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陈梦遥:韩国基督教盛行的原因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韩国基督教盛行的原因

陈梦遥 
【摘要】: 韩国基督教徒占总人口的比例约30%,远远高于其他东亚国家,为什么一个曾经的儒教国家会盛行基督教呢?本文试图回答这个问题。 文章认为,韩国基督教盛行的原因可以归结为:基督教不同时期都有与韩国民族主义的契合点。将从四个方面对此问题做出解释: 1.西学自强的民族主义:传统宗教的衰落导致信仰真空,韩国的先进知识分子为自强而引入基督教,为其传播提供了生存空间。 2.反抗日本的民族主义:韩国1910年沦为日本殖民地,教会在这一时期发挥了凝聚民族精神的作用,扩大了基督教的影响。 3.反抗传统的民族主义:二战后在美国的影响之下,韩国人民将振兴民族的希望寄托在对基督教的信仰之上,提升了基督教在韩国社会的影响。 4.教会的本土化与扩张机制:韩国教会基层组织严密,并致力于教义的本土化,在此基础之上还积极从事海外传教活动,建立了一整套基督教扩张机制,推动了基督教的快速发展。 文章采取案例分析与历史回顾相结合的办法。
【关键词】:
韩国 基督教 信仰危机 民族危亡 民族振兴 扩张机制
【学位授予单位】:北京大学
【学位级别】:硕士
【学位授予年份】:2008
【分类号】:B978
【目录】:
摘要2-3
Abstract3-7
第一节 序言7-15
一、问题的提出及解释7-10
1. 提出问题7-9
2. 本文的解释9-10
3. 文章的结构10
二、本文的研究意义10-11
1. 文化扩张问题的理论意义10-11
2. 提供深入了解韩国社会的知识11
3. 传教问题的国际化11
4. 国内缺少该专题的研究11
三、文献回顾11-15
第二节 韩国传统宗教衰落与基督教的进入15-26
一、韩国传统宗教及其衰落15-17
1. 巫教:传统信仰源泉及其衰落15
2. 佛教:传统宗教中心及其衰落15-16
3. 儒教:传统社会支柱及其衰落16-17
二、基督教与韩国传统的契合17-18
1. 开国神话与基督教17-18
2. 巫教与基督教18
三、基督教填补信仰真空18-24
1. 西学与天主教传入19-20
2. 民族开化与基督新教的传播20-22
3. 新教快速传播的原因22-24
四、与日本基督教比较24-26
第三节 反抗日本与基督教的传播26-35
一、日据初期基督教的心灵安抚作用26-29
1. 日本侵略者对韩国人民的严酷统治27-28
2. 基督教带给韩国人民精神安慰28-29
二、1919 年后基督教会积极参与抗日活动29-32
1. “三·一运动”中的旗帜作用29-30
2. 对独立协会的配合作用30-31
3. 西式教育的推广作用31-32
三、与台湾教会情况的比较32-35
1. 台湾基督教在日据时期没能发挥积极作用32-33
2. 台湾基督教始终处于主流意识之外33-35
第四节 民族振兴与基督教的发展35-44
一、美国的榜样作用35-39
1. 二战后美国的对韩援助35-37
2. 美国教会的慈善活动37-38
3. 榜样作用转化基督教优越论38-39
二、教会教育及民主观念的扩张39-42
1. 教会学校在社会的影响39-40
2. 民主斗争中的精神支柱作用40-42
三、与朝鲜基督教的比较42-44
第五节 教会扩张机制与基督教的盛行44-54
一、教会严密的基层传教体系44-51
1. 家庭信仰与血缘影响44-45
2. 学校教育与团契活动(fellowship)45-46
3. 家庭教会与集聚效应46-47
4. 海外传教与扩散效应47-51
二、本土化的教会与教义51-54
1. 祈福信仰51-52
2. 纯福音教会—三拍子的祝福52-53
3. 韩国特色的祷告53-54
第六节 结论54-58
一、结论54-55
二、对韩国基督教未来的展望55-56
三、对我国的启示56-58
参考文献58-63
中文文献58-61
外文文献61-62
网站62-63
后记63-64

