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关于《和合本圣经》译文的对答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关于《和合本圣经》译文

 

1、和合本是一群老外翻译出来的,所以读起来还是很拗牙的。

    答:一些当代美文很流畅,但是却是污秽不堪的,社会上都评论那些当代文学是垃圾,说着话无知的人哪,听惯了浮躁的流行,不能面对严肃与典雅是谁之过?文字语法是为了表达清楚为第一,其次为优美流畅。和合本圣经中的语言清澈而中肯、简洁而明了。

2、《和合本圣经》在中国大陆的权威至今已八十来年,喜爱文学的人对这样的译本爱不释手,以致近些年相继出现的几个译本――《现代中文译本》、《当代圣经》、《圣经新译本》、《普通话译本》不仅没有产生相应的影响,而且还受到了排挤。更有甚者,有些新译本到了一些人手里,马上被当作异端烧掉。这因为,一方面,各种异端在中国大陆席卷,特别东方闪电(主要在城市)、旷野耶稣(主要在偏远农村)对教会的伤害,对羊群的搅乱与掳掠,使一些教会带领人变得草木皆兵,死守《和合本圣经》的某些章节,甚至死扣字眼——防止异端的侵扰本是好的,若把不是异端的观念、理解等当作异端,难免带来教会内部的纷争,或分裂;另一方面,太多的基督徒认为,《圣经》都是圣灵默示的,所以一个字也不能改动。将《和合本圣经》当作原文,或者当作偶像译本,以致这近百年来,出现不了或不能出现另外好的、或对《和合本圣经》有补充的译本,这实在令人深思。

答:不是说和合本《圣经》是独尊唯一的上帝默示给中国人的圣经,而是不论和合本之前之后,就目前的各个中文译本,翻译的品质与和合本差距很大,有的过于干涩,有的过于生搬硬套,有的屈靡社会风格,有的甚至带着敌基督色彩篡改加减原文本意。以此,按中国教会发展之现状,各个教派受和合本译文之益处,而中国本色神学没有根基,和合本仍是唯一众爱。

3、各个英文版本《圣经》能到今天,多少人为之付出一生并摆上自己的性命不说,光1611年钦定本出版到1901年美国标准版出版之间,翻译人员、修订人员、编辑人员等就作了不下522次的努力,到1985年,《圣经》的译本、改进的版本、单独的释义本,总数达到1240种。

答:鉴于英文影响的各国,受这种变乱口音的咒诅,在英文流行区域,教派横生宗派林立,很大程度上搅扰了福音的传布和教会建立。今天的西方教会,堂多人少,就以证明了圣经译文杂乱不一的丑陋。

4、《和合本圣经》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译本,它在许多方面给过我造就。我想,这是因为有神的工作在里面,并且神通过这个版本极大地祝福了他自己的话语。况且这个译本,是给二十世纪初刚刚兴起白话运动的中国的一份最好的礼物。可以说,白话运动做得最彻底的不是鲁迅,也不是胡适、李大钊、梁启超等,而是这本《合和本圣经》。作为一部文学作品,它的确毫无瘕疵,远远胜过鲁迅的《阿Q正传》、《狂人日记》。当然,这是不可比拟的。因为《圣经》不仅是一部文学书,更重要的,它是一部史书,是上帝的话语,是为耶稣基督作见证的。

答:和合本圣经是西方传道士集体奉献的结果,虽然没有中国人参与主持,却恰恰是对中国人是有益处的,上帝珍爱中国人,没有给我们以人可夸口的。而中国千年文化已经严重是中国文人傲视独尊、唯我是从的恶习。

5、中国是一个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我满心希望大陆出现多种译本,别说追上英文版本,达到1240种,只要有适合更多阶层的人阅读的好译本就能够以飨各种需要的人群了。就我所知,中国差不多以两亿文盲的大数目和世界人民一起迈向了二十一世纪。我希望这个好的译本能覆盖这两亿文盲,虽然他们不能读《圣经》,我们有义务让他们能够听到,并且能够听得懂。还有八千万06岁的婴幼儿,更多的中小学毕业生,这些个好译本我希望也能顾到这批人。

答:和合本译本在中国近乎100年,带给中国的不仅仅是福音,可以知道的,从大陆80年代开始,很多的文盲都是因为和合本圣经经文而认识自己的名字,有了相对的语文知识。不论是原文还是各个译本《圣经》六十六卷,成年的基督徒都很难完全读懂,不论是怎样好的完备译本,都不可能使哪一类人完全通读精识。青少年儿童应该有依据一本权威圣经加以解释的学道书,而不是另一种译本圣经。

6、很多人反应,《和合本圣经》根本看不懂,甚至做了很长时间基督徒的人也有同样的看法,这除了与是否经常阅读、是否有圣灵引导等原因有关外,其中较重要的,是《和合本圣经》的曲高和寡。它的确高雅,高雅得不能一下抓住那些看惯了报纸电视卡通的人民大众的阅读心理。

