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反犹太人——被过滤的基督教鼻祖马丁•路德

作者:Reinhold Schlotz  原文链接:http://hpd.de/printpdf/12276

【译者言:到2017年,德国纪念路德将会满10年,此前自然少不了关于路德的各种媒体作品。对这位宗教改革的领头人和德国的民族英雄,歌功颂德是免不了的。但是路德给德国留下的不仅仅是语言文化上的成就:他的神学反犹主义、支持镇压农民起义的暴政、迫害再洗礼派、支持迫害女巫、歧视女性等等(参见马丁·路德——一个典范?),每一个问题都是值得深入讨论的,只是在被国内某类人大颂富有“悔罪”“反省”精神的德国,政界、教会和主流媒体对路德这些阴暗面的反思实属凤毛麟角。这次翻译的文章也来自非主流媒体,而且只涉及到原本无法回避的神学反犹主义,从中可以看出教会、政界和主流媒体如何联手掩饰这位德国民族英雄的阴暗的高超手法。】

提要:为准备2017年10月31日宗教改革500周年,德国福音教总会(EKD)在2008年发起了“十年路德”活动。此前,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在联邦议院提议纪念这一“具有世界史意义的事件”,10月20日,议院一致通过此议案,宣布从2011年起每年出资500万欧元资助,到2017年总共资助3500万欧元。
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共出资7500万欧元资助“十年路德”活动。在通往世纪记念的十年之路上有一块巨大的绊脚石,而因为各方面有意的隐瞒,这块绊脚石一直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1938年11月9日的帝国迫害之夜。但是,纳税人为这项纪念活动总共付出1.1亿欧元,有权力了解“完整的路德”,而不是被阉割了的路德。

正文:

一个民族的自我认知大体上是由其文化史所决定的。个别人物杰出的文化成就对民族的认同扮演着象征性的作用,比如,我们在这方面会想到歌德、席勒、康德、海森贝格等。同样,产生深远影响的历史事件也以参与其中的人为象征。在这方面,马丁•路德这个名字代表着宗教改革这个历史事件,他把圣经翻译成德文,这被看作“头等的文学作为”(托马斯•曼),看作这位宗教改革者杰出的个人文化成就,也可以被理解为一项启蒙行为。宗教改革和圣经翻译,这决定性地影响了德国文化史。

与马丁路德的成就对“德意志民族”的意义相应,他本人也被看作福音教(基督教新教)的鼻祖,被看作德国的一个榜样人物受到敬仰,德国每年的10月31日都被用来纪念他于1517年在维滕贝格的王家教堂宣贴95条论刚(这件事的历史性并不明确)而开始宗教改革。

世纪庆典总会给人留下印象,比如1817年10月在马丁路德化名为Junker Jörg翻译新约的图林根艾森纳赫瓦特堡举行的300年纪念庆典,这是德国历史上的第一届瓦特堡节。1917年的400年庆典笼罩在一战的阴影中,作为对战时生活的调剂,举办得比较节制。500年庆典其实要到2017年才举办,但是2008年9月21日,当时的新教总会主席Huber主教就已经把此后的十年宣布为“路德十年”,宗旨是“自由的十年”。Huber主教在维滕贝格的王家教堂发表节日讲话时说,“路德十年为马丁路德的生命之路添加了一份特别的分量……”,应该成为“回忆马丁路德的十年”。

路德生于1483年11月10日,死于1546年,享年62岁。如果要看一下诸如电影、电视、广播、文学和报界等现代媒体对马丁路德死前的生命之路的描述,那我们可能会觉得路德死得太早了:他最后的10-15年要么被全面抹消,要么用媒体技巧巧妙地隐藏,以致公众对此基本上无知。关于路德生平的学术论文总体上只能在大学图书馆内找到,读者也不过是对此感兴趣的很小一部分知识阶层。Huber主教在他的节日讲话中也采用这种模式,把“路德个人的阴影与界限”集中到一个小段落中来说:“路德诡辩的性格、他在农民起义时的矛盾角色、他对犹太人令人生羞的言论以及他对奥斯曼帝国扩张行为的评论,所有这一切都属于这个人物的形象。”

但是什么是路德“对犹太人令人生羞的言论”呢?

