宜、雅俗共赏的书。所以我尽量避免过度地介入纯学术性的讨论,及冗长的辩论。

第二, 这不是一本批判性的书。虽然为了作比较,我当然会介绍基督教在相关议题上的观点。但是我的主要目的,不是要批判别的宗教,而是要沟通。

第三, 这是一本宗教对话的书。所谓的「对话」,就是借着「各说各话」的途径,达到彼此交流、相互了解的目的,并可以澄清误解。

今天有太多人对许多议题,都有先入为主、想当然尔的成见,这导致沟通上的障碍。有人说这好比是两个人吵架,却吵不对头。因此这本书的作用,就是要搭起一座平台,使得大家可以在正确的认知上,彼此欣赏、彼此沟通,甚至不妨相互辩驳,以达到互通有无、自我省察的目的。

当我们迈入二十一世纪,中国正在崛起的时候,也是我们透过深刻反省,来更新中国文化的时机。儒、释、道三家的人生观,已经深刻地烙印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

而基督教的思想,在全世界的影响力也是有目共睹的,但对多数中国人而言,却还是比较陌生的。因此透过这样的对话,希望能达到中国文化的更新与再造之目的。这也是我衷心的期盼。

 

庄祖鲲

二○○八年七月 于美国波士顿

 

 

第一章

菩提树与无花果

当前多元化思潮为主流的时代,究竟基督教与其它宗教有何区别?这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基督教的使徒保罗曾概括地说:

 

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

(哥林多前书一:22-23

 

这希腊人、犹太人与基督徒,系代表三种不同的寻求宗教之动机与心态。犹太人所代表的,乃是绝大多数人的心态,那就是希望借着超自然的神奇力量,来解决人自己的问题。这不但是民间宗教和原始部落之精灵崇拜的特色,即使在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等世界性宗教的信徒中,也屡见不鲜。

至于想从宗教里寻求「智慧」。这不但是希腊人所追求的,也是当代许多人寻求宗教的动机。如众所周知的,西方哲学渊源于希腊哲学,英文的「哲学」(Philosophy)一词,就是由希腊文的动词「爱慕」(phileo),加上名词「智慧」(sophia)而组成的,因此「哲学」也可以直译为「爱智」。所以追求智慧,似乎是典型的希腊式宗教与哲学的特色。

 

佛教中的「菩提」与「般若」

 

但是无独有偶地,在世界各种主流宗教里,最能代表这种追求智慧之态度的,莫过于佛教了。据传说,释迦牟尼是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的,而「菩提」(Bodh)一词,就是印度文的「智慧」。所以在佛教中,佛教徒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就是「证得菩提」。由于这个缘故,菩提树在佛教中有独特的象征意义。最近,印度东部的菩提迦耶(Bodh Gaya),也就是当年释迦牟尼悟道的所在,因为当地的大塔寺的住持,将寺中古老的菩提树的一段树干,偷偷锯下来,盗卖到泰国去,引起了轩然大波。

有关「菩提」最广为人知的一段佛教典故,乃是有关禅宗六祖慧能的故事。依据《六祖坛经》的记载 1,当年禅宗五祖弘忍要在弟子中挑选人来继承衣钵时,他要众弟子各写一首诗来表达自己的学习心得。众弟子中年龄最长、学问最好的神秀,在众弟子的怂恿下,就写下一首诗: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众弟子都齐声叫好,但再也没有人敢题诗应答。而在伙房里打杂又不识字的慧能,在听到别人念了神秀的诗之后,就央人在半夜也替他写下一首诗: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静,何处有尘埃?2

翌日清晨众弟子为这首应答诗议论纷纷。当夜弘忍就将衣钵传与慧能,而成为中国禅宗的一段佳话。从此,北方由神秀所领导的「渐悟派」,就与南方由慧能所创的「顿悟派」分庭抗礼。

但是在佛教传统中,似乎也有将「智」与「慧」予以区分,即「弃智尊慧」的看法。因为有人认为「智」偏重理性、逻辑的思维,容易陷入「我执」的误区。因此主张,人要进入涅盘的境界,必须「灰身灭智」。而「慧」却是大乘佛教基础的共通法之「戒、定、慧」三学之一,这也是慧能的南宗禅最为看重的。

然而依据《六祖坛经》的记载,北宗禅师神秀与南宗慧能,对于「戒定慧」显然有不同的看法。神秀对「戒定慧」的解说是:「诸恶莫作名为戒,诸善奉行名为慧,自净其意名为定。」但是慧能却认为这只是接引一般大乘徒众之法,还不是最上乘心法。他自己对「戒定慧」的定义是:「心地无非自性戒,心地无碍自性慧,心地无乱自性定。」所以他不主张先修「戒」与「定」,而着重于「定慧不二,即定即慧」的顿悟禅法。