答:和合本圣经是曲高和寡吗?用中国数千万基督徒的实际应用来看,和合译本我们不敢妄论是曲低,但是他却很受广大信徒珍视。因着他高雅而不失民俗,所以足够中国社会各层信徒学习朗诵,高雅处授人以文化提高修养,民俗文律更是很多经文在信徒口中朗朗背诵。

7、(和合本经文)在有些关键地方,为了美的需要而使里面的源信息模糊了,或者根本就变化了。这种翻译的不够准确,或者根本误译的地方造成了一代一代地误传。当然,更主要的,是这近一百年来,语言本身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的确,语言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快速的社会变化影响着世界上如此众多的语言,汉语言也不例外——使七、八十年前的人一看就能明白的通用语言,在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看来,却成了深涩难懂的古老词汇。

答:今天有很多自以为是儒家的基督徒,以及一些自认为精通中国文化的人,认为基督教文化在中国应该有中国人自己的路。但是,这恰恰是中国教会历史要见证的,基督信仰以圣经为特殊启示,传播于世界各国各地,不以基督信仰为主强调本民族本国家文化的几近都走入了消亡。中国基督教会在这个历史阶段,最大的收益就是各国各地失败的经验。

中国现代汉语就历史经验而言还远远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证明其权威可以影响多长时间,如果跟随着它的路,那么它更改一次,你也更改一次,那么你每一天都需要改变。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文化本身已经是破烂不堪,更加之法律一国数制,文化文学南北差异,海内外分立于繁简文字之端。圣经是上帝口中所出的话,无限者绝对的存在所发出的对于人来说也是相对的不变,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辨,辩者不善,善辩者易变,易变者变异。

8、很多人以为,《圣经》就是要让人读不懂的,如若读得懂,就不能称为《圣经》了。这不是四十多位《圣经》作者的意思,更不是上帝的意思。 

答:圣经四十多位作者,没有一句在圣经中说自己的意思就是上帝的意思。“是不是上帝的意思”这句话就是妄称上帝的名,犯戒了吧。

9、当《汉语大词典》不断收入新词的时候,再来读《和合本圣经》,我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除此以外,我们真的需要另外的译本。很多国家一般都有两种以上的译本被不同需要的人们使用,或者被同一个人轮流使用。我们读和合本的同时,也研读一下其它新译本,也许会使我们在有些怎么读也不明白的章节上豁然开朗。所以,我认为,拒绝适合当代人口味的新译本的人应该转换观念,不要一味地拒绝,以致成了那些想读通俗读本、却读不到的人们的绊脚石。

答:知道《汉语大辞典》不断地收入新词就好,汉语大词典不断地在篡改对于唯心论词语的解释,学习的都应该警醒啊。很多国家有了多种的译本,也就给他们自己纷争结党的堕落有了充分的借口。中文圣经不是要出什么更新更合乎大众口味的圣经译本,而是需要哪些自以为有知识有学问的人努力的学习圣经,把圣经中以色列的神、西方教会的基督,印证引证为中国人中国文化的上帝。

今天有文化的基督徒不是在翻译权威神学书籍,而是在自立山头用自己稚嫩的言语混淆基督信仰,大批大批不良的所谓灵修书籍就是出于这些人的手。中国教会与信徒需要的是哪些前面圣徒的经历和认识,不论他们得胜还是失败。而横跨中文和英文的学者们,仍然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中自以为是。信仰中没有对西方传道士的感恩,文化上没有对与西方文化精魄的追溯。自持而傲,害己误人。中国最大的绊脚石就是哪些以自身文化藐视圣经语言的人。

10、《和合本圣经》的确,是一本已经树立了极大权威的书,也配这样树立起它应有的权威。《和合本圣经》得到如此高的评价,以致于它不知不觉成为另外译本的绊脚石,使一个“好的”阻拦了另外多个“好的”、或“更好的”。

    答:在未来的历史中,如果中国教会正常发展下去,和合本是会成为其他译本的绊脚石。但是这块石头也将是跌人的磐石。起到的作用是绊跌哪些不敬虔的族类。而在当今,试问,那个译文是“好的”或者“更好”。就近代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能够拿得出手的神学文学全才有几个?