路德与犹太人的关系是由基督教神学所决定的。按照这种神学,拿撒勒的耶稣作为犹太人是所有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弥赛亚,是神子,甚至是三位一体论意义上的神,他为了所有人的罪被钉上了十字架而死。这个犹太人弥赛亚一直不被犹太人自己所承认,这在路德1515/16年的罗马书讲座中受到鞭挞,他在此把犹太人和异端并列【1】。与他的新神学“基督徒的自由”如影相随的,是他希望“众多的”犹太人皈依基督教从而免受非信徒和异端面临的永久诅咒。他在1523年发表的《耶稣生而为犹太人》一文中根据旧约再次论述说,犹太人所期待的弥赛亚就是耶稣,呼吁善待犹太人并接受他们进入社会。这种呼吁在当时并非不言而喻的道理。他1522年翻译新约、1534年完成圣经全书的翻译,或许更加强了他对“众多的”犹太人皈依基督教的期望,因为经文的翻译使得每一个读书识字的人都可以读圣经并因此相信路德的神学正确。

但是犹太人并没有像他所期望的那样大量皈依基督教,这一定使他非常失望。随后,他对犹太人的态度发生了戏剧性的极端化。最初看似无伤大雅的“犹太人与异端”的并列,变成了尖锐的“亵渎神”的谴责【2】:“他们……不停地亵渎我们的主基督,说处女马利亚是婊子,说基督是婊子养的。”

1538年,他发表批判犹太教的《致好友的反安息日徒书》,预告发表更多的论述犹太人的文章。此时,他对犹太人基于神学观念的批判升级为仇视犹太人,这种仇恨的强度直到20世纪都是后无来者的。

1543年,他发表《论犹太人及其谎言》一书,这时候已经放弃了犹太人皈依的期望:“我现在已经很不关心让犹太人皈依的事情,因为这是不可能的……犹太人就是这么绝望、邪恶、毒意和被魔鬼所占据,1400年来他们是我们的疟疾、鼠疫和所有的不幸,而且还一直是。总之,他们就是魔鬼。” 在此书的最后三分之一部分,他基于神学的犹太人仇恨延伸成了世俗世界如何对待犹太人的建议:

1)点燃他们的会堂和学校,泼上硫磺和柏油,全部烧掉;烧不掉的,用土埋上,使之永远看不到一块石头一角瓦片。为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为了让上帝看到他的子民不再容忍对他的儿子及其信徒的公然亵渎和诽谤,要将犹太人用来撒谎、渎神和赌咒的场所全部烧成灰烬、夷为平地。
2)用同样的方式摧毁烧掉他们的住房,因为在家里他们同样地撒谎和渎神。将他们驱进马厩,或像吉普赛人那样混居于一个大屋顶之下。这样,犹太人就会知道,他们不是像他们自己所夸耀的那样是我们土地上的主人,而是像他们一直向上帝呼号和申怨所说的,是我们的可悲的囚徒。
3)烧掉他们的祈祷书和塔木德经本,犹太人就是从这些书文中学会了渎神、说谎、诅咒和诽谤。
4)从肉体、生命上禁止他们的拉比继续施教。本来,上帝要求以色列人在失去生命和灵魂的时候要听从他们的教师,摩西还补充说:这些教师“所教导你们的都是根据上帝的律法”。而这些恶棍(Boesewichter)拉比们忽略了经上的教导,滥用可怜民众的顺从,肆意悖逆上帝的律法,向他们灌输毒素、咒语和诽谤。
5)彻底地禁止他们通行于各种帝国道路。因为他们在我们的土地上没有什么可做的,他们不是领主,不是官员,也不是商人小贩等诸如此类。他们该在家里呆着。
6)禁止他们发放高利贷,没收他们所有的钱财和珍宝。原因是: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通过高利贷从我们这里抢夺和偷去的,因为他们没有其他的生活来源。
7)强壮的犹太女青年和男青年要有连枷、斧子、采矿工具、纺车和纺锤,让他们满面汗水地给自己挣得面包,就像亚当的孩子们所做的那样。让我们这些遭诅咒的外邦人汗流满面的劳作,而他们这些圣民在火炉的后面日复一日地享受节日和浮华的生活,这是极不合适的。
【中文译文取自:
http://jesus.bbs.net/bbs/0003/2323.html,与此文作者所引用并我自己手头的德文版略有不同,语气和用词更恶毒】