另外一个佛教常用来形容智慧的字是「般若」(印度文为prajna),这是一种透过直觉产生的一种「见地」、「洞见」(insight)或「睿智」,也是佛教中的最高真理和不可言说的无上智慧。慧能曾说:「从一般若,生八万四千智慧。」但日本禅宗大师铃木大拙则认为,「般若」乃是「空」的别名。

由于智慧(菩提或般若)之获得极为不易,因此佛教各门派乃各显神通、别走奚径。玄奘所创的唯识宗,强调繁杂的逻辑思维;禅宗重视开悟;净土宗则干脆一心念佛。宋朝之后的禅宗,为了帮助佛门弟子开悟,更发展出「公案禅」、「坐禅」等各种方法。但是究竟谁才算是真正领悟了智慧?却是难以定夺了。

 

基督教中的无花果树

 

菩提树究竟是什么树?从佛教观点而言,这并不重要。然而从植物学的分类来说,佛陀当年悟道的菩提树,乃是属于无花果树(Fig Tree)科的植物。菩提树就是无花果树?这一点是许多人可能没想到过的,但是也就与基督教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关系来。因为无花果树在基督教的传统中,也有特殊的意义。

无花果树在圣经中首次出现,乃是在伊甸园中。当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时,这禁果究竟是什么果子?圣经并未提及。然而在西方艺术作品中,往往是以苹果来代表禁果。可是从《创世记》第三章的上下文来看,如果真的要问:禁果是什么果子?似乎无花果可能是更合理的推测。

因为在偷吃禁果之后,亚当与夏娃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以无花果树的叶子来遮盖自己的赤身露体。如果禁果是苹果,那为何亚当要跳下苹果树,去找无花果树的叶子来编做裙子遮体呢?但如果禁果就是无花果,那又有何特殊涵义呢?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另外一段有关无花果树的故事,则出现在《约翰福音》第一章。当耶稣最早的门徒之一腓力,将他的朋友拿但业带来见耶稣时,拿但业对出身于小村落拿撒勒的耶稣颇有不屑之意。但是耶稣却称赞他为「真以色列人」,并且表明当拿但业还坐在无花果树底下时,耶稣就已经看见他了。拿但业因此立刻改变态度,并称耶稣为「神的儿子」(约翰福音一:43-51),后来他也成为耶稣十二个核心门徒之一。但是究竟拿但业当时坐在无花果树底下干什么呢?圣经并未明说。但是我们不禁会联想起曾坐在无花果树底下冥想的释迦牟尼来。

当代台湾的佛教大师印顺,在论及佛教的特质时,一方面一再强调佛教的殊胜之处就在于特别注重智慧 3。因此他强调修学佛法,若不能把握这一个核心,而去偏重信仰、或偏重悲愿、或专重禅定,都将失去佛教的特质 4。但是同时,印顺却从亚当偷食禁果的故事,批评基督教不重视智慧 5。然而近代的新儒学大师牟宗三却称西方文化(含基督教)为「智的体系」,智的方面特别突出 6。所以究竟基督教是反智或重智?似乎又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基督教看真智慧

 

如果无花果树真的就是那伊甸园里的「分别善恶树」,那么无花果树就是所谓的「知识树」或「智能树」吗?基督教真的将知识或智能视为「禁果」吗?换句话说,基督教是「反智」的吗?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创世记》中的「分别善恶树」之功用,并不是道德上的「分别善恶」。因为若是如此,难道神是要采取「愚民政策」,不喜欢人分辨是

非吗?而人心中现有的良心又从何处而来?难道是因为亚当吃了禁果,却因此使人得到了良心?当然答案都是否定的。因为道德良心乃是在神造人时,赋予人「神的形像」之一部分。那么这「分别善恶」又是指什么呢?

其实这里的「善恶」, 是指着人的喜好及价值判断。就好像「情人眼里出西施」一样,自己喜欢的,就是「善」;不喜欢的,就叫作「恶」。在没有吃禁果以前,人一切的价值判断是依据神的标准,也就是「神说了算」。但是吃了禁果以后,人就要「自己当家作主」了。

所以魔鬼对人的诱惑是:「吃了以后,你就像神一样,可以自己判断、自己决定了。」7 因此吃禁果乃是对神闹独立,挑衅神的权柄,才有如此严重的后果。

所以从圣经的角度看来,吃禁果以前的人类,是以神为本位的,一切的价值判断也都以神为准绳。但是吃了禁果以后的人类,就反过来是以人自己为本位了,一切都从人的角度去考虑。换句话说,吃了分别善恶树的禁果以后,人不是更有智慧了,反倒是人的良心因私欲而腐化、变质了。

因此从这一个角度来说,当保罗表明「希腊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的看法时,他的确是在强调一种泾渭分明的立场。可是紧接着保罗又表明:基督徒也讲智慧(参哥林多前书二:6-7)。既然如此,为何保罗还要表达这种泾渭分明的立场?