11、作为《圣经》原文的希腊语、希伯莱语和亚兰语,与中国古代汉语一样,几千年前的文化背景、历史、通用语要转换成各种各样的现当代语言,的确有一些困难。通过多个国家、多少个时代的变更,有些给予某些词以特定语境的圣经时代文化背景已经不复存在。这就需要翻译工作者不断地辛勤努力,扎根于源语言,来理解源语言符号系统所包括的所有经验世界,通过译介的手段,把它转换成接受者语言,并用接受者可以理解的话语系统将所有信息再现出来。 

    答:今天的希腊语、希伯来语、亚兰文,已经因为人类的工业革命和政治变革而远远的离开了我们。不单是物种的灭绝,古典语言已经再也无法重复恢复。新的考古和单一的学术考证每一天都会出现,这在历史上从来都是正常不过的。这些新的考证和考古,都需要时间的检验和更多的权威旁证。今天我们要做的就是,学者应该深入于原文源头语言。而教会和信徒应该持守谦卑谨慎敬仰的心,以教会历史经验为证据正确的选择和合本圣经为信仰根基。

12、《和合本圣经》中,“信心”是一个有争议的词。整本新约,有243处用上了“信心”,可以这样说,应该用“信仰”、“信念”或其它语词的地方都用成了“信心”,结果造成多处概念混淆。有意思的是,这三个词在希腊原文里大都用这同一个词:π?στιν(名词、4102,信心,信仰等),翻成英语则是“faith”,但为了上下文的需要,英语有时也作一些改变,除了翻成“faith”外,像《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以下简称《NIV》就又翻成了:believebelieffaithfulnesstrusted等。而《和合本圣经》,它翻成“信”100次,其次是信心94次,再就是“真道、信德、信靠”等。…..《普通话译本》把三个“信”都翻成了“信仰”,却又显得不够谨慎。

答:信,在圣经中有着重中之重的意义。因着一主,一信,一洗(弗4:5)。所以不论是就约还是新约都有着为了圣经的核心拯救而让路的意思。那么中文翻译继承这一特色应该没有什么大的误差。

13、查阅《汉语大词典》,“信心”有三种解释,一、诚心。二、虔诚信仰宗教之心。三、相信自己的愿望或预料一定能够实现的心理。但《汉语大词典》绝不能成为我们译介《圣经》的依据。

答:《汉语大词典》1975年编撰,1986年出版。和合本译本《圣经》第一次出版是1919年,按照前后顺序,《汉语大词典》应该考据于和合本圣经,而不是和合本圣经跟着世俗且具有强烈政治色彩的玩意儿走。

14、既然每一种语言都是完美的,如果出现了理解的缺憾,就必须在分析、转换、重构、检测等各个环节找原因,看这个缺憾到底丢失在哪个环节。我们知道,《圣经》的源语言是希伯莱语、希腊语和亚兰语,当很多译本把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等次源语言当作翻译依据,这样,出现信息丢失就在所难免。不过,只要立足原文,认真查阅原文,这样的丢失即可避免。

    答:没有一种语言会是完美的,不单是因为人的罪,而且因为历史和时间的流逝,有限而短暂的寿命使我们中只有个别的学者接近区别于大多数人的相对完美。和合本中文《圣经》是由希伯来文、希腊文、亚兰文翻译的,不是由英文或者其他文字翻译。中国基督徒还在成长中,暂时是不会出现接近完美学识的上帝重用的大才,所以新翻还是算了吧。如果翻译者有心,怀着感恩的心,把那些历史上有着权威的非中文见证和分别为胜的忠义主仆的传记翻译一些,才是中国之最需。

15、每种语言都活跃在它自己的文化背景、它自己的历史、它自己的过去、现在与将来中。我上面提到的信心、信仰、信念,虽然大都出于希腊原文的“π?στιν”(名词、4102),如何发现它们细微的差别,如何准确地转达它的真实意义,这不仅需要我们转变观念,同时也需要极度的仔细,将翻译的侍奉由语言翻译转到为人翻译,最终深知自己正在翻译的是神所默示的话语。

答:既然圣经原文信心、信念、信仰都是一个词。那么翻译成其他文字时,如果强行滥用这种更改绝对权威的翻译方法,不免就有了篡改、加添、剪除圣经话语之嫌。

16、在1976年面世的《圣经新译本》,是第一部完全由华人新教人士翻译完成的圣经译本。

答:当这句“第一部完全由华人新教士翻译完成”的话,表明出来的时候,已经充满了骄傲和自满。这样的人翻译出来的又怎么是符合上帝心意的呢?从1976年至今,几十年时间,时间已经证明新译本是残次品。不单被大陆不接受,海外华人也不见得喜欢就是凭证。更有甚者以新译本、当代版《圣经》作为自由主义神学的战斗平台,大讲特讲耶稣的精神摒除上帝的神性,用心邪恶啊。

在今天的中国,没有感恩,没有爱,没有谦卑,为什么?因为没有信仰。

在今天的中国教会,没有感恩,没有爱,没有谦卑,为什么?因为没有舍己奉献。

 

亚伦

201169

 

 

 

 

 

 

 

 

 

 

 

 

 

 

 

 

 

 

 

 

 

 

 

 

 

 

 

 

 

 

 

 

 

 

 

 

 

 


<< 近现代美国儒学研究概述 / 杨凡:古史传说与北欧神话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