这个充满“尖锐的爱心”的“卸除犹太人负担”的七点方案,读起来简直就像是400年后让六百万人丧生的犹太人大屠杀的行动指南。这部书出版的同一年,他还发表了Vom Schem Hamphoras und vom Geschlecht Christi,在其中用“犹太母猪”大肆侮辱、嘲笑犹太人【3】。

1546年2月15日,就是他死前3天,路德在《警惕犹太人》【2】中最后一次提醒警惕那些“每天只是亵渎和沾污我们的主”的人,说他们只要不停止这样做,就是“我们的公共敌人”。对个别犹太人皈依基督教的期望,他看起来没有完全放弃:“但只要他们皈依,放弃放高利贷并接受基督教,那我们乐意接受他们做弟兄。”但是,如果他们不放弃“亵渎”和“高利贷”,他建议当权者“你们大人们就不该忍受他们,而是要驱逐他们”。

所谓“晚年的”路德与犹太人的关系在400年后的纳粹眼中,非常具有为在第三帝国屠杀犹太人辩护的潜力:“路德是一个伟人。他一把拨开迷雾,看清了我们直到今天才开始看清的犹太人”(A. 希特勒)【4】。国社党1933年篡权后不久,28个新教州教会合并为“德意志福音教会”(DEK),1933年7月23日,经过教会选举,德国福音教会被热衷于纳粹种族主义意识形态的“德意志基督徒”(DC)控制,后者自1938年起改名为“路德德国人”。

帝国屠杀之夜、路德和新教教会

1938年11月10日夜间,德国的犹太会堂在燃烧。官方所说的这个纳粹罪行的导火索,是德国驻巴黎大使馆工作人员 Ernst Eduard vom Rath 被一个名叫 Herschel Grynszpan 的17岁的犹太人杀害。

从筹备上看,这次大屠杀是早有准备的【5】,不仅犹太会堂,即使犹太人的商店、住房和墓地也未能幸免。此后,越来越多的犹太裔居民被关入集中营。这次帝国屠杀之夜和关犹太人进集中营,极为明显地让人想到路德的头两条建议:“点燃他们的会堂”、“将他们驱进马厩,或像吉普赛人那样混居于一个大屋顶之下”,而吉普赛人也同样被关入集中营。

同样属于“德意志基督徒”的艾森纳赫的州新教主教 Martin Sasse 在“帝国水晶之夜”后不仅,发表题为《马丁路德论犹太人——让他们滚!》的文章,其前言写道:“1938年11月10,在路德生日这一天,德国的犹太会堂在燃烧。德国人民……终于打破了犹太人在新德国经济领域的势力,为元首得到上帝祝福的、彻底解放我们的民族的斗争戴上了桂冠。在这一时刻,我们必须聆听那个男人的声音:作为德国人在16世纪的先知,他开始的时候是犹太人的朋友,受良心的驱使,受经历与现实的驱使,成了他那个时代最大的反犹者,成了他的民族反犹太人的警示者。”

其实,路德忠诚的建议在纳粹手中得到了逐点实现:“烧掉他们的祈祷书和塔木德经本”,让人想到纳粹公开焚烧“非德意志书籍”,就是1933年的焚书;“没收他们所有的钱财和珍宝”马上就让人想到犹太资产被强迫日耳曼化;“强壮的犹太女青年和男青年要有连枷、斧子、采矿工具、纺车和纺锤,让他们满面汗水地给自己挣得面包”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有工作能力的犹太人被迫为德国(军备)工业做奴工。

“承信教会”(Bekennende Kirche,简称BK)在1934年成立,作为“德意志基督徒”的反对者抵抗纳粹对德国福音教的学说与组织的强制性一致化。不过,即使这个组织也对迫害犹太人没有明确的反对立场。