--------------------------------------

第1页,共58页第一节序言一、问题的提出及解释1.提出问题韩国是一个拥有儒教传统的东亚国家,但是据世界基督教数据库的统计,国内基督教徒人数达1700万,约占总人口的30%,此比例位列东亚国家之首,(见图表1)。本文的问题是:为什么基督教在韩国如此盛行?图表1:东亚地区基督教占总人口比例2005年05101520253035中国日本蒙古北朝鲜韩国台湾东亚地区基督教占总人口比例数据来源:U.S.Census Bureau,World Christian Database,International Database,2005.(1)韩国国内基督教盛行基督教在韩国盛行,表现在四个方面:(1)教徒的比例高。韩国政府2005年社会统计调查报告书(KNSO)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总人口中佛教徒占22.8%,基督教徒占29.2%(其中新教徒占18.3%,天主教10.9%)1,而同处东亚的中国、台湾地区,基督徒比例都在10%以下,日本和北朝鲜则在5%以下。(2)增长的速度快。基督教19世纪传入朝鲜半岛,到今天成为韩国的第一大宗教团体。其发展速度超过其他国家,尤其是到了1960年之后,几乎是每十年翻一番。(3)教会密布。“在韩国,凡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基督教会存在,无论是城市还是1参见韩国统计厅网站:http://www.kosis.kr/domestic/theme/do01_index.jsp。最后参阅时间:2008年5月29日。

第2页,共58页乡村,教堂林立,夜晚霓虹灯装饰下的十字架遍地,是韩国一大景观。”2(4)大型教会的蓬勃发展。1999年的韩国,大约有15家拥有超过1万固定信徒的“百万教会”,400家拥有1000人以上信徒的新教教会。3图表2:数据来源:Andrew E·Kim“Korean Religions Culture and its Affinity to Christianity:TheRise of Protestant Christianity in South Korea.”Sociology of Religion.2000,p.61.(2)阿富汗人质事件:激进传教的韩国教会及其政治影响韩国基督教会不仅在国内积极发展教徒,还致力于从事海外传教事业,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传教国。4在发生的阿富汗人质事件之前,我们一般只知道在韩国基督徒在中国的东北和山东地区大肆传教,才意识到他们早已经将传教的触角伸向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发源地的中东地区。在这起事件中,塔利班绑架的韩国人质真实身份是泉水教会的信徒,他们在前往阿富汗南部城市坎大哈的一家医院的途中被绑架。塔利班方面的条件是韩国军队立即从阿富汗撤走,不然将处死所有人质。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枪杀了韩国义工团团长裴衡圭牧师和一名男性教徒沈圣珉。最终在韩国政府支付了巨额的赎身费之后,剩余人质被遣送回韩国。虽然韩国政府再三否认支付赎金之事,但一些国会议员以及韩国国民,都谴责政府“拿国民税金去跟恐怖分子妥协”。同时他们还将矛头对准教会,指责教会的领导为了搏出位(出风头)而不顾信徒的人身安全,使国家为恐怖分子左右,2崔俊植:《从韩国宗教现实及透镜观察到的韩国文化》,《当代韩国》秋季号,第61页。3Andrew E·Kim,“Korean Religions Culture and its Affinity to Christianity:The Rise of Protestant Christianity inSouth Korea”,Sociology of Religion,2000,p.61.4同上。

第3页,共58页甚至有人认为教会应该偿还上亿美元的赎金。5韩国有数以万计的教会,阵容强大,许多教会同美国和欧洲有密切联系,政府不得不对教会颇有顾忌。此外,政府还不能忽视基督教徒这个庞大的选票群在大选中的作用。出于这些考虑,韩国政府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方式,赎金也不了了之。从中足以看出基督教势力对韩国政治社会的巨大影响。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而韩国现任总统李明博,就是此次被绑架人质隶属的盆唐泉水教会的上级机构——韩国基督教长老会的长老之一。由此,我们不得不产生强烈的疑问:为什么在一个儒教传统东亚国家,会有如此多的人信仰代表了西方文明的基督教?为什么这些韩国信徒会如此“虔诚”地信奉基督并致力于向外传教,甚至不惜远赴危机重重的阿富汗?这一问题关乎韩国在亚洲地区的文化定位,需要我们进行深入思考。2.本文的解释宗教在一个社会流行的原因必然是系统而复杂的,涉及到经济、政治、文化、传统等各方面,是诸多要素交互作用的结果。本文将从韩国的宗教传统、日本殖民时期、以及现代化时期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相结合以及教会的扩张机制四个角度对上面所提出的问题加以分析。(1)西学自强的民族主义:韩国传统宗教特别是儒教的衰落,造成信仰的危机,为基督教的传播创造了机会。韩国人一直对宗教信仰具有热情,基督教作为一个外来的宗教必然也有生存的空间。伴随着韩国封建社会的衰落以及西方殖民主义的叩关,儒教传统信仰开始式微,尤其在面对民族危机的困境时表现得无能为力,这种信仰的危机为基督教的传播提供了良好的契机。基督教作为西方先进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