因为保罗所说的这种「属灵智慧」,与世人所追求的智慧,无论是在方法上或内涵上,都有所不同。

第一,世俗的哲学家们常以渊博的知识、严密的逻辑思维,及深奥的哲理来夸口,甚至以自己建立的哲学体系来否定超验的神。然而哲学家往往是言行不一的。难怪丹麦存在主义的先驱齐克果(Soren A. Kierkegaard 曾以嘲讽的口吻说:

大部分的体系制造者(即哲学家)与他们的体系之间的关系,如同建筑大厦的建筑工人是住在旁边的工寮里;他们自己却不住在他们自己建筑的那栋大厦(哲学体系)中。

例如德国的尼采强调以人的意志来达到不断自我超越的「超人哲学」,固然风靡一时,在年轻人中更广受欢迎。然而人们所忽略的事实是,尼采自己晚年却因精神分裂症而抑郁以终。所以保罗(也代表基督徒们)才要表明态度:「希腊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

第二,有些宗教(如古希腊及中国民间宗教),强调偏重藉神秘经验(如神谕)来获取智慧;中国禅宗及印度宗教,则强调以直觉思考来取代逻辑思维,作为领悟智慧的快捷方式。凡此种种,都与基督教所追求的智慧大相径庭。

第三,值得注意的是,圣经中有相当的篇幅是属于「诗歌智慧书」,例如《箴言》、《诗篇》及《传道书》就是典型的代表作。这些「诗歌智能书」包含了一些待人处世之「人生智慧」。这种「人生智慧」往往与古今中外的圣哲所见略同,但毕竟有其局限性。这是为何《传道书》的作者所罗门王,才会有时感叹「智慧无用论」。

他说:「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传道书一:18)他又说:「人用智能、知识、灵巧所劳碌得来的,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为分。这也是虚空,也是大患。」(传道书二:21)然而《箴言》更强调:真正的智慧系来自于神。所以一再地宣称: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言一:7,九:10

 

因为一般人所宣称的「智慧」,无非都是以人为中心,去思考所得的结果。而基督教却强调只有以神为本位、以神为中心的思考(即「敬畏耶和华」),才能找到真智慧。所以基督教与佛教对智慧看法的差别,其实就在于前者是「神本」的宗教,而后者却是「人本」的宗教。

第四,基督教所强调的「真智慧」,主要是与神对人类的救赎计划有关,而不仅仅是为人处世之道而已。保罗有时称此「真智慧」为神的「奥秘」(以弗所书三:

3-9)。而这有关救恩的智慧之核心,就是「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

但是这种「代赎」的救赎观,却是对坚持人类足以自力自救的一些人,产生极大的挑战与心理冲击。因此,从那些难以接受的人看来,「钉十字架」似乎是愚拙的方法,但基督教却认为这显出神的智慧。因为神借着人眼光中的「无能」与软弱(如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来彰显神爱的「大能」;用基督的「死」,却藉此使人得到「永生」的恩典。这种吊诡式(paradoxial,或称「悖论」)的真理,显示出神的大智能。

所以,基督教并不是反智的宗教。相反地,基督教更强调寻求「真智慧」。

最后,还有一段有关耶稣与无花果树的故事,也值得我们反思。耶稣在受难前的某一天,由伯大尼进入耶路撒冷。那时是无花果刚开始结果,却尚未成熟的季节。那种未成熟的无花果,亚兰语称为「法其」(phage),而盛产这种未成熟的无花果之地,就叫作「伯法其」(Bethphage,意译即「法其之家」,位于橄榄山与伯大尼之

间)。当耶稣在经过伯法其走向耶路撒冷的路上,看见一棵无花果树,走近一看,却没有果子,祂就咒诅那棵树说:「从今以后,你永不结果子。」那棵树立刻就枯萎了(参马太福音廿一:118-19)。

因此,我们必须自问:我们所寻求的智慧树,上面真有生命智慧的果子吗?或者它只是一棵徒有枝叶,却不结果子的无花果树呢?

<< 谢文郁:中国教会如何应对文化大使... / 蔡大海:从中国基督教化到基督教中...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