除了像潘霍华这样少数积极反纳粹并因此丧生的人,属于“承信教会”的还有Martin Niemöller、Friedrich von Bodelschwingh、Heinrich Albertz、Helmut Gollwitzer、Gerhard Ebeling、Rudolf Bultmann、Walter Künneth 和 Theophil Wurm等著名人物。1945年战争结束后,德国新教徒重新组织为“德国福音教会”(Evangelische Kirche in Deutschland,简称EKD)。当选第一任主席的是符腾堡的州主教Theophil Wurm。他在1945年前还声称希特勒的纳粹德国是“神定的秩序”【6】,战后则声称应为战争与种族屠杀负责的是“纳粹政权不信神”,是纳粹政权“背离神及其生命秩序”【6】。并不出人意料的是,EKD对路德言论与纳粹恐怖政权的关系从来不提,即使在“斯图加特认罪声明”中也没有提到。1948年7月,路德宗的八个州教会联合组成“德国福音教路德宗联合教会”(Vereinigte Evangelisch-Lutherische Kirche Deutschlands,简称VELKD)。

舆论与媒体对路德的描述

现在的德国福音教会和福音教基督徒怎么看待新教祖师爷的这一段生命之路及其“令人生羞的言论”呢?舆论怎么描述这个马丁•路德呢?公众对“晚年的路德”及其对纳粹的影响又知道多少呢?

2017年的500年庆典将是奥斯威辛之后的第一个世纪庆典,与1933年之前的庆祝活动相比,“路德与犹太人”这个话题具有更特殊的地位。公众能接触到的这类信息片面得令人恐惧,仅仅局限于宗教改革、圣经翻译和神学。如果只看45-50岁时的路德,要忽略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是很容易的,而这一点正是我们这里要细说的。

2003年10月30日,由Eric Till导演的电影《路德》面世。除了扮演路德的Joseph Fiennes,著名电影演员如Peter Ustinov爵士、Bruno Ganz和Uwe Ochsenknecht也在其中扮演角色。电影描述了大约到1530年的路德,他对犹太人的仇恨被完全省略。制作这部电影的是EIKON,此家公司于1960年由新教教会组织的斯图加特Mathias电影发行公司转变而来。公司在网页的自我介绍中说自己是“德语媒介中基督教福音的传介者”,在这方面受到“福音教州教会”以及德国福音教会的支持。从这里可以看出,《路德》这部电影有意隐瞒路德的最后15年,需要对此负责的是新教教徒,尤其是德国福音教会。

2008年11月4日,德国电视二台在晚上20:15点的黄金时间播放10集的历史片《德国人》的第四集《路德与民族》。这部由Georg Prang扮演路德的片子描述路德从1517年宣贴95条论纲到1530年奥格斯堡帝国大会这一段时间的路德,然后直接就跳到路德死后一年的1547年,隐瞒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的方式几乎可以算得上肆无忌惮。由于大量的宣传和节目的黄金时间,收看《德国人》的观众平均为400-500万。

如此重要的历史事实,可以用这种手段对大众进行隐瞒吗?由Guido Knopp领导的这个二台历史团队可能觉得不应该招致这样的指责。但是,怎么样包装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才能使自己既履行提供信息的义务又不让大众有意识地注意到这个棘手的问题呢?答案是:把这个话题作为一个小话题藏到另一个不怎么棘手的大语境中,放到收看率保证低的时间段播放。二台的历史团队就真的这样解决了问题:2009年4月5日,星期天,二台在23:10点播出历史系列中的《从耶稣到本笃》,其中提到了这个话题。

这个片子用45分钟的时间讲述2000年的教会史,路德这个话题占了4-5分钟,路德的《论犹太人及其谎言》用了大约30秒钟就算讲过了。当时的福音教州主教、预定的德国福音教会主席Margot Käßmann女士就2017年的庆典接受采访时说,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过头了”,说这是“路德因对犹太人的爱未得到回报”的反应。这样, Käßmann女士就把路德从施害者变成了受害者。

电视二台Guido Knopp领导的历史团队用这个电影从新闻媒体的角度敷衍了这个话题,从形式上履行了信息义务,事实上却是用媒体技巧巧妙地隐藏了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使公众对这个话题依旧无知。在“最伟大的德国人”的民意调查中,马丁路德作为第二名排在阿登纳之后。如果大众全面了解了路德,路德即使能上榜,排位肯定也会大大地靠后。

新教神学家和导演 Günther Klein 为电视二台拍摄的历史片《马丁•路德》(Ben Becker 主演)描述了路德化名为 Jörg 从1521年5月到1522年3月翻译新约的“瓦特堡之年”,“路德与犹太人”这个话题并不是必须涉及的问题,事实上电影中也没有提到这个问题,毕竟电影所讲的只是路德38-39岁这一短暂的时光。

尽管如此,这让人不由得要问:为什么没有人愿意拍摄一部描述路德与犹太人的关系及其对纳粹影响的片子呢?他“从保罗变扫罗”的转变可以说是巨大的表演艺术的挑战,从历史影响的语境上讲其戏剧性难以比拟。即使在民主德国时期,他的晚年也被遗忘。1983年10月,民主德国电视台制作的五集连续剧(Ulrich Thein扮演路德非常出色)同样不提路德与犹太人的关系,这个萨克森(今萨克森-安哈尔特)之子主要是被描述成了社会改革者,偶尔有些对富格尔家族资本主义的抨击。

平面媒体的情况也是如此。大众都能接触到的关于路德的书籍中,比如在书店和公共图书馆能接触到的,路德与犹太人这个话题可以说没有得到论述;报纸与期刊谈论路德相对比较多,但是他与犹太人的关系却是一个禁忌话题。这样,大众能得到的关于路德的信息,都是不完整的。社民党人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就另一个话题的)一次电视表态中很正确地说:“不完整的信息是错误的信息”。从这里可以引申出,蓄意传播的“不完整信息”可以被称为谎言。从这种意义上说,如此在公开媒体蓄意传播的关于路德的不完整信息,就可以称为谎言,可以称为“路德谎言”。

福音教会如何对待路德遗产

那么,德国福音教会和福音教徒怎么看待自己的这一部分历史呢?他们怎么看待路德对纳粹主义的影响、怎么样为此辩解呢?路德对纳粹主义有影响,这是不可否认的,这一点从“德意志基督徒”和纳粹杀手乃至希特勒本人的众多言论就可以看出来。

把路德和希特勒联系起来,在福音教的不同圈子里都受到激烈的、甚至愤怒的反对,毕竟两者之间有400年的距离。著名哲学家Karl Jaspers在写到“路德反对犹太人的……建议(得到了希特勒认真的实施)”【7】的时候,显然持另外的看法。他写在括号中的话明白无误,如同路德的建议也没有歧义一样。

有人想把路德和纳粹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联系起来,也受到新教徒愤怒的反驳。他们指出,路德首要的不是杀害或者驱逐犹太人,而是要通过让他们变成基督徒来同化他们,这有多处的文字证据。不过,路德在自我冲突中自己给自己的这种态度打上了问号,比如,他写道:“如果可以,我就把他(即犹太人)打倒在地,愤怒地用剑刺穿”。即使让犹太人变成基督徒的愿望,他在一个桌边语录中(Nr. 1795)也有漫画性的评论:“如果给犹太人施洗,那我就要领他上易北河的桥,给他脖子上挂上石头,把他推下去,并要说:我以亚伯拉罕的名义给你洗。”

要说路德有纳粹种族主义意识形态意义上的种族主义,那肯定牵强。路德并不认为犹太人是劣质的“下等人”(Untermensch),但是在神学意义上认为他们是被(上帝)诅咒的民族。如果坚持说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不是出于种族主义原因,而是出于神学原因,那只能更说明这种神学糟糕。

纳粹滥用了“晚年的路德”?

纳粹真是如同福音教方面所声称的那样滥用了“晚年的路德”的著作吗?如果“滥用”的意思是指“错误地使用”,那么,教会方面的说法就站不住脚:路德忠诚的建议不是被纳粹滥用了,而是得到了严格的执行,就是说,路德的建议得到了路德意义上的正确使用。1946年纽伦堡审判纳粹战犯时,煽动反犹主义的纳粹刊物“冲锋队员”(Der Stürmer)的出版人Julius Streicher说道:“如果公诉人读过马丁•路德1543年写的《犹太人与他们的谎言》,那么这位神学博士今天肯定会取代我而坐在这个被告席上。”人们不情愿地承认这么一个纳粹凶手有道理,但是,马丁路德在纽伦堡审判中肯定并非完全缺席。

那么,这一切对于评判一个“完整的路德”有什么意义呢?1938年流亡美国的新教徒、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马斯•曼在1945年所作的《德国与德国人》演讲中说,路德是“德意志本性的一个巨人般的体现”:“我坦诚地说,我不爱戴他”。在另外一处【8】,他说路德“喜欢谩骂、争强好胜,是一个强劲的仇恨者,全心全意准备好流血”。与此相对的是,新教徒们对路德的敬仰几乎是无条件的。这种敬仰让人怀疑,这些个基督徒(目前德国大约有2400万)的绝大多数是了解“完整的路德”还是“被过滤了的路德”。

“被过滤了的路德”

对路德的这种崇拜也可以从德国城市数以百计的路德大街、路德广场、路德小巷的名称中看出来。如果这种敬仰可以被理解成盲目的,那么,就有理由说这些敬仰者被蒙蔽了,其责任在那些虽然知道“晚年的路德”但是进行了蓄意的隐瞒或者轻描淡写的人。这从道德上讲是负责任的行为吗?这难道不是面对真相的懦弱吗?

2005年5月,“路德城”维滕贝格的居民在信箱发现据说是新纳粹党NPD制作的传单,标题是“路德——民族和社会青年的伟大思想引路人”。尽管极右的NPD后来与此传单划清界限,但这一事例却说明,“晚年的路德”即使今天还可以被极右势力据为己有。德国福音教会在这方面负有特殊的责任。路德留下了一个深渊,德国福音教会仅仅想用一块薄布把深渊遮盖起来,而不是在深渊边上树立坚固的防护栏,以避免他人坠落的危险。

崇拜一个人,意味着不仅仅崇拜他的部分。不论有意还是无心,崇拜路德总是意味着崇拜“完整的路德”,包括他对犹太人的仇恨作为反犹主义潜在的理由。福音教的基督徒在这里出于进退两难的不解困境。这里需要的不是掩盖,而是需要坦诚的、公开的解决。但是,从“路德十年”迄今为止的进程来看,德国福音教会对公开讨论“路德针对犹太人令人生羞的言论”没有真正的兴趣。

注释/文献
【1】 Karl Gerhard Steck, Luther, Fischer Bücherei 1959, S. 27
【2】 Thomas Hauzenberger, Luthers Antijudaismus(路德的反犹主义), Ludwig-Maximilians-Universität München, Institut für Neuere und Neueste Geschichte, Proseminar WS 1993/94: Martin Luther, Werke, Abt. I, Bd. 51, Weimarer Ausgabe, 1914, S. 195
【3】 Christoph Höpfner, Martin Luther – Wegbereiter des Antisemitismus?(马丁•路德——反犹主义的开路人?), GRIN-Verlag 2006, S.10/11
【4】 Dietrich Eckart: „Zwiegespräche zwischen Adolf Hitler und mir“(希特勒与我的单独对话), München 1924, S. 24
【5】 „Als die Synagogen brannten“, Die Reichspogromnacht 1938 im Kreis Bergstaße(“当犹太会堂燃烧时”,1938年帝国屠杀夜在Bergstaße周围, Arbeitskreis Zwingenberger Synagoge e.V., 2011
【6】维基德文版,德国福音教会认罪声明,
http://de.wikipedia.org/wiki/Stu ... #Neubildung_der_EKD
【7】 Karl Jaspers,Der philosophische Glaube angesichts der Offenbarung(面对神启的哲学信仰), Piper München 1962, S. 90
【8】 Bernd Hamacher, Thomas Manns letzter Werkplan „Luthers Hochzeit“(托马斯•曼计划的最后一部著作《路德的婚礼》, Frankfurt 1996, S.

<< 基督教与中华文化的关系 ——我们... / 《多马福音》中文译本全文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jjd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